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叶克飞

叶克飞,专栏作家。

中国式旅行团丢的脸,全靠自由行游客捡回来

导读

两种游客,两种面貌,甚至会带来“不同的中国”。我不知道老外是否会对此感到疑惑,但作为一个自由行爱好者,我时常会因为另一类中国式游客的存在而感到尴尬。

我的跟团旅行经历非常有限,且基本发生在年少无知时。但就是这寥寥几次经历,也让我见识了不少世间猥琐,比如中年电工冒充其他职业调戏女导游,比如一路不停、毫无技术含量和底线的黄段子,比如在购物点的疯狂上当和在景点的肆意破坏……

这十年来,我未曾再跟团旅行,倒是整天在新闻上看中国式旅行团满世界丢人。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认为不应妖魔化中国旅行团。其实我也赞同不应一棍子打死,但“中国式旅行团”已成专有名词,意味着上车睡觉下车拍照、随地吐痰、大声喧哗等一堆“毛病”,要说丝毫不具备普遍性,那也是自欺欺人。

但在我看来,“中国式旅行团”的存在,并不等同于中国游客素质低。昨日贾选凝老师的《改善两岸关系,要靠文艺青年》一文便指出,台湾人所反感的“陆客”,其实是指那些走到哪儿都一拥而上、吵吵嚷嚷、热衷购物的旅行团,而那些热衷单车环岛游、耐心做攻略、深入体验台湾风土人情的自由行游客,不但不惹人反感,还因为“文艺气质”与台湾无比契合,反倒极受欢迎。

其他地方同样如此。以东南亚为例,它一向是中国游客的冲突高发地,这之中有宗教和风俗因素(如泰国寺庙曾因遭破坏而拒绝中国游客入内),也与当地旅游业良莠不齐有关,但最大原因是东南亚作为境外游的入门级地位。因为这地位,所以中国游客众多,也少不了那种不多搞几个购物点就注定赔本的超低价团。这种团问题多多,食宿条件恶劣,行程起早摸黑疲于奔命,自费项目多,充斥购物点,参团者的素质也极为可疑,起码认知能力就极其有限——有点常识的话,怎么会参加这种团?我们所看到的中国游客负面新闻,也多出自旅行团。但与此同时,东南亚也是自由行的入门级选择,清迈等地完全被自由行游客所占据,依然是文艺青年拥抱小清新旅行地的模式,与台湾无异,也相当契合,甚至皆大欢喜。

同理,在法国巴黎老佛爷“买买买”的中国旅行团,与欧洲小城里偶尔可见的自由行游客也是两回事。前者往往成为当地媒体嘲笑的对象,在国内也会沦为“丢脸丢到国外去”的靶子,后者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游客”,没什么可赞扬之处,但起码不似异类,行走于异国他乡,不至于令人侧目。

两种游客,两种面貌,甚至会带来“不同的中国”。我不知道老外是否会对此感到疑惑,但作为一个自由行爱好者,我时常会因为另一类中国式游客的存在而感到尴尬。

在巴黎老佛爷百货排队等候退税的中国游客在巴黎老佛爷百货排队等候退税的中国游客

有一年,我在德国自驾游,某日上午抵达著名的罗腾堡。这座童话之城小而精致,又因其被老城墙环绕,有一定封闭性,简直是旅行团最爱,导游将人带进城门即可撒手不管,任大家闲逛,到时间在城门口停车场集中即可。以我的性子,越是旅行团必游之地便越没兴趣,但既然途经,便停车进去溜达。因为时间尚早,小城静寂,连行人都见不到几个。正享受这安宁,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回头一看,我的个天!只见数十名中国游客呼啦一下从老城门涌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占据了整条街道,从人行道到石板铺就的马路,一排排急速前行。导游跟在最后面,嚷了两声“慢一点”,但无人搭理,他便不再出声,心不在焉跟在后面。

因为是石板路,这些中国游客又多穿皮鞋,脚步声在静寂的小城里显得特别刺耳。男人多已中年,上身穿衬衫或者有领T恤,下身是西裤,皮带上系着钥匙和手机皮套,有些是皮鞋白袜子,有些是旅游鞋,有几人拿着入门单反装腔作势,也有几人举着iPad蹲着马步拍照,互相以“书记”、“X处”、“X科”称呼。至于女人,要不就穿着高跟鞋在石板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摇摇晃晃,要不就凉鞋配短袜,仿似回到了八十年代,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拍照,摆出各种造作姿势。

他们的嗓门都极大,有人问这里是否需要门票,导游非常没好气地表示不需要,有人说这里有啥好玩的,商店都没开门,也有人说这里真漂亮,咱中国的小区也该这么建……我在下一个十字路口选择与他们分道扬镳,因为真心害怕被当成跟他们是一伙的。可惜小城太小,道路彼此相通,走不了几条街又会见到他们。

2014年和2015年,我两次“拜访”心中最美之城——布拉格。前一次正值晚冬,算是欧洲的旅行淡季,没见到中国旅行团,倒是见到一些自由行的同胞,彼此微笑致意。后一次则是盛夏时节,是欧洲游客最多的时候,布拉格也人满为患,虽无损美感,但终究过于喧嚣。最热闹的老城广场人头涌涌,连街头艺人都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几乎被淹没。吹巨型泡泡是街头艺人常见的玩意儿,一向围观者众。

当日恰好有一个国内旅行团,几个大妈拿着手机和iPad拍照,总嫌角度不对,但又不通外语,就跑到街头艺人面前打手势,让他往某个方向吹,还要吹出某种形状。街头艺人被缠个没完没了,只好伸手指天,表示自己再能吹,也拗不过风向,你们要求的角度,臣妾做不到啊!大妈们虽然跟街头艺人无法语言沟通,但彼此间聊得很欢,扯着大嗓门喊“我是让他往这边吹!”“你那样没用,还是拍不清!”“你别瞎扯,我不比你清楚啊!”旁边的老外一脸困惑地望向她们,显然以为她们在吵架。那一刻,我也很尴尬。

布拉格街头艺人布拉格街头艺人

至于中国旅行团最被诟病的“买买买”,因为我极少购物,所以很少遇见。像巴黎这种地方,去博物馆溜达还嫌不够时间,街巷间的意外之美还来不及邂逅,哪里有时间去老佛爷之类的地方扎堆?当然,更主要的因素是没钱去掺合。唯一的遇见发生在今年夏天,又是一次尴尬的经历。

当日我从法国东部驾车北上,前往德国法兰克福机场,途经某奥特莱斯,便停下看看。我一向着装随意,夏天最喜欢圆领T恤加牛仔裤,在欧洲买运动品牌的圆领T恤实在便宜,一件耐克还不到五十元人民币,所以我每次出游都会买上几件。在一个综合卖场里,当我捧着总价还不到两百元人民币的几件T恤在收银台前排队时,前面那两位穿着西装、一看就像出差而非旅行的仁兄,拿着整套西装、手提包和钱包买单,互相讨论着购物经,嫌弃欧洲太落后,购物地方太少。但最让我尴尬的不是他们的嗓门,而是那位金发碧眼的收银员,只听她微笑着用中文问了一句“发票?”那一刻,我真心无地自容。不过老外也分得清楚,轮到我买单时,她看了看我手里的东西,知道我没啥出息,就不会问我要不要发票。

也是在那个购物村,我遇到了大量中国游客。他们行色匆匆,手里拎着大包小袋,扯着大嗓门讨论各种品牌。还有人甚至做了详细攻略,画了购物村地图,那劲头跟我做自驾行程攻略有得一拼。

说来也有意思,二战之后,欧洲见识了一波又一波暴发户。六七十年代,大量美国游客涌入欧洲,欧洲报纸也充斥着美国游客没素质的报道,甚至直到今天,美国游客的大嗓门也不弱于中国人。到了八十年代,则是日本人和韩国人,如今轮到了中国游客。从这个角度来说,欧洲人实在见多识广。也因为欧洲旅游产业成熟、设施完善、人口素质相对较高,中国旅行团口碑虽不佳,但与当地人的表面冲突却相对较少。相比之下,我们所见到的中国游客与当地人酿成冲突的新闻,多半发生于东南亚和韩国。有意思的是,根据我的观察,在欧洲旅行的东南亚和韩国旅行团,素质一点也不比中国旅行团高,也是喜欢大声嚷嚷,喜欢一窝蜂拍照。

同样是亚洲面孔,日本游客的素质当属第一。我在旅途中见过的日本旅行团总是十分安静,大家默默听导游讲解,仔细观看每一处景致。而在公共场合,无论是机场、酒店还是餐厅,日本旅行团从不会乱不会挤,也从不会大声喧哗。而且,日本旅行团的行程往往颇具深度,我常能在一些不太知名但充满魅力的城市见到他们,而那些十天就七国八国的中国旅行团则绝不会在那里出现。

自由行游客与旅行团的两种面貌,也许与素质高低有关。如果不是那种刻意的背包穷游,那么自由行的花费明显会高于跟团,起码机票、酒店、饮食和当地交通这四大块儿就是极大的开销,如若热衷自驾,还要考虑油耗等因素。但也正因为一切自助,所以不会出现超低价团的混乱安排,一切会为自己负责。能自行妥善安排旅程的人,起码具备了良好的处理事务的能力。

另外,能够在海外自由行的游客,即使是入门级的东南亚,也意味着他有能力独立面对陌生的文化、语言和习俗,这不但需要胆量,也需要多元化的思维和基本的沟通能力。当然,这也使得自由行的游客获益更多。旅行团其实仍然是一个中国人的圈子,导游可以安排打点一切,游客只负责看,并没有机会与异国文化产生交流,但自由行的游客则不然,他往往能深刻体会到当地文化的不同,洞悉旅行真正的意义。

关于自由行游客的另一个发现也让我颇多感触:我热衷历史和人文,常常会去一些不知名的小城,在这些城市里很少会见到游客,更别说亚洲面孔,但偶然遇上,基本都来自日本。显然,他们对旅行的理解,也早已超越了所谓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也不局限于那些知名的大都会与景点。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