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闪,独立作家,书评人。著有随笔集《思想光谱》。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 评《合作的复杂性》

西闪 2014年6月15日 11:02

恪守承诺的君子、牺牲生命的殉道者、无偿献血的青年人,强互惠理论解释了人类行为中最闪亮的部分。然而必须坦承,多数情形下我们皆是七情六欲的凡人,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并不遵循一定之规。如同圣菲研究所在计算机模型中“演化”出来的群体,强互惠者只占37.2%,自私者与合作者共占62.8%。这说明,多数人更像机会主义者,因应情境的变化,游走于合作与背叛之间。

换句话说,背叛与合作都在“进步”。这种动态的平衡使得今天的人类社会带有很强烈的妥协色彩。它总是矛盾的,变动的,甚至是将就的或悬而未决的。因此,当人类合作出现在通常认为最不可能的地方,我们才会理解,不考虑动机、机会、环境和行为框架等复杂因素的行为理论难免显得单薄。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与比利时交界处500英里战线上的血腥战斗,作家雷马克(Erich M.Remarque)在小说《西线无战事》里曾经用冷酷的文字描述过。在西线战场上,仅索姆河一役,交战双方就阵亡30万人。可是一个巡视前方堑壕的英军参谋却发现,战斗间隙中的敌对士兵经常表现出极大的克制。他这样写道:“我惊奇地发现对方德军士兵在来福枪射程以内走动着,我们的人却不予理睬。我暗下决心,当我们接管这里时一定要杜绝这类事情。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这些人明显不懂这是战争,双方显然相信‘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策略。”(《合作的进化》)

他的发现并非战争中的孤例。譬如另一个英国军官回忆道:“我正在和伙伴喝茶,听到连续的惊叫,就跑出去看。我发现我们的人和德国人站在各自的防御工事后。突然一枚炮弹袭来,但并没有造成破坏。很自然地双方马上卧倒,我们的人就开始咒骂德国人。这时候一个勇敢的德国人跑出他的工事对我们叫道:‘我们对此非常抱歉;我们希望没有人受伤。这不是我们的错,都是该死的普鲁士炮兵不好。’”(《合作的复杂性》)

政治学家阿克塞尔罗德(Robert Axelrod)认为,在激烈对抗的战争中双方仍能保持克制,无疑证实情感基础(例如友爱、同情)缺乏的前提下,合作依然是有可能的。只要条件允许,敌对者之间也能产生合作。而他认为,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双方的互动应该是持续的。用博弈论(game theory)的术语讲就是说,这个游戏必须是可重复的——学者们把它称作“重复囚徒困境”(iterated prisoner’s dilemma)。

所谓博弈论,又被称为“策略论”“赛局理论”“冲突分析”,或者“相互影响的决策理论”等等。它是应用数学的一个分支,可以用公式化的方法来预测和理解处在竞争与合作中的人类行为。

为了找到“重复囚徒困境”中的最佳行为模式,阿克塞尔罗德曾经向心理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和数学领域的博弈论专家发出邀请。请他们各自提交计算机程序,来参与模拟人类竞争的比赛。结果在这场循环赛中,获胜者竟然是所有参与比赛的程序中最简单的那个——“一报还一报”(TIT FOR TAT,也叫“以牙还牙”)程序。

之后,阿克塞尔罗德又发起了第二轮竞赛。这一次除了上述5个学科,他还邀请了进化生物学、物理学和计算机科学领域的专家一起参与,结果“一报还一报”程序再度胜出。据此阿克塞尔罗德认为,人类合作得以成立,首先要符合以下四项基本原则:

1.不要嫉妒;

2.不要首先背叛;

3.对合作与背叛都要予以回报;对方合作,自己则合作。对方背叛,自己也选择背叛;

4.不要耍小聪明;不多疑,不盲信,并且尽量使自己的策略简单清楚,让对方不要因为你行事的杂乱无章而无以适从。

社会学家阿什沃思(Tony Ashworth)搜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大量有关堑壕战的日记、信件和回忆录。他发现,西线战场上的真实情形就是一个“重复囚徒困境”。最初,敌对双方的冲突是频仍而残酷的。情况往往是德军炸死了英军堑壕里的5个士兵,而英军反击的炮火也会炸死5个德国兵。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敌我双方互不进攻的情况越来越多。最开始是两边同时进餐,然后是因为特定的天气缘故互不射击,再后来相互喊话约定休战期限,到最后大家彼此克制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部队换防为止。可见,一旦“囚徒困境”多次重复,所谓困境就会缓解,甚至解决。如此,合作的几率就大于背叛了。

然而,符合“一报还一报”的四项基本原则,仅仅意味着合作的更多可能。因为人类互动关系的重要意义不在于萌芽,而在于持续。假如甲乙双方都是“一报还一报”的行为者,而甲偏偏出于无心,在首次互动中就背叛了乙,那么按照基本原则,合作就永远没有可能。这样的悲剧常在历史上发生。

譬如1983年9月1日,一架韩国客机偏离航线250英里,误入苏联领空,结果被苏联军方错当作间谍飞机,击毁于萨哈林岛上空,机上269人罹难。这一事件导致美苏双方的冷战关系骤然紧张,相互做出种种愤怒的反应。很明显,这一悲剧只是两国互动中的一个“噪音”,可惜当时双方均做出了有敌意的错误判断。可见,在任何社会互动中,除非行为者能够判断无心之失并做出宽容行为,或者懂得调整策略,以表示出行为上的悔悟,否则以牙还牙就会堕落为冤冤相报的无尽纠缠。

当然,比宽容与悔悟更重要的是,互动要形成共同遵从的机制,以利于合作行为趋向可预期的稳定。道德、制度、文化等,它们都是这样的机制。在人类必然是有限理性者的前提下,这一点特别关键。减少冒失行为,对自我进行更精细的控制,奖励强互惠行为,发展出有利于合作的规则,以及更强烈的社会认同和身份认同等等,都对社会走向合作有积极的作用。

————————————————

附,书籍相关信息

书名:合作的复杂性

作者:(美)阿克塞尔罗德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副标题:基于参与者竞争与合作的模型

译者:梁捷

出版年:2008年4月

ISBN:9787208075702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余江波)

阅读(0) 评论 3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