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王永利

王永利,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高级编辑。全国广播电视系统百优理论人才称号获得者。2009年被《中华诗词报》评为中国十大诗人之一。撰写和出版书籍14本。

我舅舅的同窗海圆法师的故事

导读

海圆法师的雕像面向群山,略带微笑,似在依旧巡视着他所爱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

八大处灵光寺的塔,藏有佛牙舍利八大处灵光寺的塔,藏有佛牙舍利

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是灵光寺香火最旺盛的日子,香客们如潮水涌向这里,目睹僧侣举行的盛大顶礼膜拜佛牙舍利仪式,并由高僧坐坛宣讲佛经弘扬佛法。那场面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盛况空前。

又是一个初一,我随家人挤在人流中,来到了北京西山著名的旅游胜地八大处,灵光寺就坐落在二处。这里早已人头攒动,灵光寺张灯结彩,佛旗招展。上午9时,灵光寺山门前钟鼓齐鸣,宝盖熠熠,幡幢逶迤。在手执香炉、拂尘、如意等法物的侍者前引和两序大众的礼迎下,住持大和尚缓缓走向灵光寺大殿、升座法台。仪式结束后,宣讲佛经。而此时,那些常来的香客和居士们居然可以和高僧一起高声背诵佛经。那数千甚至近万人齐颂的场面,蔚为壮观,抑扬顿挫节奏鲜明的诵经声音,回荡在山谷,悦耳赏心,宛如雄浑的歌,令人肃然起敬,荡气回肠。

此时,让我想起了我大舅的好友,海圆法师,这座寺庙正是因为海圆法师二十多年的努力,供奉佛牙舍利的灵光寺才有今天如此繁盛的景象。

海圆法师,河南人,生于1907年,13岁时(1919年)在桐伯山太白顶云台寺剃度出家,年纪虽小,可日操勤杂夜修功法从不懈怠,师视其有学佛灵根,送至武汉归元寺受具足戒,为临济宗第十一代传人,净慧双修。

1979年中国佛教协会委派海圆法师到灵光寺守护佛牙舍利塔。海圆法师来到灵光寺时已年72岁。那时文革刚结束,八大处游人不多,冬季人更少,整个西山八面空旷,寥无人迹。饭要自己烧,吃水要从远处挑,吃菜要自己种。孤身一人守塔,其艰苦可想而知。

从海圆法师当年的诗文可领略海圆法师的内心境界。

《早课》

月是禅灯星为伴,佛牙塔旁坐薄团,

灵台深处菩提住,高颂‘楞严’震三千。

《晚课》

一佛一僧一盏灯,风吹松摆伴诵经。

孤身守塔无寂静,祗缘佛祖在心中。

《一单僧》

一人吃水一人挑,自性清净乐逍遥。

今日单僧守孤塔,明朝梵呗遍九霄。

心胸博大的海圆法师,以年迈的身躯弘扬佛法,正是他开创了每月初一和十五公开佛事法事,与香客见面,共同参与佛事法事的做法。他亲自接待来自各地的香客和居士,并问答他们的问题,释疑解惑。他接待的群众访客数不胜数,使佛事不再神秘,对游人开放,欢迎大家都来参与。

海圆法师号性空,俗名章万忠(1904年-2000年)海圆法师号性空,俗名章万忠(1904年-2000年)

我大舅曾是出家人,他与海圆同龄,并还有过一段相识的同窗情意。

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我大舅曾与海圆在北京弥勒院师从真空上人。北京弥勒院,地址在北京西直门内南小街,今天官园儿童活动中心西侧,寺院在五十年代被拆毁,那里曾是北京乃至全国佛教界知名的寺院。始建于明代,是敕建寺院,1925年,天台宗大德倓虚法师接任弥勒院住持,创办弥勒院佛学院。四十年代后真空上人为住持。该学院是佛门中人最值得推崇的佛学院之一。不少学僧在那里修习后,逐渐成为有名的高僧。

除了对佛经研究透彻外,真空上人要求弥勒院参学的出家人,都要会“三槌”、三刀”。三槌是大磬槌——上殿会唱念;木鱼槌——早晚课打大鱼子;铃鼓槌——早晚课会打铃鼓。三刀是菜刀——大寮会做饭;剪刀——缝补衣服,即“要当和尚,先当婆娘”;剃头刀——会给自己和同修剃头。

我大舅曾讲起过去的事,他记得初见海圆时的情景,海圆眉清目秀,身材适中,眉宇间有一股俊朗英气,声音洪亮,犹如洪钟一般富有穿透力,中气十足,聪慧过人,记忆力超强,而且定力和毅力非一般人可比。“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他优雅的气质和风度都超过一般弟子。

海圆习禅打坐,观心自悟,很多时间就忘记了食宿,穷追话头,工夫不断提升,造就了一个禅和子的真实形象。所以,当70多岁的海圆法师孤身一人到八大处当住持,自己挑水,自己补衣,自己解决温饱,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他诵经诵得好,三槌敲得响,三刀用得巧,讲经讲得透彻,深深感染了周围的信众。

我母亲也是个居士,和我大舅一起拜见过海圆法师,听过他的宣讲。所以他们非常敬仰海圆法师,每与海圆法师见面,总是感慨万端。我大舅总对我讲海圆法师一九四四年到弥勒院随真公参禅,是所有弟子中最优秀的,后任弥勒院监院。五十年代弥勒院被拆毁,改为染料厂,僧众遣散,他在北京参加劳动,七九年被佛教协会派到北京八大处灵光寺佛牙塔守塔,他持诵《金刚经》,修持精进,在灵光寺弘扬佛法,甚得其所。

为什么派海圆法师来灵光寺守塔呢?因为这座塔太重要了。辽道宗咸雍七年(l071年),丞相耶律仁先之母郑氏为供奉佛牙舍利建造了“招仙塔”。塔为八角形,以雕砖砌成,规模宏大。佛祖释迦牟尼圆寂火化後留下两颗佛牙舍利,一颗传到锡兰(今斯里兰卡),一颗传到当时的乌苌国(今巴基斯坦境内),後由该国传到于闻(今我国新疆和阗县)。5世纪中,南朝高僧法显西游于阗,把这颗佛牙舍利带回南齐首都建康(即现在的南京)。隋朝建立後,佛牙被送到长安。五代时期,中原战乱,佛牙舍利又辗转传到了当时北辽都城燕京(即今北京)。咸雍七年(1071年)八月,招仙塔建成後,这颗佛牙舍利便供奉在塔内。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用炮轰毁了舍利塔。后来,僧人圣安率众收拾残局时发现了地宫中装有佛舍利的石函,函中装有一沉香木匣,木匣上有“释迦牟尼佛灵牙舍利”。

由於长期的社会动荡,佛牙舍利一直被佛教界秘密保藏、供奉着。直到1949年後才迎请到中国佛教协会所在地广济寺,供奉在舍利阁七宝塔中,供国内外佛教徒瞻仰、朝拜。1955年和1961年,应缅甸和斯里兰卡佛教界请求,这颗佛牙舍利被中国佛教界护送出国,接受两国信徒朝拜。1957年中国佛教界发起,依照佛教传统在原塔址西北重建新塔,永久供奉佛牙舍利,得到政府和有关部门大力支持。l958年至l964年,一座庄严雄伟的佛牙舍利塔在西山灵光寺落成,并修建了山门殿和东、北两配殿,形成一个以佛牙塔为中心的佛教寺庙建筑群。文革期间,八大处被军队所占,直到1979年才由海圆法师主持下,恢复为佛寺,对外开放,让世人瞻仰这世界上仅存的两颗之一的佛牙舍利。

从讲堂门口远望佛牙舍利塔从讲堂门口远望佛牙舍利塔

灵光寺是八大处公园最重要的寺院,位于二处。这里的和尚们历代传承下来所修的功课为净土宗。这座寺庙,始建于唐大历年间(766-779年)。初名“龙泉寺”。金世宗大定二年(1162年)重修,改称“觉山寺”。净土宗,是以“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为目的的宗派。因本宗以称念佛名为主要修行方法,希望藉着弥陀本愿的他力,往生于西方极乐净土,所以又称为念佛宗。是影响中国佛教民间信仰最为深远的宗门。

海圆法师来到这里后,倡导融合,他融合了禅宗、律宗和净土宗的精髓,弘扬佛学大法,他认为以修净土者的“心行”为“内因”,以弥陀的“愿力”为“外缘”,内外相应,往生极乐净土。简言之,就是正知、正见、正信、正念、爱国、爱教!他的深入浅出,使融合的净土宗更加发扬光大,更加亲民,他在讲解中,可以回答信众任何问题,万宗归净,从而使净土宗成为京城信徒最多、最受香客欢迎的佛学宗门。我大舅认为海圆法师品性高洁,功德伟大。而周围的群众更是一传十、十传百,说灵光寺的老和尚最灵。前来求他释疑解惑或瞻仰他的风采和前来听他讲经的从此络绎不绝,不断增加。

海圆法师海圆法师

我大舅,在青岛罗浮寺剃度出家,在北京戒台寺受戒,从北京弥勒院修习后,到颐和园后身的青龙寺当住持,弘扬弥勒佛法。他身材硕长,器宇轩昂,声音浑厚,富有磁性,把寺庙管理得井井有条,吸引了不少香客,而且还开办义学,让附近穷苦人家的孩子免费上学,所以深受附近穷苦百姓的称赞。解放后他和庙里所有和尚被遣散到密云农村还俗劳动,青龙寺变成了青龙桥中心小学。

他曾存放在我家的几箱子宝贵的经书,得知海圆法师住持八大处灵光寺后,他要把这些很有学术价值和文物价值的古籍善本捐给海圆法师。但是不知怎么就走漏了风声。有一天,一位自称是南京来的“教授”,说“在马列学院进修”,没房子住,求我母亲把存书的那间耳房租给他住三个月,并给了我母亲三个月的租金,9元钱。可是,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这个没有留下真实姓名的“教授”就消失了。几天后不见人,隔着玻璃窗瞭望发现床上也不见这个人的行李,善良的母亲还着急想还给他租金,后来打开房门却发现,经书绝大多数被那个“教授”卷走了。剩下的是常见的现代铅字印刷品如《普贤行愿品》等或发黄的木刻版的经卷碎脆残页。

全家人非常痛心,我爸爸怒然和我妈妈吵架,骂她不应该租耳房给那个狗屁“教授”。之后电报告知我大舅此事,他来京后也表示非常遗憾。他告知海圆法师,海圆法师却说,既然被“爱书的人”拿走,“如果这个人是真教授的话,也许能用这些宝贵的书,为祖国的文化事业做出贡献。”他的胸怀如此宽广,这么一说,大家就都释然了。

我大舅去了八大处想重新皈依佛门,但是令他遗憾的是他还俗后已经娶妻生子,一家人都强烈反对他回归佛门。海圆法师也劝我大舅只要心中有佛,又何必在乎形式。在家修行也是一样的。在海圆法师的鼓励下,我大舅一生吃素,佛经不离口。只要他来到京城,就必去八大处见海圆法师,每次从八大处回来,都精神特别好,心中的烦恼烟消云散。那一定是他从海圆法师那得到了“真经”,得到了精神上的巨大鼓励。

“你吃等于我吃,你有等于我有”,是我大舅常教导我的口头禅。他常对我妈妈讲,念经打坐,只是出家人和居士们修为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解救众生。当他们看到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许多人没有房子住,我大舅和我妈妈就把他们名下的两套连在一起的四合院房地产主动上交给了国家。房管所拿到地契房契后,把位于颐和园后的这片房地产做了改造,盖起了两大排连排平房,租给那些缺房子住的居民,解决了二十几户人家的住房问题。

记得那一天,70多岁的我大舅穿一件平时舍不得穿的中山装,腰板挺直,精神抖擞,从房管所回来后,更是红光满面,仿佛年轻了十岁,高兴地朗诵起“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声音比播音员还好听。矮小瘦弱的我妈妈,也笑容满面,哼唱起“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地上开红花……”的确,那一天他们兄妹俩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捐献出毕生所有。

海圆法师称赞我大舅和我妈妈是真正心中有佛。而海圆法师主持僧伽期间,刻苦修行,严守戒定慧三学,勤于功课,生活简朴,威仪严谨,灵光寺道场得以宏扬光大。 海圆法师每讲经说法,接受海内外信众弟子,恪守原则。在举行皈依仪式上,要求信众坚持正知、正见、正信、正念、爱国、爱教。海圆法师率灵光寺的出家人省吃俭用,用积蓄支援灾区,向北京,河北,东北等地捐资一百多万元并印经放生。1998年长江中下游发生特大洪水,海圆法师率灵光寺的出家人及全体居士向湖北省监利县募捐赈灾二十馀万元,并又捐资三十馀万为灾区捐建了一所监利县白螺镇灵光小学。普救众生,是海圆法师毕生践行的宏愿。

海圆法师守塔二十多年来灵光寺佛光普照,法雨广施,信徒猛增,弟子达十多万之众。来此朝拜的有缅甸、英国、法国、日本、朝鲜、韩国、东南亚各国及港澳台地区信众,也有慕名而来的政府首脑。灵光寺已逐步发展成为国内外闻名的佛教道场。

2000年2月1日23点20分,96岁的海圆法师圆寂。消息传来,附近群众和居士香客无不悲痛,自发前去吊唁。我大舅听到此消息后,人一下子就魔怔了,自言自语起来,他絮絮叨叨地说海圆要他一同去给菩萨护圣水瓶,不久也去世了,享年也是96岁。令我们家人和前来吊唁的乡亲们惊愕的是,我大舅那天是因为天冷,儿子给他用电热褥子取暖,半夜时电热褥子短路着火,我大舅下床躲火,火就自动熄灭了,但是浓烟却在雪白的墙上熏出五朵栩栩如生的莲花,然后我大舅就走了。那五朵栩栩如生的莲花究竟意味着什么?至今仍是一个谜。附近乡亲们都说,这是他一生向善、虔诚念经所致。也许真的像我大舅所说,他是和海圆法师一起给菩萨守护圣水瓶去了。

送走了我大舅之后,我母亲和我买了黄缎和贡品来到灵光寺为海圆法师的雕塑像披黄袍,以祭奠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师,也纪念我大舅和海圆法师这段同窗友情。我大舅的宽广胸怀和心地善良对我影响很大。而海圆法师毕生弘扬佛法,开创了开放办佛事的宗教改革先河,毕生践行普度众生,为天下佛教界敬仰。让我感觉到海圆法师更是我辈毕生学习的榜样。

灵光寺·五百罗汉墙灵光寺·五百罗汉墙

如今海圆法师的塑像就设立在灵光寺,前来瞻仰者络绎不绝。海圆法师的雕像面向群山,略带微笑,似在依旧巡视着他所爱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而这里依旧古树叁天,花木扶疏,宝塔高耸,殿宇庄严。并有莲花水池,飞泉瀑布。海圆法师的继任者常藏法师和正果法师正发扬海圆法师的优秀传统,初一、十五,公开佛事法事活动,香客居士依旧络绎不绝前来参与互动。香火繁盛,佛法继续在弘扬光大之中。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