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时事评论家,网络作家与学者,《世界华人周刊》总编辑。著有致命系列三部曲,包括《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关心社会,经常写短文揭批时弊,其文章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大家》官方微信

《大家》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你的问题我的回答

—— 我的总编辑手记

杨恒均 2013年4月14日 10:20

一位读者以质疑的口吻问道:你们这些定居在海外的人,没事就回到中国写博客、发议论、指手画脚、飞来飞去……我立即打断他,请他把“你们”改成“你” ,除非他能再找出一位像我这样既不做生意也不做学问,不出差却一半时间在中国、一半时间在外国的博客写作者,几乎没有第二个。我当初回国的最大的原因就是父母年纪大了,尤其是六年前母亲突然得了白血病,我辞掉工作回到大陆。但住在澳洲的儿子还小,也需要照顾,于是我就成了空中飞人。但今年一月父亲去世后,若不是我在香港工作,我也许就没有多少时间回大陆了。

当然这些年在大陆陪伴父母,也让我有了第二次认识中国的机会。从高中到大学,又到体制内工作,工作又是涉及外交与国家安全的,老实说,自1997年离开香港到美国时,我对中国社会的了解还真的是非常有限的。反而是到了美国学会上网(1997年),才开始了解以前我待在学校与体制内所无法看清的中国。到了2006年左右开始回到中国,我已经可以转换体制内外、海内海外等各种不同的角色来观察中国。我自己觉得,这种认识虽说不一定就如何深入或者准确,但肯定是比较奇特的。2007年左右我开始写时评与政论文章,大多是从自己的本专业入手,从政治制度的角度来做中外对比分析。

本次参加腾讯微博的“客座总编辑”在微博“值班”一个星期,在线回答网友的提问,一开始我就不想就自己所学的那些政治与政治学与网友们互动,一方面那些问题不容易说清楚,更不是140个字的微博能够说清楚的,另一方面涉及到政治制度与体制,尤其是中国特色与普世价值,这些年我一口气写了几百万字,都是在国内的博客、杂志发表,还出版了书,没有必要在微博上再炒一遍。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微博备受各方面关注,一些网友比较感情用事,提个问题都能弄得“全身上下都敏感”,于是,从一开始,我就希望与微博友们能够就学习、工作、生活与感情向我提问。

一开始网友们还有些不习惯:哇噻!你一个谈政治的学者,来回答工作学习生活还有感情问题?有没有搞错?其实,完全没有搞错,你要问的问题,那些专门回答这些问题的“专家”们也许都做过深入的研究,但我却是活生生地生活过。我当年高考时,就算在全国范围内排名,也是最高分数之一,我在体制内工作十几年,几乎都是优秀工作者,出国工作与生活,对海外留学、移民与生活也恐怕比大陆任何一位专家都更直观,哦哦,只有感情,也许没有丰富到什么成功与挫折都经历过。

不过,当上千个问题一拥而上后,我还是有些措手不及。大多数问题当然驾轻就熟,但也有问题我无法回答,还有一小部分问题则促使我思考。可能是我预先的声明起了作用,这次的提问还真是以工作学习生活与感情为主。也让我第一次想到,我写了几百万字的博文,恰恰没有在大家都关心的日常生活上多做一些思考与描写。

例如,有许多受到我博文影响的母亲提问:她是应该用“普世价值”教育孩子呢?还是让孩子继续接受学校灌输的价值观?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如果用“普世价值”教育孩子,他政治考试怎么办?还有一个母亲更进一步,她说,看到单位的尔虞我诈,看到社会上不溜须拍马、不开后门拉关系甚至不撒谎就无法成功,就赚不到钱,我该怎么教育孩子?我教育他永远不要撒谎,要讲真话,讲心里话?

我写过一篇文章,谈到温总理有一次说到自己的母亲时深情地回忆:母亲当初告诉他要诚实、不要说谎,要说真话,说心里话,温总说他谨记一生。我说,母亲告诉我们的“讲真话,说心里话”的道理,我们三岁时就明白了。可问题是,拿到当今中国社会现实中,能够做到吗?媒体能讲真话?那些贪官污吏和不愿意公开财产的官员能不撒谎?刚好我在国内国外生活,我知道,在澳洲,这样教育孩子没有问题,因为孩子长大后到了社会,当了公务员,也不会出现真和自己受到的教育相冲突的事情。然而,如果我的孩子生活在中国呢?你没有忘记我当过十几年的公务员吧?有些该说的真话是不能说的,久而久之,撒谎就成了必备的。

网友的一些小问题,激起了我的多方面对比。一位叫“老李”的网友问: 请问杨老师,我有一个小孩20岁,又生了一个小女孩,今年7岁,在浙江宁波北仑就无法读书。说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就不能读书,这样合理吗?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突然让我想到一件几乎就要忘记的事, 那是1997年,我带5岁的儿子到华盛顿,忙了几个月才有时间把孩子带到附近小学办理入学,我有些惶恐,因为不知道需要什么手续,我掏出访美邀请、证件和能够证明自己身份地位的一大堆文件,可那位接待我们的校方领导竟然都推开了,说只需要我们提供地址证明,驾驶证啊,电费或者媒体费账单啊,只要住在这个学校范围内的“居民”,孩子都可以入学。而且,她竟然批评我,为什么晚了几个月才送孩子来?(五岁可以上小学的幼儿班)我说,美国和中国学校开学时间不一样,我过来工作很忙,就让他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她说,如果不是在家里自己开设教育课程,你必须送孩子来上学。儿子就这样进入了美国的小学。

可我一直很纳闷,这个公立学校是给孩子提供免费教育的,学校竟然什么都不问,就让我儿子来读书了?如果我不是这边政府请来的,如果我是偷渡过来的呢?后来我才知道,她之所以不看我的其它材料,正是担心我是“偷渡客”或没有合法身份的,这几乎成了学校的规定,只要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孩子,不管父母身份地位,合法还是非法,一律享受美国法律保护,必须接受免费义务教育(除非你自己在家里教育他们)。学校担心一些家长觉得自己身份不合法而不敢送孩子到学校(如果需要提供合法证件,那不是“自投罗网”?),所以干脆就不检查任何证件。

当时,我也没有太介意听到的这个解释,也没有深入思考其中的法律意义。直到今天,这位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父亲的提问,我才突然想起来,其实,我“走遍中国”过程中遇到不少农村超生的孩子因为交不起罚款而无法上户口,也无法读书,有些甚至就这样“黑下来”,成为新的文盲。可是,我们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不是都明确规定了孩子读书的权利?一些地方政府用不许孩子入学的办法惩罚违规的家长,难道本身不是严重地违反了宪法?

在一个星期的网友提问中,我发现中国在很多法律知识与公民常识上,与外部世界还有太大的差距。有些东西只要稍微做一下对比,就知道出路与解决办法了。但生活在大陆之外的海外华人华侨据说有八千万之多,真有时间与精力写这些小东西的还真不多。有些东西,如果把握不好尺度,写出来又没有媒体发表,只能贴在博客上,金钱与时间也是一大浪费。而且写在博客上也还有风险,轻一点的会被一些网友骂成汉奸,严重时就会有好心的亲戚朋友打来电话:你还想不想回大陆?

大陆是一定要回的,你看,每天穿梭中国与外国的华人华侨少说也有十几万,大家回去做生意、探亲访友、旅游访问,熙熙攘攘不亦乐乎,没什么特别的癖好,有必要冒险写博客、微博?过去30年中国社会所有的变化都是跟随着世界上一两百个国家走过的路,顺应世界潮流,而我们目前在网络上吵得热火朝天的那些议题与问题,今后也将一一从地球各个角落寻回答案。答案已经在那里了,我们还能假装看不到问题?

阅读(0) 评论 80

精华评论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