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mouse,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曾任职于《南都周刊》、《香格里拉》、《明日风尚》等媒体,目前供职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穿越Across》。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互联网成人片中的女孩们

张海律 7月2日 10:00

去年圣诞来临前两天,置身汉堡的我,去逛了逛著名的红灯区。真正的橱窗女郎,不过集中于一条仅80米长、女士和18岁以下男性禁入的Herbert巷。绕过路障走进玉体横陈的世界后,惊讶地发现窄巷里竟只我一人,那些大多来自东欧的美女自顾自或玩手机或看书学习,只有两三个叫我留步。这一规模远小于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位于全球水手曾经集中的圣保利,原有5000妓女,后来缩减到500人不到。当地旅游的从业者告诉我,红灯渐淡的原因包括:新码头外迁导致进城路途变远;进港水手大多是菲律宾人,想攒着血汗钱回家;码头就近有了网吧和工人棋牌俱乐部;以及,互联网色情严重冲击实体经济。

无独有偶,今年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上,打造出经典美剧《纸牌屋》的在线影片租赁商Netflix,就推出一部讲述互联网成人影片从业姑娘的纪录片《辣妞约》(Hot Girl Wanted,又译作《辣妞征集》)。开宗明义地讲述这个暴利行业,“色情网站的月流量,远超Netflix、亚马逊和推特的综合,越来越多的网民观看‘职业业余混合’的色情录像,在互联网时代,扮演‘邻家女孩’的色情明星,渐渐取代了传统的实体色情业。”

当然,纪录片可不是一篇关于互联网宏观经济的论文。经过一番寻觅,制片人找到了一位佛罗里达的明星经纪人,以及他刚刚招募来的几位年轻女孩。由于加州颁布了约束成人片拍摄必须戴套的法律,如今最大数量的成人制片厂或业余摄影棚都集中到了迈阿密。而在无孔不入的互联网色情侵略下,这些19到21岁又还不想进大学的女孩,早就对贞洁、性生活看得非常无所谓,反正总要露脸,工作之余,加个好奇的纪录片摄影师无关紧要。再说,要进小众艺术院线的纪录片,观众人数肯定远远不及电脑前的宅男人数。

在媒体终日覆盖的蕾哈娜乳房、妮琪·米娜电臀以及电音神曲《模糊界限》的裸体版MV中,纪录片开场。德州乡下New Braunfels小镇的19岁女孩Terasa,打开Craiglist分类信息网,在职场部分,找到一个提供免费交通和住宿的“电视广播”类工作,提供照片和视频后,立即飞去了迈阿密。

这是23岁经纪人Riley寻觅的理想女孩,刚入行的小鲜肉、想着捞快钱。他开着大排量越野车,将姑娘们接到郊外的大别墅,妥善安顿。屋里的母狗刚刚诞下一只可爱的小崽子。“他们的家人迟早会知道女儿在干啥工作,而且一个女孩最多也就只能红一年”,Riley一边表达着其职业断定,一边打开自己经营的招聘网站——快到碗里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挣大钱,享受快乐享受性。

Teresa出演了第一部作品,推开顾客的门,“你好,小妞,你有进门密码吗?”,掀开上衣。入行一个月,她化名成了Stella May,推特粉丝开始疯长,其中包括和她搞过却还不知道名字的男演员。色情明星的成功,更依赖于推特,因为它不像脸书和instagram那样会审查成人内容,且最低注册年龄只需13岁。她的经纪网站页面,显示出职业技能,“BG、BGB、BJ、Creampie、Facial、Gangbang、GG、Solo、Swallow……”(涉及人数结构和动作的具体全称,请自行英文脑补)圣诞假期,Teresa回到家乡,翻阅着家庭相册里的生日照和橄榄球拉拉队照片时,老妈坐了过来,“BGB,GBG这些我都知道,男女男,女男女,孩子,我只关心你的安全怎么得到保障?”尴尬的女儿也迅速敞开了地回答,“我们有每两周一次的体检。”“避孕呢?”“镜头前最后那一刻都不是真的,他们弄在外面,然后做效果。”不知情的老爸,带着这个从小疯长的女儿,到牧场打猎,典型的德州生活,和小时候一样。

每年都有着上千名18到20岁的女孩,从全美的乡下和城市,进入到这个行当。Teresa的室友,来自伊利诺斯州奥斯威戈18岁的Rachel,戴着眼镜,一脸清纯斯文相,却是进入角色最快的天生明星。她在泳池边唱着“你是那个色情大牌”的饶舌,清晰表达着自己的理想,“我可不想就地读个大学,回到家乡,生几个孩子,然后死在那。开什么玩笑,在北方打工,每小时8.25美元,而在这里,我5小时可以拿900美元。”她出演了一部新片,扮演一个就快进大学却依然是处女的姑娘,邻居叔叔想借此机会帮她成长。无需专业灯光、收音和推轨,5D2简单的拍摄,让这部由Rachel化名作Ava Taylor主演的《处女操纵》,荣获色情片奥斯卡的“成人影带新闻”(AVN)提名,小作坊也荣升2014年最佳工作室。DVD封面写着,“她看错了一切,然而道德总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2年多前,我曾在曼哈顿东区的性博物馆,看过一个名为《十亿个邪恶想法》的学术展览。两位神经学科学家整理并大尺度呈现那些最具说服力的证据,一整年的谷歌搜索频次研究表明,大约4亿个专有名词中的5500万在本质上与性有关,百分之八十的搜索集中于20个领域,其中大多关于性,排第一位搜索关键词是青少年(youth)。有意思的是,弯男和直男在很多关键词上达成一致,不同在于弯男更喜欢搜索twinks(胸部还未有发育的可爱女孩),而直男是teens(少年),显而易见的,milfs(经验丰富的大姐)与daddies(经验丰富的大叔)成为直弯群体的不同选择。由于没有专为同性群体设计的搜索引擎,所以为尽快缩小搜索目标,弯男不得不在搜索关键词后再加一个gay,因此gay也不无意外地成为搜索频次排第二高的关键词(该庆幸地球还没彻底变弯?)。这个研究展真实而又残酷,即便真如良家妇女所辩解的“色情网站不是为我们身边的男人准备的”,但似乎一切又确凿无比地总结出互联网的目的——就是为了色情!

纪录片《辣妞约》更以实打实的故事,呈现着互联网色情业的繁荣。大量的在线色情视频都可以免费观看,但很多“更具亲和力”的业余视频网因为有着大批新女孩,而收取注册费,其中规模最大的三家估值达5000万美元。

姑娘们来了几位新室友,电视访谈节目里,侃侃而谈的,是一位自称为交纳杜克大学高昂学费才去拍色情片的美女Belle Knox。看着远比自己成功得多的同行,姑娘们表达着羡慕嫉妒恨,她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强大的公关团队。

华盛顿州19岁的姑娘Michelle,化名作Brooklyn Daniels,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大家好,这是我的第一套成人视频,我立志成为色情明星,希望大家关注我的推特”。平面拍摄宣传照的她,做作而别扭。25岁的佛州姑娘Jade,是回来玩玩的老大姐,她决心进入愈发受欢迎的性虐片,拍摄一套以极端口活为卖点的Latina Abuse。顾名思义,就是以迈阿密最不缺的拉美裔为男主角的性虐视频。“婊子,你叫啥?几岁了?干嘛来做这个?”“为了钱,我曾经做过保险经纪人。”一段假装暴虐视频开始前的简单对话。

2014年,虐待类色情网站每月收获平均6千万次的点击,比NFL、NBA、hotwire、CBS、Fortune、Disney和NBC News加起来还多。近一年的研究表明,40%的在线成人小电影都与对女性的暴力有关,网站的滚动条明目张胆宣扬“18岁&性虐”。

绝大多数业余成人影片公司,一般预订一个新人2到3次。为了继续赚快钱,在经纪人要求下,用巨大假阳具进行日常训练的Teresa,也投入了性虐片拍摄。“我今天在XX网拍摄了一部非常重口味的作品,深喉哦,欢迎大家收看”,角色Stella在推特上自我营销。自此之后,她有了比较固定的合同,“每次2部片,2500美元,捆绑类的。”新结交的男友理解地表示:“做你喜欢做的吧,毕竟那是你自己的身体。”“可你或许需要忍受5年呢”,Teresa问询道。然而,再是把性当作吃饭一样正常,人的占有欲始终还是会跳出来。男友开始痛苦,“每次看那些片子,我就会想屏幕上那姑娘是谁家的女儿,是谁的女友?”“那么你认为我是妓女了?”“已经非常接近了。”一番争吵过后,却又总是互道爱慕。

阴部发炎的Teresa与订婚了的男友回了德州老家,一度表示理解的母亲与女婿声泪俱下地谈论起来,“你说了好几次想退出,却总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姑娘哭了起来,最终给迈阿密的经纪人Riley发出短信,“嘿,我决定退出了。”她在Ebay上拍卖之前的物什,搬到附近大一些的城镇Arlington定居,与丈夫经营一家餐馆,4个月内挣了25000美元,非常不赖。

我们不能确定《辣妞约》能够获得的影响力,纪录片、艺术片的格局,或许让它难以达到《好莱坞报道者》评论员渴望的效果:看了此片后,任何有女儿的父母会感到一股不可控的力量,他们或许想把家里断网,甚至把房门锁牢。

一切正如经纪人Riley的预料,没有刚入行的女孩能撑到一年。除了开餐馆的Teresa,戴眼镜的伊利诺斯姑娘Rachel回到学校,准备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做作的华盛顿州姑娘Michelle成为了网聊女郎,相比镜头前被搞,她更愿意自己操控摄像头。迈阿密郊外的别墅,又住进来8个高中刚毕业的女孩,而纪录片开始时出生的那只小狗,还一点都没长大。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贾嘉)

阅读(0) 评论 2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