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侯越

美国宾州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

身为一流学府,浙江大学应该沉默吗?

导读

如果我是浙江大学的学生,我可能会感到疑惑:我们学校的其他教授,是不是也和冯教授一样,觉得女生大多是“无心学术”的呢?学校官方的不表态,是不是默认了冯教授的价值判断? 

2005年的冬天,著名经济学家,美国前财政部部长,时任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会议上发表了一篇爆炸性的演讲[1]。在探讨为什么自然科学和工程学界男性研究者比例远大于女性时,他给出了三种假设,其中之一是: 两种性别的人天生的能力有差别。虽然他反复强调这只是假设,也明确表示希望有研究证明这个假设是错误的,此番言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学界同行、哈佛和其他高校的学生,及新闻媒体严厉指责其言论有“性别歧视”的成分。萨默斯在一个星期以后发布公开道歉信[2],承认自己的说法不妥 。其他高校也马上作出官方公开回复,其中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三校校长的联名信[3]肯定了女性在自然科学和工程界的能力与贡献,公开承诺将为女性在这些领域创造更多机会。几个月后,哈佛文理学院教授投票通过决议对萨默斯校长领导哈佛“信心不足。” 萨默斯虽然不乏支持者,但最后选择了在次年二月辞职,结束了不足五年短暂的哈佛校长任期。

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劳伦斯·萨默斯(Larry Summers)

十二年之后,2017年的秋天,中国的网络上也出现了一场类似的关于女性与科研的讨论,起因是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冯钢几年前的一条在新浪上实名发布的微博。他在这则微博中说“女生读研后继续走科研的十不足一,读研期间也少有做学问的,大多混个文凭准备毕业,”然后表示女生在“免推生”中比例过高让他对“有心走学术之路的考生担心。”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与浙江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赵鼎新在三联生活周刊的回应中反驳冯钢教授,提到自己在芝加哥大学任教的21年中接触过的多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社会学博士研究生,其中“11位获取了博士学位的女生中有9位在世界各大学教书,9位获取了博士学位的男生中有7位在世界各大学教书,男女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他们获得的成就和所在系院的排名也相差不远。”他进而指出冯钢教授提出的女性混文凭的言论缺乏数据支持,确实存有性别歧视。除了赵教授,网络和媒体上还有许多批评的声音。但是,和萨默斯教授道歉的态度不同的是,面对对他的批评,冯钢教授选择的是与网友进行对骂[4]。和哈佛大学教授会议公开投票的反应不同的是,浙江大学校方直到此刻,选择的是沉默。而这个事件就好像其它热点事件一样,已经迅速的从公共空间中被忘却。

相关微博截图相关微博截图

也许你想问,我为何认为浙江大学应该表态呢?大学难道不应该保护教授的言论自由吗?约翰.密尔(John Stuart Mill)在《论自由》中详细阐述了言论自由的边界: 任何言论不论多么不道德,只要不伤害到他人,都应该给予表达的自由 。

冯教授的言论有可能伤害到他人吗?

首先,如果冯教授的言论与他的行为一致的话,我们有理由怀疑冯教授的性别偏见直接损害了女性学生在浙大求学深造的机会。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周韵已经提出类似的问题[5]: “在硕士研究生招生过程中,冯钢教授是否有、有多大招生权力?冯钢教授的性别偏见是否会影响招生决策?在硕士研究生培养中,冯钢教授是否能不分性别,平等地对待、教导、考核、评价所有学生?聘用冯钢教授的知名社会学系,能否为每一个女生都提供性别平等的学术空间和充足完善的训练机会?”浙江大学正在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6]”大学,每年报考其社会学系的学生估计不少,面对这样有理有据的质疑,校方不仅有责任给出官方答复,而且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如果调查有证据表明,冯教授确实在工作岗位上因为个人偏见而系统性导致部分考生失去求学深造的机会,那么他需要承担的不仅仅是道德责任,而是法律责任了 (参看《教育法》第九条“平等受教育权”)。

其次,如果冯教授仅仅是过个嘴瘾,在平常的工作中并没有任何对女学生歧视行为的话,浙江大学保持沉默,和一流学府的身份匹配吗?大学除了“授业”以外,还有“传道”和“解惑”的使命。二十世纪初的北京大学,不仅是高等学府,也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发源地。陈独秀[7]提出的 “自主的而非奴隶的;进步的而非保守的;进取的而非退隐的;世界的而非锁国的;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六大标准 , 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新青年。 在五四运动中,高校学生走向街头,成为民族运动的先锋。香港中文大学的老校长金耀基认为,学生在大学里除了学怎样读书以外,还会学怎样做事,怎样与人相处,和怎样做人。如果我是浙江大学的学生,我可能会感到疑惑:我们学校的其他教授,是不是也和冯教授一样,觉得女生大多是“无心学术”的呢?学校官方的不表态,是不是默认了冯教授的价值判断? 我做人做事,应该向冯教授学习吗?如果我是冯教授的同事,我可能会感到担忧:冯教授作为我的长辈同事,是否能够剔除性别的偏见公正的评判我的研究水平呢?我们作为教授群体,给学生传送这样的性别暗示和价值观是合乎身份的行为吗?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浙江大学校方的沉默,导致这些问题都暂时无解。社会如果能够宽容的对待少数群体,给予其中的个人充分发展的机会,那么这个社会会更加和谐,人的潜力也会更好的被开发。从萨默斯教授到冯钢教授的言论中,我们可以发现,女性学者在各国学术界都是这样一个少数群体,她们不需要特殊待遇,但是她们需要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同等的机会。浙江大学在冯钢事件中的失语,看似是在保护“言论自由,”但实际上是默许性别歧视的合法化。从六十多年前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到今天冯钢教授的“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这种言语上乃至实际行动上的倒退,不得不令人担忧。

浙江大学校训浙江大学校训

我不期待冯钢教授的道歉,他如何表达他的个人意见是他的自由, 他的观点已经被证明,以后也将继续被证明是缺乏科学依据的。但是我期待浙江大学的表态,期待我们中国的一流学府不再沉默,用语言的力量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海纳江河、启真厚德”的浙大精神。

延伸阅读:

1: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 萨默斯演讲《Remarks at NBER Conference on Diversifying the Science & Engineering Workforce》

2: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 萨默斯道歉全文《Letter from President Summers on women and science》

3:斯坦福大学校长,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普林斯顿大学校长联合声明《Vantage Point: Look to future of wome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4:澎湃新闻:《浙大教授歧视女性?人民网:公共讨论别成一地鸡毛》

5:周韵:《关于冯钢:被反复洗刷的歧视和前路漫漫的平等》

6:浙江大学官方网站:《学校概述》

7:北京大学新闻中心:《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

【责任编辑:身中一刀】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