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潘向黎

潘向黎,作家,文学博士。著有小说《穿心莲》、《白水青菜》,随笔集《万念》《如一》等。最新出版作品《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

从洛阳花到醉翁亭,他为中国文人构建了两个精神故乡

导读

欧阳修一生都怀念那段时光,或许,在他笔下,洛阳花,正象征着那段年轻无忧时光,而他不忍别离的“春风”,或许就是钱惟演这位难得的好上司了。

很多年前,偶然在电台中听到一个节目,有一把宁静的男声唱道: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温暖,寂寞,伤感,珍惜,惆怅,复杂的情绪,近乎天真地表达出来,令人怦然心动。是第一次听到这首词,但是好像很熟悉;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是好像和作者早已经知心,那种感觉很奇异,因此总也忘不了。

后来无意中发现,这是欧阳修的一阕《浪淘沙》。

欧阳修!怪不得。

再后来,读到了前人的评价:“因惜花而怀友,前欢寂寂,后会悠悠,至情语以一气挥写,可谓深情如水,行气如虹矣。”(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

说到欧阳修,自然会想到他的《醉翁亭记》,在中国,除了文盲,恐怕人人都能随口背诵这篇名作开头那震古烁今的五个字:“环滁皆山也”。

在我心目中,滁州是欧阳修的滁州,滁州是欧阳修的精神故乡,因此当我第一次到滁州,感觉竟是蒙欧阳修之邀,前去与他“且共从容”的,一路上都在怀想与欧阳修有关的事。

欧阳修,因为“出人头地”的典故,人人知道他是苏东坡的老师和伯乐,但是却未必知道他的老师是谁。那是另一个光芒闪烁的名字:晏殊。他是欧阳修的坐师、同乡。为什么要强调同乡二字?因为大词人晏殊、晏几道父子,加上欧阳修,都是江西人,因此他们同为“江西词派”的代表。这个北宋前期的雅词派,是与柳永为代表的俗词派对立的一股力量。一雅一俗,双峰对峙。

且来读一读大晏代表作《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再读小晏代表作《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再品欧阳修的几首名作:

《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玉楼春》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可以看出江西词派主导风格雅致的,光洁的,婉转的,深挚而不失分寸,是一种讲究而有节制的美。

欧阳修的词,还是承上启下的。上承南唐宰相冯延巳,“冯延巳词,晏同叔得其俊,欧阳永叔得其深”(清刘熙载《艺概》)。冯延巳的词风,晏殊学到了他的俊雅雍容,欧阳修学到了他的一往情深;下启苏轼、秦观等人——“疏隽开子瞻(苏轼),深婉开少游(秦观)”(清人冯煦《宋六十家词选例言》)。

春水,春山,春花,欢聚,离别,重逢,欧阳修对一切时光流转、聚散离合非常敏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这自然是《玉楼春》中的第一名句,但我更感兴趣的是“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本来是一片离别的愁云惨雾,欧阳修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不如再在洛阳呆上一段时间,大家尽兴地赏花,等到花尽春阑,再与春天、与朋友一齐道别,那时,想必就会甘心一些,感情上也容易接受一些了吧。

这里出现了欧阳修人生中的一个关键词:“洛阳花”。洛阳花究竟是一种花,还是许多种花,似无定论。也许单指牡丹花,也许指洛阳春天盛开的所有花朵,我揣度着,“洛阳花”应该不仅限于牡丹花,但肯定包括了国色天香、雍容华贵的牡丹。其实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洛阳花”,那是欧阳修在西京洛阳、和洛阳长官钱惟演、梅尧臣等士大夫师友一起欣赏的花,那是入世的繁华,知心的温暖,对于未来光明的启示。

后来,欧阳修因为支持范仲淹而被贬到陕州夷陵去当县令,在那里,这位刚劲犀利的官员和内心丰富的文人,找到了人生中另一个关键词:野芳。

《戏答元珍》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被贬到偏僻山城,心中难免凄凉孤寂,但是诗人心中却仍有温暖的回忆和光明的向往:我曾经是在洛阳尽兴赏花的人,所以这里山野中的花开得晚,也大可泰然处之,不必悲叹。

宋人《十八学士图》,士大夫花下雅集的情形宋人《十八学士图》,士大夫花下雅集的情形

野芳,就是野花、山花。这时的欧阳修,虽然仍然依靠“洛阳花”的回忆来取暖,但是已经绕有兴味地注意到尚未开放的野花,并且期待它们的开放带来春天的消息了。

几年后,欧阳修被朝廷召回,后来因为支持庆历新政,又被贬到滁州。在当时普遍的想象中,滁州偏僻荒凉,文人雅士到了那里应该会很苦闷,没想到欧阳修却发现这里历史悠久,民风淳朴,山水草木,分外灵秀,亭台泉洞,别有洞天。加上欧阳修明智地选择了为政宽简,又体恤民情,第二年就见成效,滁州百姓安居乐业了。于是,在滁州的山水之间,欧阳修的心情好了起来。

在这里,他真正体会到了山野之花的美。“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这几句,浑然天成,却别出心裁,行云流水,又错落有致,真是从何处想来!山中的四季,标志与城中不同,欧阳修敏锐地捕捉到:在这里,是野花的绽放,代表着春天来了。这里没有华贵明艳的洛阳花,只有山中野生的山花,纤细、小巧,质朴,但是这些大自然的女儿,自由自在地在山中萌生、开花,无拘无束,随意开落,天真无邪,远离一切庙堂的算计和尘世的喧嚣,又是多么洁净,多么自由,因此是一种绝美。她们的香气也是那么若有若无,幽微清淡,令人神清气爽,陶然忘机。一个文人的心灵,在山水之间、山花幽香之中,得到了完全的舒展和安顿。

明 仇英《醉翁亭》明 仇英《醉翁亭》

和“野芳”相映衬的,这里不再有高贵风雅的士大夫师友,而是“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的滁州百姓。看到滁州百姓安居乐业,还有余裕出来游玩,作为太守,欧阳修心里的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

曾几何时,在洛阳的时候,他是被照顾被宠爱的年轻一辈。他中进士后的第一个职务,是到洛阳充任留守推官,其上司就是钱惟演。钱惟演是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国王钱俶的儿子。钱惟演一生政绩平平,但交友风雅有致,且十分厚遇文士,对欧阳修这样的青年才俊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一次,欧阳修和朋友一起登嵩山游玩,返城途中走到龙门恰遇大雪,两人正在观赏雪景,忽见一队人马冒雪而来,原来是钱惟演派来的厨子和歌伎,来人转达钱惟演的吩咐说:“游山辛苦,两位可以在这里多留一阵,慢慢赏雪,府里公事不多,用不着匆忙赶回。”上司如此宽厚,如此善解人意,而且心思如此风雅,对于年轻文士来说,真是美梦一样的事情。

欧阳修一生都怀念那段时光,或许,在他笔下,洛阳花,正象征着那段年轻无忧时光,而他不忍别离的“春风”,或许就是钱惟演这位难得的好上司了。后来,当我们看到他极度赏识、大力提携苏轼等年轻才俊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到“洛阳春风”在他身上留下的影响。

读到过一句话:“一个人不可能付出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爱”,相反,一个人得到很多爱,却不一定学得会付出。但欧阳修就是欧阳修,他不但学会了,而且更阔大,更深厚。因此,在文学领域,他成了开创“宋调”的文坛领袖;在治理地方上,他也将仁爱之心发挥得淋漓尽致,给滁州山水增添了人文的光辉。

可以说,在洛阳备受照顾的欧阳修,到了滁州太守的任上,已经自觉地担当起了新的使命,成了照顾别人的人。于公于私,他都在照顾别人,体谅别人,为别人的快乐而费心而经营而绸缪。当别人快乐的同时,他也感受到真正的快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

宋 李嵩《花篮图》宋 李嵩《花篮图》

虽然远离了“洛阳花”,但是找到了滁州的“野芳”。这里的山水之间更适合一个经历过坎坷的文人愈疗创伤,放飞性灵,也更宜于一个心地仁慈的地方官员和百姓、僚属一起无拘无碍地分享快乐。

到了滁州的欧阳修,已经不再思念“洛阳花”了,而是深深沉醉在野芳的幽香和酿泉酒的醇香中了。

就这样,欧阳修在给自己取号“醉翁”的同时,重新命名了滁州。

他醉了,不知道自己化作了春风,染绿了琅琊山,唤醒了泉水,温热了人心,留下了佳话。

他喝一点点酒就醉了,因为他的心,早就醉了。

置身“蔚然而深秀”的琅玡山中,伫立醉翁亭畔,听着酿泉泠泠流动,看着欧阳修手植的欧梅,我突然无比真切地觉得:欧阳修并没有离开。一恍惚,就看到他满面笑意,提起笔,在天地之间瀑布一样挂下来的巨幅之上,酒意拂拂地写下那篇不朽巨作,开头正是那绝妙的五个字——

环滁皆山也。

是啊,环滁皆山也。这里的山,高可眺,深可隐,清可濯,幽可憩,芳可撷,秀可咏,古可掬。

守着酿泉、赏着欧梅,能不一醉?听着古筝、品着太守宴,能不一醉?

太守大人,不,醉翁先生,在这样的山水之间,我们都愿陪您一醉!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