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王永利

王永利,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高级编辑。全国广播电视系统百优理论人才称号获得者。2009年被《中华诗词报》评为中国十大诗人之一。撰写和出版书籍14本。

“猫台”的故事

导读

这个“伊甸园”充满了爱,是无数好心人的爱心温暖着这群小生灵,而以“猫台”为首的小生灵们,用萌萌可爱回报着爱它们的人!

我单位的老台院子里有一只大白猫,性格温顺,两只眼睛是碧蓝的,身上的短毛白若雪团,毛亮闪闪,没有一根杂毛,这是一只雌性的猫,品种虽然说不上高贵,但是神态气定神闲,人见人爱,她是单位最受宠爱的小动物,是网红,也是最能触动所有央视人心灵深处柔情的宠物,绰号“猫台”。

“猫台”“猫台”

一、这只白猫的来历

原来央视没有猫,即使食堂也没有养猫,似乎很符合大机关单位“清一色”办公人员的特征。那么,这只猫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问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我是“知根知底”的。

在单位,原来我和技术部门关系不是那么“铁磁”,“个人自扫门前雪”。后来,也就是十来年前,我作为记者报道了一位专门消灭老鼠的“大王”,此人是老鼠、蟑螂和蚂蚁的“杀手”,无论多么聪明和狡猾的老鼠、蟑螂和蚂蚁,都逃不过他这一关。此人可以让藏在洞里的或藏在犄角旮旯里的老鼠乖乖出来“受死”,甚至可以让树上的老鼠乖乖下来“受死”。

原来,他发明了一种有香味的诱饵药,香得老鼠、蟑螂、蚂蚁经不住诱惑,一定会出来“冒死尝试”。他摸清楚了老鼠的规律,一般的诱饵,老鼠会让窝里最傻的那一只去尝试,如果它吃了平安无事,其他老鼠才肯放心出来吃。他的诱饵药,是缓释的,一般24小时才见效。所以,“敢于吃螃蟹”的第一只老鼠吃了后,没有任何药物反应,而且活蹦乱跳,高兴得很,其他老鼠便纷纷出来跟着吃,大快朵颐。殊不知,如温水煮青蛙,一天后药性发作,“全军覆灭”。而且这药只对老鼠、蟑螂和蚂蚁有毒性作用,对鸡鸭鹅狗等其他禽畜没有毒性作用。

我报道完这个神奇的人物后,技术部门机房的大李科长主动找到我,说:“我看了你的节目,你能不能联系一下那个灭鼠大王,给台里弄一批鼠药来?你知道吗?台里机房到处是电缆、电视音频、视频线,容易遭老鼠啃咬。一旦咬坏,就会造成CCTV的播出信号中断,后果不堪设想,那就不是技术事故了,而是政治事故,全国人民都不答应!”我一听事关重大,就马上联系了那个灭鼠大王,很快给台里弄来一批药。

从此,技术部门的大李科长和我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说,尽管药很灵,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他经常半夜惊醒,梦见机房线路被老鼠咬坏,或是梦见成群的蚂蚁侵入了电脑等控制设备,那里温暖的环境,特别吸引蚂蚁和蟑螂,梦见造成了电脑等控制设备短路崩坍,电视台的播出信号中断。醒来后,经常大汗淋漓,心脏狂跳不止,久久不能平复。我说:“你的压力太大了,不如弄个双保险,在机房养几只猫!”

“这个主意好!”他眼前一亮,马上联系亲朋好友,从石景山弄来了三只半大的猫。一只是全身白色短毛猫,另外两只是黑白相间短毛花狸猫,都是一窝的亲兄弟姐妹。自从机房里有了猫,大李科长心情好多了,买猫粮,买猫沙子,给每只猫配备了不锈钢专用小饭盆和水盆。为了怕猫跑了,进出房门紧闭,每个出入的人都被他叮嘱不能放跑了猫。他告诉我,自从有了“双保险”,他再也不失眠了,一觉睡到大天亮,有时还睡不醒,需要闹钟或老婆叫醒!原来体型消瘦的他,体重增加了,心宽体胖。

这三只猫,非常萌萌可爱。翻滚尾摇堪小戏,乳猫追蝶得春萌。那只白色的猫大李给取名字“小白”,另外两只“花狸猫”,分别叫“狐狸1号”、“狐狸2号”。但是,幽闭的机房,环境嘈杂,机器的运转噪音彻夜不停,让猫咪很不安,出现了焦躁、抑郁的症状。很快,两只狐狸1号、狐狸2号不吃不喝,抑郁而终,小白也出现了闷闷不乐的症状。

大李科长见到我说:“崴泥了,弄不好都得让我喂死!”我去看了看小白果然奄奄一息,一点精神也没有。我说,“你得让猫咪见太阳,太阳晒晒就好了。此外,猫需要空间,这么幽闭的房间,机器还不停,就是把你关在里面,日子久了,你也会得抑郁症,不生病才怪!”大李科长觉得有道理,立刻把小白抱出了机房,放在主楼台阶上晒太阳。

“猫咪!”“猫咪!”小白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围观。碧蓝的眼睛,红红的鼻头,银针一样的胡须,雪白的身子,可弯曲摇动的白色尾巴,这些进进出出忙碌的电视人,见到了可爱的小白,就像看到了美丽的风景,都被吸引了,有的拿来“盒饭”,有的拿来“鱼干儿”,有的拿来牛奶。

在众人的轮流喂食和呵护下,小白很快恢复了健康,见到人会摇头摆尾“喵喵”地叫,愿意接受人们的爱抚。而大家也愿意爱抚她,抚摸这只白猫,可以解除这些忙忙碌碌的电视人的烦恼,使心情平静。猫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呼噜声,甚至她打滚、或起身,茸茸的两只前脚垫向前一搭,夸张至极地伸张一个懒腰,都赢得喝彩,赢得合影。她的一切都是可爱的、醉人的。关心弱者,是人们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呵护抚摸一下小白猫,成为这里的电视人进出央视主楼时一道亮丽的风景。

不过大李科长告诉我,这只白猫再也不愿意回到机房去!有那么多热心人喂她,她找到了温暖和慰藉,似乎成了全台人的明星!

是的,白猫每天晒太阳,接受人们的爱抚,自由自在地在央视小花园里奔跑,“闲折海榴过翠径,雪猫戏扑风花影,”渴了有水喝,饿了有美食,那个机房就是个监狱,鬼才愿意回去呢!

白猫自由了,成了全台人的“宠儿”!

二、“猫台”绰号的由来

白猫越来越漂亮,毛发雪白油亮,显示出成熟雌性的美。在那个春天,快下班时,我和不少同事都听到这只白猫在央视三楼平台顶部栏杆处“喵喵”大声叫,叫得声嘶力竭,叫得让人心烦意乱,叫得让人心生可怜。来来往往的同事都被她的叫声吸引了,抬头望去,她趴在三楼栏杆处,向下不停歇地叫,“喵~喵~喵~”

“啊呀,白猫下不来了,绝望地叫!”“是啊,那么高,她肯定是下不来了,在向人求助呢!”我听到人们的议论,心揪紧了,生怕这只可爱的白猫出事,如果真下不来,她会饿死,会渴死,会在向下跳时摔死!我马上给大李科长打电话,可惜他下班了,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你到台一楼消防中心,让消防战士想办法把她弄下来!”

我快步跑到消防中心,说明了情况,请求他们的帮助。因为三楼平台顶部是禁区,只有消防人员或特批的工作人员才可以上去。两个消防战士上去了,可是他们想抓住这只猫谈何容易?!白猫和他们玩起了“捉迷藏”,你追我跑,你不追了,白猫接着“喵~喵~喵~”地狂叫。一个多小时后,两个战士无奈地下了楼,说“没办法捉到它!”表示爱莫能助。我正在准备再接着央求时,他们的领导,一位经验丰富的上尉说:“别担心,猫既然能上去,饿了后就一定能顺原路下来!肯定死不了!”听到后,我很认同这个观点,心也踏实了许多。

接下来的两周,每到下班时,都会听到白猫在三楼平台栏杆处“喵~喵~喵~”地大声叫,懂猫的一位在食堂工作的大姐说:“那是她在闹春呢!闹春猫一定会爬上房顶大声叫,彻夜叫!好招徕公猫!”

原来如此!白猫爬那么高,居然是为了招徕公猫,“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这只母猫,干干净净,白如雪团,相貌漂亮,自然吸引了无数只公猫前来“巡幸”。于是,央视主楼前后,到处可见黑的、白的、黄的、花的各种颜色的公猫游荡,各种血统和品种的公猫前来“比武招亲”,有时几只公猫大打出手,打得你死我活,在草地上翻滚,滚扑撕咬,此起彼伏,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

不久后,白猫不再叫了,也不再爬那么高了,在台阶上慵懒地晒太阳。我发现她的肚子大了,后来生了一窝小猫。大家更加爱惜呵护这一家子,纷纷买来好吃的喂它们。这只猫叫什么名字呢?小白已经不合适了,她已经是大猫了。有人看到大白猫大摇大摆地从站岗的警卫身边走过,自由地出入戒备森严的主楼,不用出示证件,而这个待遇,只有台长才有,(甚至在特殊时期,台长也必须出示证件。)于是有人叫她“猫台”,一下子,这个绰号不胫而走,被大家叫开了。

央视老台的猫越来越多,前后花园几乎都被猫占领,这都是“猫台”的功劳。这些猫中,有“猫台”的后代,也有不断前来“比武招亲”的公猫,总之,早晚时刻,这些场地一定是猫的天下,各种颜色的猫,欢蹦乱跳,你追我赶,好不热闹!“猫台”成为女王,是名副其实的母系社会领袖!

大李科长退休了,他见到我说:“现在央视院子里到处是猫,对老鼠有震慑作用,大楼里果然没有了鼠害,我可以安心回家颐养天年了!”看来,还真得感谢“猫台”的存在!

三、“猫台”的恋旧情结

有一天,我下班,正准备取车回家,发现我停在台后花园旁的轿车四周,围着“猫台”和其余十余只猫,它们如临大敌,个个毛发耸立,怒目圆睁,发出“呼呼”的战斗威胁声。我很纳闷,就趴下身去,向车底盘望了望,发现有一只黄鼠狼正躲在车下。这只黄鼠狼,全身毛发褐黄色,身材比“猫台”要矮小得多,但是身子和尾巴要比猫长一些,毛发比猫的要短许多,像个光溜溜的黄老鼠,脑袋小,尖下巴,小眼睛,呲着牙,惊恐地和“猫台”对歭。“猫台”有大将军的范儿,临危不惧,蓄意进攻。大有“我的地盘我做主”“卧榻之上岂容他人安睡”的架势。

我的出现,给了十余只猫壮了胆,他们紧紧收缩包围圈。我找来一根竹竿,前来助阵,向黄鼠狼打去,可是黄鼠狼灵活机敏,躲避及时,让我落了空。我又打了一竿子,忽然之间,黄鼠狼“嗖”地一下子蹿了出去,向玉渊潭方向逃窜。这一带,生态环境好,黄鼠狼、松鼠、乌鸦、喜鹊、麻雀、癞蛤蟆经常出现。十几只猫在“猫台”的率领下,追了一段,就停下来了,个个高扬着尾巴归来,像得胜班师的无敌勇士。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只黄鼠狼不断来“猫台”的领地骚扰和挑战,而每次“猫台”都会率领子弟兵把黄鼠狼合围在停在那里的一辆汽车底盘下。大约两三周后,我和其他同事没有再见到那只黄鼠狼,大概它知道“猫台”军团不好惹,只好悻悻而去了。

有了“猫台”军团的恪尽职守,老台断绝了鼠患,就连乌鸦、喜鹊、麻雀、蛇和癞蛤蟆也休想在此地久留。一旦被“猫台”军团发现,不是被逮个正着,就是被碎尸万段。“猫台”成了央视领地的最忠实卫兵和守望者,还成为记者编辑心灵的调解员。谁有了烦恼,谁的片子被毙了想不通了,和“猫台”聊聊,烦恼就会纾解,心情就会好很多。

我亲眼见到一位编辑女同事,流着眼泪,抚摸着“猫台”的脑袋说:“我加班加点好几个晚上,辛辛苦苦编好的片子,被领导一句话就给毙了。你说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猫台”善解人意,回答“喵~~~”声音拉得长,听上去很像英语的“No~~~”,于是这位女编辑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何以解忧,唯有猫台”成为同事间的一句流行语。

央视新台落成并投入使用,那位女编辑兴冲冲地要把“猫台”带入位于光华路的新台。她用双肩背,把“猫台”装了进去,坐班车到了新台。可是,“猫台”很不喜欢新台,百般不愿意,开始绝食,不吃不喝,甚至哮喘、呕吐、假装“挺尸”装死。把那个女编辑吓坏了,真怕有个三长两短,赶紧用双肩背把“猫台”送回了老台。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回到老台后,“猫台”如鱼得水,这里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木,都是她熟悉的、喜欢的,她还可以颐指气使地指挥十几只猫团团转,女王的地位和权力,岂能说丢就丢呢!

央视老台有个漂亮的后花园,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在园艺工人的设计和修剪下,花木葱茏,景色宜人。有一汪清水的池塘,水中自由自在地游动着鱼儿,有五颜六色的花朵,有婆娑起舞的竹林,有开满一串串紫色花朵的藤萝架。渴了,猫儿们可以在池塘畔饮水,高兴了,还可以逗逗鱼儿,侥幸的话,一爪子还可以捞上来一条鱼。

最让“猫台”可心的是,在旁边业务楼办公的磁带回收科有一群可爱的姑娘,视“猫台”和她的儿孙猫咪们如命,凑钱,买来最好吃的猫粮,还有“妙鲜包”,按时来“上贡”。于是,每天,“猫台”率领她的臣民懒洋洋地卧在后花园,等待姑娘们按时“供膳”。

如今,“猫台”已经十岁左右了,由于营养好,并没有衰老,但是牙口还是有点差了,专爱吃姑娘们“上贡”的“妙鲜包”。尽管姑娘们把“妙鲜包”混在一般的猫粮中,每到“用膳”,“猫台”总是第一个先吃,她用爪子或嘴巴把粗粝的猫粮拱开,专挑中间的鲜嫩可口的“妙鲜包”吃。待她吃饱后,其余的猫才按资历和辈分依次进食。不过,最近有一只小花狸猫例外,这是她最宠爱的小儿子,可以和她一同“进膳”。

节假日来临了,姑娘们会把猫粮托付给值班人员,按时投喂“猫台”和她绕膝的儿女们。这群猫,无忧无虑,仿佛生活在“伊甸园”。的确,这个“伊甸园”充满了爱,是无数好心人的爱心温暖着这群小生灵,而以“猫台”为首的小生灵们,用萌萌可爱回报着爱它们的人!

每次我去老台办事,总要在小花园停下脚步,和“猫台”对视一会儿,抚摸一下她。“相看两不厌”。更多路过的同事会说对她说“猫台好”,打个招呼而过。她会回应一句“喵~~”让大家开心一笑,心情立刻放松了许多。

但愿“猫台”长寿,伴随这一代电视人走过接下来的路程,彼此相伴,地久天长……

【责任编辑:】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