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周轶君

周轶君,资深战地记者,长期从事中东及国际热点地区报道,曾任凤凰卫视时事观察员。

忘了“通俄门”吧,跟特朗普私通的是他

导读

“通俄”证据飘忽,但内塔尼亚胡曾经给予特朗普怎样的帮助,又期待何种回报,却构成了现在的故事主线。

十多年前刚去耶路撒冷,在老城一个以色列朋友家看到一块冰箱贴:“Don’t worry America, Israel is behind you (美国别担心,以色列在背后撑腰)”。当时刷新了我的国际观:一直以为是美国给以色列壮胆,原来以色列人觉得自己才是主子!

这些年也渐渐看懂了美以关系中到底谁握有“upper hand”:美国块头大嗓门大,可是谁在美国批评以色列,那就得打包走人,遭此命运的资深记者有Helen Thomas、Jim Clancy等等一长串名单。伍迪·艾伦、托马斯·佛利德曼这样的犹太人自嘲就罢了,其他人不要做非分之想。

话虽如此,关系都是相互的,没有谁永远占绝对上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吃尽两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奥巴马的苦头。克林顿私下说话录音曾泄露,其中大骂内塔尼亚胡“无信”、“根本不想要和平”。

内塔尼亚胡对奥巴马,可用“咬碎钢牙”表情包。奥巴马带头跟伊朗缔结核安全协议,把伊朗带回到国际舞台的安全区。但德黑兰政权是内塔尼亚胡心头大患,堪比“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当然要捋起袖子跟奥巴马对着干。奥巴马把心一横,干预盟国内政,派游说团队到以色列,试图终结内塔尼亚胡连任总理之梦。结果图谋未遂,内塔尼亚胡还是赢了。满血复活的内氏以牙还牙,助特朗普踢走希拉里。

别天天炒“通俄门”了,其实跟特朗普私通的是他——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要确保特朗普干掉希拉里,那是生死存亡的较量,他比美国人还焦虑。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刚开始,内塔尼亚胡押宝在比特朗普更保守的克鲁兹。出乎意料,大嘴狂人节节胜利,聪敏如内塔尼亚胡立即换了阵营。谁在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之间搭桥,一目了然:“第一女婿”库什内来自正统犹太教徒家庭——内塔尼亚胡的后援团。

库什内跟内氏的私人关系,可以用一句话解释:内塔尼亚胡睡过库什内的床。《纽约时报》报料,内塔尼亚胡跟库什内的父亲多年友情,过从甚密。有次晚上留宿,库什内让出了自己的床去睡地下室。至于2016年大选前后两人见过多少次,只需脑补。内塔尼亚胡曾满面春风宣布“没有人比特朗普更支持以色列了”。当时,以色列总理几乎是全世界在职政府首脑中,唯一公开坚定不移支持特朗普的。当时普京为了避嫌也不敢点评太多。

特朗普、库什内、内塔尼亚胡特朗普、库什内、内塔尼亚胡

“通以”比“通俄”更在明处,却不在媒体的聚光灯下。当然因为美国以色列本来就是亲密盟友,而俄罗斯却是宿敌。“通俄”证据飘忽,但内塔尼亚胡曾经给予特朗普怎样的帮助,又期待何种回报,却构成了现在的故事主线。

终于说到故事主角——耶路撒冷。三千年圣城,百年血仇,仿佛一朝被特朗普大嘴划定了归属。实际上,以色列自1967年以来完全管辖了耶路撒冷,政府部门都设在那里,包括外交部。在以色列人心目中,耶路撒冷就是首都,唯缺乏(他们不那么在乎的)国际认可罢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主权国家在耶路撒冷设立使馆,86个国家在特拉维夫建了使馆。

耶路撒冷老城区拥有三大宗教圣地,无数次因巴以关系紧张引发冲突。以色列人的圣殿遗迹哭墙,与穆斯林的两座神圣清真寺比邻,巴勒斯坦人去清真寺礼拜的路上,可以俯视正在哭墙祷告的犹太人。平时相安无事,一旦有事宣泄,石头雨阵从上而至。最近一次是今年7月,3名以色列警察在阿克萨清真寺外被枪杀,以色列封锁清真寺禁止穆斯林前往礼拜,招来更大麻烦。耶路撒冷象征意义重大,任何风吹草动带来的影响,不限于城墙内,暴力通常扩散得很快。

耶路撒冷耶路撒冷

美国国会 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认可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但是,当时的总统克林顿签署了豁免书,每六个月续签一次,拖延大使馆的搬迁。“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克林顿、布什、奥巴马都是到期续签,谁也不想惹麻烦。

根据1993年签订的《奥斯陆协议》以及后来的谈判,巴勒斯坦人最终目标是“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国家”,是为“两国方案”:一个巴勒斯坦国,一个以色列国比邻。谁都知道,关键在于东耶路撒冷的边界怎么划。以现在的耶路撒冷东西分,以色列当然不同意。巴勒斯坦政府考虑过耶路撒冷外围区域,但不管怎么划分,嘴上一定要说“以耶路撒冷为首都”(最好“东”字也不提),不然阿拉伯兄弟及广大穆斯林也不答应啊:“什么?不要耶路撒冷?你们妥协了?”

所以,美国人过去以国会同意、总统拖延的智慧,为政治困境赢得时间,但是特朗普决定来点实在的了。坦白说,所谓“特朗普破坏巴以和平进程”有点不公道,因为和平进程早就死了。1993年《奥斯陆协议》巴方总设计师、现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过去二十多年里不断受挫、心灰意冷。

根据《奥斯陆协议》巴勒斯坦人成立了临时自治政府,耶路撒冷的归属,与领土划分、巴勒斯坦难民回归、犹太人定居点并称为“最终地位问题”,要在五年内逐步解决。但回首二十多年的谈判风云、交战血雨,巴勒斯坦人没有在最终地位问题上取得一寸进步,只有付出无数生命的代价。而以色列政府,更无意在谈判桌上出让任何巴勒斯坦人在战场上没有得到的东西。

看透了的阿巴斯决定不跟以色列玩了。2015年在联合国升起巴勒斯坦国旗,今年7月因圣殿山冲突,宣布跟以色列政府停止各个级别的联系。阿巴斯是巴勒斯坦革命组织“打天下”的第一代人,年事已高,后继也看不到真正具有权威的领导人,难免为巴勒斯坦何去何从忧心。

纽约联合国总部升起巴勒斯坦国旗纽约联合国总部升起巴勒斯坦国旗

特朗普为什么一边冒犯巴勒斯坦人、把敏感的耶路撒冷划给以色列,一边还说自己将为和平找到出路?以色列人早就用隔离墙事实上划定了巴以之间的国界线,特朗普“送给”他们一个首都,接下来很可能塞给巴勒斯坦人一个国家。巴勒斯坦人怎么会接受?答案在“钱袋子”沙特——至少白宫目前是这样盘算的。

库什内不仅跟以色列总理关系非同一般,自特朗普当选后出访最频密的外国是沙特阿拉伯。《华盛顿邮报》曾经提出问题:“库什内、内塔尼亚胡、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在密谋什么?”答案恐怕是搞定巴勒斯坦,拿下伊朗。巴以问题向来是美国总统的面子工程,这几年中东风向有点乱,中东真正的主要矛盾是伊朗-沙特-以色列,以及伊斯兰国。

以色列人不担心大嘴宣布耶路撒冷为首都之后,引发暴力?耶路撒冷市长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大致可概括为:我军将碾压一切闹事者。从内塔尼亚胡及宗教保守人士的角度来看,以色列的隔离墙、战斗机谁也不怕,而民间对一定程度的暴力已经有了多年心理准备。

特朗普将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消息传出之后数小时,中东几个特定地区的美国使领馆已有军队入驻。这些军人受过特别训练,专门负责驻外机构安全。美国大使馆搬去耶路撒冷,必定成为太过招摇的袭击目标。真不知道,那些原本在特拉维夫吹着海风的美国外交官是什么如遭雷劈的心情。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使馆法案》豁免书到期之后四天才正式宣布,之前到访以色列的时候也没有提到此事,恐怕过程中也是受到过压力,出现过犹豫的。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兑现竞选承诺”,背后的故事也许有一天会被揭开。

中国曾宣布年内主持巴以和平座谈会,并建立三方对话机制。这下看来,如何发挥作用要静观其变,但会谈显然有了新的话题。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实际上宣布了美国(甩掉欧洲)再次独步中东,这一点不可不察。

(本文原标题:《特朗普凭什么一张嘴送出去耶路撒冷?》)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