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淼,理论物理学家,专业研究领域包括超弦理论、宇宙学和粒子物理,发表英文专著《暗能量》,科普著作《超弦史话》、《越弱越暗越美丽》。有诗歌三百余首,最近开始写作科幻。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万一“东亚人最聪明”,我们该怎么办

李淼 5月31日 10:14

最近经常有人问起我关于跨界的事情,我的回答总是,我不是为跨界而跨界,是为了理解世界不得已而跨界。

此话怎讲?回溯两年多前,在香港的一次腾讯大家聚会上,我遇到了同为大家写文章的袁征老师,他郑重建议我:“李老师,你是理科背景写文章,最好为大家写一点认识论上的东西。”后来,我写过关于历史,写过“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写过自控力,写过高考,写过“宠物人”……这些话题无不与我们如何认识世界有关,并且,视角是“特别”的,也就是我这样的一位理科男的视角。

今天我想写的话题有争议,当然争议发生在西方,特别是在美国这样一个政治正确统治下的国家中。在中国,这个话题没准还大受欢迎,因为所谓“种族主义”在中国从来不是一个重要话题,至少从来没有引起过类似德国纳粹带来的灾难。

直入主题:人类不同种族之间到底是否存在智商上的差异?

根据美国自由主义观,当然不存在。根据近年的分子人类学,貌似也不该存在,毕竟现在在地球上行走的所有智人都来源于同一个非洲祖母,她大约生活在20万年前的非洲。如果是这样,虽然我们表面看上去很不同,但基因大同小异,因此智力不会相差太大。

可是,非洲黑人与欧洲白人看上去是如此不同,比如,黑人除了皮肤比白人暗很多以外,鼻子也没有白人那么高,眼珠的颜色也很不同,他们更善于长跑……你可以列出一百种不同的特征。然后你想,黑人与白人在智力上有差异不是很自然吗?

这种图样图森破的想法真的有可能是正确的,它至少得到了以约翰·拉什顿为首的部分心理学家和生物学家的支持。

约翰·菲利普·拉什顿出生于英国,童年时随父母移居南非,之后又移居到加拿大,然后又回到英国上学,是一个受过典型白人教育的典型白人。因此,当他的研究声称发现白人的平均智商高于黑人时,在西方当然被看成是一位种族主义者。

我不是心理学专家,对心理学的业余了解也不足以帮助我判断拉什顿的研究成果。在本文中我只打算稍事介绍他的结论,然后提出一个问题:假定他的结论是正确的,我们能做些什么推论?

拉什顿的理论得到了因发现DNA结构而获得诺贝尔奖的詹姆斯·沃森的支持。2007年,沃森在英国演讲时说,黑人没有白人聪明,西方对非洲的政策错误地建立在这样一种假设的基础上,即认为黑人与白人同样聪明,但实验证明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可以猜到结果,沃森因为政治不正确受到主流知识分子攻击,被迫辞去他的冷泉港实验室主任的职务,为了生活不得不拍卖诺贝尔奖章(拍得奖章的俄罗斯富豪后来将奖章还给了他)。

拉什顿在一篇文章中说,种族如果不存在,人类就不会发明这个概念。他认为,种族可以在群体的水平帮助我们预测人类的行为模式。

他说,总体说来,东亚人,即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比较类似,却不同于美国白人和欧洲白人,而美国白人、德国人和俄罗斯人比较类似,这个群体又不同于美国黑人以及非洲黑人。

他用他的所谓r/K选择理论来支持他的结论。这些结论主要是:

如果将人类分成三类人:东亚人,白人(欧洲人),黑人(非洲人),那么,这三类人的差别体现在脑体积,智力,性格,性行为,繁殖,成长率,生命周期,犯罪以及家庭稳定上面。

在脑体积上,东亚人最大(1364ml),白人次之(1347ml),黑人最小(1267ml)。

在皮层神经元数量上,东亚人平均有137.67亿个,白人平均有136.65亿个,黑人平均有131.85亿个。

智商:东亚人平均106,白人平均100,美国黑人平均85(有些非洲黑人更低)。

繁殖,每一千个婴儿中的双胞胎数目:东亚人4,白人8,黑人16。

荷尔蒙:东亚人低,白人中等,黑人高。

性器官:东亚人小,白人中等,黑人大。

性格,侵略性:东亚人低,白人中等,黑人高。

谨慎度:东亚人高,白人中等,黑人低。

冲动性:东亚人低,白人中等,黑人高。

自我概念:东亚人低,白人中等,黑人高。

交际度:东亚人低,白人中等,黑人高。

头颅发育:东亚较晚,白人中,黑人早。

运动发育:东亚人较晚,白人中,黑人早。

牙齿发育:东亚人较晚,白人,黑人早。

婚姻稳定性:东亚人高,白人中等,黑人低。

守法性:东亚人高,白人中等,黑人低。

心智健康:东亚人高,白人中等,黑人低。

这个表一路看下来,我们不免产生面对种族主义的感觉,哦,原来黑人天生爱交际,爱好性,多生孩子。稍微爱思考的人也会问,难道很多差别不是文化造成的吗?比如说,在过去中国,农村人生孩子多,城里人生孩子少。而且,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也许会问,中国人天生遵纪守法,难道不是相反?

无论如何,拉什顿认为这些差别普遍存在,并且不是文化或者社会原因导致的,他认为,这些差别是基因导致的,这是他和他的反对者的区别。当然,他同时强调,个人会有差异,例如赖斯和鲍威尔就比绝大多数东亚人和白人聪明。

政治正确者一定认为,只要我们消灭不平等的起源,如家庭经济差别,教育不平等,那么地球上的人类都一样。

拉什顿说,被领养的东亚儿童,即使在最初有营养不良现象,在白人中产阶级的家庭中生活,最后都显示出了高于白人平均值的IQ。然而同样情况下的黑人儿童却仍然在IQ 平均值上低于白人的平均水平。具体数据如下(被白人中产阶级领养的儿童的IQ平均值):非洲裔(93);黑白混血(104);白人(109);东亚 (112)。

我现在可以看到读者的表情,你们应该带着欣赏的态度看这个结果,原来,还是我们东亚人智商高啊。

毫无疑问,拉什顿的种族差异说在西方太过赤裸裸了,西方主流社会一定会在他的脑门上贴上种族主义者标签,并且,他带着这个标签在2012年去世了。他将他的研究结果和观点总结在一本书中,这本书暂时还没有中译本(《种族,演化,行为:生活史的视角》)。

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个非常困难的主题,万一拉什顿对了,我们将面临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就个体来说,毫无疑问,东亚人占上风,毕竟平均智商高。当然,东亚人也有弱点,比如在美国,东亚人不善于社交,这个缺点常常带来困扰,在一个强调社交的社会,这样个缺点不仅让你失去结交良友的机会,更使得你失去很多机遇。

作为群体呢?我们是否会认为,智商上的优势,加上集体性高,会让东亚国家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最终占据上风?另外,正因为我们在智力上的优势,作为整体的我们是否最终会实践一个人类在现阶段最好的社会结构和体制?

就像我在开头强调的那样,对待很多此类问题,我一向持理科男的立场,即使政治不正确,我也会将理性推导进行到底。我仍然在推导过程中,当然,这个推导不仅要假设拉什顿是对的,还要考虑到其他种种因素,因此,结果很难得到。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责编:刘元)

阅读(0) 评论 62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