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余少镭

余少镭,广州媒体人,专栏作家。著有《现代聊斋Ⅰ-Ⅳ》、《造文字的反:一个草民的造字运动》及长篇小说《破月》等。

西游解毒

致妖猴:我凭什么要帮你

导读

观音需要他,他也斗不过观音,耍什么刁都是在耍猴。不如双方都和颜悦色,把这戏演好,票房分了,皆大欢喜。

孙悟空最让猴粉失望之处,就是他在打怪时,不断地向天庭或西方势力求助。

现在都流行大数据,我们就用数据来说话:西游里面所谓九九八十一难,其实有很大的水分,因为不少“难”是重复计数的,比如:“五庄观中十八难,难活人参十九难”;还有“路逢大水三十六难,身落天河三十七难,鱼篮现身三十八难”,注水的比例直逼天朝啊!所以,将水分拧干,取经路上,满打满算,也就三十五次遇怪而已。

三十五次遇怪,孙猴子参与的,有三十三次,在这三十三次中,他向天庭或西方势力求助的次数,竟高达二十五次,简直就是求助成瘾了。求助过程中,猴子的态度是怎么样的?被求者的反应又是怎么样的?

因为他求观音姐姐次数最多,我们就以观音姐姐为例,来说道说道。

你取经你牛逼啊

第一次请观音姐姐帮忙,发生在“陡涧换马第九难”(第十五回)。当时猴子刚加入取经团队,战绩只是打死了一只虎、杀了六个强盗,走到鹰愁涧,便遇到那饿瘪了的小白龙,一下子便把唐僧的白马“连鞍辔一口吞下肚去”。猴子找它要马,小白龙敌不过,深潜涧底,做个缩头白龙。猴子向唐僧回报,备受唐僧怀疑:“你前日打虎时,曾说有降龙伏虎的手段,今日如何便不能降他?”猴子急了,再去约战,小白龙又打不过,“将身一幌,变作一条水蛇儿,钻入草科中去了”。猴子苦无寻龙诀,鹰愁涧变成了猴愁涧,在土地山神点拨下,准备去找观音帮手,但空中值日的金头揭谛主动说由他去请。

观音姐姐来到,正一筹莫展的猴子,一开口竟然直斥观音姐姐:“你这个七佛之师,慈悲的教主!你怎么生方法儿害我!”姐姐也怒了,完全不顾那该有的庄严宝相,开口就骂:“我把你这个大胆的马流,村愚的赤尻!我倒再三尽意,度得个取经人来,叮咛他救你性命,你怎么不来谢我活命之恩,反来与我嚷闹?”猴子继续嘴欠,指责观音害他,以及“纵放歹人为恶”,“太不善也”!

面对如此不识好歹,且“采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去强制别人帮他的“恶心”妖猴,观音姐姐完全可以扬长而去,再写篇《致妖猴:我凭什么要帮你?!》,涨多几十万信徒——但没有,对猴子,骂完之后,还是很耐心地跟他解释了小白龙的由来,以及它在取经游戏中担任的角色,并帮收了小白龙当唐僧的坐骑。最后,甚至还加送了三条毛给猴子。

现在问题来了:观音姐姐为什么对猴子这么好?就因为她是一个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菩萨?如果是,她就不会对被他的宠物金鱼吃了十八个童男童女的陈家庄百姓长达九年的呼天抢地充耳不闻了。

别急,再看后面几次求助。

你弱你有理啊

猴子第二次请观音帮忙,发生在第十七回,观音院,袈裟被熊熊乘火劫走后,猴子跟熊熊打了一整天,“只战个平手”,想来想去,“这桩事都是观音菩萨没理,他有这个禅院在此,受了这里人家香火,又容那妖精邻住。我去南海寻他,与他讲一讲,教他亲来问妖精讨袈裟还我”。

盗袈裟的黑熊精盗袈裟的黑熊精

带着这样的情绪,猴子到了南海见到观音姐姐时,开口又是兴师问罪的语气:“我师父路遇你的禅院,你受了人间香火,容一下黑熊精在那里邻住,着他偷了我师父袈裟,屡次取讨不与,今特来问你要的。

观音姐姐一听又怒了:你弱你还有理了?“这猴子说话,这等无状!既是熊精偷了你的袈裟,你怎来问我取讨?都是你这个孽猴大胆,将宝贝卖弄,拿与小人看见,你却又行凶,唤风发火,烧了我的留云下院,反来我处放刁!

此话一出,猴子明白了,“知他晓得过去未来之事”,赶紧服软:“菩萨,乞恕弟子之罪,果是这般这等。但恨那怪物不肯与我袈裟,师父又要念那话儿咒语,老孙忍不得头疼,故此来拜烦菩萨。望菩萨慈悲之心,助我去拿那妖精,取衣西进也。

猴子毕竟还是很精明的,明着是害怕师父那话儿,其实谁都明白,师父那话儿也就是观音姐姐那话儿,这次,猴子刁不成,扮可怜,观音姐姐又帮他收妖了。

毛都不愿意付出

到了第三次,流沙河遇沙僧,沙僧跟小白龙一样,打不过就躲河里,猴子这次彻底整明白了:“这取经的勾当,原是观音菩萨;及脱解我等,也是观音菩萨。今日路阻流沙河,不能前进,不得他,怎生处治?等我去请他,还强如和这妖精相斗。”反正都是观音姐姐研发的游戏,还打个屁呀,直接找她最省事了。

再见到观音姐姐,猴子也学乖了,说完流沙河遇阻,用极其谦卑的语气说:“因此特告菩萨,望垂怜悯,济渡他一济渡。”自然,观音这次又帮他了:派木叉出马,收了沙僧。

这三次之后,猴子彻底抛弃了求人还嘴硬的刁样,再求观音,就一直扮可怜了,用的词还特文绉绉的:“弟子因此志心朝礼,特拜告菩萨,伏望慈悯,俯赐一方,以救唐僧早早西去。”(第四次,第二十六回,“五庄观中十八难,难活人参十九难”)

就在第五次求帮时,猴子还被观音姐姐逗了一下。当时猴子求观音姐姐灭火,姐姐将净瓶装满了一海水,对猴子说这净瓶是宝物,借你去可以,你得留个什么东西作当;猴子说身上衣服都是姐姐你送的,那根如意棒呢,“早晚却要护身”,要不头上这金箍你松下来拿去作当吧。观音姐姐说:“你好自在啊!我也不要你的衣服、铁棒、金箍,只将你那脑后的毫毛拔一根与我作当罢。”猴子说不行啊,我这毛也是你的毛,拔下一根就拆破群了,又不能救我性命。观音姐姐笑骂道:“你这猴子!你便一毛也不拔,教我这善财也难舍。”猴子这才知道姐姐逗他玩儿呢,于是笑道:“菩萨,你却也多疑。正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千万救我师父一难罢!”(第五次,第四十二回,号山逢怪二十八难)

第六次求观音姐姐,情节更加奇葩。当时姐姐刚起床,正在竹林里编竹篮,穿着比较清凉,猴子闯入,说了通天河遇阻之事,观音把他赶出去,过了一会,编好竹篮出来,第一句就说:“悟空,我与你救唐僧去来。”猴子见姐姐穿得那么少,明明心里很急(一到南海就跟诸天说“迟了,恐伤吾师之命”),还是说姐姐你别酱,穿上衣服再去吧。没想到姐姐大方得不得了:“不消着衣,就此去也。”(第四十九回)就这样,姐姐将完成任务的宠物金鱼收了回来。这时猴子还不忘拍马屁:“菩萨,既然如此,且待片时,我等叫陈家庄众信人等,看看菩萨的金面:一则留恩,二来说此收怪之事,好教凡人信心供养。

最后一次求观音姐姐,是真假美猴王一节(第五十八回,难辨猕猴四十六难),猴子跟六耳猕猴打得难分难解,打到南海请观音姐姐辨个真假,不料,本来自信满满地说过“是真难灭,是假易除”的姐姐试念了一遍紧箍咒,发现两个都疼得抱头打滚之后,就将皮球踢回天庭了。最后还是如来亲自出马,才搞掂了六耳猕猴。

我们来谈利益

开始的刁,到后来的怂,猴子作为一个求帮者,为什么会有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

让我们回到他第一次求观音姐姐帮忙的现场——姐姐帮收了白龙马之后,准备回南海,猴子像个小弟弟一样扯住她不放:“我不去了!我不去了!西方路这等崎岖,保这个凡僧,几时得到?似这等多磨多折,老孙的性命也难全,如何成得甚么功果!我不去了!我不去了!

之前本专栏分析过,取经是一盘很大的棋,如来是总设计师,观音是具体执棋人,猴子是很重要的一颗棋子,他不玩了,游戏就很难进行下去。所以,不去取经,就是猴子的筹码,也是他敢于在观音姐姐面前很刁的底气。

猴子有筹码,观音姐姐手里也有,那就是将猴子再次压到五行山下。这对猴子来说,是生不如死的体验。所以,猴子和观音之间就是一种博弈:观音怕他不去取经,他也不想再被压到五行山下。博弈的结果,双方都妥协:猴子套上那紧箍保唐僧取经,而观音则对他有求必应,还送他三条毛。

经过这一次两次的博弈,猴子彻底想明白了:观音需要他,他也斗不过观音,耍什么刁都是在耍猴。不如双方都和颜悦色,把这戏演好,票房分了,皆大欢喜。

如果我们没有感情,那好,我们来谈利益。”这是咪蒙红文《致贱人》最后的话。说到底,神与神之间也好,人与人之间也好,求跟帮并不是绝对对立的关系,这里面的弱与强,也不是那么的泾渭分明,基本都有利益博弈的成分。有人求助,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来者谦卑,或相帮或婉拒;来者太刁,或不理或拉黑,没人会觉得不妥。观音姐姐也骂猴子,但那是半嗔半怪的骂,骂完该帮的还帮,她绝不对对猴子说:“我不想帮你,我拒绝你,都是你的错。滚你妈的。”更不会说:“这时候千言万语都比不上一句X你妈。”如此恶言相向,就算不是泼妇,真涨了多少万粉,也是跌了自己的份儿,何苦来哉?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