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王雁林

《男人装》曾经的那个副主编老王。现在不装了。开始说烧脑子的话,写辣眼睛的字。

对时尚男的三个误解

导读

这些误解妖魔化了时尚男,不过时尚男们也无所谓。不仅无所谓,还挺享受这种误解。边缘也罢,虚荣也罢,要是一个快递或送餐的而不是时尚圈,谁还有闲功夫误解你?

“时尚”这个词天生给人很多误解。

记得高中时把一件牛仔衣给穿破了,但依然天天穿,我妈每次看我穿那件衣服都会急眼,因为她觉得丢脸——我穿件破衣服出门,就像家里穷得买不起衣服了似的。

每次和他们走在一起遇到大院里的叔叔阿姨,叔叔阿姨们都会尽量不关注我衣服上的破洞,但越是掩饰,越明显,我妈则会说:“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了,家里那么多好衣服不穿,非要穿这件破的!”

叔叔阿姨们则会干笑一声说:“呵呵……时尚……时尚……”

这就是大多数人尴尬笑容下的“时尚”,大概意思和“中二”“怪胎”以及“傻逼”差不多。所谓时尚,就是一切超出他们知识范围,超过他们智商理解,超越他们审美情趣的人和事儿。

于是,大多数人会因此把时尚圈归为怪异、奇特、另类、边缘……而这个圈里的男的,则格外怪异、奇特、另类、边缘……呃,还有——娘!

误解有点深,让我慢慢讲。

我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那些时尚主编是不是都是Gay?

我能说,我肯定不是。江湖盛传的那几个吧……至少一半,我觉得也不是。

有个大牌的主编,江湖盛传他是Gay,传了十几年。因为从来没接触,光看他招编辑的品位来说,一度我也觉得他是的概率大。

后来终于有机会跟他合作,一起开会,聊起给女孩拍性感照片的事儿。他垂涎欲滴的表情和蠢蠢欲动的肢体语言让我觉得,他应该不是。当时他的表现,就像所有直男癌色狼一样,满满的荷尔蒙味道。如果一个Gay对女人身体还有这么大兴趣,那也只能说他“弯”得太“直”了。

于是,再有人谈起他的性取向,我都会说:“我觉得他不是,至少从谈女人的表现来看,肯定不是。”

但依然有人会说:“他不是?多明显啊?”

我也就只好说:“他顶多是个双,肯定不是Gay!”

这样的误解大概来自于那句很有名的话——时尚大厦里,除了那栋楼是直的,就没什么是直的了。

一个朋友,从当上主编开始,江湖上就传他是Gay;然后他结婚了,于是江湖传闻就变成了——他是Gay,然后形婚了;又过了两年,他儿子出生了,江湖传闻则又进化成——他形婚,为了打破Gay的传闻,人工授精生了个儿子;等他儿子都上小学了,江湖传闻依然没有平息,继续升华成——他的伴侣是个双,那个儿子其实是他伴侣和他老婆生的,他用形婚的形式来养……

我实在想不出所有时尚的男主编都是Gay于国于民有啥好处,大抵是传播和相信这些说法的人每天都在默默跟自己说——我没当上时尚主编,仅仅因为我不是Gay吧。

从上面那个传闻里头,又会引出另一个误解——时尚男的私生活都很乱。

嗯……也许吧。

曾经有个同事,当编辑之前是个作家,出过几本青春小说,小有名气。所以,他就时不时去新华书店卖自己书的那排待着,观察那些看自己书的小姑娘。如果有他比较心水的人,就过去搭讪:“嗨……我是这本书的作者……”一般都能当天把女孩带回家。

不知道这算不算乱?现在看来,顶多算睡粉,而且据说他的每任女友都是这么来的,虽然最后都没成,但姑且可算是爱情吧?

大多数时候,时尚圈的男生,不管直的弯的,基本是年轻时彩旗飘飘,过几年都红旗不倒了。这应该是所有人在那个年龄段都会有的经历吧。

有一回和一群时尚编辑聚餐,在日昌大厅里,一群人玩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的问题全是:“你最近一次性生活是哪天”、“第一次性生活是几岁”、“最奇葩的场所是哪里”、“最难的动作是哪个”……吵吵闹闹玩了4个小时,等我们买单的时候发现,方圆十米都没客人了。估计是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大声说着私密的话题,让人觉得这群人不太正经吧。朝阳群众没报警已属于万幸。

这可能是让所有人产生时尚圈的人私生活乱的原罪。毕竟太光天化日明目张胆谈这些事儿总难免给人留下那样的印象。但前阵民生银行的性骚扰事件、某投资银行的不雅视频……等等社会新闻传出后,觉得哪个行业都比我认识的时尚圈乱,只是他们不会在饭馆大厅里聊而已。

所以,什么叫时尚男的私生活都很乱?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啊?

因为有了上头俩误解,于是第三个误解很容易被推导出来——时尚男都不想结婚。

事实证明,我认识的时尚直男大部分都结婚了,即使没结婚的……我至少确认俩不是Gay,而且不是因为“花”不结婚,仅仅是缘分没到而已。

其中一个,非常熟。问他:“为什么不结婚?”

他说:“结婚这事儿,我一人说了算吗?”

我认识的十多年里,大概见到他交了十几任女朋友。其中有一任是我们俩去驾校学车时认识的。我们车本都还没拿到,感觉他们俩婚本就快拿了。

一天暴雨,雨大得跟淋浴一样。我正好在他家看片儿,这时他接了女友的电话,说自己在医院吊针。朋友二话没说就撇下我去医院了,我只好跟他爷爷俩人在他家看片等他回来,尴尬得要死。

等他回来,那形象——有如从医院偷渡回来的。晚饭时他跟我说,和那女的分手了。而原因是他到医院陪那女的,随口说了一句:要是结了婚,就方便照顾她了。

女的听完就说,那分手吧,我不想结婚。

当然,他也遇到过女的想结婚,他不太想而分手的。

曾经问一个主编,你为什么不结婚?

他说:古代,四五岁就能当皇帝,却要到16岁才能结婚,为什么?

为什么?

大概是照应一个老婆,比打理一个国家还难吧!

这些误解妖魔化了时尚男,不过时尚男们也无所谓。人也好,魔也好,“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不仅无所谓,还挺享受这种误解。边缘也罢,虚荣也罢,要是一个快递或送餐的而不是时尚圈,谁还有闲功夫误解你?

【责任编辑:陈编辑】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