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飞,学者、专栏作家,著有《门槛上的香港》、《我要的香港》等。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左脑情色 右脑保守

—— 情色香港,保守香港人?

严飞 2013年10月28日 12:05

(80年代初到90年中叶,由导演王晶带领,叶玉卿、叶子楣“双叶”领军对决,再加之接踵而来的香港小姐翁虹、玉女红星李丽珍、影视新人舒淇,一下子制造出一个情色救市的黄金年代。图片源自网络)

就城市而言,香港并不是很能发生情色的地方。虽然香港耳濡目染西方价值观念一百多年,可是骨子里的保守却更有甚于任何一个华人世界。

自从2006年香港在中环举办了首届性文化节,到今年已经是第六届(10月27日开幕)。从第一届的羞羞答答、观者寥寥到几年后的今天,香港人已经可以大度地接受在闹市区公开谈性,在布满安全套、情趣用品的会场里看一场商家组织的表演秀。不过大度归大度,心态的稍许接受却并不代表香港在性上就是一个开放的城市,或者说已经变成为了一座开放的城市。今年8月底这里就刚刚举办过为期三天的Sexpo“性博览会”,是香港历史上开天辟地的第一次,不过规模和上海的相比就相差甚远,因为这是一次不能对外公开的展览,只准行内业者参观。而杜蕾斯在一项全球人士性爱趋向的调查中也发现,香港人的每周性行为次数全世界排名倒数第五,远远落后于内地和台湾。

然而讽刺的是,在所有外人眼里,香港留给人的印象,却是一个“黄”雾弥漫的情色之邦。且不说港产的现代古装三级影片、扑满报纸的情色专版、坊间的“龙虎豹”“藏春阁”、独有的“青楼红粉”一楼一凤,单是那些封面激情裸露,充斥大小便利店的八卦杂志,其理直气壮的程度便足以令人瞠目结舌,产生此乃“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的错觉。

这种错觉的产生,离不开80年代初到90年中叶香港三级片的贡献。虽然说亚洲情色电影一直以来都是唯日本独尊,但是在这段时期内,真正引领一时之风骚、大众之潮流的,却是港产三级片。由导演王晶带领,叶玉卿、叶子楣“双叶”领军对决,再加之接踵而来的香港小姐翁虹、玉女红星李丽珍、影视新人舒淇,一下子制造出一个情色救市的黄金年代。

其实早在70年代,带有情色成分的香港电影就已经登上大雅之堂。那个时候还没有“三级”的说法,所有艳情电影都被包装上“风月片”的美名。一直到1988年香港颁布《电影检查条例》,三级片才正式走入人们的视野。该条例为了保证成年观众在能够观赏更多影片的同时,又能保护18岁以下人士,遂依据观众年龄限制将电影划分为Ⅰ、Ⅱ、Ⅲ三级。那些充满血腥暴力镜头、露骨床戏描写的影片一般会被评定为第三等级,禁止未成年人入场。由于香港采取分级制度后,只有过去被禁制的色情电影送检,久而久之,三级片便在人们心目中成为色情片的代名词。

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正处于灰姑娘舞会时期。经济发达,市场活跃,楼市畅旺,整个香港充斥着一种纸醉金迷的大气候。这个时期的香港人,对于情色的追求较之于现在,无疑要来得更加表面化。而同一时期江湖黑帮片和赌片的式微,又间接助长了“养眼”色情片的繁荣。因此,每当有具号召力的女星上演三级片时,港人都会毫不吝惜地掏腰包捧场观看。

然而时过境迁。在“入肺入肉”的日本AV电影于90年代后期入侵之下,内容单调乏味、暴露比上不足的香港三级片只能接受“沦陷”的事实。最近几年,本地影业虽又重新开始投入到三级片的制作,并投入了很大的制作成本,在广告宣传和抢占内地市场上下足了功夫,甚至玩起了3D科技的新卖点。从《金瓶梅》(2008)、《金瓶梅II》(2009),到《3D肉蒲团》(2011)、《蜜桃成熟时33D》(2011),每一部作品都在一定时期内带动起了大众的谈资,还引发起一股内地观众组团到香港观影“看波”的浪潮。不过从效果来看,这些电影都仅仅只是促动起了人们对现代科技之下到电影院里看大屏幕、高清度、3D渲染效果的情色镜头的好奇(当然还有早川濑里奈、吉泽明步等人的票房号召魅力),并没有真正挽救传统意义上的香港三级片的境况。倒反而是那些更加强调本土戏谑色彩,带有些痞气和咸湿气的港味对话风格的电影,比如彭浩翔的《低俗喜剧》,在票房和口碑上获得了双重的成功,并在一定程度上重新扛起了本土电影的大旗。

这背后的原因,自然在一定程度上脱不开香港人保守的本性:乐见他人“三点毕现”,却难容自己“敞开心扉”。左脑情色、右脑保守,是“香港制造”中有趣味的精华所在。不过如若再深度剖析一下这一份保守的本性,又脱离不开香港独特的城市建筑逻辑。

香港留给人的最大印象,莫过于那一排排高高耸立密密重叠在一起的建筑群,无论是50、60年代的工业大厦,70、80年代的商住两用大厦,还是90年代的现代高楼,都逼仄而又混杂地拥挤在一起,让人沉重地喘不过气来。陈冠中在《我这一代香港人》里就说过,香港人一生都在处理拥挤。他就曾跟父母和姊妹一家四口住在堂楼的中房,房东一家住向街较大的房间,另有租客在最小尾房。“香港中产阶级再富裕,那住房仍是寸土必计算,惘惘然有挥之不去的拥挤意识。”

在地少人多、寸土寸金的香港,高昂的地价烘托出的是一幅幅扭曲而异化的香港建筑空间图景。以大地产商为本,以经济利益为本,成为这份文化的核心代表名词。其结果,别说适宜的生活,就连拥有一份个人私密的空间都是一份奢侈。所以也难怪,今年香港性文化节的主题就是“性与城市空间”,有好几位本土的艺术家在现场展出自己的艺术装置,譬如艺术家廖家宜的作品“香港连自慰的空间也没有”,以控诉香港的地产霸权令年轻人未能买楼,私人性爱空间受限。

所以也别说香港人保守,资本垄断、地产霸权的影响无处不在,连普通香港人的私密生活都难逃其网,更别说都市生活中那些和文化、思想有关系的人性追求了。

(责任编辑:代金凤)

阅读(0) 评论 90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