authorImg 曾剑

大宝剑,不洗头,只洗脑。

姚晨说自己没戏可拍,幸好如此

导读

所谓“市场经济”,就是有人买,才有人卖。而不是有人卖,就一定会有人买。放到影视行业里就是,只有当你你拍出来的东西有人看,你才能赚到钱。你必须要提供别人需要的东西,你才能赚钱。

前几天读了大家《在中国,中年妇女已经没戏了?》一文,不太能赞同。

作者闫红从演员姚晨痛感人到中年却变得没戏可拍这件事引申开来,谈到中国的中年妇女“没戏”的境地。由小及大,由点及面。

姚晨在腾讯新闻出品的《星空演讲》里说:生了两个孩子复出后,眼前一片荒芜。明明到了一个女演员最成熟的年龄,市场上适合自己的戏却越来越少。

我想,姚晨如果说的是真心话,那么她对演员这个职业或许有些误解。

演员这个职业是怎样的呢?

这就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啊。

不妨来看看其它吃青春饭的职业。比如说跳体操的,比如说跳芭蕾的,都是在盛年时猛跳几年,之后的余生便没有机会再从事这个职业了。

与之相比,演员这个职业就好太多了。你能看到中年演员,你也能看到老年演员,但你不大可能能看到中年体操运动员,老年体操运动员,你也不大可能看到中年芭蕾舞表演者,老年芭蕾舞表演者。

你很少听到有体操运动员会抱怨,哎呀,人到中年了,我怎么没有体操可以跳了。

你也很少听到有人会去替芭蕾表演者喊冤:怎么他(她)们人到中年就没有舞台了呢?这不公平啊。

年纪大了,身体素质不如年轻人了,还非要上场,下场是什么,不言而喻的。

为什么放在体操运动、芭蕾舞蹈这里,相当好理解的道理,放到演员这里,就不好理解了呢?

我估计会有人不服气:演员这个职业和体操运动、芭蕾舞蹈可不一样,即便一个中年演员体力不如年轻人,但是她(他)的阅历、对生活的感悟、对角色的理解却大大加深了。阅尽千帆皆不是,年轻演员可演不出来。

年纪大,阅历多,演技就越好,对这一点,我举双手同意。

可是,演技好,和有片约,这能划等号吗?

按这个逻辑,人到老年,对生活的感悟最深了,可是,老年演员就因此有很多戏可以演了吗?

说演员这个行当是吃青春饭的,不是因为演员年纪一大就表演不动了,而是因为演员年纪一大,就没有人愿意看了。问题不出在演员自己身上,而是出在观众身上,出在市场身上。

观众是喜新厌旧的,观众要看到的是,更年轻,更迷人,更不可方物,更心醉神迷。

唔,观众怎么能这样呢?这岂不是在“物化女性”哉?这岂不是在“消费女性”哉?呜呼,哀哉。

把观众打上“物化女性”、“消费女性”的标签比较轻松容易,然而,那又怎样呢?

我在入职第一家媒体的第一天,领导出了几道题,其中一道题是:“如何在娱乐明星的报道中体现人文关怀?”

我的回答是:娱乐明星身上有产品的属性,你大概可以说他(她)一半是人,一半是产品。对产品去搞什么人文关怀,无疑关怀错了方向。

娱乐产业就是给人“物化”,给人“消费”的,在娱乐产业里非要去追求那些某些主义,既让人扫兴,又无趣极了。

闫红用姚晨和杨蓉举例说,女演员多么希望多演一些适合自己的戏啊,然而市场却逼着她们去扮嫩。结合上下文,这个“适合自己的戏”估计就是一些中年妇女的角色。

显然,这要怪影视行业太浮躁,一些投资人鼠目寸光,眼里只有钱,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担当。

显然,如果姚晨和杨蓉转型当投资人,拍电影电视,她们一定会不忘初心,去投拍一些中年妇女的戏。

显然,这是男人集体的阴谋,他们一定拉了微信群商量好不去表现我们卓越而又精彩的中年妇女,以免女性觉醒当家作主。这就是性别压迫。

诶,我说,这里是不是对对“市场经济”有什么误会。

所谓“市场经济”,就是有人买,才有人卖。而不是有人卖,就一定会有人买。

放到影视行业里就是,只有当你你拍出来的东西有人看,你才能赚到钱。你必须要提供别人需要的东西,你才能赚钱。

之所以没有那种中年妇女担纲女一号,三观还很正,片酬还不错的戏,大概就是因为没有足够多的观众对中年妇女的戏感兴趣。

影视行业竞争激烈,从业者恨不得出卖灵魂来知道拍什么会大卖。你以为不会有人去碰的领域,其实早已躺了无数的炮灰。你所看到的几个爆款,后面是无数的试错,无数的不得门而入。

杨蓉在《我就是演员》中坦言,当下的影视环境让女演员不敢老去杨蓉在《我就是演员》中坦言,当下的影视环境让女演员不敢老去

为什么没有人找姚晨和杨蓉演中年妇女?

因为市场觉得,如果姚晨和杨蓉演中年妇女,没有足够多的人看,会亏钱的。

承认市场是对的,就等于承认观众是对的,就等于承认自己并不比观众聪明,就等于承认自己没什么资格去引领观众成长。

回到姚晨“无戏可拍”这件事,首先我是不太相信她会“无戏可拍”的。我已经人到中年,已经知道演员的话,不可全信。

君不见,周迅以44岁高龄出演《如懿传》,君不见,孙俪生了孩子之后,仍然主演《芈月传》,君不见,等等等。

《芈月传》剧照,孙俪与刘涛《芈月传》剧照,孙俪与刘涛

其次,退一万步说,如果姚晨说的是实话,那么我猜,之所以会如此,大概率上就是因为姚晨在正当红的时候,就跑去生孩子去了。

演员吃的是青春饭,保质期本来就不长。现在又是一个速朽的时代。短暂的保质期错过好几年,还期望这些“喜新厌旧”的观众、影迷、粉丝能一直保持住同样的热情,这无疑就是妄念了。

把时间用来生孩子,还是用来保持热度,这两个选择都有成本。选择生孩子,热度无疑就会下降。选择保持热度,就要推迟当母亲,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

人吃馒头,第一个馒头最让人满足,第二个馒头就没那么让人满足,第三个,第四个迅速递减,这就是经济学里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赚钱也是如此。如果对一个女明星来说,继续赚钱,或者说演戏,带给她的满足感已经没那么多,满足感差不多停止了,这个时候生孩子,无疑会给她带来很大的满足。而如果赚钱的边际效用还没怎么递减,那她可能就会推迟生孩子的时间。

可是,你不可能什么都想要啊。你不可能既选择生孩子,同时还要复出后风光如旧,片约不断。

对闫红来说,女演员的“人到中年无戏可拍”只是一个引子,只是一个镜像,是为了引出,为了照出,所谓的中国女性人到中年突然就变得“没戏”了的尴尬境地。

中国女性是不是真的人到中年就“没戏”了,这个结论还非常值得商榷。

且不管结论对不对,这个引子,这个镜像,本身就没什么道理,本身没什么意义。

庆幸女演员“人到中年无戏可拍”吧,不然想想,如果今天银幕上屏幕上还是往昔那些旧面孔,你真的会买票,你难道不会换台?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