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许骥

许骥,写作者,著有《同胞,请淡定》《书评人可以歇歇了》等。

戴珍珠项链迎接家长的女园长,让我明白香港幼儿园如何保证安全

导读

到了面试当天,女校长全程站在校门口,衣着端庄、佩戴珍珠项链、面带微笑迎接家长。我看到的不是香港教育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多么高尚,而是香港教育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

携程亲子园的新闻很快传到香港,舆论一片哗然。胡适先生说,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只需要看怎么对待女人和孩子,真是至理名言。

我的内地朋友告诉我说,他们的幼儿园都装了监控,家长可以用手机看到幼儿园的实时情况,乃至于午睡的时候孩子踢被子了,都可以在微信群叫老师盖一下被子。我一面为朋友感到庆幸,一面也为内地的幼儿园教育感到悲哀。有一点大家能同意,那便是会虐童的教师肯定只占极少数。然而,家长反应如此之大,宁可矫枉过正的原因,恰恰在万分之一的概率也承担不起。对社会来说,孩子受虐的概率是万分之一;但对家庭来说,遇到了就是百分之百。

实话实说,无论身在哪个社会,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遇到类似的事情。相比之下,其实香港更“不安全”,因为香港的幼儿园里没有监控,出于隐私的原因也不可能有。每天,当我在楼下把孩子交给校车阿姨后,能做的唯一事情只剩下信任。前几天才得知一个特别奇怪的事情,原来香港存在一些没有学校授权,私营的校车公司。这些私营校车公司会比学校的校车便宜一点,但规模之小可能仅仅是个夫妻店——丈夫当司机,妻子当阿姨。但可能令内地民众很难理解的是,香港有大量的父母会选择并信任这样的私营校车。他们信任什么?信任的并非个别阿姨、教师,而是信任整个社会体系是会按照常识运作的。

香港有没有发生过幼儿园虐童案呢?当然也有的,只是真不多。我的记忆中,比较严重的一宗是2013年发生于香港跑马地玫瑰岗学校幼稚园部的新闻。当时,有人在社交网站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男童双手被胶布绑住,双膝跪在地上。该事件在香港也是闹得沸沸扬扬,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香港从官方到民间,有大大小小好多与保护儿童有关的组织,比如香港社会福利署、香港儿童教育及服务联会、香港防止虐待儿童总会等等。各个机构都可以接受市民投诉,然后跟进调查、处理投诉。更为严重的虐童事件,则要追溯到1978年了。那年有一名10岁的女童独自步入香港观塘的一间警署,遍体凌伤、多处骨折、瘦骨嶙峋。这个事件,正是引发香港防止虐待儿童总会成立的导火线。

很多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但香港倒是没有像内地《未成年人保护法》之类的法律。可能是受英美法系的影响,香港《保护儿童及少年条例》写得极为简略,法庭审理虐童案件,主要还是参考过往判例。不过,香港在1994年加入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公约》于回归后仍获得祖国确认,因此有效。

《公约》的精神渗透在不同的政府部门,但是没有强制的执行,各部门按照各自的领悟实施。在2014年的一宗个案中,一名女童被警方拘捕。然而在拘捕17小时后,警方以女童父亲无力照顾女儿为由,向法院申请“儿童保护令”。根据该法令规定,社会福利署署长或受授权的人,有权利以保护儿童为由,相当于“赦免”机制。对香港人来说,这件事有可能发生在你身上,就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因此立法者、执法者,都会以基本的人性为出发点去判断,而不会教条。所以,保护儿童是社会基本共识

香港对儿童的保护工作,主要由社会组织负责。香港不愧是发达的商业社会,所谓“大市场,小政府”,政府充分信赖市场,就连政府工作也交给市场去解决。在保护儿童方面,香港政府将保护儿童当作“项目”,通过招标方式把工作择优外判给社会组织去实施。而在充分透明的机制下,社会组织则以企业的模式经营,要面对来自同行的竞争,就要提供尽可能好的服务。

当然,等事情发生了才来补救、惩罚是来不及的。香港幼儿园有大量软性的手段,来尽可能杜绝悲剧发生。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幼儿园会想尽办法把家长拖到幼儿园教育中来。越是好学校,家长越是休想把教育责任都推给学校。

在香港想要上幼儿园,孩子和家长通常都要经历面试。面试过程中,家长一定会被问到的问题是会花多少时间与精力和幼儿园保持联系。我觉得幼儿园真是“聪明”,无论是否真心,家长在这一刻肯定会表现得会积极参与教育工作,这等于是给幼儿园一个口头承诺。等孩子真的入学之后,家长就要开始“兑现”自己的诺言了,家长会隔三差五地收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

当然,香港幼儿园的素质跨度很大,所以价格差距也很大。从完全免费的,到每月上万的不等。政府有一点监管得很严,就是招生不足的教育机构会被迫关闭,俗称“杀校”。所以,香港幼儿园之间的竞争激烈得够呛。

前不久我参加了九龙塘一间幼儿园的介绍会,从校长到教务主任到老师集体出席讲解。到了面试当天,女校长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全程站在校门口,衣着端庄、佩戴珍珠项链、面带微笑迎接家长。那一刻,我看到的不是香港教育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多么高尚,而是香港教育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说白了,人家就是为了多赚钱。而身为一名香港家长,我也是对更好的教育就要更多的钱这一点坦然接受,绝不相信世界上有“价廉物美”的东西。

最后我还是想强调,在儿童这个问题上,这几年内地虐童案频发,舆论都把视线集中在幼儿园应该如何如何,老师应该如何如何,政府应该如何如何,唯独忽略了社会是个生态,生态是综合作用的产物,虐童只是“社会病”的症状而已。从任何一个单点入手,都不足以解决生态性的问题。无条件地保护孩子,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基本共识。

(本文原标题:《无条件地保护孩子,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基本共识》)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