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芳,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者,书评人。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先争权利,再计利益

写在全面二胎时

李华芳 11月11日 08:54

大概从2010年开始,经济学家看了人口普查数据之后,就开始全面转向抨击当时的“一胎制”计划生育政策。背后计较的,当然都是功利主义视角下的利益,尤其是一胎制将会恶化人口结构,加剧老少比失衡的困境。主要的担心就是劳动力供给跟不上,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抚养负担重,不利于长期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性别失衡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对于到底多出生了多少男孩,有各种不同的估计,数目从1500万到3000万不等。狩猎和农耕时代以来的男孩偏好,依旧有很强的文化遗传性,导致在已经不依赖性别比较优势的工业和信息社会,性别选择上的男孩偏好依旧强大。对女性造成的歧视累积起来,就很难更动。如果一胎制持续的话,这种性别失衡下对女性的歧视恐怕会更加严重。

所以经济学家例如梁建章、黄文政、李建新、易富贤、何亚福等都在不同的场合,多次提出要废除一胎制,改革计划生育政策。我自己的看法是必须要废除一切形式的生育管制,理由之前也在腾讯大家的文章中大体说过(这里要真心感谢大家这个平台,刊发了我多篇关于废除计划生育的文章,具体参见:《为什么必须废除计划生育》 《坚持生育自由、废除计划生育》,等等。不想老调重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移步阅读(点击查看作者个人页)。

这里要谈的有两个新的问题:一是全面放开生育后,人会不会反弹;二是为什么女性也应该全力支持和争取全面放开生育。

【不可能扭转生育率下滑的趋势】

从2013年到2015年,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内,生育政策就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2013年底的“单独二孩”转到了现在的“全面二孩”,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单独二孩的实践表明人口报复性反弹的担忧是多余的,纯属杞人忧天。

在单独二孩政策出台前,政府的预测是每年大概会新增200万新生儿,当时预计单独二孩政策应该持续5年,多增长人口在1000万左右。而实际情况则是,到2014年底,全国各地加起来申请生单独二孩的还不足100万。到2015年的10月份,累积起来也只有169万,远远低于预期的规模,这也是政策修改的重要原因。

现在还是有人担心全面二孩之后,人口会有所谓的报复性反弹。尽管具体的政策效果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但目前而言,我觉得也大可不必危言耸听。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出生率下降是不可避免的。这主要取决于女性地位的提升。一方面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提高,大量职业女性涌现,因此没有时间考虑生育问题;另一方面女性工资水平的提高,也使得生育孩子的机会成本极大提升,这也会降低生育率。

所以你通观世界上的发达经济体,几乎没有例外,全部都是生育率往下降的。哪怕你想出各种奇怪的招数来鼓励生育,也无法扭转这个生育率下滑的趋势。王烁在微博上分享过各国的奇招,例如澳大利亚提倡一对夫妇生三个孩子:一个为了父亲,一个为了母亲,还有一个为了国家。英国是给养育孩子的夫妇发债券,孩子成年的时候兑现。西班牙的家庭每生一个孩子,政府就发2500欧元奖金。连俄罗斯都给生育第二胎及更多的孩子发11000欧元奖金。

我自己观察到丹麦还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招”:丹麦针对老一辈想抱孙辈的,让老年人出钱给子女辈的夫妻去度假,因为他们发现在阳光明媚的假期里能提高年轻夫妇做爱的几率,也由此提高生育率。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尽管政府费尽心机,但结果都是“然并卵”。你看一下上面各国的总和生育率全部都低于2,也就是低于世代更替水平。所谓世代更替水平,是指如果女性生育一男一女,能保证世代自然的延续和更替下去。低于这个水平,意味着人口自然更替是不可持续的。也就是说,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出问题。

【计划生育在控制人口上的作用】

上面这个图,还有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到1970年代中后期,计划生育“一胎制”政策推开落实的时候,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下降到3以下了。计划生育政策当然起了进一步降低出生率的作用,但实际上你会发现在所有上述没有实行计划生育限制人口出生的国家里,生育率也是不可避免的下降了。

理由还是上面说过的,经济发展才是最好的避孕剂。这个经济学观点经由芝加哥大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的阐释,被广泛接受。2015年11月3日,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是:中国女性受教育和就业机会迅速增加,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女性的地位有了极大提升,并且有了越来越多的权利。当然重男轻女的思想长期以来根深蒂固,中国的很多制度依旧歧视女性,与女性已经取得的成就完全不符。

这几年也有一个很大的争论是计划生育到底减少了多少人,各种测算的差别非常大。有些人认为计划生育一胎制政策减少了3亿人,有些人认为减少了1亿到2亿。不过根据南加州大学的王非2014年在《财经》杂志的文章,计划生育政策在减少人口方面的作用可能并没有那么大,因为在1970年代末期,人口出生率就已经下降了。所以如果没有计划生育,人口自然发展的趋势也是进一步下降。王非倾向于认为这个政策大概只减少了8000万人。

所以回过头来,从控制看放开,也一样,尤其考虑到人口出生率已经下降到世代更替水平之下的时候,放开二胎的效果也不会很大,不用担心报复性反弹的问题。正如单独二胎短短的实践已经表明的那样。

但是计划生育政策加上重男轻女,的确造成了性别比严重失调的问题。根据阿玛蒂亚森的研究,中国的出生人口的性别比率为每100名男婴对85名女婴,在个别省份,新生儿性别比已经达到了120比100,这在长期当然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而在那些没有选择性干预女婴出生的国家,男女新生儿的性别比率为100比95。因为由于自然的原因,新生儿中女婴的抵抗能力更差,比男婴更容易夭亡。所以男性会略微多出女性。但像中国这样的性别比率失调,还是非常骇人听闻的。

从这个方面来看,计划生育政策明显加剧了这种性别失调。理由是男孩偏好导致女孩被流产掉,因为“她们”根本就没有被生下来。如果我们假定多出来的3000万男孩的数字是真实的,并且整体上男女出生的比率在100比95,那么“失踪的女孩”的数量将高达2850万之多。

要知道整个二战时,中国因战争和战争相关的原因直接死亡的人数是1800万,算上因其后伤病累积死亡为3500万。这意味着无声无息之中,中国又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但这一次死亡的都是女婴。

【女性应该首先争取与生俱来的生育权】

是以,对我的很多女性主义的朋友来说,计划生育的一胎制恶政,是绝对需要废除的,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么多“消失的女孩”。进一步放开二胎,不管是单独二孩,还是全面二孩,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数量管制的思路,可以说是一种计划经济的后遗症,也是应该废除的。

但最近却有一种奇怪的论调,即放开二胎之后,女性的“权利”会受到损害,所以经常看到微信朋友圈转“姐妹们,且慢高兴,知道放开二胎意味着什么吗?”之类的帖子。根据这一类言论,这种放开二胎反而会恶化女性的处境,例如在家庭中被恶婆婆或者丈夫逼着生二孩,尤其是头一胎是女孩的,更加会被逼着生。又比如女性生育会恶化她们在工作中的处境,例如在升职和加薪方面,会陷于不利地位。

这类论调的另一个问题是“我有一个朋友怎么样了”,而缺乏一个更细致的统计。因为“我同样可以有另一个朋友”幸福地生育了二胎,甚至更多孩子,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幸福生活。当然,每一个个体都重要,但关键是要用同一套论述来处理看起来矛盾的议题:不能一方面要生育权,一方面为了性别平等反对生育权。

我个人觉得上述论调之所以看起来显得混乱,是因为混淆了两个层面的权利:第一层级的与生俱来的生育权,与第二层级的性别平等权。如果要为了第二层级的权利要反对或者取消第一层级的权利,那就是因咽废食了。极端一点来说,难道因为女性生出来有可能会被强奸,所以女性就不应该被生出来么?

权利其实是有层级的,第一层级的权利是指那些与生俱来的权利,有时候是不言自明的。例如《独立宣言》里就认为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不言自明的。而稍后对生存权的解释自然而然包括繁衍生命延续生存的权利。

自然状态下,未经人工干预的生命延续,就得依靠男女结合产生受精卵,孕育新生命。从基因延续的角度来看,父母亲对孩子来说,虽然有不同的作用,但都是一样重要的。所以生物意义上并不存在生育只是女性的权利这种说法。

当然现代社会发展使得生育有了不同的模式,例如单亲妈妈,也许会使人认为只有女性有权生孩子。但新技术同样会颠覆这种说法,比如说一个男同性恋组成的家庭采用试管婴儿的方式获得下一代,就不必然确保女性的生育权了。

但是不管形态如何变迁,重点并不在于争论到底谁拥有生育权,而是确保“生育权”不被国家和政府所剥夺。在此之下,独立女性可以决定生育与否,生育多少;核式家庭、同性恋家庭等,都可以做出类似的决策。这是基于与生俱来的生育权的考虑。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就不争取女性反歧视的权益,相反主张放开生育自由与争取女性平权实在不应该是处在矛盾中的。不管层级的权利都一样要争取,所要反对的是为了争取某一个层级的权利而忘记了捍卫最基本的权利。

如果仅仅以放开二胎或者更甚放开全面生育后,部分女性在男权为主的家庭和工作场所里可能遭受更大的歧视,就反对放开生育这一基本权利,在我看来就是出于相当功利主义的鸡贼考虑,既缺乏对权利的基本理解,也对女性权利毫无尊重可言。

因为按照这种逻辑,生孩子(尤其是更多孩子)被当成了负担,而不是资产或者宝贝。以如此凉薄的心态对待孩子,难怪会生出奇怪的主张,要让国家继续计划生育限制人口了。因为本质上,持这种看法的人对权利的理解是有问题的。他们只计算利益,根本上不考虑权利。

这种鸡贼认识其实很普遍。只考虑有没有好处、绝不问是非,难道不是很常见么?这个社会当然做不到让所有人仰望心空,用道德律约束其自身行为。但也应该像美国1980年代的风气那样,至少有部分人是在苏联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好处的情况下,认为“苏共”本身就是错的。他们反共并不是因为苏联共产党没有带来经济好处,而是因为苏共本身就是错的。

在反对计划生育这件事情上,也不能只问好坏,不计是非。否则有些人就可以来捍卫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非意图的好处:例如由于生育孩子数量减少,普遍而言孩子的受教育水平提高了,尤其是女童的教育水平提高。

还例如独生子女尽管之前被认为缺乏独立,是所谓的“小皇帝”,但后续的研究表明独生子女成年后这种非独立性消失,而且相比于非独生子女,其独立性反而更强。莫纳什大学的Cameron等人几年前在《科学(Science)》杂志的文章《小皇帝:独生子女政策的行为影响Little Emperors: Behavioral Impacts of China's One-Child Policy》就用经济学实验,得出作为小皇帝的独生子女对他人信任度低,竞争性低,也不乐于助人。但同济大学的赵旭东等回信给《科学》指出,长大后独生子女的行为问题消失,且独立性明显更强。

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认为要固守计划生育一胎制,同样的,我们甚至也不能因为计划生育会对经济造成长期损害才去反对它。我还是那句话,从功利主义视角去论证计划生育政策要不要被废除,是不够有效的。有效的做法是应直击根本,那就是计划生育从基本权利的视角去看,是彻头彻尾错误的。我们反对它,因为它是错的,就是这么简单。

【生育过程中的利益权衡】

我基本上同意如下看法:中国女性尽管在改革开放后,地位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她们依旧不仅在家庭而且在工作中遭受各种各样的歧视。而且我也同意有一部分歧视是与女性生育孩子联系在一起的。

那么如何解决女性在生育决策上可能遭受的压力呢?压力既有可能来自家庭,也有可能来自工作。让我先从家庭部分说起。假定一个女性第一胎生育女性,而后随着放开二胎生育,以及放开全面生育,被夫家要求更多生育,直到男孩,这个时候女性应该怎么做呢?

目前的做法,如果男方家庭有不当行为,当然是求助社区街道委员会和妇联之类的组织。如果有暴力行为,那么就应该诉诸法律。但可惜的是,不管是社区、妇联还是法院在处理家庭问题上,都不是很给力。尽管如此,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主张离婚。顺便说一句,女性受教育水平提高和收入提高,是比较有效的解决歧视之道。离婚也是女性权利的一个有效主张。

但不太明智的做法是,由于男方家庭的压力,所以要求政府继续“只生一个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明智一来是因为第二层级的权利而放弃第一层级的权利。

二来是因为这也根本不会改善这部分女性在此类家庭中的处境。强迫妇女违反自身意愿进行生育的家庭,根本就不值得留恋。所以好的出路应该是离婚,而不是回头去要求继续固守计划生育。

三来是因为会继续让女孩消失,胎儿性别鉴定因为技术发展已经非常容易。而且现在为了防止基因上的遗传缺陷,孕妇会被要求做相关的检测,这个时候保守胎儿性别的秘密全靠对医生的约束。但这种约束严格来说并不是伦理性的考虑,而是为了配合计划生育一胎制的错误,防止流产女性所设。而且医生可以在不违反相关规定的情况下,提示胎儿性别,例如让家属可以准备蓝色衣服(意为男孩)或粉色衣服(意为女孩)等非直接的提醒,揭示胎儿性别,因而难以防止“女孩的消失”。如果有部分女性因此要求不放开生育,我想再多苦口婆心也无益。

同样的,对于工作中对孕期女性的歧视也广泛存在。但板子不能打在生育权身上。如果说法院在家庭歧视上作为不大,但在工作歧视问题上却可以大有作为。珠三角地区最近几年有不少案例,歧视孕期女性的企业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也就是说,工作中受歧视的女性(其实不管是不是孕期),都应该更积极主动地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也绝不是蜕化堕落到以自己的生育权去交换所谓工作中获得的利益。

当然,不管在家庭中还是在工作中,如果有女性用自己的基本权利去交换利益,我想这种情况或许也很难短时间内得到根本改变。从长期看,也许教育水平的全面提高能极大增进性别平等。这不仅仅是说女性的教育水平要上去,男性的教育水平同样要上。只不过,全面提高教育水平同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乐观预计废除计划生育、全面放开生育将会很快实现,我所担心的是在生育权问题上,会有深受计划生育政策所害的人转头去向政府要好处来生育。比如说要求政府补贴,等等,这样一来,害处是国家,好处还是国家,不能在生育决策中撇开国家。

实际上关键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将生育决策彻底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让国家之手伸进来。只是,夫妻在家看黄片也有人查的社会里,又谈何容易呢?而要彻底改变这个局面,又怎会仅仅是一个生育权问题呢?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12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