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任,笔名“冰冷雨天”,自称“老冰”。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谁在统治着日本》等作品。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可爱童星的背后站着可怕的父母

俞天任 10月26日 09:22

日本社会和中国社会都是东方文化,日本社会也是一个望子成龙的社会。相当比例的日本女性在结婚之后辞去工作专职相夫教子,有一个“教育妈妈”的专有名词,就是指对那些非常热心于孩子教育的妈妈们。

并不是所有的日本妈妈都是教育妈妈,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日本家庭都在望子成龙。日本社会的构造和发展和其他国家有点不太一样,比如日本社会的贫富差距始终不太大,日本的失业率也始终很低,就是在经过了“失去的二十年”之后的今天还是这样,实际上就是在本世纪初日本经济最差的那几年中日本社会基本上也做到了“只要有了份工作就能过上还像样的生活”,不成龙也能过。

“望子成龙”当然不仅仅是指通过接受最好的文理工农医等学科教育而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艺术和体育也是选择,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能够在艺术或者体育领域出人头地的话效率会更高,当然相对于学科教育来说,艺术和体育类的门槛是只有天才们才能跨越的,而且这类项目讲究的是童子功,都是从小开始训练的,而学科教育基本上要从小学三年级之后才开始忙起来。

除了以后想在艺术和体育方面发展的家庭之外,其他的日本家庭也都会让孩子接受一点艺术或者体育的训练来作为一种健身手段或者教养的补充,女孩子学钢琴或者芭蕾的多而男孩子则是练游泳或者柔道,即使是那些将来准备接受精英教育的孩子们在小学三年级开始上补习班之前也会这样。

除了常见的这些艺术或者体育的课外教育班之外,在日本还有另一类课外教育,那就是童星养成,也就是培养影视小演员,日语叫“子役”。

和别的国家一样,日本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人气旺盛的童星在电影、电视或者广告中出现,他们的收入也很可观,基本上都在数千万日元以上,这些年最红的童星铃木福甚至据说年收在一亿日元以上。

但这个看上去十分光鲜的行当却是大部分父母敬而远之的对象。一般说来,有八卦传媒可能会谈这个话题,但严肃的主流传媒一般不讨论这些话题,本来影视演员不是一般日本家庭所追求的目标,日本的影视演艺界除了一些世袭的之外就不太有有钱人家的子女。电影明星石原裕次郎是个例外,他是因为他哥哥石原慎太郎而成为电影明星的,石原慎太郎在大学时以他为模特儿创作的小说《太阳的季节》获得了第34届芥川奖,并且亲自改编成了电影,由石原裕次郎出演主人公,因为有这样的背景,石原裕次郎一举成名,反过来在后来石原慎太郎进军政界时给予了大量支持。

(《太阳的季节》的剧照)

日本人对影视演艺界的敬而远之除了儒教的传统文化中对于“俳优”(日语汉字中用来表示“演员”的也还是这两个汉字)的歧视之外,还有出于对演员职业特殊性的考虑。日本有个著名的电影演员津川雅彦就公开说过:“俳优就不能是正常人,正常人干不了这个职业”,他对媒体监督影视演员的丑闻就觉得无法接受,觉得演员的道德观就应该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否则岂不成了正常人了?那就不是演员,起码不是好演员了。

虽然从现代社会的道德观来看这种观点是极为政治不正确的,但是人们实际上在私下还是接受这种观点的,所以虽然演艺界看上去光鲜,但一般家庭并不愿意把孩子往那里面送,孩子大了之后按照自己的意愿要往那方面发展是孩子自己的自由,但父母却负担不起把孩子送进那个行当当童星的责任,对于童星,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可爱的童星背后站着的是可怕的家长”,负责的家长一般不会送孩子去试童星。

童星比一般的演员更复杂,首先童星的市场就太小,就一个时间段来说,市场上能够容纳的童星也就只有三四个人,出人头地太难。虽然儿童演员是影视作品中或许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部影视作品会因为一个出色的童星而增色,成功的童星有着极大的人气。但也就是因为这样。童星的人生会比别人更加坎坷,因为身体条件的变化以及观众的印象的残留,童星能顺利转换成成人影星的很少,绝大多数都只能告别影视界重新成为普通人,然而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了掌声和众人瞩目而身心发育尚未成熟的童星们来说,这种从明星到普通人的巨大落差是非常难于理解和接受的。

坂上忍是为数不多的从童星最后走到了明星的人。他从三岁开始上银幕,到现在身兼演员、导演、歌手、节目主持人和艺术评论家等多个角色,而且都是第一流的。当年他的父母送他去当童星的原因是因为他那沉溺于赌博的父亲欠了一亿五千万日元的赌债而需要儿子帮忙去还,和现在正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那篇《未来的国家主席,感动了所有人!》几乎一模一样。

即使现在对坂上忍进行一下认真检查,也能发现他有相当多的古怪习惯,坂上忍自己总结说这些习惯都与他从三岁开始的演艺生涯不无关系,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些毛病已经不足以影响他了,但别的孩子染上这些毛病则是很有可能会葬送一生的。这个世界上当然不能没有童星,这个世界上也永远会有送孩子去做童星的父母,与其坐看悲剧发生,还不如努力去减少悲剧的发生。

本着这种想法,坂上忍开办了自己的童星训练机构,自己来训练童星。他要求儿童本色,不允许虚伪,绝不假以辞色等,在日本很引人注目,经常成为公众传媒讨论的对象。

但其实坂上忍的努力不会有什么结果,首先社会对童星的要求就不是“儿童本色”,社会要求的是具有儿童的身体和脸孔的用成年人的思维考虑问题用成年人的腔调说话的怪物,其中的反差越大越受欢迎,人们喜欢在屏幕或者银幕上看到儿童,但需要听到的却是成人的语言,起码是成人编出来的语言,完全的童稚本色是不卖座的,而影视行当除了卖座之外不会关注去别的东西。

只要是社会上有这样的要求,就会有父母为了钱而不会去考虑孩子的未来而把孩子送去童星训练机构,并不是所有的这类训练机构都和坂上忍想的一样,而且就是坂上忍也不知道他的训练方法究竟会不会既满足影视行业的需求又能保护那些儿童演员的未来。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赵琼)

阅读(0) 评论 43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