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钟布

钟布,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关注新媒体、社交媒体、数据分析及移动科技的发展。

美国名校招生舞弊丑闻的背后:贿赂名校是否物有所值?

导读

从经济学的投入产出比来看,当然是投入越少越划算。因此,单从学费投入来看,就读公立大学比私立大学和常春藤更合算,而就读私立大学是最不经济的选择。

美国司法部最近曝光美国多所名校招生贿赂丑闻,指控50人涉嫌参与“购买”耶鲁、斯坦福和南加州等大学入学资格的违法行为,而行贿者多是富商、明星、律师和医生等社会名流。这起美国司法部起诉过的最大规模入学舞弊案曝光后,斯坦福大学和南加州大学解雇了被控收受贿赂的教练和主管体育运动队的大学行政人员。南加大宣布涉及丑闻的学生将被拒绝入学。美国检察官称,很多涉案学生并不了解父母的所作所为,因此一些涉事大学尚未说明会如何处理已经通过“捷径”就读的学生。

检察官安德鲁·莱林3月12日在波士顿宣布,对大规模招生贿赂案件提出起诉(美联社图片)检察官安德鲁·莱林3月12日在波士顿宣布,对大规模招生贿赂案件提出起诉(美联社图片)

近来富人特权、名校招生制度、社会公平等话题在美国主流媒体上被激烈讨论。一个更有意义的话题却很少有人提及,那就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学家如何解读这样的行为:即从资本逐利为核心的经济学角度来看,通过贿赂让子女上名牌大学是否是明智的投资行为?简单说来,平均花费25万美元贿赂有关人员给子女买一个名校入学资格是否物有所值?

来自“耶鲁爸爸”的爆料

这次名校招生舞弊丑闻引起美国检察官的注意也与商业行为有关。最初的爆料人是洛杉矶的一名金融公司主管莫里·托宾。托宾去年涉嫌一宗证券欺诈调查。为求减刑,他向执法人员供认,耶鲁大学女子足球教练鲁迪·梅雷迪思向他索取45万美元,为此可以为他的小女儿伪造运动员身份入读耶鲁。托宾本人毕业于耶鲁,他的另一个女儿也毕业于该校。为了减刑,托宾开始帮助执法人员搜集证据。去年4月他身藏录音设备与那位耶鲁女足教练在波士顿一间酒店房间会面,教练承诺招募托宾女儿成为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成员,助她顺利入读大学。当局掌握录音证据后,把梅雷迪思列为污点证人,搜查了她的电脑,继而发现了一个更大的招生舞弊案主谋威廉·辛格。辛格在加州以大学入学专家的身份帮助富人的子女通过“侧门”进入美国名校。

主要被告人辛格的贿赂手法是秘密让富人客户将资金汇入虚假的慈善基金,这样他再转给贿赂对象。联邦调查人员发现,也有不少富裕的父母拒绝了辛格的“建议”。一位硅谷投资人说,辛格告诉他有办法把他的孩子包装成足球运动员,从而获得入读南加州大学的特殊照顾。这位投资人不耻这样的“肮脏”行为,断然拒绝了辛格的建议。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发现,辛格自2011年以来开始从事这类欺诈活动。目前他已经从有钱的家长那里获取了2500万美元,用以通过非法的手段帮助不够录取条件的富人子女进入理想的大学,如耶鲁大学、维克森林大学、乔治敦大学和斯坦福大学。

那么,通过贿赂上名校是否物有所值?

贿赂上名校的代价

辛格帮富裕家长贿赂名校也遵循了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提供多样性定制服务,实行阶梯收费,如收费1.5万美元可获得大学联考(SAT)延时照顾;2.5万美元可获得监考协助答题;5万美元可获得代考枪手无障碍进入考场;10万美元可包装为体育特长生。涉案的33名富裕家长中,两位好莱坞明星妈妈菲丽西提·霍夫曼和洛莉·路格林特别令人瞩目。

好莱坞演员洛莉·路格林(Lori Laughli)和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好莱坞演员洛莉·路格林(Lori Laughli)和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

2017年霍夫曼的女儿参加大学入学考试前夕,这位好莱坞明星妈妈在自己的家里与辛格会面。辛格告诉她:在一个受他控制的考试中心,一个特别监考人员会多给时间让她女儿答题,考试后有人会在她女儿不知情的情况下改正部分答案。为此,霍夫曼夫妇给辛格创办的一个虚假慈善机构支付了1.5万美元。霍夫曼的女儿成绩在这次有人协助的考试中达到1420分,比她一年前自己的考试成绩高出400分。有电视评论员戏称,以1.5万美元的代价换来如此优秀的考试成绩,辛格的收费并没有漫天要价。

辛格离开联邦法院辛格离开联邦法院

好莱坞另外一个星妈路格林和她丈夫给辛格支付了50万美元,他们两个女儿为此得以被南加州大学录取。大女儿从来没有划过赛艇,居然摇身一变成为赛艇队队员,最后以体育特长生被录取并成为南加大赛艇队队员。南加大体育运动行政官员在受贿后称路格林的女儿伊莎贝拉是一名有潜力的运动员。他们的二女儿对星妈的贿赂并不知情,还在网上对近200万粉丝说,自己对即将入学的南加大毫无兴趣,根本不爱读书,只想拍网络视频当网红。

路格林和她丈夫为两个女儿共支付了50万美元的贿赂费用,这还不包括南加大的学费。作为私立大学,南加大目前对本科四年的学费为20万美元,如果加上住宿、吃饭、养车停车、医疗保险等其它开销,四年下来他们每个女儿的总花费可能超过50万美元。而美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南加大学生本科毕业10年后的家庭平均收入中位数只有7.7万美元。星妈路格林的贿赂投入与回报相比显然不够理想。不过提高考试成绩和保证大学录取毕竟“服务”不同,收费自然不一样。与另外一个星妈霍夫曼的投入相比较,路格林可能根本没有感到被辛格“宰熟”,或许还觉得物有所值也未可知。毕竟,有钱人的想法与我们常人不同。

美国西肯德基大学金融教授亚当·博林研究了美国大学学费与毕业后工资收入的关系。在计算了本科生毕业10年内薪酬平均水平与学费的关系后,他发现就读私立大学的毕业生每挣1美元的学费投入是2.1美元,就读常春藤名校后每挣1美元的学费投入是1.75美元,而入读公立大学后每挣1美元的学费投入是70美分。从经济学的投入产出比来看,当然是投入越少越划算。因此,单从学费投入来看,就读公立大学比私立大学和常春藤更合算,而就读私立大学是最不经济的选择。

从毕业生整个一生来看,常春藤毕业生收入还是最高。他们比公立大学毕业生高,而公立大学学生的收入又比私立大学的收入高。2015年乔治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拥有大学文凭的人比只有高中文凭的人一生中多收入100万美元。

就读大学也不能只算经济账。除了收入增加,读大学还有很多其他好处,例如更健康,更快乐、离婚率更低等。这些益处很难明码标价。如果两位星妈的孩子们不读大学,前途肯定大受影响。由此看来,路格林为两个女儿一共多支付50万美元似乎还是物有所值的。不过,贿赂丑闻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迟早有爆炸那一天。丑闻一旦败露,不只是律师费不菲,还给个人名誉和前途蒙上阴影,媒体曝光带来的情感困扰,如抑郁、羞愧难当等损失根本无法用钱来衡量。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