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黄佟佟

著名专栏作家,娱评人。曾在新浪、21CN、《美眉》杂志、《潇洒》杂志、《温州都市报》等网站报刊杂志开设专栏,出版名人采访集《感情这东西》。最新作品《最好的女子》、《最爱的男子》、《傲慢即偏见》。

为何这些女星拼命做独立女性、跨界达人,仍然苦苦被嘲

导读

江一燕和田朴珺饱受诟病的最大原因是她们现在的身份:她们都是以某种可疑的方式实现阶层飞跃的平民女孩。

以支教驰名的女演员江一燕可能连自己没有想到,只不过想在微博上秀一下自己得的建筑奖项,就莫名成了备受嘲讽的新闻人物,更一跃成为全中国从事建筑的专业人士的眼中钉——人们嘲笑她的自不量力,一般人要用五到八年熬秃了头才能得到的建筑师入门证的行业尊严怎么能就让她这么一朵轻描淡写到处发通稿的人间富贵花给玷污了呢?

你看,人生总是这样无常,江一燕这些年尽百宝唱歌演戏支教闹绯闻苦苦求关注的总和也不及这一次得奖劲爆,其实事后的各种证据证明,江一燕确实得了奖,她的名字写在主设计师率领的获奖设计师团队的第一个。

只不过她进入这个名单还是略有叨光的嫌疑,因为她就是这幢建筑的女主人,出钱的甲方,甲方提出设计提出改进意见属不属于设计,这个模糊地带在建筑界也存疑,我一个建筑界的闺蜜说:也确实有过甲方得奖的纪录,比如当年的张欣和潘石屹因为邀请了二十位顶尖的亚洲设计师设计了“长城脚下的公社”而得了蓬皮杜建筑奖,这个奖可比江一燕的奖有份量得多。

长城脚下的公社长城脚下的公社

但更多的例子则是避嫌,比如日本滋贺县著名私立美术馆美秀美术馆(Miho Museum)就是创办人小山美秀子邀请美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联同日本纪萌馆设计室设计的。

美秀美术馆美秀美术馆

虽然老太太在建馆时出了无数力,费了无数心,但最后署名的设计师仍然是贝聿铭,老太太当然也因为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美术馆而被人们铭记。

说起来,虚荣心谁都有点,江一燕输就输在虚荣心盛了一点,人到底年轻,有点急,对建筑专业规则也不了解,其实所谓的这个美国建筑师大奖(Architecture Master Prize)是由伊朗裔艺术家法米尼(Hossein Farmani)创立的,每年获奖者有时高达两百多人,在建筑行业的含金量并非如名字那样唬人,得奖是得奖,被嘲也不冤枉。

所谓尴尬人偏遇尴尬事,最近与江一燕类似境遇的还有一位女士,她的名字叫田朴珺。

前段时间这位著名地产企业家王石的娇妻给《时尚先生》写了一篇文章,名叫《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她饱含深情地描写了一个细节,她在“一个400年的哈利波特式的老房子里”用餐,当“我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就像《唐顿庄园》里的场景那样,不是直接递给你,而是把银盘非常优雅地转到我面前,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叠得非常精巧的纸片,打开来就是WiFi密码,神奇的是,管家为你服务的过程都是无声的”,这个细节深深地让她反省了“我真的觉得,今天中国太缺少好的教育了,我们都是有知识、没文化。我们父母一代到我们这一代,没学过在公共场合怎样做是得体的、什么是不应该的,吃西餐如何用刀叉、如何握手,我们的父母甚至可能都没有正确地教过我们中餐的礼仪”,“英国人太讲究礼仪了,哪怕他们要拒绝你的邀请,也会给你回复一封客客气气的邮件”,“英国人的所有行为举止,都让你有一种特别强烈的被尊重的感受”。

此文不出则已,一出即群情激愤,各大公号纷纷迎头痛击她的“贵族理论”,顺手还扯出她收费高达99万的“承礼学院”,原来仰望贵族都是为了赚钱……

其实,每年得美国建筑师大奖(Architecture Master Prize)的人很多,每年说中国缺少好教育的人也很多,为什么独独江一燕和田朴珺备受嘲弄和攻击呢?

很简单,因为这其实包含着各种难以言说的复杂人群心理学。

首先,江一燕和田朴珺饱受诟病的最大原因是她们现在的身份:她们都是以某种可疑的方式实现阶层飞跃的平民女孩。

江一燕、田朴珺江一燕、田朴珺

江一燕在小城绍兴长大,家里要节衣缩食才能送她去读北舞附中,而田朴珺则住在上海远郊宝山月浦镇,父母均为冶金工人,然后呢她们都因为某位富贵男性或者某些机缘而光速实现了阶层跃升,而凑巧的是这些男性在认识她们的时候都还在婚姻之内,用世俗眼光来看,她们就有“小三”的嫌疑,在流行痛打狐狸精的当下,她们的存在当然饱受质疑。

而偏偏她们本身又都是非常好强的女性,为了对抗这些人间非议,于是她们奋力要给自己打造一个不靠男人的“独立女人”的人设,你看,江一燕从来不提她的绯闻男友,每天就是拼命地表达真善美,拼命地做慈善支教搞摄影,而田朴珺呢,就拼命做生意搞商业办学校,累到“脑子都是蓝的”……

其次也因为她们的怪异表现,随着跨越阶层的成功,她们的追求也在发生某种微秒的变化,她们变得特别珍惜以及在意自己在新阶层的存在。

比如江一燕突然对于慈善艺术摄影和建筑产生了迷恋(众所周知,要知道只有上流社会才玩得起慈善、艺术、摄影和建筑),誓要在这些领域成为专家,跨界达人,希望不断受到表扬与肯定。

而田朴珺则深谙传播学奥妙,一方面写书低调炫夫,一方面开拍个人时尚纪录片,在这些拜访各大设计师牛人的记录片里,无时不刻都在低调而奢华地展示了她与这些世界级名人的友谊与交往,显示了她在新了阶层中强大的资源人脉以及和对于上流生活的熟稔。

《谢谢你,纽约》中苏珊·洛克菲勒与田朴珺《谢谢你,纽约》中苏珊·洛克菲勒与田朴珺

当然这间接为她后来开设教授进入高阶阶层学习生活礼仪的“承礼学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确实,中国也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她完全可以现身说法,讲述自己如何靠自己从十八线女演员成为商业精英上流社会一枝花的励志故事。

只是有些事情,光努力是没有用的。

她们的努力不但没有获得认可,反而经常受到强烈的嘲讽,而且这种嘲讽来自不同的方向,平民老百姓嘲笑的她们“忘本”,而精英人士嘲笑的是她们的“僭越”,市民阶层的嘲笑属于阿Q式的“就你也配姓赵”,上流阶层的人嘲笑她们“树矮墙新画不古”的内务府作派。

有人把这称之为鄙视链,其实我倒觉得这就是深存于人类社会的优势感互拼,它有一个更直接的名字,叫“势利眼”。

势利是一种普遍存在于人类社会的情绪,强调的是相互的比较之后产生的优越感,比如最简单粗暴的有名的看不起没名的,戴香奈儿的看不起戴假宝石的,再深刻的一点就是喜欢周迅的看不起喜欢范冰冰的,写小说的看不起写公号的……这种微秒的比较心理不一而足。

必须客观地评价一句,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势利的人,只是多和少的问题,而所有跨越阶层的人都是势利的,因为对于地位高级精致的迷恋本身就势利的一部分。

简单地说,不是势利眼的人不会这么拼命地往上爬,更可怕的是,她们一旦立稳脚跟就要立刻切割自己与从前的阶层的区分,迷恋艺术强调贵族就是这种表征之一,但嘲弄她们的人也并不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高尚,那些过于厌恶势利眼的人往往是更深刻的势利眼。

所以美国学者艾本斯坦是这样定义势利眼的“真正瞧不起他人的势利眼不仅仅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在其他渴望往上爬的势利眼中引发绝望,更能让他感到愉悦的,他能够指出后者的缺陷——错误的家庭错误的学校错误的社会关系错误的衣着错误的举行,所有都是错的,他清楚地放个牌子在你面前:贱人止步,贱人说的就是你!……”

对照这段话,我们可以平心静心地说,不论是想用建筑大奖和贵族生活来唬大众的江一燕田朴珺们,还出离了愤怒而疯狂攻击她们的网友们,大家的势利程度真是不相伯仲,那些因为攻击对方产生的小小愉悦感无非都建立指责对方是矫情贱人的基础之上,嗯,对,贱人说的就是你!

这就是典型的势利的互片这就是典型的势利的互片

让人感叹的是,人生的势利其实无处不在。

“所有的社会至少有一部分是建立在秩序之上,这个秩序经常会有微妙的改变……受人尊敬总是伴随着特权,有一些是应当的,而有一些是不应该的,多余的,或是愚蠢的。”(BY艾本斯坦)

是啊,秩序和阶层具有相当的稳定性,阶层跨越者备受关注。人们为什么总是看不起那些走捷径的阶层跨越者,大概是因为他们投机取巧,破坏了某种公平。其实那些阶层跨越者也不是快乐,因为人之所以想进入更高阶层,除了物质享受,更需要精神享受,受人敬重就是一种更为高级的精神享受。只是进入了更高一级的阶层,但受不到应有的敬重,这成为阶层跨越者心中最深的痛。于是乎,无论是做慈善也好,还是强调自己不靠男人是独立女性也好,其实内里都是渴望自己受到人们的敬重。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看到那些嫁入豪门或者傍到有钱男人的漂亮女孩们要拼命地办公司,拼命地做慈善的原因。哪怕亏得的塌糊涂,哪怕毫无存在必要,也要拼命地凹住她们“独立女性”的造型,因为这事关小姐姐的生存尊严啊!这种渴望是如此的真实又强烈,但往往又如此徒劳,有时还略显愚蠢,为什么呢?因为从底子上,它就是虚的啊。

就像2008年大学毕业一年的女大学生甘薇低调嫁给了千万富翁贾跃亭,2015年乐视上市风光无限,“贾布斯”名震环宇,他身后的女人甘薇更被视为人生赢家,好命女人,连生三子之余,还广结善缘,站尽C位。

总在C位的甘薇总在C位的甘薇

尤其厉害的是,她还阴差阳错作为制片人拍了了一部大受欢迎的网剧《太子妃升职记》,生活事业双赢家,人生是何等的轰轰列烈,鲜花烹油,又是何等的飞跃阶层和“独立女人”。只是两年不到,贾布斯一朝逃逸,甘薇就突然变成了带子洪娘。无良网友感叹她命比黄莲苦,这才几年,就换了人间。

你看,人生总是有许多难关要过,过了物质的关口,又有精神的关口,过了精神的关口还有自尊心的关口,过了自尊心的关口还有无常的关口,它让我们明白身为人类,就是处在无时不刻的自我局限里,他人即地狱。

人要实现片刻的内心的自由,不是去嘲讽别人,也不是四处还击,与其凹造型去当“独立女人”,不如学一点真正的“独立思考”,做一点真正的有益事情,因为势利眼最怕的,无非是真本领。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