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罗世宏

罗世宏,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

一场“撑新闻业”的运动

特朗普赢了,但美国新闻业没有输

导读

当前这个围绕脸书为中心而构筑起来的新闻生态系统是大有问题的。这世界虽然并不完美,但只有脸书等社交媒体一枝独秀,肯定无法让世界变得更好。

这次美国大选,特朗普用在对抗以《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为首的美国主流媒体的力气,几乎不少于他用在对付希拉里的。虽然美国主流新闻业近年来的影响力下降,公信力和声望也不若从前,但过去几十年来对主流新闻业如此声色俱厉,甚至视主流新闻业如寇雠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大概是第一个。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曾扬言控告记者,非但曾拒绝在报道上对他有所批评的记者采访,也曾辱骂记者是一群“废渣”,甚至在群众造势会场上公开点名他不喜欢的记者。大约自今年六月起,特朗普和新闻界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他不仅把越来越多新闻媒体列入采访黑名单,也公开辱骂记者是“低三下四的东西”“三流货色”。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极力赞扬土耳其和埃及的威权领袖,而这些领袖的共同点是把不少记者关进大牢。他们之间的惺惺相惜,亦可见于埃及独裁领袖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 Sisi)对特朗普当选的反应,据悉他是全球第一个致电向特朗普道贺的外国元首。

虽然在美国的宪政体制下,特朗普不可能把塞西对付新闻记者的手段照搬到美国,例如以“散播假新闻”和“涉嫌参加恐怖组织”等罪名起诉半岛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的记者,但展望他未来四年的总统任期,特朗普和美国新闻业之间的关系大概不会太好。选后,特朗普对主流媒体的余恨未消,他在接受《六十分钟》专访时表示,他将会继续使用推特账号,以便在新闻媒体负面报道他的时候,他手上还握有随时反击的武器。

近日更传出,总统当选人特朗普拒绝配合由各媒体新闻记者轮值的随行采访,并且随即引来“白宫特派员协会”(WHCA)在11月16日发表“不能接受”的抗议声明。《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指出,媒体记者轮值随行采访美国总统是一项悠久的传统,一方面使新闻界可以随时监督总统,另一方面是掌握总统行踪,因为总统身边可能发生任何大事,必须有媒体在场见证。

更有甚者,选后志得意满的总统当选人特朗普随即在推特上嘲笑《纽约时报》是一份失败的报纸,说因为它的报道“很差劲而且不正确”,已经流失数以千计的订户。但实情恰恰相反,包括《纽约时报》在内多家报纸在选后涌进更多订户,以及更多来自读者的捐款赞助。《纽约时报》发言人日昨表示,选后它的付费订户大幅增加,增幅相当于平日的四倍。《华尔街日报》也一样,选后的周三当天,订户增加幅度是平常周三增加订户数的三倍,而且选举日和选后隔天该报网站的流量双双创下2014年2月以来的新高峰。《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订户数字虽然在选后没有出现这么戏剧性的增幅,但也表示在选举期间该报的订户数量一直呈现稳定增加的趋势。

除了报纸之外,杂志也出现类似情形。持自由派立场的优质媒体如《大西洋月刊》(Atlantic)、《母亲琼斯》(Mother Jones)、《纽约客》(New Yorker)的订户皆有所增加。《大西洋月刊》的订户在选后五天之内增加1.6倍;《纽约客》选后三天内增加了一万名新订户;《母亲琼斯》在特朗普当选后的一天内涌进的新订户更是平日新订户的十倍!对非营利新闻杂志《母亲琼斯》而言,选后得到来自读者强烈支持的温暖:选后当周杂志销售量是平日的11倍,一次性的捐款是平时的23倍,愿意按月定额捐款15美元的人数也相当于平时的20倍!

同样地,专事调查报道的非营利网络媒体ProPublica在选后也得到美国公众的热烈捐款:选举结束当晚收到的在线小额捐款总数即多达10万美元,而去年(2015)全年的小额捐款总数为30万美元。选后美国公众支持非营利新闻媒体的热情,可见一斑。

毫无疑问地,美国主流媒体在这次大选中的表现是不称职的,他们过度依赖民意调查数据,并且过度呈现偏向支持希拉里的观点,一面倒地报道特朗普的负面新闻,而未能呈现完整的美国选民意向,未能善尽“磨破鞋底的报道”(shoe-leather reporting),也没有能够掌握白种蓝领劳工社区选民的真实处境。然而,它们也有不少正确和深入的报道,例如针对特朗普逃税的调查报道,以及针对两党候选人运营慈善机构的调查报道。

退一万步来说,主流媒体这次大选中的失实报道,比例不到百分之一,但脸书等社交媒体大量转发的内容里,却有高达四成是凭空捏造的假新闻!相较之下,专业新闻媒体仍承担着生产正确新闻信息的重任,并非脸书等社交媒体或党同伐异的造假新闻网站可以替代。更何况,在我们指责专业新闻媒体或记者时,也不能忽略当前新闻业的艰难处境:比起十年前,美国主流媒体的记者人力已减少四成。在记者人力匮乏、媒体营收流失的处境下,当前美国新闻业的表现已经是差强人意。

美国新闻媒体是应该做得更好,但优质新闻并非免费午餐。反特朗普的作家佛仑(David Frum) 早在11月4日在HBO的节目里即公开呼吁美国民众不要跳上特朗普嘲笑主流媒体的乐队花车,鼓励大家去订报纸,别再那么依赖脸书获取“免费”,但不靠谱的选举和公共议题的信息。而包括Jill Abramson、Dan Zak和 Lydia Polgreen在内的许多记者,选后也通过推特号召民众订阅报纸,以便让优质新闻业可以继续扮演守护公共利益的“看门狗”角色。

一场“撑新闻业”的运动在美国展开:在推特的#SupportJournalism的主题标签下,迄今已胪列了38家各界推荐值得支持的传统报刊或网媒;许多人在推特等社群媒体上晒出自己付费订阅或捐款给《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截图。

的确,民众有责任为世界各地仅存不多的优质主流媒体加油,别让它们被特朗普轻易打趴!特朗普的胜选,并不意味着这是优质主流媒体失效的年代,反而是更需要它们的时代。

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出现令人难以预料的结果后,已经开始有更多人意识到,当前这个围绕脸书为中心而构筑起来的新闻生态系统是大有问题的。人们也猛然醒觉,这世界虽然并不完美,但只有脸书等社交媒体一枝独秀,肯定无法让世界变得更好,还需要有专业新闻媒体的存在。正如《纽约时报》在选后发布的声明指出,它除了深切反思自身在这次大选的报道缺失之外,也向读者承诺将继续善尽它的庄严使命:

我们会诚实地报道美国和世界新闻,不畏惧、不偏倚,在所有为读者呈现的报道中,始终力求理解和反映所有的政治视角和生活体验。这也意味着对权力开展问责,公正持平,坚定无畏。读者可以信赖《纽约时报》会用一贯的公平、一贯的地深入调查和一贯的独立,去报道新总统与他的团队。

特朗普胜选是事实,但《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并非如特朗普所说的,已被证明只是个失败的鲁蛇。近期这股来自美国公众的“撑新闻业”热情相挺,若能持续下去,将会让《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更快地浴火重生,而它们也将更有能力让美国和世界面对未来四年种种不确定的挑战。

【责任编辑:郭墨墨】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