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荣筱箐

专栏作家,旅居纽约,曾为《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南方周末》、《中国新闻周刊》等中外媒体撰稿。

没了出生公民权,美国还值得去吗?

导读

来美国占出生公民权便宜的外国“产子游客”不只中国人,但近年来中国人赴美产子人数剧增,由此带来的各种问题,已经差不多在美国引起了公愤。

那天编辑问我,美国人民对特朗普总统取消出生公民权的计划有什么反应,我说,挺震惊的。但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人民差不多每天都一惊一乍的,所以这次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倒是中国人民反而显得更上心,这么一条发生在大洋彼岸的国际新闻,在美国媒体报出来几个小时内就在中国传开了。

闲言少叙,先说点实用的。想来美国生孩子的中国人需要为此担心吗?我觉得暂时不需要,这更像是为了中期选举搞出的噱头,选完了大家至少就能消停上一阵子。

取消出生公民权的提议并不是特朗普一拍脑门独创出来的,自从1868年保障出生公民权的第十四修正案被列入宪法至今,反对的声音在美国一直都不绝于耳。最近这十年保守派抬头,这种呼声更是频繁,但至今还没人能动到它一根毫毛。

当然特朗普与众不同,至此他已经凭着一股横冲直撞的蛮劲儿,在公众面前给自己塑造了一个手起刀落斩立决的铁腕形象。但即使如此,他在移民政策方面的那些承诺,建边境墙啦,废除奥巴马的“梦想”行政令(DACA)啦,取消绿卡抽签啦,切断归化公民为家人申请绿卡的“链式移民”啦,虽然桩桩件件都闹得沸沸扬扬,却至今一个也没实现。

上述这些,有的毫无争议就是总统行政令的权限范围,推进起来都还困难重重,更何况有宪法加持的出生公民权——单是总统行政令在这个问题上顶不顶事儿就足够各级法院辩论好几年了。

就算特朗普真的想在移民方面有所建树,像他这样实际的人,中期选举之后更可能会返回去接着推进上面那些已经啃出了牙印儿的政策,而不是冒着被铬断门牙的危险来啃有宪法保护的这块硬骨头。

当然,宪法也不是完全动不得,但要通过改变宪法的取消出生公民权,必须得全美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和四分之三的州全都投赞成票才能实现。这个,即使在今天美国的保守派占上风的政治空气中也绝无可能。

这当然不是为了保护想来美国生孩子的中国人的利益。来美国占出生公民权便宜的外国“产子游客”不只中国人,但近年来中国人赴美产子人数剧增,由此带来的各种问题,已经差不多在美国引起了公愤。家里放着巨额资产,来美国生孩子却申请本地白卡福利的,占了美国纳税人的资源,人家当然不乐意;为来生孩子的中国人提供服务的月子中心,很多是无照经营又设在居民区,給当地人带来困扰,人家当然也不乐意;就算你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没麻烦到谁,看到你没给美国做出任何贡献,将来就可以轻易的靠家里的美宝申请到别人要蹲好多年移民监才能拿到的绿卡,人家更是不乐意。

就算是作为温和派共和党的杰布布什,2015年也曾经公开指责这种由公民子女21岁后帮父母申请绿卡的“定锚婴儿” (anchor babies)现象,还明确的说:“大部分都是亚裔。” 这种怨气有深厚的根基和充分的理由,不是《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浪漫能够化解的。

但很多对“产子游客”心存不满的美国人,包括保守派政客,仍然会去捍卫出生公民权,其背后的原因或许连来美国生过孩子的中国人也未必能完全领悟。

用外国人说事,调动仇外心理是出生公民权的反对者们自古以来就惯用的策略。第十四修正案诞生过程中举行的国会辩论上,宾夕法尼亚州联邦参议员Edgar Cowan 就曾经说这条法将会“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长驱直入进入加州,惯偷吉普赛人会统领美国,来自加里曼丹岛的食人族将会在我们的国家为所欲为。” 这几乎跟今天反对者们用来美产子的中国人作为说辞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无论在当时还是在今天,外国人都只是借口,被用来规避美国国内更加尖锐的本土矛盾,当时是南北战争之后凸显出来的黑奴公民权的问题,现在则是民族主义甚嚣尘上的环境中生活在美国的移民的问题。

中国媒体在对特朗普取消出生公民权计划的讨论中引用了一个未具来源的数字:2007年,中国大陆赴美产子人数在600人左右,2010年达到5000人,2014年达到4万,2016年超过8万。而移民政策研究院(MPI)10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美有超过400万18岁以下在美国出生的儿童,父母中至少一人是无证移民,这还没算上那些持各种签证或绿卡生活在美国的移民。可见出生公民权存废这件事影响最大的并非来去匆匆的“产子游客”,而是已经生活在美国的本地人。

让包括非法移民在内的生活在美国的本地人享有出生公民权为什么那么重要?这还得再从19世纪说起。1898年有个叫黄金德的华人回了趟中国,当时正值“排华法案”期间,他再回来时被美国政府当作中国人拒绝入境。官司打到高等法院,法官根据第十四修正案判定他即是在美国出生,就算美国公民,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美国政府对黄金德”判例。黄金德出生时,他的父母虽然住在美国但仍然是中国公民,而父母的国籍和身份并没有影响到判例的结果。

黄金德及相关资料黄金德及相关资料

排华法案是美国第一个针对某个国家的所有公民发出的禁令,1882年到1943年法案执行期间,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想要进入美国的唯一方法就是更名换姓再花点钱,假认美国公民做自己的父母,俗称“买纸”。因为是纸面上认亲,他们也被称为“纸儿子”。“买纸”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非法,当年的“纸儿子”和今天的偷渡客并无区别。但现在在唐人街“纸儿子”的后代们仍然随处可见,沿用着别人的姓氏,过着光明正大的日子。2012年他们等到了美国国会就“排华法案”正式道歉的那一天。

排华法案通过后第二年,有个叫Emma Lazarus的美国诗人写了一首十四行诗叫《新巨人》(The New Colossus),其中最著名的几句是这样的:“把你那里疲惫的人给我,把你那里贫穷的人给我,把你那里步履蹒跚却向往自由,那些被你富饶的彼岸抛弃的人都给我,那些流离失所的人,那些跌跌撞撞的人,我会提灯伫立在金色的门前,迎接他们。

这一段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它后来被刻在了自由女神像的底座上。美国移民史上不乏排华法案那样的黑暗时刻,但它的基调其实一直没有从这段诗所定下的坐标上偏离得太远:不论你是一路坦途畅通无阻还是辛苦辗转九死一生,只要你踏上了这块土地,就会被她接纳,只要你来到了这里,就有机会成为这里的人。这从来就不是一个走菁英路线的移民体系,它强调的是人人生而平等,人人都有价值。

世界上只有三十多个国家提供出生公民权,也就是说大多数国家是没有的,美国当然也没有义务像诗中所写的那样提灯迎接全世界的受苦人,正像特朗普总统所说,她也面临危机,必须“再度伟大”。但怎样才算“伟大”,是有足够的霸气在全世界说一不二让人臣服,还是有足够的胸怀去包容和接纳非我族类的异己,这就是见仁见智了。

有人或许会说,这些都是闪烁着“圣母光辉”的修辞,华而不实。正相反,对美国来说,这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实用主义——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只按排分表接受菁英移民,以为这是国家富强的保证,但这些国家没有一个实力能盖过对移民几乎是来者不拒的美国。如果这些移民最后都成了社会的包袱,美国的强大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话说回来,如果有中国的朋友问要不要来美国生孩子,如果是亲朋友,我一定会劝他们别来。我不知道一个美国公民在中国长大会遇到哪些手续上的麻烦,但我想在一个方向未定前途未卜的世界,这么早替孩子选定一个不可预知的未来未必就是好事。

你或许只想给他多一个选择,但很多时候选择也会变成负累。再说,即使在中国出生的孩子,长大后如果自己决定要来美国也还是有很多途径可以来。如果到时候这些途径也都被堵死了,那样的美国你还来干嘛呢?

原标题:《没了出生公民权的美国你还想来吗?》

【责任编辑:身中一刀】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