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张宏杰

张宏杰,作家、学者,著有《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等。

深入《解读曾国藩家书》系列之六

曾纪泽的外语水平到底怎么样

导读

我们对曾纪泽要有恕心,他三十五岁起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学习,能达到这样的外语水平,在当时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同治十一年,曾国藩去世。曾纪泽回到湖南为曾国藩料理丧事并守制。同治十二年正月初一,曾纪泽在日记中写:

试笔后学洋字良久。

这是他系统地学习英语之始。这一年,他已经三十五虚岁。

曾纪泽曾纪泽

之所以在守制时开始学外语,一是因为守制之时时间充裕,二是守制之地非常偏僻,无人干扰,也不引人注目。世家子弟学习外语之事在当时如果为人所知,必然掀起轩然大波。事实上,前一年纪泽护送曾国藩遗体回湘,选择了使用小轮船,这件事在湖南引起长沙绅士的长久不满,责难之声“数年不息”。纪泽当然不得不谨慎行事。

做为一个极富恒心和毅力的人,这次拿起外语书,他就没有再放下:

他不知从何处得到一本《英话正音》。……从同治十二年正月初五日,吃过晚饭的曾纪泽便开始读它。此后,几乎每日他都读这本书。……从他的日记中,看出他有时读半页,有时读一页,风雨无阻,雷打不动。他即便在出门访客时,也不忘在轿子里坚持读这本书。……他的自学英语自此真正开始了,而且几乎没有中断。根据他的日记,仅有同治十三年六月至光绪元年八月间(一年多的时间),因交际、旅行和准备考试而被迫中断,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偶尔拿出来温习一番。

曾纪泽学习外语,是非常困难的。首先,他没有老师,完全靠自学,所以他只能记字母拼写,却不知道如何发音,更别说练习口语。

他能学通英语,靠的完全是毅力。当时美国驻中国公使馆头等参赞临时代办何天爵(Holcombe,Chester1844—1912)说,曾纪泽是在“没有教师的情况下,仅仅借助一本《圣经》、一本《韦氏大辞典》、一本华兹(Watts)的作品、一本《赞美诗选》(Select Hymns)和一些习字本,花费了几乎三年的时间努力自学英语”的。

曾纪泽英语学习笔记曾纪泽英语学习笔记

因此他学的是哑巴英语。光绪三年七月,守孝期满,曾纪泽来到北京,与当时的外交官广泛接触,才有机会学习口语。他在英语上勇于实践,虽然自己说得很差,但是敢于开口。

虽然此时书面英语水平也还不够高,但是他不放过任何一个使用它的机会。他给自已刻了一方英文印,把自己的名字译为“Gearkhan of Tseng”。他在与西方人交往过程中很爱做的一件事是把自己诗译成英文,以两种文字同时书写在折扇上,送给外国人。他自己称为“中西合璧诗”。

何天爵对曾纪泽十分地钦佩,说他是“一位出类拔萃、孜孜不倦的学者”。并称曾纪泽所作“漂亮流畅”的英文诗,“无论其风格或是书法都堪称为上品”。

但是他也说:“当然,曾纪泽先生的英文诗中也有一些辞不达意和语法方面的问题”,有的诗还“深深地陷入了我们英语中情态动词的泥塘沼泽里,再也挣扎不出来。”

丁韪良也说,曾纪泽初见他时英语水平不高,向他奉赠的该诗英译“是典型的‘巴布英语’”(BabooEnglish,第246页)。这首诗的中文部分是:

学究三才圣者徒,识赅万有为通儒。

闻君兼择中西术,双取骊龙颔下珠。

英文部分是:

To combine the reason of heaven,earth and man,

Only the sage’s disciple who is can.

Universe to be included in knowledge all men are should,

But only the wise man who is could.

I have heard Doctor enoughto compiled the branches of science.

And the books of chinese and foreigners all to be experience.

Chosen the deeply learning to deliberated are at right.

Take off the jewels by side of the dragons it as your might.

翻译的确实算不上高明。丁韪良说:

曾纪泽远居于内陆,几乎从未见过白种人,主要靠语法和词典学习英语。不知是因为隔绝(它使曾缺乏比较的机会)还是因为奉承(贵族总是少不了有人奉承,所以自我膨胀),曾纪泽对自己的英语水平非常自负,常常向朋友们赠送双语题诗团扇,诗是他自己创作的。……译文是典型的‘巴布英语’。……曾纪泽英语口语流畅,但不合语法,阅读、写作有困难。

《曾纪泽日记》(全五册)刘志惠 整理/中华书局/2013《曾纪泽日记》(全五册)刘志惠 整理/中华书局/2013

丁氏认为曾纪泽四处赠送自己的双语诗是“自我膨胀”,我倒认为这是勇于实践不怕丑,学过外语的人都知道,大胆地练习和使用是最可贵之处。有人据此对曾纪泽的英语水平大加讥评,说什么“曾纪泽是清末外交界有名的人物,曾办过几件著名的交涉,据说是通西文的,原来如此!”(《人间世》第24期,第33-34页)。但是我们对曾纪泽要有恕心,他三十五岁起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学习,能达到这样的外语水平,在当时已经是出类拔萃了。

中国有句话,叫“一招鲜,吃遍天。”正是这点今天看来不算太高的外语水平,给了曾纪泽创造开创自己事业的机会。

曾国藩故居富厚堂曾国藩故居富厚堂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