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魏诺

互联网工作者,生活方式研究者。

你以为你站的是蒋劲夫,那其实是家暴

导读

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女性都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大部分的施暴者是她们的亲密伴侣。在中国,4.3亿个家庭的门后,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丈夫殴打。

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

就在这几天,中国男性艺人蒋劲夫被曝出对日本籍女友中浦悠花有家庭暴力行为,蒋劲夫也遭到了日本警方的逮捕。

然而,却有蒋劲夫的艺人朋友站出来“挺他”,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甚至还有网友留言称“换我我也打”。

这些言论都很惊人,但也很真实。

事实上,女性所遭到的家庭暴力,并不只存在于明星的花边新闻中。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女性都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大部分的施暴者是她们的亲密伴侣。在中国,4.3亿个家庭的门后,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丈夫殴打。

家暴的套路

美国作家摩根·斯坦纳曾以真实经历写下著作《疯狂之爱》,详述她过去在家庭暴力中的不安与恐惧,并且在TED演讲中,讲述了那些家暴者的“套路”。

任何家暴的第一步都是要引诱并吸引受害者。斯坦纳的伴侣叫做康纳,在华尔街一家知名的银行工作,他们的交往一开始便以信任为基础。斯坦纳在演讲中说,康纳总是透过倾诉创造出一种彼此信任的神奇氛围。再加上常春藤盟校毕业、华尔街工作等优秀的身份,斯坦纳完全看不出康纳身上有一点暴力或者控制欲的预兆。

家暴的第二步是要孤立受害者。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康纳告诉斯坦纳说,他辞掉了梦寐以求的工作,要与斯坦纳在新的城市里共度余生。为了爱情,斯坦纳也辞掉了工作,和康纳一起离开纽约,去到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陌生地方。

第三步就是引入暴力威胁。在婚礼前五天,康纳第一次殴打了斯坦纳,但斯坦纳为了爱情仍然选择嫁给了他。噩梦并没有因为妥协而终结,在斯坦纳与康纳两年半的婚姻生活中,每周都会被打一到两次。

摩根·斯坦纳的TED演讲摩根·斯坦纳的TED演讲

其实,在蒋劲夫的家暴新闻中,也不难见到这些套路。

中浦悠花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自己认识蒋劲夫之初并不知道他是有名艺人,两人相恋后,也一直秉持着以结婚为前提交往,自己还曾于7月份见过蒋劲夫父母。这是第一步。

而在中浦悠花和蒋劲夫同居之后,女方手机上所有朋友的通讯方式全部被蒋劲夫删除,女方无法和朋友取得联系,彻底被“孤立”了。

最后便是暴力的引入。一开始暴力行为并不严重,顶多“敲一下”,并且会道歉,但之后暴力升级,且成了“家常便饭”。

为什么不能逃离施暴者?

面对家庭暴力问题时,几乎每个人都会提出“为什么家暴受害者不离开?”“为什么要留在打她的男人身边?”等等问题。然而,在家暴问题上,真的不是“离开和不离开”那么简单的选择题。

中浦悠花是坚强的,也是幸运的,她趁着蒋劲夫出门的间隙报警获救,并且登上了媒体,选择将事件公开。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坚强和幸运,依据美国反家暴联盟2010年的调查数据,85%的受虐者无法彻底离开一段虐待关系。

这似乎有些违背我们的常识,不是说“家暴要么反抗要么滚,绝对不能忍”吗?为什么遭受这样的暴力还不离婚?

面子、经济和孩子。很大一部分被家暴的女性是家庭主妇,离开需要金钱,离开需要吃饭,需要养育孩子和生活。而且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很可能无法得到孩子的监护权,很多女性都害怕承担这样的后果。面子问题也需要考虑,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会迫不及待地宣称自己的家庭不幸福。

习得性无助。当家暴受害者发现,不管是亲人、朋友还是法律,都很难帮助自己解决问题,就会缺乏自信,不敢过多的反抗,结果纵容对方变本加厉地施暴,这种关系模式在心理学上叫做“习得性无助”。

在婚姻问题上,中国人助长“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大多数人常常都是“劝和不劝离”,而且还会把力促他人婚姻破镜重圆视为美谈。很多家暴受害者就是因为这样,无法得到亲人、朋友的帮助。

更为严重的是,家暴受害者即便求助警察,也因为“清官难断家务事”的传统思想,难以得到有效的救助。

例如,《疯狂英语》李阳的妻子Kim Lee曾撰文称,在她遭遇李阳家暴报案后,一位女警对她说,“你和你丈夫都是好人,冷静一点,回家去吧,一切都会好的”。

警察之所以不愿积极介入,除了受到传统观念影响,也是因为家庭事务中存在两情相悦、中途反悔等等复杂的可能,两性、婚姻关系不是“是与非”那么简单的判断题。

于是,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了沉默。据联合国调查,在大多数国家遭受暴力的女性中,仅有不到40%曾寻求帮助,报警的更是不到10%。在中国,受害者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

关于家暴Kim,李阳在节目上是这么说的关于家暴Kim,李阳在节目上是这么说的

对感情还有幻想。前文说过,家暴套路的第一步是吸引和引诱受害者,这时候肯定不会出现暴力行为,而且施暴者的形象在这一阶段是非常迷人的。家暴受害者很多时候都会希望,伴侣能够回到之前的那个迷人的TA,既是回忆,也是爱情。

拍摄于2001年的经典反家暴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梅湘南在最初因为两人发生争执遭到安嘉和的毒打时,也是一忍再忍,对他抱有幻想,希望他能够就此改变。当然,结果还是令人失望了。

害怕被报复。离开施暴者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在家暴的关系最终有可能会发生杀害。在家暴受害者主动结束和逃离受虐关系之后,常常会出现暴力谋杀事件,施暴者不仅会威胁受害者,还有受害者的家人。

斯坦纳在TED演讲中就提到了一个数据,超过70%的家庭暴力谋杀,发生在受害者结束这段关系,离开之后。因为施虐者已经毫无顾忌。施虐者还可能会长期跟踪骚扰受害者,甚至会对孩子下手。

错误的认知观念。家庭暴力的施暴方,会用各种方法摧毁受害者的自尊,从而为自己的暴力行为建立合法性,让对方顺从。特别是一些头脑里存在错误观念的女性,更容易认同这种指责。

中华女子学院女性学系教授孙晓梅曾于1993年去北京郊区调研,她发现每个接受调查的女性都被丈夫打过很多次,但遍体鳞伤的妻子,依旧会与丈夫和好,她们认为打一辈子是应该的。

而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安嘉和就指责梅湘南婚前有过性行为,从而导致自己的冲动,而梅湘南最开始也选择原谅了安嘉和。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吃瓜群众会对挺蒋劲夫的明星如此愤怒:很多明星的粉丝都是三观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家暴有理这样的言论,很容易影响到低龄粉丝,进而影响到他们的三观,甚至整个人生。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纠正了很多人家暴问题上的是非观《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纠正了很多人家暴问题上的是非观

对家暴受害者的帮助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对家暴“零容忍”说的都对,但现实比表态要复杂的多。

即便是下定决心离开,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美国国家防家暴热线的统计数据现实,一个遭遇家暴的女性,平均要尝试7次才能够彻底离开施暴者。很多人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遭受到了更严重的伤害。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董珊珊案”。2009年,刚刚结婚10个月的北京女孩董珊珊被丈夫家暴致死。在从结婚到死亡这10个月的时间里,她曾八次报警,曾求助于妇联,曾提起离婚诉讼,也曾离开亲人独自在外租房躲藏。但是她的丈夫王光宇在明知董珊珊怀孕情况下施暴,直到董珊珊死亡。

2010年7月,王光宇最终以虐待罪被起诉,仅仅判处了6年半的有期徒刑。四年之后的一天,一个23岁女孩在求助电话中哭诉,说自己遭到了严重的家庭暴力。而打她的丈夫,正是被提前释放的王光宇。与死去的董珊珊一样,这个女孩一提离婚,王光宇就扬言要杀她全家。

这一事件凸显了家暴案件处理中两大问题:

一是对施暴者的惩戒不够。这一点在2016年《反家暴法》出台后有所好转。在《反家暴法》出台1个月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女记者红梅被丈夫金柱殴打致死,后一审、二审法院均以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判处被告人金柱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样的定罪量刑,与董珊珊案已有云泥之别。

二是对家暴受害者的保护仍不完善。据全国妇联权益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全国2000余家家暴庇护场所,在2016年一年时间里,仅提供了149人次庇护服务。

家庭暴力不是一个特定国家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文化现象,而是一种犯罪家庭暴力不是一个特定国家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文化现象,而是一种犯罪

即使进入到司法程序,在法院的审理中,家暴的认定同样困难重重,2014年到2016年,全国涉及家暴的一审案件数量共94571件,其中3741件被认定存在家暴行为,认定率仅为3.96%。很多家暴事件,因“证据不足”不了了之。

就算被认定有家暴行为也不意味着能够顺利逃脱。前几天,就出了这样一个新闻,成都女子董芳向法院提交离婚二审上诉书。原因是去年6月,董芳与丈夫产生争执,被施以暴行。虽然事后她如愿申请到法院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但后来她提出离婚诉讼,经3次庭审,法院仍然判决不离婚,理由是要给双方冷静期。

当力量单薄的女性,面对着亲人、朋友甚至是法官的“善意劝解”忍了下来,却换来一次又一次的暴力虐待,有些绝望的家暴受害者最终举起了凶器。

据统计,2014年至2017年,涉及家庭犯罪中有252名被告人涉及故意杀人罪,其中由受害人转化为以暴制暴者的有117人,占总数的46%。

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说过:与恶龙缠斗的越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越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