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张丰

张丰,读书人,媒体人,现居成都。

围剿衡水中学,毁掉穷人最后一个幻想

导读

富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接受了素质教育,穷人家的儿女,还在迷恋应试教育。教育改变人们的命运,富人的命运已经变好了,对考试也就没那么在意了。

全国有名的衡水中学快被媒体塑造成恶魔了。这个学校跑到浙江平湖开分校,打着“考上一个北大、清华奖励50万”的旗号,结果,不但被政府主管部门约谈、叫停,还被当地教育部门组织了一些专家学者痛批、嘲笑。

根据央广网的报道,杭州第十四中学校长邱锋说,希望通过教育界人士的集体发声,帮助家长了解衡中模式的真相,确保浙江教育不回应试教育的老路。专家一致的看法是,浙江已经快实现素质教育了,衡水中学是应试教育的极致,跑到浙江来,不但是错误的,也是自取其辱。

资料图:衡水中学资料图:衡水中学

因此,有评论认为衡水中学跑到浙江来招生,就像鸠摩智挑战少林寺——邪门歪道挑战名门正派,最后肯定是要失败的。除了乔峰、段誉不经意间的帮助,少林寺还有厉害无比的扫地僧呢,你鸠摩智再狡诈,最后还是被镇压。

有意思的是,杭州长河高级中学校长何东涛还特别强调,“衡量一种教育模式的是非与对来自贫寒家庭孩子发自心底的同情,不能捆绑在一起。”这位校长不经意间说出了某种事实:衡水高中的模式,其实就是贫寒家庭孩子的道路。

又是约谈,又是组织专家集体发声,浙江教育界对衡水中学的应对,其实透露着一种恐慌。浙江当然是发达地区,很多学生家庭都是资产上亿,在江浙地区,清华北大的号召力确实也不如复旦、交大和浙大,但是这些校长们还是担心,浙江毕竟还有一些穷人,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会不会受到衡水中学的蛊惑,投入到“恶魔”的怀抱。

隐隐中,有这样一层意思:富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接受了素质教育,穷人家的儿女,还在迷恋应试教育。教育改变人们的命运,富人(中国的富人大多还比较新,刚脱去穷人的外皮没多久)的命运已经变好了,对考试也就没那么在意了。你北大、清华毕业的又如何,毕业了还不是到我的公司来工作?

这不是歧视,而是一种真相。衡水中学确实是集河北全省的尖子生于一校,然后冲刺北大、清华等各名校。我的公号发了一篇朋友写的质疑衡水中学的文章,有网友质疑说:“要质疑衡中,你先考上衡中再说”。这句话中隐含着委屈与骄傲,只有穷人家孩子才会懂。河北、河南、山东,这些应试教育的大省,无数穷人家孩子正在这条路上挣扎着。

放到20年以前,孩子们就没必要这么苦。那时,你考上一个不错的二类本科,就足以改变人生轨迹了。90年代以来中国高等教育的扩张,造成的一个后果是,一大批烂大学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过去的专科,现在早已摇身一变为大学了,考上这样的大学,虽然可以短暂欺骗自己,却是一个漫长灾难的开始。

超级高中的崛起,某种程度上说明中国的阶层固化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阶段:考上一般大学不足以改变命运,只有北大、清华才行(这个名单可以最多可以扩展到50个)。所以,衡水中学才会一致宣传自己的学生考上多少个北大、清华。我老家的郸城一高也是这样,每年都在宣传考上北大、清华的人数,就像奥运会金牌一样,父老乡亲希望这个数量能够一直增长。

这是一个真相,但是辛酸的是,它可能是一个已经过时的真相。如今,即使考上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也不再能改变人生命运了。这个转折,可能就发生最近三五年。一线城市房价的飙升,把过去20年积累的阶层分化给固定了下来。站住的就胜利了,如果掉下来,就开始往下走吧,反正没人拦着你。

放到10年前,一个河北县城的小伙,考上北大,毕业后留到北京,他会有一个不错的工作和女孩。虽然被称为凤凰男,但是他忍下白眼和歧视,也不和别人攀比喝咖啡和爵士乐,经过几年打拼,他可以首付买下一个小房子。乡亲们以他为骄傲,到北京看他,他经常去天安门或者八达岭,虽然无趣,内心却也满足。

今天,一个北大毕业生留到北京又能如何?从地下室到天安门或者八达岭,不仅是如何转车的问题,也是整个生活和世界观的颠覆。3月份,河南濮阳一中的一位高二学生被同学刺死了,他留下的日记本中就记录着梦想,“想考北京大学”,他还写下幼稚的英语句子为自己打气。他的同学们擦干眼泪,发出了高考冲刺的誓言。这些超级中学的学子们,被那些骇人的标语所鼓舞着,他们可能并不知道大城市发生了什么。

穷人家的孩子,还在顽固地相信着知识能改变命运。但是,衡水中学的神话,在当下就还剩下一个姿态而已。它是穷孩子的一面旗帜,你可以讽刺这是一场无望的战斗,但是对那些孩子来说,这就是他们梦想的全部寄托。

尽管如此,这面旗帜是否存在,仍然是有意义的。不久前,网上有一个传言,说清华大学公布了一个生源排行榜。不少网站在做标题的时候,都把衡水中学放到标题里,暗示衡水中学考上清华的,最终成绩不怎么样。但是,这个已经被清华辟谣的所谓排行榜,里面也有北京四中这样的“素质教育”名校。媒体和公众已经有一个共识:超级中学残害人性,它是落后的,也是需要改变的。

浙江教育界的反应,就是这种共识的延伸。这是对衡水中学的围剿,这种围剿已经胜利了(叫停)。浙江教育界的慌乱,说明衡水中学这种“落后势力”在当下还很有生命力。但是在一个阶层日益固化的中国,这面旗帜还能扛多久,确实是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郭墨墨】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