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姜鸣

近代军事史学者,著有《天公不语对枯棋: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秋风宝剑孤臣泪: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续编》《龙旗飘扬的舰队: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日志》等书。

国际舰队检阅的前世今生

导读

经过600多年历史的发展,一国舰队检阅已经演变成国际舰队检阅,检阅的对象不仅仅包括军舰,也可能包括一些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民船。

4月23日下午,中国海军在青岛举行多国海上联合阅兵仪式,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此次海上阅兵,除了中国海军的32艘舰艇以外,还有来自十多个国家的近20艘水面舰艇受阅。这是中国海军继2009年纪念成立60周年之后第二次举办包括国际舰队检阅在内的多国海军活动。

国际舰队检阅的由来及发展

国际舰队检阅,是指一国海军为庆祝重大节日或纪念日,邀请多个国家海军参加的大规模海上阅兵活动,其英文为International Fleet Review,又译为“国际观舰式”或者“国际海上阅兵”。近代日本根据中国古文献中“观兵孟津”“观兵以威诸侯”等词句,取“观兵”古意,再将带有陆军色彩的“兵”替换为海军特色的“舰”,将International Fleet Review译为“国际观舰式”,而“海上阅兵”则是相对陆上阅兵而言。从英文的字面意思看,“International Fleet Review”直译为国际舰队检阅。

当今世界各国海军的礼仪、制度、服饰等,大多来自英国皇家海军,舰队检阅的传统也是如此。其历史最早可追溯1342年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在和法国进行海战之前对英国舰队的检阅,但正式称为舰队检阅,是在1415年亨利五世时期。当时举办舰队检阅的目的是在出征打仗前做战前动员,用来鼓舞士气。

维多利亚女王1853年阅舰式,第一次出现蒸汽动力军舰(引自royal Collection trust)维多利亚女王1853年阅舰式,第一次出现蒸汽动力军舰(引自royal Collection trust)

作为一个极端重视海军的国家,从爱德华七世起,英国每位国王登基时都会举行舰队检阅,一些重大事件也会举行皇家阅舰。传统阅舰主要在英格兰南部军港朴茨茅斯和怀特岛之间的斯皮德黑德海域举行。经过数个世纪的发展,舰队检阅不再局限于本国海军,邀请外国军舰参加这一仪式更成为很多国家海军的通行做法。1897年6月,为庆贺维多利亚女王登基钻禧庆典,英国皇家海军举行了规模超前的舰队检阅,21艘英国皇家海军大型舰艇,以及从世界各地应邀前来庆贺的外国军舰,组成了绵延几十海里的舰队。在隆隆礼炮声中,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乘坐皇家专用座舰在陪同舰的护卫下,检阅列队的舰艇。每经过一艘受阅舰,伴随着激昂高亢的检阅进行曲,在甲板列队站坡的受阅官兵高呼“女王万岁”,呼号此起彼伏、声势震天、蔚为大观。1897年维多利亚女王钻禧海上大阅兵,成为当时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国际舰队检阅,亦成为此后各国海军效仿的模板。

1897年维多利亚女王钻禧典礼海上大阅兵(引自royal Collection trust)1897年维多利亚女王钻禧典礼海上大阅兵(引自royal Collection trust)

至此,舰队检阅已经超出军事行动和军种检阅的层次,演变为国际舰队检阅,上升为彰显国威、增进交流的国家行为,成为海洋国家最隆重的海上庆典活动,通常在国家和海军重大节日期间举行,由国家元首或指定代表检阅。国际舰队检阅既可以展示东道国的海军实力,培养国内民众的海洋意识,促进民众对海军的了解和支持,还可以增进各国海军的互相交流,共同维护世界海洋安全。

历史往往无情。当年创立国际舰队检阅的英国皇家海军如今辉煌不再。2012年6月庆祝伊丽莎白二世钻禧的大型庆典活动,地点从传统的斯皮德黑德海峡换成了泰晤士河,参加受阅的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大型战舰,而是挤满泰晤士河的舢板小船,伊丽莎白二世的检阅舰不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军舰,而是临时租用的泰晤士河上经营观光业务的游船。这场庆典活动到底如何定性,是国际舰队检阅还是水上庆典活动?自负的英国人仍然称其为国际舰队检阅,维基百科一度也将其列为国际舰队检阅,但随后又予以撤除。是年7月,我从朴茨茅斯乘船去怀特岛,蓝天碧海,私家帆船百舸争流,却不见一艘军舰的形影。“卓越”号航母停泊在军港,马上就要退役了(后来英国另造“伊丽莎白”和“威尔士亲王”号航空母舰),只有四座前出在斯皮德黑德海峡中的人造堡垒,还能让人联想起19世纪英国人强大的本土防御体系。

2012年6月庆祝伊丽莎白二世钻禧的大型庆典活动2012年6月庆祝伊丽莎白二世钻禧的大型庆典活动

江山代有才人出,大洋后浪推前浪。当英国女王不再统治万顷波涛、英国皇家海军告别大洋之时,世界海洋国家在重大节日举行国际舰队检阅的传统却一直延续下来。经过600多年历史的发展,一国舰队检阅已经演变成国际舰队检阅,检阅的对象不仅仅包括军舰,也可能包括一些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民船。当下举行大型海军庆典活动,国际舰队检阅只是活动内容之一,还可举行多(双)边会谈会见、海军高层研讨会、联合海上演习、海军专业交流、舰艇开放参观、甲板招待会、海军军乐展示、文体活动、焰火表演等一揽子活动,统称为多国海军活动,持续时间为3天至9天不等。

李鸿章和清朝海军参加的英国海军观舰式

1896年夏,李鸿章在访问英国期间,曾观看过一次皇家海军的舰队检阅。

19世纪末叶,正是英国皇家海军最为强盛的时候。8月4日上午,英国女王前往斯皮德黑德海域,检阅海峡舰队。留下深刻的印象。她在日记中写道:这是“一支非常壮观的舰队”。8月5日,李鸿章从朴茨茅斯乘“阿尔伯特”号皇家游艇前往怀特岛阿思本宫觐见女王,英国皇太子威尔士亲王、皇孙约克公爵陪同接见。下午回程时,英方安排他检阅海峡舰队。根据当时报纸报道,受阅军舰包括15艘战列舰、25艘巡洋舰、19艘鱼雷艇、20艘驱逐舰。受阅军舰排列四行,“阿尔伯特”号从中绕行穿越。场面十分壮观。英方原先并没有安排阅舰,但正巧就在朴茨茅斯海口接受女王检阅的海峡舰队,恰好为女王提供了一个向客人展示英国肌肉的机会。

李鸿章访问欧美回国后,上海广学会于1899年根据西方报纸报道所出版的《李傅相历聘欧美记》(蔡尔康、林乐知编译),对此次阅兵的描写有所不同。书中记载,当时皇家海军每年回国参加海军检阅,主力舰只达到一百多艘。该年年度会操完毕,各舰陆续回返全球驻防地区。李鸿章检阅时,尚余铁甲舰27艘、大型巡洋舰20艘,此外还有一批鱼雷艇和驱逐舰。“阿尔伯特”行进在双列巨舰之中,各舰当其驶近时,均先降旗再升旗以作致敬。各舰官兵在舰上站坡站桅,军乐队演奏乐曲。接着,威尔士亲王乘坐的“阿思本”号座船尾随而至,各舰为皇太子鸣放礼炮此起彼伏,整个海面艨艟如林,帆樯相接,场面极为壮观,也给李鸿章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后,“阿尔伯特”驶入朴茨茅斯港口,炮台再次鸣十九响礼炮向他致敬。

无论哪种记载更为可靠,李鸿章检阅了一支庞大的皇家海军当可无疑。如此隆重的海军礼节,显示出英国在国际交往中的娴熟风度和对李鸿章到访的高规格接待。

李鸿章乘“阿尔伯特”号皇家游艇在皮德黑德海域检阅皇家海军(图片选自《西洋镜》第十五辑《海外史料看李鸿章》)李鸿章乘“阿尔伯特”号皇家游艇在皮德黑德海域检阅皇家海军(图片选自《西洋镜》第十五辑《海外史料看李鸿章》)

1901年1月22日,维多利亚女王在怀特岛去世,爱德华七世继位。1910年5月6日,爱德华七世死于肺炎,王位传给其子威尔士亲王(即前述李鸿章在阿思本宫所见到的约克公爵),称作乔治五世。1911年6月22日,乔治五世举行加冕典礼。24日,举行国际阅舰式,中国海军第一次派出“海圻”号巡洋舰,参加典礼和国际舰队检阅活动。

“海圻”是甲午战争后清政府为重建海军而在英国订购的巡洋舰。排水量4300吨,航速24节,装有8英寸主炮2门,4 .7英寸速射炮10门,从吨位和战斗力而论,仅次于战前的“定远”“镇远”,是清末至抗战前期中国最大军舰。“海圻”4月24日离开上海,6月初到达英国,在普利茅斯船厂修整半个月后,19日抵达朴茨茅斯。由英方联络官引领,到达预定接受检阅的锚地。英国海军采用“一对一”招待方式,即由一艘英舰对应接待一艘外舰。负责“海圻”的,是英国大西洋舰队旗舰“威尔士亲王”号(满载排水量15700吨),联络官为杰利科将军。排列在“海圻”前后的,分别是荷兰海军的“海赫姆斯特克”海防舰(排水量4920吨)和丹麦海军的“奥尔法特·费契尔”铁甲舰(排水量3592吨),从现存英皇加冕典礼阅舰式阵图中,可以看到当年英国国际舰队检阅活动的宏大规模。

“海圻”舰“海圻”舰
乔治五世加冕阅舰仪式军舰排列图乔治五世加冕阅舰仪式军舰排列图
乔治五世加冕阅舰仪式军舰排列图局部,从上往下数,第三排左起第三艘军舰为“海圻”(图片选自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乔治五世加冕阅舰仪式军舰排列图局部,从上往下数,第三排左起第三艘军舰为“海圻”(图片选自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

清政府派遣贝子载振为特使参加乔治五世加冕典礼。同时任命海军巡洋舰队统领、海军协都统(海军少将)程璧光为副使,督率“海圻”前往。程璧光是福建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五届毕业生,甲午战争时任“广丙”舰管带,参加过黄海海战。1895年2月12日,在日军包围刘公岛,丁汝昌服毒自杀之后,由程璧光乘“镇北”炮舰向日舰递交投降书。“海圻”参加了英王加冕典礼和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后,程璧光率舰访问美国和墨西哥,再折返英国回国,从而使得此行成为中国海军历史上第一次沿着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航行的环球航行。

本次阅舰活动,英方对应“海圻”派出的联络官是约翰·杰利科少将。此人曾在英国海军远东舰队服役,担任过旗舰“百夫长”号的舰长。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登陆作战而负伤。此时担任英国国内舰队第二分舰队司令。杰利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晋升为海军上将和英国大舰队司令,在1916年的日德兰海战中,指挥英国舰队151艘战舰(28艘战列舰、9艘战列巡洋舰、8艘装甲巡洋舰、26艘轻巡洋舰、78艘驱逐舰、1艘布雷艇、1艘水上飞机母舰,总吨位125万吨),与德国大洋舰队99艘战舰(16艘战列舰、6艘准无畏舰、5艘战列巡洋舰、11艘轻巡洋舰、61艘驱逐舰,总吨位66万吨)展开巅峰决战,其规模远超一切阅舰式。评论认为,杰利科小心谨慎,成功地维护住英国的海上优势。但是他在日德兰海战中,数次放弃追击德舰,让一场辉煌的胜利从手中滑过。如果抓住了机会,约翰·杰利科会成为象纳尔逊一样伟大的人物。

程璧光、约翰·杰利科程璧光、约翰·杰利科

21世纪以来主要国家举行的国际舰队检阅活动

进入21世纪以来,为庆祝国家或海军重大节日举办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潮流。

2001年2月15日,来自19个国家的25艘军舰齐集印度孟买港,和印度海军95艘军舰一起参加了印度举办的首届国际舰队检阅。

2005年6月,为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200周年,近40个国家的上百艘船在英国参加主题国际舰队检阅,这是21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

2005年6月,为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200周年,近40个国家的上百艘船在英国参加主题国际舰队检阅2005年6月,为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200周年,近40个国家的上百艘船在英国参加主题国际舰队检阅

2006年10月,日本海上自卫队自行组织了一次包括48艘舰艇、9架飞机、7900余名官兵的国际舰队检阅。

2008年10月,韩国举办的国际舰队检阅规模也不小,当时有11个国家的21艘各型舰船参加了这次海上大阅兵。

200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成立60周年纪念日期间,邀请多国海军舰艇在青岛举办了海上阅兵,解放军海军派出25艘军舰和31架战机参加活动,俄罗斯“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和“MB-99”综合辅助船,美国“菲茨杰拉德”号导弹驱逐舰,印度“孟买”号导弹驱逐舰和“兰维尔”号导弹驱逐舰,法国“葡月”号导弹护卫舰,韩国“独岛”号两栖攻击舰和“姜邯赞”号导弹驱逐舰,巴基斯坦“巴达尔”号导弹驱逐舰和“纳斯尔”号补给舰,巴西“加西亚德阿维拉”号两栖登陆舰等14个国家的21艘舰艇参加了海上阅兵。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国际舰队检阅。

2009年6月12日加拿大海军在加拿大西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府维多利亚市港口海面上举行海上阅兵式,庆祝海军建军100周年。来自法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的12艘军舰,包括美国的“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以及8000名随舰来访的海军官兵参加了海上阅兵仪式。

为纪念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舰队首次驶入悉尼港100周年活动,澳大利亚“国际海上阅兵式”2014年10月5日在悉尼港正式开幕。包括来自中国的导弹驱逐舰“青岛”舰在内的17个国家的40艘军舰和16艘高桅帆船、超过60架飞机、10支军乐团和约8000名水兵参加阅兵式。

2017年5月15日上午,新加坡在樟宜基地举行海军成立5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参加阅舰式的有俄罗斯、澳大利亚、越南等21个国家的各类军舰。其中,中国海军派出570“黄山”号导弹护卫舰,美国海军派出DDG104“伯克”级“斯特瑞克”号,俄罗斯海军派出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泰国海军唯一航母911“查克里·纳吕贝特”号,日本派出 “出云”号导弹护卫舰,缅甸、孟加拉国、文莱也派出最新舰只参加。新加坡则展示了其自制最新的“独立”级15号和16号舰,并作为阅舰座舰。

“黄山”舰参加新加坡海军成立5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黄山”舰参加新加坡海军成立5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

2017年11月17日,东盟为庆祝成立50周年活动,在泰国湾东北部芭堤雅海域举行5天的国际舰队检阅。来自东道主泰国皇家海军、其余8个东盟国家海军及美、俄、中、印、韩等10国海军共计36艘舰艇共同参加海上观舰式、城市阅兵游行、泰国海军节和礼节性拜会等活动。此次阅舰,除中国海军派出“郑州”号导弹驱逐舰外,泰国的“帕塔尼”号、“达信”号、“纳莱颂恩”号、“赛布里”号、巴基斯坦“赛义夫”号军舰,也是中国建造的。

庆祝东盟成立50周年活动遭遇暴雨,各国海军踏水前进庆祝东盟成立50周年活动遭遇暴雨,各国海军踏水前进

2018年10月韩国在济州举行的“2018大韩民国国际观舰式”,来自12个国家的19艘外国舰艇和46个国家的代表团参加此次济州观舰式。

“广发英雄帖”与“选择性参加”

当一个国家决定举办国际舰队检阅活动时,通常会“广发英雄帖”,提前1~2年向有关国家海军发出邀请函。受邀方是否接受邀请、派出何种规格的代表团、多少艘军舰、何种军舰,既取决于两国、两军的关系,也取决于当时的国际形势,还取决于受邀方的海军实力。最好的情形是受邀方既派海军代表团,又派军舰;其次是受邀方只派海军代表团,最不理想的情形是谢绝参加。通常,愿意派军舰参加的国家,会同时派出海军代表团参加。

海军代表团团长的最佳人选自然是海军司令(每个国家海军最高指挥官称呼不一,大部分称为海军司令,少部分称为海军作战部长、海军参谋长、海军监察长、海上幕僚长)。根据各国海军规模大小,海军最高指挥官的军衔从校官到将官不等。大多数国家的海军最高指挥官是将军,大国海军最高指挥官均为海军上将。也有一些国家的海军最高指挥官军衔仅为中校、上校。在海军最高指挥官不能参加时,也可指定代表参加,比如海军副司令、海军部门领导、舰队司令等将军级高级代表,也有指定国防武官或海军武官等校官代表的。

在参阅军舰选择上,各国亦有自己的考量。关系良好的国家,自然会派出性能优越、技术先进的军舰前来助兴。各国派出的军舰通常为驱逐舰和护卫舰,有的国家派出登陆舰、补给船等小型舰船,少数情况下会派出航母、两栖攻击舰等大型舰船以及核潜艇,这既取决于海军实力,也取决于国家经济实力。中国海军2008年派出“哈尔滨”号导弹驱逐舰参加韩国国际海上阅兵,2013年派出“青岛”号导弹驱逐舰参加了澳大利亚国际海上阅兵,2017年派出“郑州”号导弹驱逐舰参加了在泰国芭提雅湾举行的东盟成立50周年国际舰队检阅活动。

2013年“青岛”号导弹驱逐舰参加澳大利亚国际海上阅兵2013年“青岛”号导弹驱逐舰参加澳大利亚国际海上阅兵

外国军舰能否参加检阅与国际形势密切相关,往往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2014年10月,俄罗斯取消了原定派遣两艘军舰参加澳大利亚在悉尼举行的国际舰队检阅计划。报道称,俄罗斯官方给出的撤离理由是“军舰驻航位置调动”。但澳媒体认为,叙利亚冲突和同样参加检阅的美国军舰是取消访问的非官方理由。时任澳大利亚海军副司令雷·格里格斯海军中将表示,“虽然俄罗斯舰艇退出令人失望,但这是出于应对国家优先事项和任务的考量,可以理解。”

曾经有历史恩怨或者关系敏感的国家之间,通常不会派出军舰参加对方的国际舰队检阅活动。2018年10月,韩国举行“大韩民国海军国际舰队检阅”。对于即将来访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军舰,韩方此前提出要求称舰上不得悬挂与旧日军军旗相同样式的海军军旗“旭日旗”。 韩方认为,当年日本军队侵略并吞并朝鲜半岛,使用的就是“旭日旗”。若日本海自军舰悬挂“旭日旗”参加韩国阅舰式,是对韩国主权和韩国民族独立的侮辱。日方对此感到强烈不满,先是拒绝了韩方的要求,坚持要挂“旭日旗”参加海上阅兵,最终日本宣布不派军舰参加。

 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观舰式并登上“日出峰”号登陆舰,同时在舰桅杆上升起了“帅”字旗。据韩方解释,这是16世纪朝鲜抗日名将李舜臣在作战时使用的军旗。日本对韩国的这种举动提出了外交抗议 韩国总统文在寅出席观舰式并登上“日出峰”号登陆舰,同时在舰桅杆上升起了“帅”字旗。据韩方解释,这是16世纪朝鲜抗日名将李舜臣在作战时使用的军旗。日本对韩国的这种举动提出了外交抗议

无独有偶,日本将会在2019年10月份举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观舰式,日本已经向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印度与新加坡等国发出邀请,但却没有邀请老邻居韩国。日本和韩国在去年年尾曾经发生一件相当不痛快的事情,日本给出的措辞是: 2018年10月20日,韩国海军“广开土大王”号驱逐舰多次在日本海用火控雷达锁定日本巡逻机。日本表示一定要得到韩国的合理解释并对其道歉,而韩国认为他们并没有做错,并且声称是日本的巡逻机进行“低空威胁飞行”。同时,韩国驱逐舰当时也没有使用火控雷达,而是使用探测雷达搜救日本海的朝鲜籍渔船,而且声明“日方如果再次重复这样‘低空威胁飞行’的行为,将根据韩国的应对行动规则进行强力应对。”日本自民党表示:观舰式是日本很看重的一次大型海上活动,首相也会出席。若是邀请韩国,那就好像我们原谅了他们一样,这是不可能的。除非韩国主动承认事实并且为此事进行道歉,不然不会邀请。

倒是想起,2009年参加青岛阅兵的美国“菲茨杰拉德”号导弹驱逐舰,2017年6月17日凌晨在于横须贺东南海域与悬挂菲律宾船旗的“水晶号”集装箱船相撞,目前还在大修,尚未恢复服役呢。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