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姚遥

资深公益从业者,专栏作者,关注生命的尊严和社会发展。

异烟肼毒狗公开亮相,一场没有硝烟的文明之战

导读

法律管不动,决定了围绕狗和异烟肼的这场战争,不可能是文明的。文明的冲突,大多以不文明的模式开启。

(一)

异烟肼这么生僻的一个专业词汇,应该有很多人都真正知道了。近期各种传闻中,小区内宠物狗的突然死亡事件开始增加,可以佐证。

中国社会关于狗议题的裂口,被真正撕开。

异烟肼的命运颇为类似西地那非,俗称伟哥。异烟肼本是结核病的处方药,无意中被外国人发现对狗是致命的。这个信息传入中国后,开始在敌视狗的人群中作为必杀秘笈逐渐扩散。

查阅近几个月的新闻,可以看到,曾有多个小区爆发过宠物狗集中大量死亡的案例。人们根据剧烈的中毒反应,推断是有人投放毒鼠强类的剧毒物品。毒鼠强对人体同样有剧毒,隐匿的投毒事件甚至引起小区内居民的恐慌。在异烟肼被互联网流量收割者曝光前,警方也有介入并立案调查,但没有能够看到是否找出结果。可以推想的是,当时无论法医如何化验,也不会往异烟肼这样的药品上联想。

如今,迷雾终于散去,异烟肼毒狗公开亮相,也将反狗从游击战转为阵地战,中国土地上围绕狗问题的第二场战争,以城市公共空间中养宠物狗的边界为题,敲响了战鼓。

相比于此前被使用过的毒杀犬类用药,异烟肼是革命性的产品。毒鼠强是国家禁止生产使用的剧毒物品,氯化琥珀胆碱属于一类管制药品,这类产品毒杀犬类有奇效但明显违法。木糖醇、黑巧克力、洋葱等物品类似异烟肼,人可以接受,但对狗有害,这类物品要么成本高,要么投放太难,而且效果不够显著。异烟肼成本低廉,见效快,用量少,投放方式简单多变。

研究异烟肼毒杀流浪狗的论文中写道:试验犬服药后对鸡、鸭、兔、羊无明显的攻击性,而投药成功的犬均在30—50分钟内中毒死亡。对敌视狗的人群来说,这个结果意味着投放异烟肼不像一些合法的毒狗物品,见效慢,而且还会因为引起狗的长期异常反应,带来间接伤害和不适感。

异烟肼的神奇特性,为公共空间中毒狗,打破了传统格局的平衡。

相比于爱狗者,厌狗者在社会思潮的争端中长期处于下风,极端厌狗者不懈的寻找兼具成本低、见效快、副作用小、不违法的反击手段。

爱狗和厌狗两种文明的碰撞,遭遇从天而降的异烟肼,就像萨拉热窝的一声枪响,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二)

迄今为止,还有人在法律的范围内探讨异烟肼的问题。过去的法律但凡能够有效落地,要么能充分地管制养狗活动,要么能制止异烟肼扩散,今天的问题就不可能爆发。

人类社会的交往方式复杂多变,法律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大局面的稳定发展,但不可能永远对新出现的微观冲突进行及时有效地调节。

如果一部法律可以包治天下百病,今天实行的法律应该是公元前536年郑国执政子产的“铸刑书”,或者古巴比伦时代的汉谟拉比法典。社会文明的演进,不断要求立法的调整。

立法调整落地之前,卷入社会新兴矛盾的利益冲突版块,自然滋生出各种博弈。

法律管不动的狗问题背后,正是两种文明的冲突,一种文明将狗视为为人类使用的自然资源,一种文明将狗视为需要同等尊重的生命。

对中国社会来说,总会试图将一种行为模式强加给对方,忽略对他人的冒犯,这种文明上的冲突表现的更尖锐。

一些爱狗的人想当然的认为其他人也不会抗拒狗,他们真心不觉得不拴狗绳能有多大的问题,狗不咬人就可以自由奔跑。他们也会对于收拾狗屎缺乏兴趣,误以为其他人对这个问题的忍耐力和自己一样。

厌狗的人会将养宠物狗作为游手好闲阶层的无聊爱好,而不是普通人的常态需求。因为如此,一度养狗成为不能领取低保的标准之一。每每爱狗人士在激进的援救流浪狗以后,质疑声中很大一部分会怀疑,还有那么多贫困儿童不去关注,怎么狗就比人还要重要了。

但在达到最终的新平衡之前,对一个不习惯于妥协的战斗民族来说,两种文明的相互排斥才是常态。

(三)

法律管不动,决定了围绕狗和异烟肼的这场战争,不可能是文明的。文明的冲突,大多以不文明的模式开启。

人类社会对于处理极端矛盾冲突并非绝对没有办法,现实生活中,先冲突再解决是绝对的办法。

先乐观的做个幻想,在养狗的问题上,作为一项公共政策,可以通过开放立法的形式进行。在公共舞台上,爱狗的人和厌狗的人通过自己的代言人,轮流发言辩论,互相说服,互相妥协,直至达成一个互相都能接受的一般行为标准。这个标准无法说服全部的人,但至少还能争取到绝大多数人。

这种状态,听起来很美好,也是诸多偏好社会秩序和厌恶冲突的人喜欢的状态。不幸的是,相对于人的寿命来说,文明的自然演进往往太慢。对狗的态度上,两种文明相互接纳说服的过程至少需要一代人。20年的时间里,现实中的问题早就博弈开来。

粗犷的分类,有三个版块在博弈狗的问题,政府、爱狗版块、厌狗版块。

从宠物狗、田园狗和鸡还是一个地位的时代开始,养宠物狗是另类的小众行为。一部分人收入开始崛起以后,养宠物狗也逐渐风行起来。爱狗文明还极度弱小的时代,文明冲突出现时更惨烈,狂犬病或者狗咬人等各种事端诱发下,经常是政府出面主导全城杀狗。

终于,政府开始改变,废除禁止养狗,开始推动依法养狗。

依法养狗看起来好,但过多的限制,不能满足爱狗人士的多元需求。于是爱狗人士积极反对和消极漠视养狗禁令双管齐下,法规开始名存实亡。

几经拉扯以后,养狗的自由被默许下来,政府淡出。但是爱狗版块的第一个阶段性成功,同时宣告他们真正进入公共舞台,也意味着和厌狗社会版块的冲突正式开启。爱狗还是爱狗肉,承载了第一阶段的话题冲突。

当爱狗社会版块进一步壮大以后,厌狗群体的空间受到更大挤压,于是养狗文明的话题被抛出来,成为新矛盾冲突的标靶。

在社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同的版块来不及相互适应,唯有通过坚硬的挤压,完成重组的过程。

(四)

因为一些养狗的行为不文明,就是否可以默许更多的狗被毒死,这是异烟肼带出来的正义之争。

正义之争的背后是价值观的选择,究竟是爱狗,还是厌狗。如果爱狗,必然不能接受狗被无差别的毒杀。如果厌狗,则能够接受。

这也意味着,在这场异烟肼的讨论中,并没有可以逃避的中间地带。一种冲突长期无法被现有社会秩序消化,反而变得更为尖锐之时,激进行为自然产生。即便是旁观者,也将被裹挟其中,可以不发表意见,但一定有立场。

在异烟肼出现之前,大多数人可以认为自己是中立的。中立的爱狗者和中立的厌狗者甚至能找到共同的话语,批评不文明的养狗,所有人都认为社会似乎并不是非黑即白。

然而异烟肼在灰色地带的无差别毒杀,将潜在的两种对立观念拉出水面。无论是自认为中立的爱狗者,还是自认为中立的厌狗者,都需要选择面对投放异烟肼的观点,是认同,还是反对。

这是社会版块在变化之前的坚硬碰撞中,泾渭分明到让人难以接受的时刻。当激进的行为占据了主要舞台时,就清晰的定位了两极。一大批躲在中间地带的人,无法优雅的骑墙,很难舒服的旁观,得不到有法律保障的正义,甚至要看着并非最坏的狗死去。

(五)

文明的发展,总是意味着社会的洗牌。

冲突永远是暂时的,极端的挤压之后,一个新的平衡状态将出现。

乐观的推测,在新的平衡状态下,伴随着一大批宠物主人的悲恸,异烟肼将淡出舞台。爱狗者更加小心翼翼,做文明的养狗者。厌狗者彬彬有礼,接纳养狗的行为。

这种平衡,如同天下大势,还要被再次打破重构。不过,并没有人能够完全保证,每一轮博弈之后,整个社会对待狗议题的文明程度能比过去要更高一些。

运动这种事,正常社会也是三五年来一次。运动不可怕,可怕的是缺乏社会体制内的博弈渠道。社会体制外的博弈,如同脱缰野马,谁也无法控制走向和未来,唯有等它自己跑累了。

如同《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杰斐逊所言,自由之树必须时常用鲜血来浇灌。无论是过去被狗咬伤的无辜路人,还是眼下被毒死的无辜狗,都成为整个社会文明演进历程中的祭品。

(六)

同样作为社会体制外的运动,异烟肼的事情还没有出结果,声音稍微减弱的中国女性权益争取活动,倒是留下极大地启示。

作为男权社会根基更深厚的东方社会,这个社会里对女性的结构性歧视相对严重。拥有优势地位的男性,违背女性的自由意志和尊严太过于容易,而且这些行为被旧的价值观与社会结构合理化,从而随处可见。男性对女性的冒犯,如同养狗人对不养狗人的冒犯一样,无论男性自以为做的如何好,但在没有认真倾听和接纳对方的原则之前,总会随大流而不经意的冒犯对方。当女性试图掌握话语权和定义社会交往关系时,这种冒犯就成为原罪。接受激进行为下认定的原罪相对困难,就像异烟肼出现时,养狗人的第一反应不会是自责反省,而是对异烟肼的愤怒。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当东方男性未曾想过主动改变这种旧有的社会结构时,来自欧美的女性权益争取活动,就像异烟肼,为暂时弱势的一方提供了足够强大的武器,显示出前所未有的破坏力。

这种为了追求未来正义的碰撞,更像一场圣战,试图简单用当下的公平正义来评价女性权益争取活动的努力并不公允,也是徒劳的。这就像异烟肼一样,这种行为并不符合道德审美的需求,但是当两个社会版块积压过深的矛盾爆发时,无人有能力让眼前发生的变革以完美的形象展现。

值得期许的是,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社会版块重新稳定之时,我们能否见到更加文明的社会规则。

(七)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雪崩里寻找无辜的雪花,不如思考是否能够阻止雪崩的发生。

所谓的结论,很像老生常谈。

一, 当自己处于优势的时候,要注意文明的尺度,不要去随意的冒犯其他社会版块。

二, 当自己处于劣势的时候,不要怀有太多的仇恨,这样无法面对更远的未来。

三, 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这意味着不仅要改变自己的文明程度,还要努力地改变自己所处群体的文明程度。

四, 如果以上都做不到,那就请尽量用最开放的心态迎接激进的社会演进。

当然,雪崩面前,雪花太过渺小。真正能做到的,是当雪崩时最清醒的那一片雪花。

(本文原标题:《异烟肼之下: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