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野岛刚

野岛刚,资深媒体人。1968年出生。入职朝日新闻社后,历任新加坡支局长、政治部记者、台北支局长,国际编辑部副部长,朝日中文网主编等职。《南方都市报》,《新民周刊》,《外滩画报》等报刊杂志开设专栏。著有《两个故宫的离合》《谜一样的清明上河图》等。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天皇退位”

导读

过去我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连面对上司都使用不好敬语,经常被误以为是不懂礼貌的粗人。对天皇又怎么能用好敬语呢?所以有的人在听了我谈及天皇的讲话方式后还误以为我有否认天皇制的思想呢。

我想写一写关于天皇的事儿。在这个专栏里我是第一次写到关于天皇的文章。作为一个日本人的我面向中国读者阐述天皇确实需要有一点点准备。但我还是要写。希望能让读者们了解到我内心的话。

一条“天皇有意退位”的消息在7月的某个夜晚传遍了日本。对我来说这消息极具冲击力。并不是说天皇退位这件事让人意外,而是天皇本人自己有退位的想法这很令人震惊。因为这意味着,比谁都在意天皇这个身份的人,确实太疲惫了,以至于主动产生了不得不退位的想法。而且这也反映出我们日本人一直以来太过于依赖天皇,太离不开他了。

资料图:平成天皇(明仁)资料图:平成天皇(明仁)

“天皇有意退位”的新闻让我意识到了这个很重要的问题。

天皇到世界各地积极开展访问活动。去过中国,也到过韩国。最近还访问了菲律宾和帕劳。在这些国家的土地上,回顾历史,关于二战他表示发自内心的道歉和反省。不禁让人觉得,安倍首相的保守主义言行给亚洲带来的不安,天皇在用实际行动一个个地努力化解。对日本人来说这很珍贵,几乎没有日本人否定现任天皇的所作所为吧。他代表所有日本人,做了一些只有天皇才能做的事。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但是天皇今年82岁了,如果作为一个普通公民,这个年纪早就退休在家,领着退休金悠然自在地颐养天年了。这已经超过日本人的平均寿命,过了这个年纪及时离世也不令人震惊。可是天皇现在每天都要处理繁忙的公务,进行国事活动,有外宾来访的时候还要长时间地在宴席上陪坐。到日本各地甚至海外的访问安排也很多。可能他是日本最忙的老人之一了。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日本人都忘了他是一个高龄者。天皇经历过几次大病,可以说满身疮痍。最近看上去脸部经常有些浮肿。听一个朋友说这是老年人特有的症状。天皇在体力上已接近极限了。

NHK报道的内容是“天皇陛下有意生前退位,还讨论要表明自己内心的想法”。随后宫内厅出来灭火称“陛下表明了(生前退位)意向的这一事实不存在”,但核心问题是天皇方面也没有否定生前退位这一想法,可以暂且认为报道属实吧。

天皇要想实现生前退位可绝非易事。最近一次的生前退位可以追溯到1817年的光格天皇。1947年制定的皇室典范和1898年制定的明治皇室典范关于生前退位都没有任何规定。所以要想实现生前退位的话必须修改皇室典范,如果承认退位的自由,那么也就认可即位自由。女性天皇的问题也讨论了很久但始终没有结论,一直被束之高阁。即使开始讨论,也会是一个相当费事的繁琐过程。

拿我来讲,和当今天皇的相遇是在大学时代。我属于是昭和年代末期长大的一代人,也被称为泡沫经济一代。1989年裕仁天皇逝世,日本进入平成时代。当时官房长官、后来成为首相的小渊宣布了新的元号是“平成”。现在日本同时使用公历年号和元号纪年。平成是当今天皇的年代。平成年代的大幕拉开,几乎与此同时泡沫经济崩溃,日本经济高度成长期终结,开始步入“失去的20年”。

资料图:日本天皇访问印度资料图:日本天皇访问印度

我谈及天皇的时候总是用不好敬语。日语中有各种各样复杂的敬语,但针对天皇必须使用最高级别的敬语。看电视上的新闻时,听的话可以理解但自己说的话讲不来那些敬语。过去我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连面对上司都使用不好敬语,经常被误以为是不懂礼貌的粗人。对天皇又怎么能用好敬语呢?所以有的人在听了我谈及天皇的讲话方式后还误以为我有否认天皇制的思想呢。但这真的冤枉我了,我是非常喜欢天皇的,甚至看电视里他出现时都想哭出来。要问我原因其实我也说不好,没有理由,喜欢的人就是喜欢。

坦白讲其实我并不喜欢昭和天皇。一部分原因是理不清的战争责任。我在十几岁的时候曾经认为天皇制应该废除,尽管我当时并不理解天皇制是怎么一回事。虽说是一种“象征”,但脑子里还是没有概念。从心理上,我对少言寡语表情匮乏的昭和天皇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资料图:昭和天皇(裕仁)资料图:昭和天皇(裕仁)

可是现在的天皇,他的存在确实是日本的象征,代表了“良心”和“良知”。天皇和皇后二人的样子也被认为是日本的理想夫妻的形象。东日本大地震时,政府的对应不力、灾区居民的心灵受到重创之际,他们二人赶赴当地,天皇握住一个个灾民的手慰问和鼓励他们。那时候没有日本人会因为看见了菅直人首相的身影而感觉受到鼓舞,只有不满与愤怒。鼓励了一亿三千万日本人的就是天皇。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觉得现在的天皇是值得尊敬的对象。

正因如此,人们才一直很依赖天皇,不知不觉中他已经82岁了,天皇的身体也吃不消了吧。但是,包括我在内很多日本人都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现今的天皇有一天不再是天皇了简直难以想象。于是听到“退位”的消息后我惶然无措。

日本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以君主立宪和民主主义为支柱。君主立宪是指宪法中规定了天皇或国王存在的制度。

过去,在日本人们一直在讨论作为民主国家的体裁,但作为一个非共和制国家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其真正意味着什么并没有被认真思考。民主体制,在本质上是一种以人人“平等”为前提的政治制度,而君主立宪是以皇室或王室为顶点的社会“阶层秩序”,并为人们所接受的政治制度。大日本帝国时代,就是强调君主立宪的部分而牺牲民主的时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失败后,民主体制的理论被提倡,在此背景下日本开始摸索“开明皇室”的形象,这是在民主制度的理论基础上试图结合君主立宪制的一种尝试。君主立宪和民主。现在,可以说日本人又迎来了要面对这两种政治制度的“紧张关系”的时代吧。

现行宪法第二条中规定,“皇位世袭,根据国会议决的皇室典范的规定继承之。”皇室典范是根据这一宗旨所颁布的法律。要修改皇室典范,必须要经过国会决议这一“民主程序”。

资料图:日本皇室合影资料图:日本皇室合影

如果真要着手修改皇室典范的话,那安倍首相一直主张的修改宪法等工作,在他2018年任期结束前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吧。因此,坊间甚至有人深度解读并大胆猜测,自民党等修宪势力胜利拿下三分之二席位的参议院选举刚一结束,就放出了天皇有意退位的消息,是不是天皇本人为阻止修改宪法而使出的“秘密对策”呢?

说实话我倒不这么想,但从天皇本人以往的发言来看,天皇也确实是非常重视现行宪法的“护宪派”。不管怎样,修改皇室典范的话,首先必须成立专家委员会,经过1年左右的研讨,在此过程中各路媒体也积极参与讨论,而且还要拿到国会上在经历一二年的争论。

到了那时我们就不得不去认真的思考天皇问题了。“我们的天皇”是什么样的存在?对我们的社会有何意义?宪法所规定的“日本国的象征”又意味着什么?今后,包括天皇在内的皇室应该与日本社会如何相处?这些思考,应该是我们为耗尽了毕生精力为日本人鞠躬尽瘁的天皇献上的最好问候和感谢。

(原标题:《天皇想退位,我们要支持吗?》)

【责任编辑:身中一刀】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