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俞天任

俞天任,笔名“冰冷雨天”,自称“老冰”。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谁在统治着日本》等作品。

为什么说中医还不行?

导读

实际上中医理论中的“邪”,无非就是“疾病”,说穿了中医理论是一种以结果来解释起源的原始思维方式,已经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的需要。

著名科学期刊《自然》的官方网站在前天,11月29日刊发了一篇题为《虽然存在有关安全的疑问,中国还是准备降低对传统药物的规定》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在10月份发文通知,从2018年初开始,中国国内的传统中药将不再需要通过成本高周期长的人体安全性以及有效性的临床试验,生产厂家只需按照中药经典药方生产就可以了,而这份“中药经典药方”的清单则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同拟订。有些文章中有说“只需要提供临床试验之前基于动物或体细胞的药理与药物毒性研究即可”的,但这句话并不见于《自然》网站所发表的原文。

本来从今年7月份开始,中医药专业毕业生就已经可以无需通过国家医学考试而执业,像传统的学徒那样。甚至中医诊所的开业都无需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只需报备即可。

这是医疗事业从未有过的巨大改革,是一次改天换地的大跃进。完全可以相信,经过这次医学大跃进,我国各地的“医疗资源不足”的现象将得到彻底的前所未有的改变,各种中药、中药制剂以及中医诊所可能会像雨后春笋那样大批涌现。但是这种大量出现的中药制剂和中医诊所所改变的“医疗资源不足”是不是好现象很可疑,因为这些中药制剂和中医诊所能否称作“医疗资源”还不一定。

“中医中药”经常被一起提起,但中医和中药(包括一些传统医疗手法)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谓“中医理论”源起于当时还没有物理、化学、解剖学和生理学知识的原始人类对于疾病以及发病原理的茫然猜测,结果用一种混沌,充满迷信观念的阴阳五行理论来含糊不明地解释疾病和发病原理,这种理论在几千年的历史中没有任何进步和进化,到现在还依然保持着原生态的形状。

传统的中医理论甚至连病名的分类都无法进行,只有从直观认识而来的“症”的概念,至于“症”从何来则使用万能武器的“正邪理论”来解释。实际上中医理论中的“邪”,无非就是“疾病”,说穿了中医理论是一种以结果来解释起源的原始思维方式,已经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的需要。

如果说原始人类在没有科学知识的时候做出这种猜测还是可以理解的话,现代人依然拘泥于这种“理论”就完全是一种反智的行为了。中医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有存在的价值,也值得花一点力气保存,但是如果用来治病救人则是万万不可行的。

一般都用“西医”作为“中医”的对立面,这种分类方法并不一定合适,如果“西医”是指“西方医学”的话,那么原来的原始西医和中医也区别不大,理论中充满了不确定的猜测和毫无理由的臆断。但是随着科学的发展,逐渐在西方诞生了现在被我们称为“西医”的现代医学科学理论。

用现代医学科学理论,人们能确定疾病的病因从而找到治疗原来是无法治疗的疾病的方法,能够征服越来越多的疾病,使得人类的平均寿命大为延长。

举例来说,“心肌梗塞”是一种现在很常见的成人病,现代医学科学已经确认了这种集遗传和生活习惯于一体的疾病的病因。这种病在生活水平普遍很低的过去并不为人所重视,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这种疾病对人们健康和生命的危害越来越严重,据统计2015年全世界有1590万人罹患心肌梗塞。

在过去,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对于这种疾病都是束手无策的,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现代医学科学开发出了冠状动脉旁路移植(Coronary artery bypass surgery,CABG)技术,也就是冠脉搭桥手术,有效地缓解了心绞痛和冠心病死亡的风险。但是搭桥手术之后的生存率还取决于各种因素,手术本身对患者的年龄也有要求,而且手术难度也很大。于是在1977年左右现代医学科学又开发出了“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方法,也就是常说的“装支架”,简单有效而且成本很低,以至于现在这种手术几乎都到了“滥用”的地步,心肌梗塞病人只要病情发现及时,一般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现在人们又把目光投向了在2012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的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iPS细胞)技术,希望这项技术能带来彻底治愈心血管疾病的方法。

而在这段时间,中医并没有一点进步,依然没有拿出可行的治疗方法。虽然经常能看到各种论述中医治疗心梗的文章,但是即便是中医本人在罹患心梗时也肯定寻求西医的帮助而绝不会去服用那些文章里所说的中药,然而西医如果生病,除了已经被宣告不治之外不会去寻求中医,从这个角度来看,“去找中医的人要么没病,要么没治”的说法虽然尖刻了一些,但也反映了现实。

大家都知道,单纯按照中医理论是无法进行诊断的,因为中医理论就没有“疾病”的概念,现在所有的病名的定义和诊断标准都来自现代医学理论,离开了现代医学,离开了各种现代医学的检查手段,中医们就连病人的病名都无法确认,更不要说治疗了。谁能保证免除了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只靠古老的师傅带徒弟的方法培养出来的中医从业者能够看懂现代医学的各种化验结果和报告呢?谁能保证他们能够确认疾病呢?在无法确认疾病的时候如何检验他们的治疗结果,万一发生医疗事故又如何进行追查和处理呢?

医疗技术的进步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理学、解剖学以及工程技术的进步基础上的,而阴阳五行理论支持的中医从理论上就是无法进步的,中医先天性地决定了它无法得到科学和技术的支持。

但中药以及传统疗法和中医不同,中药是中国人几千年来和疾病搏斗的经验记录,里面有非常多有效的验方和方法,就好象文明的发展程度较低的南美印第安人也可以发现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疗疟疾一样,中药和中医没有关系。可以说中药是宝库,但这个宝库中的记录必须以现代的科学方法加以整理和鉴定,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确定其有效成分和治疗机理,确立对于其有效成分能够稳定地萃取的方法,就像屠呦呦从青蒿中提取出对治疗恶性疟原虫疟疾有效的青蒿素一样。依靠中医是找不到青蒿素的,中药起码还知道青蒿。

中药中药物和验方的有效成分、安全剂量以及副作用的确认,离开了使用现代科学方法来进行的人体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试验是绝对不行的,哪怕是“千百年来”一直在被使用的药方也不行。而且对于这些“经典药方”的认定决不能依据权力由政府机关进行,只能在经过了科学的严格检测之后才能认定。除了确认有效成分和治疗机理以提高治疗效率之外,确认并驱除有害成分以及确认副作用也是科学检测的重要内容。“千百年来一直在被使用”不能成为御免的理由。

人类这几十年来在科技上的发展已经使得“千百年来”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千百年来一直在影响着人类健康的相当多外来因素的影响已经被减到了最低。特别是二次大战结束以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在大多数地区都得到了超过20岁的增长,从原来的50岁前后增长到了70岁以上。

所以不少中药验方中的副作用在现在暴露得越来越多,因为这些副作用在原来被其他有害健康的原因掩盖了起来。像前段时间由台湾和新加坡的医师提出来的马兜铃酸会造成泌尿系统癌变和肾伤害的问题就是一个例子,各种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可能确实已经使用了上千年,而且其中有些中药也确实能够治病,但在过去可能还轮不到马兜铃酸来危害人类的健康,在它起副作用之前有更多的有害因素已经起了作用,而且即便是马兜铃酸在起作用也没有为人所认识。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医学科技水平能够定位到马兜铃酸引起的健康危害,而且因为其他因素对健康的危害已经大为减少而使得这种危害更为凸显了出来。完全可以想象,还有其他很多这种潜在的,原来没有被认识到,有可能危害而且严重危害人体的物质存在于“千百年来一直在使用”的中药之中。要找出并消除这些有害成分,除了花费时间、精力和投资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方法,任何大跃进的方法都是非常危险的。

有关部门希望解决医疗资源不足的动机是能够理解的,但是这些问题绝不是靠大跃进,靠降低门槛就能解决的。大跃进只会促生当初想象不到的后果,降低标准只会产生大量只顾骗钱的庸医和假药。有一种“三拍”的说法,“脑子一拍,‘有了’;胸口一拍,‘看我的’;最后是大腿一拍,‘糟了’”,这种例子已经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与其以后再花大力气修补后果,还不如在决定之前再慎重地考虑一下。

【责任编辑:身中一刀】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