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龍昇

河北昌黎人,现居日本福冈,出版过长篇小说《血色炼狱》、《日籍华人》,传记《我在东瀛六十年》等。

中国文化影响日本文化的明证

导读

日本的楷树不仅矗立在孔庙、藩校、现代大学、图书馆等与儒学、文教有渊源的地方,今日更种植在许多街道和公园中,贴近了市民,成了景观树木。

楷模一词,意为典范、榜样。将楷模两字拆开,楷指楷树,模指模树。有多种古籍记载道:楷树是孔子冢上栽植的树,模树是周公冢上栽植的树。楷树树干挺拔直立,枝叶茂盛;模树的叶子春青、夏赤、秋白、冬黑,颜色极为纯正,不染世俗。楷模既喻树木风格,亦誉“士之楷模,国之桢干也”。楷模一词最早指的是“周孔”两位儒家的奠基人和确立者,可作尊师重教的象征,后世也比喻有高风亮节、有表率作用之人,近世又含模范之意。

2004年,在陕西岐山周公庙遗址附近,考古专家发现了极有可能是周公家族的西周墓地群,但至今没有确认到有可信的实物证明的周公墓,周公庙周围确有汉槐唐柏,却不见哪怕成了化石的模树,且模树的踪影在全国也难得一见。

倒是孔子冢上的楷树,不仅有子贡在孔子墓旁结庐守墓六年并植下由南方带回的楷树苗的记载,还有《四库全书》本的“山东通志”记载的“孔林有子贡手植楷树围一丈枯而不死”句、其清代遭雷火焚毁后的残株、康熙皇帝诏令在残株旁重植楷树一株并立下了“子贡手植楷”碑。曲阜孔林还有历朝历代植下的楷树,曲阜街道上也有楷树挺立,它已成为曲阜的市树。

曾到曲阜拜谒三孔——孔庙、孔府、孔林,在孔林的数万古木中辨认出许多楷树。来日后,曾参拜位于佐贺县多久市祭祀孔子的圣庙,不仅看了到由市长担任“献官”在“恭安殿”举办的原汁原味的“释菜”祭礼,还在其“仰高门”侧发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下有说明介绍那是从山东曲阜孔子墓前采种植下的楷树。又名黄连树的楷树生中原,日本本无它,此树是以何目的、在何时移植而来的?给自己留下个问题。

原来儒家思想早在五世纪时就传入日本,对日本文化影响很大。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8),儒家思想二次传入日本,并在思想界取得统治地位,支持着幕府体制的封建社会。当时各藩都重用儒者,建立学校讲授儒学,同时建起祭祀孔子的圣堂或圣庙。

比如今东京文京区的汤岛圣堂、枥木县足利市的足立学校中的大成殿、水户市水户藩校弘道馆、福岛县会津若松市的会津藩校日新馆、冈山县备前市闲古学校和新圣堂、长崎市的中岛圣堂、多久邑的邑校“东原庠舍”和其旁的多久圣庙……

1915年,日本农商务省林业试验场的初代场长白泽保美博士,访问了曲阜,从孔林的孔子墓旁,采集到了楷树的种子,带回日本播种在东京目黑区的林业试验场(今林试森林公园)。在那里生出的树苗,便是最早在日本生出的楷树,它按中国原名称作“楷の木”,也称“孔子の木”。

白泽保美是林业博士,他懂得楷模一词的原意,他带回日本的是宋代栽在孔林的楷树落下的种子,但他也知道最早是子贡在孔子墓前植下楷树的。于是,除去林业试验场留下的,由他本人或通过相识的学者,将更多数楷树苗寄赠给了日本国内与孔子和儒学有关的那些圣堂、圣庙和讲授儒学的学校,计有东京汤岛圣堂三株、多久圣庙一株、闲古学校两株、足立学校一株。

此后不久,植物学家、原小石川植物园园长松崎直枝也在曲阜孔林采集到楷树种子,带回日本培养出树苗,除本园保留一株,还在友人横滨市园艺家铃木吉五郎开设“春及园”时赠其一株。

1937年,还在东京大学就读、后为学艺大学名誉教授的大村兴道访问曲阜,孔家人曾赠其楷树种子,带回日本育苗后赠汤岛圣堂两株、赠日本最早的武家图书馆金泽文库五株(今存一株)。

1940年还有一位叫做浅见与一的博士也从曲阜带回了楷树种子。至此,从孔林带回的种子,经白泽保美培育的楷树苗有十五株、后来几位培育的有十二株,总计二十七株。

楷树雌雄不同株,1963年,理学博士朝比奈贞一与铃木吉五郎,将春及园的雄性楷树与金泽文库的雌性楷树进行人工交配,产生了日本第二代楷树。

1965年金泽文库发了芽的楷树苗,被移植到了冈山县县厅、日本三名园之一的冈山后乐园、冈山青少年农林文化中心的三德园,这些树苗在七八年后经人工交配,衍生出日本第三代楷树有数百株。

位于冈山县备前市闲谷的闲谷学校,是17世纪中叶建立的冈山藩藩校,数百年来改建改称为闲谷精舍、闲谷黉、私立闲谷中学、县立冈山县闲谷高等学校,1965年成为冈山县青少年教育中心闲古学校,总之它一直是一处教育设施。其校内曾有本馆、学房饮室、讲堂、圣堂、神社。

1991年青少年教育中心于迁往近旁后,闲谷学校成为“特别史迹旧闲谷学校”,它的本馆成了闲古学校资料馆,也成了日本国宝。闲古学校的两株楷树便屹立在资料馆一侧,它们在那里又被称作“学问之木”,成了尊师尊儒的象征。楷树不仅树干挺拔直立,它的树叶到秋季会变黄变红,每年11月里来旧闲谷学校遗迹来瞻仰楷树红叶的访客络绎不绝。

今日日本许多大学里都有楷树种植着,比如宇都宫大学、丽泽大学、冈山大学、熊本大学、千叶经济大学等。千叶经济大学的楷树立于综合图书馆前,它的树苗来自闲古学校旁、青少年教育中心闲古学校中的三德园,是1986年经冈山县知事赠与的。千叶经济大学之所以种植楷树,与其校训“一手握论语,一手握算盘”有很大关系。此句出自日本资本主义之父涩泽荣一的经商论著《论语和算盘》(論語と算盤)。

涩泽荣一(1840—1931),是幕府时代的武士,也是日本近代的实业家,他创立了包括日本最早的银行、证交所等500家企业,“论语和算盘”讲的是“道德经济合一”的经营管理思想,奠定了日本经济理论的基础。涩泽荣一的生家旧宅在琦玉县深谷市血洗岛,旧宅中立有他的铜像,铜像前便立着一株楷树,那是后人对其将东方儒家思想与西方资本主义功利主义结合的贡献的缅怀。今日琦玉县县厅(县政府)的东门前也植有楷树,琦玉县浦和市的浦和北公园内也植有楷树,大概也与其不无关系。

千叶县柏市的广池学园,经营着丽泽大学、丽泽高中、丽泽中学等多处教育设施,他的创业者叫广池前九郎。1943年,孔子子孙参加了被关东大地震震毁的汤岛圣堂的复兴典礼,广池邀请他参观了刚刚建成的丽泽大学。翌年,孔子子孙向丽泽大学寄赠了楷树的种子,播种成苗五株,栽在了学校的设施丽泽馆、讲堂、纪念馆、别馆等地。丽泽大学最早设立的是道德和语言学学科,后来设立的经营学科设立了企业理论讲座。丽泽大学的校名“丽泽”引自《易经》的“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学校的教育理念为“知德一体”,楷树出现在其校是顺理成章的。

日本有多处祭祀学问之神菅原道真的天满宫或天神社,在京都府南丹市的生身天满宫和大阪道明寺天满宫、东京江东区龟户天神社等宫社内都有楷树立足,是日人将学问之神菅原道真誉为楷模。菅原道真是日本平安时代的儒学者、汉诗人,担任朝廷右大臣时,遭左大臣谗言而左迁为古代九州官府大宰府的权帅,他在任上病死,葬于今福冈县太宰府天满宫。

1997年,孔子子孙向太宰府天满宫赠送了楷树种子,经那里培育出的楷树幼苗,两株被移植到了近旁的大宰府学校院的遗址中,三株移植到了大宰府遗址旁。曾见识过它们,可惜2014年的15号台风刮风断了长成五米高的学校院遗迹那两株。大宰府遗址的三株仍然健在。

日本的楷树不仅矗立在孔庙、藩校、现代大学、图书馆等与儒学、文教有渊源的地方,今日更种植在许多街道和公园中,贴近了市民,成了景观树木。比如大阪泽之町公园、琦玉县浦和市北浦和公园、冈山县井原市田中公园(田中苑)、冈山县仓敷市酒津公园……我于去年11月到过山口岩国市锦带桥,在桥一头的吉香公园,也看到了树叶染红的两株楷树。

直到近年,日本的楷树仍在繁殖和寄赠中:茨城县弘道馆孔子庙早年并无楷树,1970重建时,得到大公司社长赠与两株,1989年又得到福岛县旧会津藩校日新馆寄赠四株。

东京都市大学横滨校园内运动场周围的散步道上,生长着数十株楷树,大概是日本楷树聚集最多的地方了,那是对曲阜有贡献、获得曲阜荣誉市民称号的杉浦启荣(已故),1993年将曲阜市赠送给他的楷树种子育成树苗,转赠给了东京都市大学新增设的环境经济学部。前述旧闲古学校,也会定期的培育楷树苗,限量贩卖,比如2011年便培育了三百株楷树苗,精选后贩卖……

百年间,楷树在日本不知栽种到第几代了,有楷模精神、体现儒家思想的它们怕是繁殖得成千上万了吧。

(本文原标题《楷树立足在日本》)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