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南朝,学本洙泗,志在天下,浪迹四海,思想既东且西,观点亦左亦右。目前委身于日本某国立大学任副教授。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安保法强行通过,这是日本真正的民意吗

蔡孟翰 9月17日 16:29

分析要旨:日本确实有反对安保法案的“民意”,但这“民意”不构成推翻安倍政府的民意,所以,安倍才敢强行通过安保法案。

【回顾安保法案时间表】

继7月16日众议院本议会投票通过后,今天2015年9月17日日本时间下午四点半左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强行推动的安保法案,在场内一片混乱中,亦在参议院特别委员会表决通过,根据法规与惯例,在今晚,最晚明天,参议院本议会表决通过后,将正式成立,日本右翼政治人物多年来的悲愿,终于将实现了一大部分。去年2014年7月1日内阁决定,亦即所谓的阁议,修改对日本宪法第九条的解释,正式将过去宪法禁止的集体自卫权解禁,安倍政府随即根据新的宪法解释,在多方面迅速拟定新法规与修改既有法规的草案,今年2015年2月中旬起,安倍领导联合政府中自民党与公明党两党,即开始针对安保法案草案里的条文内容协商,在5月11日两党同意协商后的安保法案,在5月14日内阁开会通过决定“平和安全法制”,一般俗称为安全保障关联法案,5月15日安倍政府正式向国会提出。

安全保障法案有修改既有法规十种,制定全新法规一种,共十一种。这样大幅度地修改新增法规,如果通过成立,就是实质上几乎废除日本宪法第九条(请参考我去年5月28日在大家刊登的《日本的集体自卫权》一文),日本千叶大学教授小林正弥在《朝日新闻》网站中《WEBRONZA》今年9月11日的文章里,更严厉痛斥为“宪法政变”(憲法クーデター),指出日本民主政治与立宪主义正遭遇最大的危机。安保法案一旦成立,日本即可摆脱战后长期受到日本和平宪法的约束,而可以实际上派兵到海外,不仅可以与美国并肩作战,亦可以与任何日本政府认定关系到日本“存亡危机事态”的国家共同战斗,对付共同敌人。

虽然,日本政府再三保证会十分谨慎行使集体自卫权,不会恶用安保法案赋予的权力,由于“存亡危机事态”是由日本政府,更精确说,由日本内阁认定,于是日本政府在安保法制下,已经几乎犹如其他“正常(普通)国家”而可以为所欲为。虽然,在公明党的坚持下,任何海外派兵需要事先取得国会同意,但只要执政党在国会拥有稳定多数席次,事先同意不过是延缓海外派兵时间而已,对于制衡监视政府很难起决定性作用,这项追加条文只能说聊胜于无。

(据日媒报道,当地时间本月17日下午,在日本参议院安保法特别委员会上,该国执政联盟凭借人数优势通过了安保相关法案。资料图为“大决战”前众人疲态尽显。)

【反对安保法案的“民意”】

因此,安保法案在国会众议院审议一开始,从多数在野党到日本民间,反对声音便此起彼落,源源不绝,而且似乎声势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著名学者与文化知识人联署,要求安倍政府收回安保法案,更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全国宪法学学者,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位以外,可说高度一致认为目前提出的安保法案违宪。而且在8月30日当天,根据日本官方发布有三万多人聚集在国会前抗议,但主办单位说国会四周到日比谷公园一带,加起来一共有12万人。中国众多的媒体亦随之起舞,大肆渲染日本反对安保法案民意的热烈强大。日本反对安保法案的政党与人们,亦深深觉得日本民意在他们这边,不在安倍那边;9月16日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就宣称要“体现一亿人的民意”,正是此种自信的表现。

日本民意反对安保法案的印象,似乎可以进一步从一些民调数据得到佐证,不少人也乐此不疲,常常引用这些数据证明安倍忤逆民意,肆意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然而,这样的看法真的准确无误吗?如果日本民意真是反对安保法案,为何安倍胆敢忤逆民意,强行通过安保法案呢?日本对于安保法案的真正民意到底为何呢? 或者说,我们该如何理解日本的民意呢?以下,我带各位读者来检讨一些民调数据,经过这一次政治学民调分析演习,我们可以更清楚日本民意何去何从。

根据朝日电视台8月的民调,有高达55%的人反对安保法案,只有22%支持,23%回答不知道。有52%的人觉得安保法案违反日本宪法,仅仅17%觉得没有违反,另外31%因不知道,无法回答。除此之外,比较少有人注意到的是,日本地方议会的态度;根据《朝日新闻》7月9日报道,在日本全国有331个地方议会对安保法案正式表态,144个议会反对,181个议会主张“慎重”,仅仅有6个议会赞成安保法案。在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议会,已经三个议会要求“慎重”,一个反对,但安倍首相的老家山口县应该会通过赞成安保法案的决议,另外加上秋田与长崎两县县议会,也会近期通过赞成安保法案的决议。在日本全国1741市町村行政单位,有143个反对安保法案,有178个呼吁“慎重”,仅仅6个支持安保法案,从《朝日新闻》的报道看来,虽然未表态的地方政府与地方议会居多,但在有表态的当中,毕竟反对与“谨慎”居多,赞成极其少数。

再来,根据“NHK世论调查部”,2015年7月报告中,只有22%的人支持修改宪法第九条,有38%的人反对,有34%无法决定,有6%没有回答;对于集体自卫权的行使,一样只有22%的人支持,有30%人反对,有42%无法决定,有7%没回答;关于经由改变宪法第九条的解释,从而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是非,只有15%的人支持,33%反对,44%无法决定,8%没回答。

从NHK的“政治意识月例调查”,安倍内阁的支持度,从2015年1月,也就是在2014年大选大胜之后的一个月,有50%的支持率,半年后,同年6月尚有48%支持率,到了7月掉到41%,到了8月再掉到37%,另一方面,反对安倍内阁比率,从1月的32%一直到6月34%,相当稳定维持在30%前半,到了7月反对率突然高升9点到43%,到了8月,再升到46%,反对安倍内阁的比率,已经接近一半;在2015年1月以来,支持率的下降与反对率的上升,与5月份以来日本国会开始审议安保法案,似乎息息相关,这是安倍已经失去民意的证据,至少很多人如此解读。

(当地时间2015年9月17日,日本东京,民众冒雨在国会外示威。)

【日本真正的民意】

然而,这是日本真正的民意吗?这些民意数据靠谱吗?或者说日本的民意到底在想什么?日本第一号右翼政治人物石原慎太郎,在9月10日《产经新闻》的访谈中,就毫无掩饰地说,8月30日在国会前反对安保的抗议集会是,“终究会烟消云散的团体而已”。他接着又苛评这次反对安保法案的集会,他说:“感到非常毫无意义,什么力量也没有,那场抗议有如空气的结晶。”石原慎太郎如此尖酸刻薄的判断正确吗?有道理吗?我们现在从另一些数据来检验石原慎太郎的断定是否正确吧!

日本自从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以来,日本民众对核能发电的态度,不管在任何民调,都是过半数反对。先看日本反对核能发电厂再启动的民调;根据时事通信的2015年7月民调,仍有54.3%的人反对核能发电厂再启动,有32.7%支持,剩下13%不知道。尽管如此,安倍政府依旧面不改色,在8月11日重新启动于九州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的川内核能发电厂,结果从上面已经引用的NHK民调来看,从7月到8月,安倍内阁支持率不过掉了4%,这4%有多少是因安保法案造成,多少是因川内核电厂再启动造成,实在说不清楚,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两件理应多么“不得人心”的事,在一个月内仅仅让安倍内阁支持率掉了4%,可说相当微不足道,对于要办大事的政治人物,这点牺牲,在所不惜。

更早,根据“NHK世论调查部”2014年11月10日的民调,全国反对川内核电厂再启动高达57%,有趣的是,在2014年12月14日投票的第47回众议院议员总选举中,并没有造成主张核能发电厂再启动的安倍自民党败选;其实,自从2011年以来,日本民众过半以上虽然不喜欢核电,但这从来没有让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在已经三次的全国大选(两次众议院2012与2014,一次参议院2013)中落败,恰恰相反,主张重新启动核电厂的安倍再三告捷,无往不利。

这告诉我们可能最少有三点,其一,反对核能的人无法转换为选出非自民党政府的票数。其二,对于不少反对核能的选民虽然反对核能,但这不足以构成反对安倍领导的自民党。换句话说,在反核能与安倍领导的自民党之间,在二选一的情況下,多数选民最后选择安倍,而不是反对核能。其三,如果反对安保法案的“民意”,如同反对核电厂再启动的“民意”,那么,显而易见的,反对安保法案的“民意”,万万不可能迫使安倍让步。

先来看NHK的“政治意识月例调查”,2014年11月与12月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分别为44%与47%, 同时反对率为38%与38%;对自民党的支持率11月与12月分别为36.6%与38.14%,在2014年12月14日投票的第47回众议院议员总选举,自民党小选区得票率为48.10%,获得223席次,议席率为75.59%;比例选区为33.11%,获得68席次,议席率为37.78%。这样的选举结果数据,可以导出以下五个解读:

其一,小选区的得票率与内阁支持率接近,而比例选区的得票率与自民党支持率相近。其二,自民党在小选区以不到一半的得票率取得四分之三强的席次,是其得票率的1.6倍。其三,因此,这说明在小选区里,不是自民党过半数,而是在野党分裂因而无人能过半数,死票往往过半数。其四,支持自民党的“民意”,不成比例过大决定日本政治走向,其五,再说到8月30日那天,不管是3万多人,亦或是12万多人上街到国会前抗议,就算是12万人,也不过是一个小选区的席次而已,因为日本小选区最少要8万票才能当选。这区区一个席次,又怎能丝毫撼动安倍晋三的决心呢?

在这样的选举结构里,再来看看2015年8月NHK的民调,安倍内阁支持率为37%,自民党支持率为34.3%,在野党民调最高为民主党,却只有仅仅10.9%,差距在20%以上。本文初稿完成三天后,在9月16日公布最新的9月民调,安倍内阁支持率,竟然回升到43%,反对安倍内阁比率掉到比支持的43%少,现在是39%。自民党支持率维持在34.3%,民主党支持率小跌,少了1.1%,现在是9.8%,自民党支持率与在野党第一大党民主党支持率再度拉开。这些民调数据告诉我们什么呢?

这是说就算安倍从今年5月以来强行推动安保法案,在8月又悍然不顾“民意”而正式再启动核电厂,但这一切在现实政治上到底有何影响呢?不要惊讶,总的来说,无伤大雅,因为根据8月与9月民调及其变化,如果明天再来一次大选,可以笃定认为安倍领导的自民党仍稳操胜券,最多少了一些席次而已。这些数据及其解读,我认为,就是石原慎太郎判断的依据,更是安倍有胆忤逆“民意”,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的真正民意基础,这个民意基础在民主政治里,是不是真正的民意也已经是很其次的问题,不管你爱不爱,最重要的,这才是最靠谱的民意。

后记:9月13日日本山形县山形市市长选举,打着反对安保法案的候选人梅津庸成,在已经近50年没有自民党市长的山形市,竟然还败给自民党支持的候选人佐藤孝弘,虽然票数差距不到两千票。从这一个地方选举亦可以见微知著。

(日本参院内的混乱景象)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384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