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罗世宏

罗世宏,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

全世界的脸友,团结起来!

导读

脸书用户的可能选择之一是“留下来,改变它”。但这不能光说不练,否则只会沦为“口炮”。

4月10号和11号,连续两天,脸书(注:即facebook,本文统一称“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将亲赴美国国会接受调查。在此同时,脸书也宣布从4月9号开始,脸书用户将可自行查询是否属于个人数据遭泄的8700万名(脸书此前承认的用户人数是5,000万)直接受害者之一。

外界估计,从4月9号开始的这一周,有可能引发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波删脸书账号行动

删脸书账号,此其时矣!

个人没有脸书账号的“钢铁人”马斯克(Elon Musk),此前被推友呛声:“是男人的话,就把SpaceX的脸书账号删掉!”他立马欣然同意;而且,更帅的是,他不只删除SpaceX官方脸书账号,还加码把特斯拉(Tesla)的也删了。在删除前,这两家公司的官方脸书账号各有约250万粉丝

“是男人的话,就把SpaceX的脸书账号删掉!”他立马欣然同意“是男人的话,就把SpaceX的脸书账号删掉!”他立马欣然同意

在回应推友质疑时,马斯克说他原先根本不知道SpaceX和特斯拉有脸书账号,所以他在删除两家公司脸书账号的同时也借机自证清白:SpaceX和特斯拉都从未向脸书投放过广告。

他这么做,也是在响应艾克顿(Brian Acton)的行动。3月21日,艾克顿通过推特表态,加入“删脸书账号运动”(#DeleteFacebook),时机点刚好是脸书用户个人数据遭剑桥分析公司滥用的丑闻爆发之后。

大家都知道马斯克,这里应该不必特别介绍。艾克顿是实时通讯应用程序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在四年前被以190亿美元收购,收购方正好就是脸书。去(2017)年9月,艾克顿宣告离开他一手参与创办的WhatsApp,转而出资5千万美元与友人马林史帕克(Moxie Marlinspike)共同设立一个非营利的基金会——“信号基金会”(the Signal Foundation)。这个基金会已于今年2月正式成立,由艾克顿和马林史帕克分别担任基金会主席和执行长,其宗旨是“研发开放原始码的隐私技术,以保护自由表达,促成安全的全球通信”。马林史帕克也是一款实时通信应用程序(Signal)的技术开发者。

有艾克顿、马斯克等大咖加入,“删脸书账号运动”一时为之士气大振,跟进者众,当可想见。但我不敢对此太过乐观,因为我深知“告别脸书”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我自己虽然终于在一年多前删号并成功戒断脸书,但在此前数年内也曾有过至少三次失败的亲身经验。

我想,广大的脸友们,也不见得比我更容易真正做到删号并戒断脸书这件“小事”。比方说,运作至今已经有八年历史的“退用脸书行动”网站,真正响应号召并承诺加入的不过4万人左右,若再扣掉其中承诺了、但实际上做不到的人,真正退用脸书的人数应该还是有限。

如果实际退用脸书的人数无法乐观估计,再对照脸书已经超过20亿人的用户体量,那么这次风风火火的“删脸书账号运动”,或是行之有年的“退用脸书行动”,虽然多少可能对脸书形成压力,但实际影响几乎有如蚍蜉撼树,无法真正威胁到脸书的帝国基业。

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删号退用脸书或难成为真正可行的选项,因为对大多数脸友(Facebooker)来说,纵使对脸书有所不满,但用还是得照用,毕竟脸书已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而且短期内尚无足以取代它的另类社群媒体平台,因为社交网络效应和平台使用黏性等原因,脸书早已牢牢地绑架了每一位脸友的大多数朋友,当然也就绑架了每一位脸友。

因为这个原因,脸友们一方面通过脸书平台而彼此连结在一起,但另一方面又形同孤立地被脸书平台个个击破,事过境迁后,势必仍将继续默默承受脸书采集并贩卖用户个人数据,而脸书也将继续剥削脸友们在这个平台上的“数字劳动”,包括脸书用户的每一次更新动态,每一次转发分享,每一次评论互动,以及每一次点赞……等。这可能隐身在脸书平台背后的最大秘密!难怪脸书和扎克伯格没在怕,哪怕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了多次丑闻以后,因为脸书和扎克伯格知道,任何脸友想要彻底告别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不是不可能,但实际上是难乎其难

公司治理出问题,股东行动起来!

这次丑闻爆发以来,除了脸书股价惨跌14%让股东蒙受巨大损失之外,也暴露脸书公司治理出了大问题,毕竟该公司高层对于用户数据外泄遭滥用早已知情多年,却始终未予以面对并解决。

到目前为止,来自美国小股东的诉讼至少已有18起,坚持将扎克伯格等人告上法庭,控诉理由除了隐私侵犯之外,还包括脸书涉嫌违反用户协议、消费者诈欺、职务疏忽、不公平竞争、安全诈欺和敲诈勒索等。

同一时间,脸书的法人股东也开始行动起来。上周,投资脸书达10亿美元的纽约市退休基金开了第一枪。纽约市退休基金的审计长斯金格(Scott Stringer)公开要求脸书应改组董事会,包括任命新的董事会成员,以及从外部聘任一位独立的董事长,因为扎克伯格身兼脸书董事长和执行长的双重角色,已妨碍脸书的工司治理,更无以挽回丑闻爆发后下滑的用户信赖。

对此,扎克伯格似乎不以为然。4月4号,他在接受媒体记者联合电话访问时表示,他不打算开除任何一个人,他本人也会负最大责任,并且认为自己仍是脸书最适合的掌舵人。

面对来自个人和法人股东“逼宫”,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原因很简单,扎克伯格个人虽然只持有脸书16%股票,但拥有60%投票权,要想让他下台,那怕只是让出董事长的位子,恐怕是难如登天。因此,即便闹出这么大的丑闻,扎克伯格在脸书公司内部的地位依旧不动如山,难以撼动。

施伦姆斯:从单兵作战到集体诉讼

如果删除脸书运动难以速成,股东行动主义(shareholder activism)又难以撼动脸书的公司治理结构,那么脸书用户的可能选择之一是“留下来,改变它”。但这不能光说不练,否则只会沦为“口炮”。

所幸,至少有一位奥地利年轻人付诸行动。他的名字叫做麦斯·施伦姆斯(Max Schrems)。

早在2011年8月,当时还是年仅不到24岁的法律系男大生,施伦姆斯即发起一个名为“欧洲对抗脸书”(Europe vs. Facebook)的倡议行动,向脸书欧洲总部所在地的爱尔兰数据保护官署提出多达22项申诉,要求核查脸书是否违反了欧洲数据保护法。受此申诉案驱动,当年12月爱尔兰数据保护官署迫使脸书做出多项让步,允许用户拥有更大的隐私控制权,包括用户得自行关闭脸书的脸部辨识功能,以免用户在脸书平台上流通的照片被自动辨识和标记身份。

这场宛如“大卫对上巨人葛利亚”的战斗,迅速以大卫的胜利收场。

但施伦姆斯并没有被这场胜利冲昏头;相反的,他认为爱尔兰数据保护官署做的不够多。2013年开始,他针对2000年生效的《美国-欧盟安全港架构》(the U.S.-EU Safe Harbor Framework)向欧洲法院提出异议。由于欧盟的个人隐私保护法规较美国严格,该架构为此开了后门,规定只要美国公司承诺欧洲公民的个人数据得到与欧洲标准一致的保护,即允许欧洲公民个人数据被传输至美国。不消说,此一《安全港架构》自此成为包括脸书、谷歌和亚马逊在内的四千多家美国科技公司赖以运营的跨境数据传输机制。但施伦姆斯认为《安全港架构》并不安全,担心欧洲公民隐私无法受到妥善保护,并且质疑该《架构》的适法性。

2015年10月,施伦姆斯赢得他对抗脸书的第二场胜利:欧洲法院做出裁定,依据《安全港架构》将欧洲公民隐私数据跨境传输至境外的行为违法,对用户个人数据缺乏适当保护的《安全港架构》即起失效。裁定当天,斯诺登在推特道贺:“恭喜!麦斯·施伦姆斯,你改变了世界,让它变得更好。”事后,脸书对第三方开发者近用脸书个人用户数据的方式做出了若干限制。

然而,在美国科技公司施压下,欧盟与美国签订一项新的协议:《欧盟-美国隐私屏障协议》(the EU-US Privacy Shield),并于2016年7月生效。这项新协议要求美国科技公司必须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自我认证”(self-certify)已履行欧洲隐私法规的用户数据保护标准。然而,施伦姆斯担心欧洲公民个人数据在美国得不到适当保护的状态未改,因为新协议与原先的《安全港架构》一样有问题,而且太过于依赖科技公司的“自我认证”。于是,他再次发动新一轮的法律行动。

这次,他针对的是脸书赖以跨境传输欧洲公民个人数据的“标准合约条款”(standard contractual clauses),并向爱尔兰高等法院提出控诉。不同于此前的单兵作战,施伦姆斯这次纠集了25,000名脸书欧洲用户提出集体诉讼。本案后来由爱尔兰高等法院于去(2017)年移转至欧洲法院审理。欧洲法院最终于今年1月做出裁定:施伦姆斯不得在脸书欧洲总部所在地之外的法庭提出集体诉讼,但可用个人诉讼方式向奥地利当地法院提出。

这项裁定结果,让本案回到原点,双方互有斩获:脸书暂时阻止了施伦姆斯发起的集体诉讼,但施伦姆斯被允许以个人身份在奥地利状告脸书,不必承受远赴爱尔兰出庭的较大开销。再者,施伦姆斯身为脸书“消费者”身份,以及其数据属于“个人”所有的性质——脸书原先抗辩说,在脸书平台上发起募款并发表法律见解的施伦姆斯已是“专业户”,其在脸书平台上的数据在性质上非属“个人”数据。这种抗辩很无赖吧!——这两点也得到欧洲法院确认。

目前,现年30岁施伦姆斯正发起成立“NOYB-欧洲数字权利中心”(NOYB-European Center for Digital Rights),NOYB是None of Your Business的缩写, 意指“(私人数据)关你屁事!”其核心倡议是主张个人资料/私人数据不是科技公司的“生意”,并为此发起众筹,希望成立一个非营利公益机构,为保护个人隐私数据不被脸书等大型科技公司滥用而战。其募款目标是50万欧元,并于募款达标率超过50%时启动。截至4月7日已募得32.5万欧元,达标率66%。目前,“NOYB-欧洲数字权利中心”已确定将于下月(5月)挂牌运作。

更好的是,预定取代欧盟的《1995年数据保护指令》的新法——《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即将于今年5月25日生效。与旧法不同的是,新条例允许像“NOYB”这样的非营利组织代表广大脸书用户提出集体诉讼。

此刻,全世界的脸友应该团结起来,如果不亲自站出来,至少也可以站在施伦姆斯的背后,让施伦姆斯和他的“NOYB”不孤单。届时,脸书要面对的,可能不会只有一个施伦姆斯,而是千千万万的施伦姆斯。(END)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