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颜纯钩

颜纯钩,笔名慕翼、斯人,资深编辑、作家、评论家。目前任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出版顾问。

“医闹”在香港没必要,也行不通

导读

医患两造对法律都投信任票,执法者又都严格秉公办理,建立起稳固的公信力,如此一套规矩,长年有效运转,维持了医生与病患之间的良性关系。

读许骥先生的文章,引起我的兴趣。我倒是从没有想过,为何香港极少有“医闹”的事件发生?细想一下,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是,“医闹”在香港是没有用的。任何医院都不可能因为一个病者家属纠集一部份人到医院大吵大闹,甚至破坏财物而轻易让步。医院对一个病人家属让步,就等于鼓励更多病人家属“照办煮碗”﹙按此办理﹚,因此不论发生什么事,性质有多严重,医院绝不会吃暴力索偿这一套。

你真的搞一场医闹,闹得不成样子,影响医院的正常运作,医院就会报警。警察来了,首先将闹事者隔离,必要时弹压制服,有犯罪的要被告上法庭,没有犯罪的警诫之下放你回家,你可能还要面对被医院民事索偿的后果。

因此,香港人碰到亲属遭遇医疗事故,一般都不会用野蛮的方式,一般都会想一想有什么正常的渠道可以申诉索偿。

病人入院做手术前,都要签署一份同意书,这是医院为自己预设的一张保护网,总之一进手术室,几乎任何并发症或疑似医疗事故发生,都不关医生的事。

病人和家属为治病,通常都会签署﹙否则就另请高明了,但去到哪个医院都是同样的规矩﹚,签署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是否医院和医生绝对可以卸责呢﹖那也不是,因为即使制度多完备,医生总还是人,是人就会犯错,犯了错就要追究,如果签了免责声明就保险可以卸责,那岂不是对病人太不公平﹖

万一出了事,香港还有其他的申诉渠道。据我所知,你当然可以先向医院申诉。一般来说,医院不会过于偏袒自己的医生。出了医疗事故,对医院的公信力固然有影响,但如果医院偏袒医生,最后病人家属去找传媒,传媒把事情挖出来,那对医院的公信力打击会更大。因此就危机管理上来衡量,医院也会尽可能公正处理。

有些事医院处理不了,会将事故呈上医务委员会,或由病人直接向医委会投诉。香港医务委员会是根据香港法例成立,获赋予权力处理执业医生的注册和纪律规管事宜的。医务委员会对事故会成立小组调查,然后分别就情节轻重作出不同处分,如果是重要的案件,他们还会召开记者会公布和说明。医务委员会对失德或失职的医生,会作出警告或讉责,严重的会停牌,更严重的甚至吊销牌照。医生被吊销牌照,也就是永远不得执业,数十年英名毁于一旦,以百万千万计的收入付诸流水,因此医生治病不可不如履薄冰。

当然,如果事情严重,你也可以报警,警方又有另一套规矩办事,出了人命,也有死因裁判法庭审理。

以上是指私家医院。在公立医院来说,自有政府的医院管理局,其上还有医务卫生署。公立医院出医疗事故,政府都不敢轻描淡写处理。一般医院管理层要召开记者会公布详情,鞠躬道歉,然后安排处分医生和赔偿病人的后续工作。若事件引起社会反响,卫生署首长要公开说明,交代处理详情,有的情况下高官也要向公众道歉。

香港人一般都相信法律,不管发生什么事,事情可轻可重,你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渠道去讨个公道回来。当然,事情的结果未必如你所愿,因为你对有关的专业和法规也不了解,但法律既然是可以信任的,你也只好将一切都交给法律,你胜诉了自然开心,你败诉也只好接受。

所以,说到医闹,香港人会认为“哂气”﹙白花力气﹚。你要纠集一群亲友,人家也要养家活口,未必那么得闲,即使人多,医院也不怕你,你闹半天,警察来了,还要到警署落案,亲友误工,你还要答谢,到最后,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很不上算。香港人在这种事情上很精明,不会做无胜算而要亏大本的事情。

既然有地方投诉,投诉的成本又很低,又何必医闹?写一封投诉信,必要时提供一些证据,到医委会说明,最多也就是奔走几天,然后坐等结果公布。医委会怎么调查,他们如何聘请专家研判案情,如何与涉案医生对责,那都不关你的事——如此好事,到哪里去找!

医闹搞不起来,医院和医生也都有安全感,做错了自然要负责,没有做错也能还你一个公道。医患两造对法律都投信任票,执法者又都严格秉公办理,建立起稳固的公信力,如此一套规矩,长年有效运转,维持了医生与病患之间的良性关系。

当然,香港的医疗制度问题还很多,以笔者的看法,就是医生自我保护的意识太强烈,政府又怕了医生团体,因此正如许骥先生指出的,长期以来香港医护人手都很欠缺。

笔者前不久因眼睛干涩,要找眼科医生看看,公立医院眼科专科要排队,去看私家医生,网上只有很少的私家眼科服务,大部份都在中环。中环医生的收费不问可知,但要找其他地区的,居然很少,找到一家打电话去预约,也是要一个星期后。

结果被迫去看中环的专科医生,医生做一番检查,说是年纪大了眼泪水分泌不足,结果开了两种眼药水,收了我九百多元港币。后来发现,两种药在普通药房都买得到,一百块钱有找。

普通市民看专科,如果到公立医院,排队时间往往很长,到私家医院,收费又太贵,以我们外行人来看,都知道是医生不足的缘故。按市场规律,不同层次的医生以不同收费标准,服务不同阶层的市民,如此方可称为健康的医疗系统。但目前香港显然并非如此,征结在哪里,据说政府要输入外地医生,总是遭到本地医生的反对。

近年香港急症室供不应求,有的非紧急病人动辄等候八九个钟头,以至政府要提高急症室的收费,以减轻急症室的压力。最近夏季流感,公立医院住院床位爆满,有些病人要安置在走廊上,以至后来政府要向私家医院买位,以补不敷之数。

笔者是长期病患,平时在公立医院复诊取药,从前是三个月复诊一次,后来改四个月,最近改五个月。每次复诊,满院坐满老人,一等要等一两个钟头,医生看一个病人最多五分钟,多问一句,医生无奈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病人太多医生太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笔者母亲中风住院,夜晚要上厕所,按钟无人应,她只好自己摸索下床。护士担心她摔倒,打电话给我,说要将我母亲绑在床上,以防她自己下床危险。我初时抗议,那护士叫屈,说她们人手不足,整个病区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值班。

种种迹象表明,整个公立医疗系统在告急︰医院不足,医生不足,护士也不足。

这个困境,恐怕短期内都没有希望得到解决。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