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青娥

江西鄱阳人,2010年毕业于海南大学,文员。

打不死的留守少年

导读

舅妈说,晚上总算能安心睡个觉了,知道人被关在里面,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被别人砍死了。

(一)

2000年出生的表弟,再过几个月就成年了。

我一直以为,他左臂上纹的是一条龙。舅妈告诉我,是一条凤。我有点不信,找表弟确认。

表弟说:是一条凤。

问他为什么,他说:别人都是纹龙,我得纹点不一样的。

我问他,凤为什么不一样。

表弟定了一会儿才回我:凤表示浴火重生,打不死的。

舅妈说:如果不是送到那个学校,你表弟就真的走上那条路了。说到走上时,她停顿了一会儿,“黑社会”三个字还是说不出口。

表弟有三个姐姐,舅舅舅妈终于等来了男孩,宝贝得很。姐姐们小时候都是留给老家的外婆,而表弟从三四岁起一直被进城打工的舅舅舅妈带在身边,他在城里读的小学,最终因为没办法参加中考,才转回老家的县城读初中。所以,他不算留守儿童,应该是留守少年。

镇上的孩子们镇上的孩子们

开始的一年只是送他回去,舅舅舅妈留在福州继续打工。老家完全陌生,有点不适应,他觉得自己的数学成绩不好,主动要求留级一年。第二年升初一,表弟跟一群爱打架的朋友们玩上了,可能感觉一个人会被欺负,在一群人里,才有安全感。

老师打电话找家长,舅妈决定回去陪读。开始,舅舅有点不同意,担心舅妈辞了灯泡厂的工,再找工作难,而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可舅妈说,什么都比不上表弟的将来重要。

舅妈在县城里租房陪读。一次,她在路上撞上逃学的表弟正和一个男孩子在大马路上跑,男孩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舅妈被吓得不轻,想着不能再任由表弟在外面瞎混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给表弟转学,表弟也明说了,转学也没用,就那么大的县城,转了学照样和他们玩在一起。

学没转成,慢慢地,表弟开始夜不归宿。舅妈实在管不住表弟,气得回了福州。

同在县城读书的弟弟说,当时表弟牛得很,有新超市开张,提前几天就要招呼表弟那一帮人去当保镖,防止有人闹事。

舅妈气得断了表弟的生活费,因为没钱,他经常吃不饱饭,白天跟朋友们睡一整天,谁有钱了,就跟出去吃碗面。他也去理发店当过学徒,勉强够吃饭。

表弟和朋友们在一起表弟和朋友们在一起

过年回家看到他,才刚上初一的孩子,个子长得快,已经打扮得像个小伙子。

后来,我问表弟:跟那些朋友在一起开心吗?

他说:那个时候喜欢玩嘛,那个时候是开心的。

过完了年,表弟还是不肯转学,舅妈束手无策,悬着一颗心回福州。这期间听人介绍,知道了一个学传统文化的全封闭的教学机构,她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五一期间,她请了几天假回老家找表弟。

刚回的几天,舅妈天天去学校门口逮人,但是没逮到。舅妈心里也知道等不到他,主要是想去等表弟的同学,问表弟住在哪里,不过,一直扑空。表弟跟我说,那时候知道舅妈回去找他,他故意躲着不见。直到舅妈在家的最后一天,他于心不忍,想着妈妈又要打工走了,他还是回家了。

结果,就是在家睡的那个晚上,被假扮警察的特殊学校的老师们抓走了。

在家里的湖边在家里的湖边

我是在爸妈口里听说表弟在床上被抓走了。

后来,我问他那时候怕不怕。

表弟说:“不怎么怕,我又没做坏事,我想着他们肯定要放了我的。”

被抓进去后,舅舅舅妈特别的开心。

爸妈说舅妈,这样是关犯人啊。

但是舅妈说,晚上总算能安心睡个觉了,知道人被关在里面,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儿子被别人砍死了。

(二)

表弟进去特殊学校没多久,一天,舅舅高兴地捏着个小纸条来找我,说学校老师给了他一个登录名和密码,让登陆学校网页,进去后可以通过监控看到表弟。

我赶紧搜索学校网站,在首页看到了关于表弟的新闻:一张是还保持着原先打扮的表弟,染一头白发,桀骜不驯的样子。另一张是已经换上了学校统一的校服,染回了黑发,正参加入学典礼的表弟。连他的名字都改了,是到学校后重新起的,表明洗心革面,换了一个人。

照片上站在一起的小孩好几个,年岁差不多,不注意分辨,真看不出哪个是表弟。

舅舅终于在屏幕上看到儿子,显得特高兴:你看看你表弟,原来像什么样子,希望他在里面好好学点东西。

从那之后,舅舅经常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绕到我家,一进家门就说:走,看看你表弟。

他是想通过学校网站里的摄像头找表弟,设备装在教室正后方,学生背对着,我们总是一个后脑勺一个后脑勺地去认。

舅舅总说:这个像,这个是。

如果有哪个学生忽然回头一下,我们就跟着心里激动一下。舅舅以为那个一定是表弟的孩子好不容易回头,结果发现不是,我们就一阵失落。每次对着电脑屏幕大半个小时,就是竞猜“谁是表弟”时间。

事实上,表弟在特殊学校大半年,我们没有一次通过监控看到过他。

进学校网站还有一个期盼,就是看表弟的留言。

留言区不只有表弟,能看到不同的学生留言以及他们父母的回复。

到了这所学校,每个人都要有个新名字,每次看留言,总得特别留意,怕因为不习惯新名字而把人错过了。

留言区都比较“正能量”,大都是说感觉自己错了,希望父母快点带他们回家或者多去学校看他。

表弟的留言比较少,主要是让家人带东西去看他。

后来,表弟说这些留言都要经过筛查,不好的留言都会被删掉。

发现了表弟的留言,舅舅总是兴奋的,如果看到让寄衣服鞋子什么的,就回去让舅妈赶紧准备,没过两天,东西买好了,拿过来,让我帮他寄出去。

这所学校的学费要一年五万多,舅舅和舅妈两个在福州打工,辛苦做一年,攒下的钱还不够给表弟交学费。

我问舅妈,这么贵,你也舍得啊。

舅妈说,为了表弟,她什么都舍得。

(三)

在里面呆了九个月后,舅舅舅妈一起去南昌接表弟回家过年。原本是想让他在里面再多呆半年,最终还是舍不得,过年总得一家团圆,人接出来,就没再回去。

从特殊学校出来的表弟,话少了很多,走在哪都没有什么声音,像个小老头。

从弟弟口中得知,表弟在学校被罚过一次狠的,好像因为捡烟头抽,被打了三十棍,屁股一个月都不能沾凳子。

事情过去了一年多,表弟才跟我说,挨打是因为在里面跟一个女孩子谈恋爱被抓住了。

我问他是写情书被发现,还是偷偷约会被抓住。

他有点无语地回我:“怎么可能约会啊?男生跟女生都是分两边坐的,也不敢写纸条,写纸条被抓住了怎么办,也就是上课时,坐在同一排,她坐最右边,我坐最左边,偷偷传个眼神,或者吃饭的时候,坐的靠近一点。后来就被同学给举报了,两个人都打了三十节鞭。白天有人专门记下谁犯错,晚上在寝室,排队等挨打。指头粗的铁棍,三十下,挨不住,派人按着,别人挨一鞭杀猪一样嚎叫,我一声都没吭。”

当时打鞭子,学校是跟舅舅通过电话的,舅舅一听表弟在里面不学好,当然同意学校打鞭子。

表弟说:“越细的鞭子打得越痛,如果打到骨头什么的,很可能会出事,所以会通知父母。但是父母也不知道节鞭是什么,想着孩子犯了错,就应该挨打。在里面呆最长时间的都有两年了,出来了也不会悔改,在里面变成了老油条”。

挨鞭子无所谓了吗?我问。

“在里面的人几乎都挨过鞭子,躲过的,要不就是犯了错,没被发现,要不就是没有碰到事,比如说那个惹事的烟头没在他面前。”

“在里面不学习吗?”

“谁去学习啊?都是拿着本书在发呆。”

硬要说表弟在那个学校有什么收获,就是长了点肉。表弟说,每天晚上,他都对着木板的床架子一顿狂打,当锻炼了,那个时候,人是不知道痛的。

寓意“打不死”的凤凰纹身寓意“打不死”的凤凰纹身

我问表弟,怪舅舅舅妈不。

他说:说不怪,肯定是假的,不过,都过去了。

(四)

现在,舅舅舅妈更把表弟带在身边了。他做了一段二手车销售,时而充满希望,时而垂头丧气。一年过去没什么起色,又转去做淘宝客服,做了一年,到年底时提出辞职,被公司扣掉了一年的奖金,气得他没按流程办手续,直接走掉了。

今年从家里回来,又重新找工作,跟着原来卖二手车的老板做起了二手车贷款。前两天,他来跟我借生活费,说现在的老板包饭,但是不出单就没有工资。

一次,妹妹跟表弟聊天,无意中看见表弟的手,“咦”地一声大叫,叫得浑身发麻。

因为在洗纹身,表弟的一整只左手在起皮,像布满了水泡。

我问表弟痛不痛,妹妹接了一句:那肯定了,这是剥掉一层皮啊。

今年马上就要开始征兵了,表弟在准备报名。已经在部队的弟弟说想当完义务兵就退伍,老妈赶紧安慰弟弟:你看看你表弟,手都烂了,纹身都洗了四次,还没洗干净,一次三千多,都花了一万多哦,都是为了当兵,你以为社会上那么好混啊?

跟弟弟视频的时候,爸也不忘提醒他:你表弟现在饭都混不到吃哦,你在里面好好干勒。

表妹说,她觉得表弟真没上进心,每天晚上抽烟抽到半夜都不睡,有什么话也不跟家里人沟通,都闷在心里,现在就等着去当兵,如果去不成怎么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能做什么。

下班路上的表弟下班路上的表弟

现在,那个嘴里爱说“打不死”的表弟,出生在2000年的表弟,纹在他身上的凤已经不见形状了。如果老天多掉个馅饼,多出一条可走的路,或许这个就要成年的孩子的未来会有点转机,也或许,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辈子了。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