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魏阳

哈佛大学历史学博士,现在某大学任教。

中国的霸道总裁,什么时候才会像凯文·史派西一样付出代价

导读

这次,好莱坞不仅仅是拍拍娱乐电影了,其自身的丑闻和净化,竟然也推动了“反性骚扰的全球化”;不仅一些美国艺人被封杀,连远在中国高校的陈教授,也感受到了压力。

最近刚在美国上映的新片《金钱世界》,由享誉美国的导演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指导。如果你对这个名字不熟悉,《异形》《角斗士》《黑鹰坠落》《美国黑帮》《普罗米修斯》等影片应该看过吧。没错,这些雷利斯科特导演的。

雷利斯科特因为《金钱世界》被金球奖提名最佳导演。本片原来由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主演富豪爷爷。但是上映之际,因为凯文·史派西爆出性侵丑闻。导演雷利斯科特决定删除所有凯文·史派西的戏份,临时换人。剧组在11月20号回到欧洲重新拍摄本片。9天就搞定。30号新预告上线。圣诞节公映。

这个凯文·史派西何许人也?他就是《纸牌屋》中操纵总统的弗兰克,《超人归来》中的大反派,2000年凭《美国丽人》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在好莱坞响当当一号人物。

今年,继著名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侵丑闻之后,凯文·史派西也成为众矢之的,成为下一个被封杀的大牌。

《纸牌屋》中的凯文·史派西《纸牌屋》中的凯文·史派西

先是《星际迷航》中的男星安东尼·拉普爆出三十多前在拍摄的工作场所,被凯文·史派西性侵。凯文·史派西在推特上声称“记不清了”。同时,史派西公开宣布自己是同性恋,被指责是希望转移公众的注意力。

这引发了更多的爆料。前女主持人,酒吧招待,更多演员和导演,甚至8名《纸牌屋》剧组员工,有男有女,都纷纷出来指责史派西是性侵的惯犯。好莱坞反应强烈。不仅《金钱世界》中的戏份统统被删,原定要颁给他的奖项——国际艾美创始人奖,也被取消。Netflix更直接解除了史派西的所有合作,等于直接开除了他。明年播出的《纸牌屋》可能是最后一季。

我和一位国内的朋友谈到这个事情。朋友惊呼:没想到这厮竟然强奸了这许多男人女人!

我笑着说:不是强奸,是性侵。

性侵不是强奸吗?朋友不解。

还真不是的。

史派西被爆料的性侵历史,除了没有特别注明的情况,主要是性骚扰的不当言行。比如:

理查德·德莱弗斯之子哈里·德莱弗斯通过美国知名娱乐网站透露,凯文·史派西曾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对自己进行性骚扰。晚上史派西在三人探讨剧本的过程中多次将手搭放在哈里大腿上。

制片兼导演托尼·蒙塔纳(Tony Montana)自曝:2003年,他在洛杉矶一间酒吧内,史派西进入酒吧突然向他“袭击”抓其下体。他说:“我当时去点喝的,而史派西就上前并用手臂搂住我。他跟我说让我跟他一起离开酒吧。他很用力地把手放在我下体,并整个抓住。”

《纸牌屋》剧组8名员工匿名向CNN揭发史派西。其中一名员工说:一天下午他被安排去开车接史派西来片场,结果在路上的时候史派西将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这些指责和国内朋友认为的“性侵就是强奸多名男女”的想法相去甚远。史派西将手放在别人大腿的举动,在某些文化和社会中,可能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其实,美国社会定义的“性侵”,是一种保护个人权利的特殊法律概念,包括强奸,但也包括“性骚扰”。大量的性侵,是以性骚扰的形式出现。

根据美国政府负责执行性骚扰控诉的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性骚扰的定义是:

“基于工作申请人或雇员性别的骚扰是非法的,可能包括‘性骚扰’、不待见的性求爱、要求性欢愉、以及其他口头或身体上的骚扰。骚扰不一定与性有关,可以包括关于一个人性别的冒犯性言论,比如对于女性群体的攻击性评论。”

也就是说,性侵远远不限于强奸。针对任何人的,任何不适当的言论和身体触摸都可能会构成性骚扰。比如在工作场所,抚摸你的同事的肩膀,或者是对你的异性同事说:“甜心,你的大腿真好看”。或者说:“我们下班后去约会吧!”甚至,针对特定性别群体的不当言论都可能是性骚扰,比如在开会对你的女同事说:“你们女人懂什么,最好闭上嘴。”这些举动,如果证据确凿,都是性骚扰的类型。

这样严格对性骚扰的防范,目的在于防止有权力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下属进行不当的勒索和欺凌。

Uber女董事:为避免被性侵 女性要这样做

美国可能是全世界对于性骚扰态度最严肃,处罚最严重的国家。性骚扰是美国职场的大事。

很多在其他国家比如法国和日本不成为性骚扰的举动,在美国则可能遭到重罚。《日本跨国文化》刊登过一篇文章,题叫《在日本OK,在美国可能是性骚扰》。文章说,在美国的日本人很容易犯以下类似的错误:

对于女性外表的评论;开“你会成为我女朋友吗?”这样的玩笑;以酒醉作为不当行为的借口;吹嘘“不带家眷在美国的自由生活”;或是询问太个人的隐私如“你有没有男朋友?”甚至在办公室里陈列挑逗性或衣着暴露的女性照片。

美国“性骚扰”的观念起源于1970年代,可能导致极高的索赔。索赔的主要法律根据是1964年《公民权利法》第七条。条款的初衷是防止工作中的种族骚扰。1986年美国最高法院在“梅里特储蓄银行vs文森”一案中裁定,歧视性的性骚扰,造成敌意的工作环境,违反《公民权利法》第七条,这个判决打开了性骚扰诉讼的闸门。

1991年安妮塔·希尔作证指控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克拉伦斯·托马斯对她的性骚扰一案件,更促成了美国性骚扰诉讼的风潮,据统计,希尔作证的那年,美国企业受到的性骚扰诉讼数量飙升了58%。

根据2013年赫芬顿邮报网站的研调,有75%的人在工作中经历过性骚扰,却没有投诉。另一项2015年的调查调查了2235名全职和兼职的女员工,发现三分之一的女性曾经在工作场合经历性骚扰。在经历过职场性骚扰的女性中,有29%的人选择投诉,71%的人没有。

性骚扰虽然大多是女性投诉男性,但事实上可以发生在任何性别组合之间。美国联邦政府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的统计表明,男性提出的性骚扰索赔的比例在今年大幅上升。1990年时女性与男性投诉性骚扰的比例是92%比8%;到了2015年,女性比男性为83%比17%。男性投诉的比例翻了一倍。

这当然和女性在职场中的地位上升有直接关系。

另外,性骚扰可以在各行各业中发生。据2011年《美国经济评论报告》研究发现,建筑土木业的性骚扰率最高,其次是交通和基础设施公用事业。2016年《硅谷的大象》发表的报告显示,60%的从事科技工作的女性经历过性骚扰,其中有65%的性骚扰来自上司,一半的人不止一次受到过性骚扰。

根据美国对职场性骚扰的容忍度,总体来说,在逐年降低。按照2017年的性骚扰标准,这次史派西被围攻,还真的不算冤枉。

不是所有的美国人对这样逐渐严格的反性骚扰措施感到适应。今年不久前被数十位女性(很多是著名女演员)指责性侵的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就说:

“我成长于1960年代和1970年代,当时所有的行为和工作场所的规则都不一样,那是当时的文化。”

据说,这位韦恩斯坦喜欢驻扎在洛杉矶贝弗利山庄半岛酒店,让助理叫一个个来试镜或者找工作的年轻女孩,来到他的房间。他会把裤子脱下来暴露自己,或是裸身走来走去,要求女性为他按摩,或是与他共浴。

《纽约客》韦恩斯特相关报道的封面《纽约客》韦恩斯特相关报道的封面

韦恩斯坦显然错过了七十年代的美国性侵观念发生的重大变化。还沉浸在60年“当时的文化”里面。

今年,韦恩斯坦的行径遭到了好莱坞几乎一致的声讨。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在剥夺了韦恩斯坦的会员资格;他更被自己的制片公司开除,失去了利用年轻女孩找工作的愿望进行性骚扰的权力。

被打成了落水狗,韦恩斯坦这才向公众道歉,承认:我现在已经知道60-70年代当时的文化,已经不能成为性侵的借口。“我已经知道不论在办公室里面或外面(都不能性骚扰),这不是个借口 。

在韦恩斯坦事件之后,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在2017年将防止性骚扰的写进了“行为守则”。这其实已经落后于教育、医疗、科技等许多其他行业。

可以说,对性侵观念的变化,是美国自从几十年代以来,职场规则最重要的变化之一。无论你是否多大牌的制片导演和明星,都必须遵守这个新的游戏规则。

觉得这种职场新规则太苛刻?谁让你在美国呢?

我的另一位国内女性朋友听说了史派西遭到封杀的事情后,嗤之以鼻,觉得美国人是小题大做。她半开玩笑的说:不就是摸摸大腿,讲讲黄色笑话吗?至于吗?而且,那可是史派西啊!那么帅的男人。要性骚扰我还求之不得呢!”

听了这话,我脑中立刻闪现在我们社会流行的各种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情节。据说,仅仅在起点中文网,就可以搜索到近2000部标题含有“霸道总裁”关键词的网络小说。而最近的种种电视剧,从《总裁在上我在下》《最美的时光》《克拉恋人》《杉杉来了》到《恋恋不忘》等等,无一不在渲染各种霸道总裁与职场玛丽苏的感情纠结。随便观看一集就会发现,那里面的总裁和下属的男女互动,按照今天美国的标准,几乎全部触及了性骚扰的警戒线。

《杉杉来了》剧照《杉杉来了》剧照

性骚扰,说到底是一方利用权力,对另一方进行剥削和欺凌。

问题是,你到底是像这些中文影视小说中的玛丽苏一样依附权力?还是像近来的好莱坞一样选择将权力关进笼子里呢?

将权力关进笼子里,需要的不仅是立法的进步,更有社会意识的改变。两者缺一不可。今年元旦爆出的新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生罗某控诉十二年前遭到导师陈教授的性骚扰。这一指证,得到了不少同学的支持。换句话说,说“Me too (我也被性骚扰过)”的人,并不少见。目前学校正在调查,而涉事的陈教授则声称:“没做过违法的事。”

如果陈某真的只是说说黄色笑话,抚摸几下女博士生,我国法律可能还真的不能支持受害人罗某的受害赔偿。而实质性的惩戒和对更多学生的保护,最终只能由陈教授所在的单位决定。

有趣的是,据报道,这次受害人罗某勇敢站出来指责多年前受导师的性骚扰,正是受到不久前好莱坞制片人哈维性侵丑闻的影响。这次,好莱坞不仅仅是拍拍娱乐电影了,其自身的丑闻和净化,竟然也推动了“反性骚扰的全球化”;不仅一些美国艺人被封杀,连远在中国高校的陈教授,也感受到了压力。

也许,立法和意识的改变,就是这样一点点形成的。

我的态度很简单:这次好莱坞导演雷利斯科特封杀凯文·史派西,好得很!职场性骚扰,就应该零容忍。

就算是你像史派西那么帅,也不行。

(本文原标题:《在好莱坞如何当个好演员?先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