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本名程赤兵,著名作家、媒体人。出版有作品《我的故乡在1980》《喵了个咪》《风月有痕》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穷光蛋靠什么娶到媳妇?

老猫 10月27日 09:35

以前人结婚,硬件方面,花轿是不能少的,少了就不正规。《庸笔记》中说到有个大抠门娶媳妇,不想多花钱,就买舟渡江,跑到外地去,想买个姑娘。恰好有人来说合,大意是某乡民想把女儿便宜卖了,但就一个条件,过门必须坐花轿。抠门大喜,人的钱省下来不少,花轿算个什么?满口答应。结婚那天,轿子抬来,两个老太太搀了个人下来新娘子盖头遮脸,穿着红衣,脚不沾地就架到洞房里了。

抠门没好意思直接掀盖头,先出去付了轿夫钱,等回过头来,那俩老太太也不见了。就新娘一人坐床上,纹丝不动。抠门还琢磨呢,害羞吧?矜持吧?推一下,愣没推到。心说不对,赶紧掀盖头,嘿,哪是姑娘啊,就是一泥塑的女人像。抠门一看上当了,懊丧不已,正想追出去找人理论呢,外面呼啦啦进来一群人,揪住他就说,这是村里的观音像,庇佑一千多户人家呢,你这是假借娶媳妇偷佛像啊,必须送官府。七嘴八舌,有嘴说不清了。这时候一位老者出来打圆场,说哎呀他一个外乡人,赔点钱,就饶了他亵慢菩萨之罪吧?

大虾三十八一只,观音多少钱一位啊?说来说去,二百银元,众人还一脸勉强。抠门明知被讹,可一想,脱身要紧,也就不抠门了。掏了钱,众人抬着泥像欢呼而去。

这些,讲的都是排场。一直都说不可大操大办,但结个婚不办,似乎在谁那里都说不过去。这个故事挺夸张,实际上是在讽刺省钱的人。

这一位,不是真正的穷人,属于有钱舍不得花,和黄晓明“世纪大婚”形成鲜明对比。几年前,梁朝伟刘嘉玲也是“世纪大婚”。躬逢盛世,“世纪大婚”摩肩接踵而至,一方面让众百姓欢欣鼓舞,另一方面也让低收入单身狗们心颤。国家统计局说,2012年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仍在高位徘徊,达到了117.7。有媒体就此推断出3000万适龄光棍将出现,教授思考后推出“一妻多夫”解决思路,于是网上大哗,热议喧天。

转眼间,要结婚,钱又不是最重要的了,人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以下,引古人事例,讲讲身陷穷困中的单身光棍们是怎么“脱光”的。

话说道光年间,江苏巡抚陈銮闲的没事,去书院转悠,正好遇到街上有人娶亲,跟世纪婚礼差不多,婚车一百辆,排场好大。书院的学生们都跑去门外看热闹,没心思上课,只有一个小伙子不为所动,依旧坐在桌前。陈銮觉得这孩子不错,跟他说:“同学们如此轻躁,你却为啥不为所动?”没想到学生说:“大人不知,出嫁的是我未婚妻。”陈銮就愣了:“那你还坐在这干嘛?赶紧去办喜事啊。”

这学生一听就哭了,开始诉说委屈。学生的爹曾在湖北当官,和一个参将关系很好,两家订了亲。后来学生的爹死了,家道中落,穷了,两家便不太来往,这个参将就悔婚了。现在参将退休还家,女儿另嫁,别人看热闹,学生只能在这坐着心酸,没辙。

陈銮一听就火了,决定仗义一把。立刻派人把学生的娘和当年的婚书找来,之后大摆仪仗,参加婚礼。

参将这儿正办喜事,巡抚仪仗的突然出现,把他吓蒙了,赶紧出迎。两下一说话,陈銮就把婚书拿出来,提起以前订婚的事。这下好尴尬,全场没人敢说话。陈銮当下就要让人把书院收拾出来,把婚礼挪过去,让姑娘嫁给学生。参将不乐意啊,想来想去,求到学生这里,说你给大人说说吧。

这学生心里难过,不过还是跟陈銮说:“大人,要不缓缓得了。”

越这么讲,陈銮越来劲。陈銮说:“你这孩子重义气,所以今天我一定给你办周全了。”说完把参将叫过来,给出两个选择:一,分一半家产给学生。二,依旧把女儿嫁给学生。钱还是女儿,二选一。

一说到钱,问题就又解决了。参将不愿白给人家产,选择了二。于是,婚礼转到书院,最后娶媳妇的依旧是学生。至于结局,没有意外,学生奋勇读书,考中举人,夫唱妇随,传为佳话。

所以说,穷光棍“脱光”的第一招,是运气特好遇到青天大老爷,这大老爷还爱溜达爱管闲事。这个几率怎么样?凤毛麟角,有一出,就给记到书里了。

当然,遇不上青天大老爷,能先搞定女方家长,也是一招。

这位家长姓余,在长沙当学官,也看中了一个学生,名叫李瑞清。李瑞清就是个书呆子,蓬头垢面,也不和人交往,饮食起居完全没感觉,整天躲家里,就是爱读书,常常自言自语,见着人了,还会吃吃地傻笑。这不一小疯子么?所以没人跟他提亲,老大不小,光棍一条。偏偏余老师和小李一聊,聊到小李研究的学问,小伙子竟然口若悬河刹不住,愣把余老师侃服气了,心说这小子是学问家啊。不行,得嫁个闺女给他。

于是,把自己的大女儿嫁给小李。嫁过去也就一年多吧,大女儿病逝了。余老师执拗,又要嫁二女儿给他。可这位二女儿还没过门,也去世了。余老师发狠,干脆把小女儿嫁过去。就这么着,连嫁三女。

小女儿名叫梅贞,和李瑞清结婚三四年后,又去世了。这时候,李瑞清已经是进士,进了翰林院。他对梅贞可是真心好,夫人死了,便发誓不再续娶,还把自己的字改成梅庵。后来人都知道李梅庵是个大画家、教育家。他的学生里,最出名的叫张大千,那是国画界里被奉为泰斗级的人物了。

所以说了,男的再邋遢,抵不住有才华,才华一露,哭着喊着嫁女儿的就多了。

搞定家长,还不是最稳妥的,要是把女青年也搞定,就更踏实了。

“姊妹易嫁”这故事大伙都知道,出自《聊斋志异》。不过这事后来还真有了现实版,出在清末民初一位叫韩国钧的人身上。韩家一直比较穷,普通百姓,就是因为帮某富户解决过一个大麻烦,对方就把女儿许配给韩家小子了。可等到娶亲那天,要出嫁的姐姐死活不肯嫁,理由就是对方太穷。老爹就为难啊,这不是毁婚约吗?妹妹也劝:“富贵在天,姐姐干嘛拘泥在这件事上啊。我看这姓韩的小子温文好学,不怕不出人头地。他就是缺钱嘛,这有什么?父亲是爱你,才想把你嫁给他。”

姐姐就搓火了:“穷措大(这词就相当于现在的丝、男光棍)你也喜欢啊?那不如你嫁啊。”

前前后后,和“姊妹易嫁”的故事基本一致。于是妹妹就嫁了过去。此后夫妻两个,确实也过了几年穷日子,不过很快韩国钧就中举了,接下来是中进士,后来当了知县,清朝末年当到了吉林民政使,民国时期又先后出任江苏省民政长、安徽省巡按使和江苏省省长。

这个故事写在《苦榴花馆杂记》中,但当年的《中国内幕》里一篇《谈韩止叟(即韩国钧)》说得更邪乎,里面写长女许给韩国钧,次女许给周家,周家是大富豪,家境与韩家有天壤之别。姐姐出嫁时哭泣不止,绝对不肯上轿,妹妹和姐姐一番争论后,决定和姐姐换人。而当时这场争论,韩国钧并不知道,完全不明白“大姨夫已变成小姨夫也”。婚后多年,他才闹清楚自己娶的是妹妹而不是姐姐。不过不管哪个版本,妹妹看中韩国钧的未来,是起决定作用的。

民国十二年(1924年),韩国钧的夫人去世,韩之后再无续娶,也没纳妾,终身“不二色”。

综上所述,在娶媳妇这件事上,穷光蛋还是有条件逆袭的。这条件就是看上去运气好,能遇到大清官和老丈人,被对方赏识。不过追起根由来,还是得自己有实力,没实力遇见也白搭。这实力要么是钱,要么是上进的做派、潜质,叫人瞧着靠谱,有希望。特别重要的,这些故事还有着一个隐藏的规律,那就是社会好歹能给人一条上进的通道,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所以说,3000万光棍怎么办?通过纯经济学的算计,能找出N个办法来,比如不娶同龄人娶晚辈、不娶中国人娶洋妞,甚至一妻多夫啥的,诸如此类。但这不是纯经济学问题,它是个社会问题。除了生育政策要调整外,最重要的还是让上升通道顺畅。这个通道有让措大变成精英的可能。在古代,这个通道是读书和科举,现在呢?路数多一点,但因为种种原因,都不太稳定,都可能被堵死,这是最该留意的地方。说来说去,要脱光,让自己的社会地位发生变化才是最重要的。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赵琼)

阅读(0) 评论 91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