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任,笔名“冰冷雨天”,自称“老冰”。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谁在统治着日本》等作品。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被强拆的日本钉子户

俞天任 7月27日 09:10

今年已经69岁了的冈本荣一是日本福冈县丰前市的一个农民。

冈本大爷是个“果农”,生产水果,具体地说是柑橘。他的果园是一片山坡,面积共有16公顷多,里面有15000多棵橘子树,据说是日本最大的橘子园,起码是之一。

(作者供图:冈本荣一大爷)

笔者在《冰眼看日本》中说过,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乡下人日子过得怎样,乡下人日子比城里人过得好的就是发达国家,反之就是发展中国家,而不是看盖了多少高楼,马路上跑着多少兰博基尼什么的。

日本是发达国家,所以日本的农民都挺富裕,这位冈本荣一种的还是果树,比一般的米麦农家收入就又应该好一些,但这位冈本却打着光棍,孑然一身,应该说冈本打光棍的原因绝不会是因为贫困,而应该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比如脾气不太好啊什么的。这还真的很可能,因为这位冈本现在在日本很有名,好像就因为脾气不太好。

(作者供图:冈本大爷在他的柑橘园里)

那还是上个世纪的事了。1997年冈本51岁,是大叔还不是大爷。一天来了个通知,说是因为要修一条从鹿儿岛市到北九州市的高速公路,中途要通过大叔家的柑橘园,于是大叔家的柑橘园就被“日本道路公团”给征用了,这个道路公团其实就是一个政府衙门,现在这个衙门通知让大叔某年某月某时到某地来听征地政策,办理有关手续。

这要是换个别人,估计就算了,还应该挺开心,这种因为建设开发而被征地所得到的对价都挺高,被征的绝不会吃亏,笔者有个朋友当年因为要建明石海峡大桥而被征了地,结果一个宅子换成了两个宅子分给了两个儿子,而且地段比原来还好,在能把整个明石海峡一望无际的高坡上。

和政府打交道不吃亏,但一般也没有谁去勒索政府,日本文化是“耻文化”,敲诈是一种恶行,敲诈政府也一样,因为政府的钱都是大家众筹起来的税金,敲诈政府也就是敲诈大家,所以一般日本没什么钉子户,因为为了拆迁费做钉子户也就不要做人了。

但是这不表示日本就没有了钉子户,不管哪儿都有那种不为别的就为让人不爽的主,日本的钉子户一般都是这号人物,比如东京成田机场的跑道就是修不起来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人就是不肯被机场征地,这次冈本大叔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成了日本知名的钉子户。

冈本大叔听说他的柑橘山被征用了就去道路公团嚷上了:“世界这么大,怎么你们修路就非要从我的柑橘山过呢?”

还不能说冈本大叔是在无理取闹,日本的九州岛和东京大阪这些热闹地方不一样,那边人少,尽是荒山野岭,修高速公路为什么不走荒山而要走柑橘岭,冈本大叔问的有道理。

道路公团的人给冈本大叔问得有点张口结舌,顺嘴就来了一句:“那您说走哪儿合适?”

大叔:“您这话问的有趣,您是专家不知道该走哪儿,反倒问起我这外行来了?”

“还是的啊,走哪都不合适对不对?高速道路是公益事业,总得有人担待对不对?”

“不对,为什么就偏偏该我冈本来担待呢?”

“那您倒是给出位比您更该担待的名字出来啊”,在这地方工作对策都是精英,贼能忽悠,这三言两语一来,反倒是冈本大叔落了个举证的责任:您说不该从您家走那请告诉我从哪儿走?

但这回巧了,冈本大叔是一根筋的人物,他不管人家说的是不是有道理,你说让本冈本举证,本冈本我就举证,举出来了你可得放过本冈本的橘子岭。

于是这位冈本就真的把这条高速公路的周围都看了一遍,花了一年时间真的弄了一张“设计图”出来,兴冲冲地就去了道路公团:“你们就照这样修吧,保证没人有意见”。

那边的人哭笑不得:就是那么随嘴一说给您一根棒槌,谁知道大叔您还就当了针(真),这高速公路就被您这位种橘子的这么简单地就设计出来了,那还要咱们干嘛?但这话不能公开说,只好把大叔的图纸收下,说让专家们看看再说。

没过几天专家的回答还真来了,直接就写在了大叔的图纸上,写的还挺细,看上去人家真的挺认真的,把大叔的意见当了一回事,把大叔给感动得泪花潋潋,戴上老花镜就看人家专家都说了些什么。

但是啊,看不懂。倒不是专家写字太潦草——那些字全是打印出来的,而是根本就不知道专家在说什么——满篇都是专用术语。

比如:“此处弧度无法满足日本国家标准”,“怀疑此处能否取得满足国标的视角”等等,原来设计高速公路和种橘子还真不是一回事,起码人家有人家的一套方言,说高速公路的话一定要用那套高速公路的方言才行。

行啊,不会咱就学呗,也没谁生来就会对不对?不都是慢慢学会的嘛。橘子都能种得出来,哪有高速公路就设计不出来的?人家冈本大叔不信邪。

于是冈本大叔买了一大堆工程设计和高速公路方面的专门书籍,开始认真学习,一边学一边干,真要说起来冈本大叔年轻时就喜欢工程,橘子园里的工程活基本上都是自己干的,再要往远说要不是他老爷子留下来这么大一块果园非要他继承,当年要是由着小冈本任性求学,没准从哪个名牌大学的工程学科毕业,到现在真的混成了一个专业高速公路设计师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反正,冈本大叔花了六年时间,真的设计出来了一条能付交施工方的高速公路!

冈本高速和原来设计的东九州高速基本平行,但是距离海边远了大约1.5公里,当然这次的设计满足了所有的日本国标,捎带着冈本大叔的橘子园也就保住了,更重要的是官府的设计报价是1200亿日元,按照当时的汇率是1.5亿美元,而冈本高速的造价是480亿日元,都不到官府报价的一半!瞧人家冈本大叔捎带着把建造成本都算出来了。

造价低这么多也不算不正常,比如NEXCO拆迁冈本大叔的拆迁费就是11亿日元,那年头的汇率几乎是1500万美元,一片橘子园怎么要这么贵呢?首先是土地本身就有线路价,然后是冈本家祖祖代代为了打弄这片橘子园花了多少心血,再加上橘子园被征收了,冈本的生活来源没了,只能去别处买土地种橘子,在没有收成之前,征地方必须保证被征地方的生活水平不下降,这么些因素全部考虑起来,赔出个11亿日元的价格也不很离谱。

说到现在,读者会不会觉得这件事太玄乎了?就是说上天去这位冈本大叔也就是个任性的果农而已,就算浑身是铁能打的钉子也有数,就六年功夫要自学,要勘察,要设计甚至还要计算报价,怎么着也不可能对不对?笔者是不是在胡扯啊?

时代不同了,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有一点屁大的事就会聚来一大群人围观。冈本大叔也一样,冈本的对立面是道路公团,是官府,大凡小民和官府斗,一般人都同情小民,再加上日本的传媒又毫无政治觉悟,无原则地帮着小民说官府坏话,笔者在《谁统治着日本》中解释过这种古怪传统的心理根源,日本在传媒混的全是当年考大学失败,没能上成国公立大学而去了私立大学的倒霉蛋,所以传媒人天生对官僚们就有一种嫉恨感,先不管这件事以后发展到哪一步,反正各大电视台围着冈本大叔,先录了画面再说,到时候有没有新闻价值是另外一回事。

被传媒这么一闹就人人都知道有这么回事了,于是冈本大叔的单干就成了众筹,没事前来帮冈本大叔的志愿者最多的时候有500人,里面不缺真正的行家,建筑师设计师勘察师会计师什么人都有,所以冈本大叔最后玩出一个能用的设计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是道路公团根本就没往眼睛里夹过种橘子的冈本大叔,更不要说设计了。在他们看来,这种挑战他们权威的行动是很可笑而且不能助长的不良风气,如果大家都学会了这一招的话,那咱衙门以后在外面怎么混啊?

这样,2006年冈本大叔和其他不爽这条路的住民就对道路公团的主管衙门国土交通省提出了有关“事先中止”建设这条高速道路的行政诉讼,诉讼这条高速公路的建设方案不合理,浪费了税金,不能开工。开始诉讼的时候完成的征地还不到2%,这时道路公团已经民营化,西日本这边的道路公团组成了一个叫“西日本高速道路株式会社”( West Nippon Expressway Company Limited,NEXCO)的企业,NEXCO听到诉讼的消息之后根本就没有去理冈本大叔,而是加快了征地步伐,一年之后已经完成了52%的征地,这样的既成事实就使得“事先中止”不成立了,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因为钱已经花了出去嘛,于是这个官司就这么不了了之。

其实就是开了庭冈本大叔几乎也没有打赢官司的指望,因为官府衙门手里的工程技术、学术和法律资源都远非冈本大爷和他的杂牌军能比的,反正到最后就是NEXCO只管建他的高速公路,而反对修路,坚决不肯被征地的冈本大叔就成了钉子户。

这个钉子户一当就是18年,冈本大叔也成了冈本大爷,一直到前些天的7月14日,这位冈本大爷的柑橘园被福冈县给强拆了。

日本也有强拆吗?有。

当然日本不叫“强拆”而叫“行政代执行”。就是说依法应该由谁拆掉的建筑物或其他玩意如果没人来拆的话,就由行政方面来代替拆除。依据一般是两条法律,一条是《建筑基本法》,还有一条是《土地收用法》,前一条法律是处理违章违法建筑的,后一条法律就是处理比如冈本大叔这种案子的。根据《土地收用法》,即便是私有财产,在得到正当的补偿的条件下,也可以征收来为公益事业服务。

这里的公益主要指的是交通设施,比如铁路、机场、公路这些,因为这些设施不好让某几家钉子户,而衙门大楼虽然也属于公众利益,但是那完全可以换个地方,反正日本人不讲风水,所以没有强拆的,至于开发商强拆不了,因为房地产开发是企业的商业行为,扯不上公众利益,不能强拆,开发不了找别处去,真的处处开发不了就关门歇业,和衙门无关。

这条预定在明年春天全线开通的高速公路已经大部分建成了,看上去是这个样子了:

(东九州高速未建成的部分就是冈本荣一的柑橘园)

这样主管这事的福冈县收用委员会就在今年一月底下达了要求冈本大爷交出柑橘园,如果不交就要由行政代执行的裁决,这个裁决和法院判决具有同样的效用,但冈本大爷还是不予理睬,这个钉子户已经当了17年了,就是改邪归正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也已经太晚了,还是顽抗到底酷一点,再说还有那么多人支持,传媒都在看着呢,怕什么?

如果说被强拆真有什么损失的话那就是自己拆的拆迁费由NEXCO出,而强拆的费用则到时候从冈本大爷的卖地钱里面扣,反正大爷也有钱,不在乎这300万日元(现在汇率是15万人民币)的强拆费用。

一直支持冈本的各家传媒在现场架上了各种摄像机,就等着强拆开始。早上七点钟,福冈县的职员和NEXCO的雇员到达现场,向冈本大爷和老小伙伴们宣读县收用委员会的裁决,请冈本荣一接受裁决,当然冈本不能接受,于是县和NEXCO的职员就开始强拆。

为什么不是警察?在场的有警察,但警察只在发生暴力冲突之后才能介入阻止冲突,强拆本身和警察无关,因为是“行政代执行”嘛。

这边首先把冈本大爷从抵抗工事的小屋里抬出来,而冈本大爷也很坚定地挣扎着不让人抬,整个过程中大家都很小心翼翼,决不能让对方负伤,县里当然不愿意承担“暴力拆迁”的恶名,而冈本大爷也知道如果把县里的人踹伤了那就是暴力抗法,也不是玩的,反正只要意思表达了,实际上点到为止,三小时之后双方把戏演完,县里来的人全走了,留下冈本们在现场继续抗议。

(作者供图:冈本大爷被架了出来)

这件事在日本引起的反响很大,最主要的就是一点:为什么冈本主张的造价减半的计划一直没有人去验证,如果能够验证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节省一半的造价了呢?

但是讨论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什么像样有用的结论,任何国家似乎都一样:官僚是不可战胜的。

(原标题:《钉子户冈本荣一强拆记》)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身中一刀)

阅读(0) 评论 123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