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唐映红

唐映红,高校心理学教师,自由撰稿人,从事心理学科普写作。

罔顾专业性的工匠精神不过是叶公好龙

导读

一项试图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手机品牌,试图通过品牌名来彰显“工匠精神”和所谓“情怀”的创业公司,避免品牌名出现歧义,出现令哪怕部分目标消费群体产生负面联想应该是品牌设计的一个专业常识。很难想象一名四川消费者会晒出他新买的锤子手机,因为这样显得很“锤子”。

掐指一算,作为一名非典型高校老师已经快10年了。在成为高校教师之前,曾经尝试过多种职业,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职业生涯之一就是曾经从事过管理咨询的工作。

记得从事管理咨询工作参与的第一项目是帮助湖南株洲一家中型国有企业进行人力资源管理系统改善的方案设计。因为在方法学上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我被安排在项目中承担前期调查诊断的工作。通过半个月的调查、访谈、资料查阅,撰写了一份人力资源管理诊断报告提交给客户。出人意料的是,我的第一份报告就获得了客户赞不绝口的好评。负责与我们协调沟通的是客户方的一名资深的总经济师,在企业有着30年的工作经验,她认为我提交的报告系统、全面、深入地把企业存在的人力资源管理有理有据地呈现了出来。

这让我很是得意。一名对行业和企业没有什么经验的“小白”,半个月时间浮光掠影的调研报告,就能够令在行业和企业里深耕了几十年的资深专家认可和赞誉,极大地增加了我对所从事工作的信心。在后面陆续的咨询项目中,我都习惯了所提交的管理诊断报告获得客户的认可和好评;如果没有,那一定是客户的问题。

几年后,当猎头公司将我推荐到某上市公司从事具体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时,俨然觉得自己已经是经验丰富的管理专家。但是,几个月之后,我不得不接受自己其实并没有管理经验的事实,做过十几个项目的管理诊断,与具体做一件管理的小事,根本就是两回事。我可以从简单的几次沟通中,很敏锐地发现企业沟通系统存在的问题和症结;但要专业地做好一次员工沟通,却没有那么容易。

好在尽管我在管理上并不专业,但我毕竟有自己的专业,接受过专业的系统方法学训练。在社会生活中,敏锐地发现问题,与是否能够解决问题,其实是两种不同的能力,以及能力倾向。能力是人们经由经验和训练所获得的能够处理事项的特质;而能力倾向则是具备某项能力的潜在优势。一个人擅长发现问题,往往意味着他的直觉判断力、方法学素养、逻辑思维、想象力等或其中一些方面具备优势。而一个人擅长处理好具体的事项,则更多仰赖行动力、执行力、经验技能的积累,等等。

这些早年的职业经历使我在接下来从事高校教学工作时能够对学生提供一些课程之外的帮助。当有学生踌躇满志地将他的创业计划讲述给我听的时候,我泼冷水的时候多过鼓励。年轻的学生们在讲述他们的创业构想时,通常都会首先阐述他们对某个行业,或者某个消费群体以及竞争对手存在问题的分析和见解。无一例外,每个意图创业的年轻人都能头头是道地发现“问题”,有些“问题”甚至还切中肯綮。我给他们的提问是:为什么你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发现的问题,那些竞争激烈的从业者不去解决呢?

道理很简单,我们都能从初次见面一眼看出某个人眼睛不够大,而且还是单眼皮。但要帮助他改变的只有整形医生,或者经验丰富的化妆师。即使你的审美品位再高,只要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整形医学训练,或者化妆训练,那也只能做出一个判断。

至于为什么会给年轻人泼冷水,因为如果鼓励他们,无论是贷款还是用父母的积蓄,在缺乏必要资源的情况下,仅仅靠自己的判断以及创业“点子”就尝试创业,鼓励更可能意味着戕害。

缺乏必要资源而贸然创业,即使有凤毛麟角的“成功”案例,那也是小概率事件。用语焉不详的小概率事件来鼓励年轻人创业,鸡汤成功学才会乐此不疲地干这事,作为负责任的教师要是也这么干,就太不把自己当教师了。

成功的创业一定基于必要资源,包括但不限于诸如经验、专业、人脉、资金、市场、技术、工艺、团队,等等,这应该是常识。在一家企业里面,营销部门离职后创业的员工最可能成功的方向是销售公司;生产部门离职后创业的员工最可能成功的方向是制造工厂;采购部门离职创业的员工最可能成功的方向是贸易公司;财务部门离职后创业的员工最可能成功的方向是会计师事务所;等等。我的学生中有创业成功的。有个女生在读书期间就和弟弟一起创办了两家经营不错的轮滑俱乐部,因为她家里面就是干这个的。

所以,无论是在营销心理学,还是职业生涯发展的课堂上,如果讲到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我不会将其作为一个积极的榜样让学生效仿,而是作为一个负面的案例让学生分析。

昨天罗永浩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主会场举行了新的锤子手机的发布会。有学生看过发布会直播后,在微信留言:“老师,你看过锤子手机的发布会了吗?我感觉没有课堂上分析的那样差呀,看起来比苹果7更牛逼。”

没错,如果仅仅从发布会场面上来看,新的锤子手机M1俨然是超越并且碾压苹果7的了不起的产品,这要归功于罗永浩一如既往的演讲天赋,以及一如既往的“工匠情怀”。

但是,商业上的成功绝不仅仅是在一些小功能上“胜过”竞争对手就OK,商业的成功是整个的产品与服务:从产品定位、工业设计、工艺制造、质量管控、供应链管理、市场营销、渠道建设与维护、客户管理、售后服务,等等一系列环节的成功。这应该是常识。

如果锤子科技仅仅是一家工业设计公司,或许可以算得上是“成功”。锤子手机在工业设计上确实具有优势,并且也贯彻了罗永浩所宣扬的“工匠精神”,能够获得一系列国际工业设计奖项,已然反映了这一点。

可是,罗永浩创业,从“锤子手机”的命名开始就透着浓浓的不专业的端倪。一项试图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手机品牌,试图通过品牌名来彰显“工匠精神”和所谓“情怀”的创业公司,避免品牌名出现歧义,出现令哪怕部分目标消费群体产生负面联想应该是品牌设计的一个专业常识。很难想象一名四川消费者会晒出他新买的锤子手机,因为这样显得很“锤子”。

两年前我曾经撰文《被锤子敲醒的情怀创业幻想》来评论锤子手机一次性断崖式降价千元的荒唐,定价形同儿戏对一家自诩“工匠精神”的创业企业不啻是绝佳的讽刺。两年来,罗永浩的锤子科技累计亏损超过6亿元。根据上个月证监会披露的锤子科技投资方之一的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中反映的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锤子科技的净资产为1.9亿元,而现如今净资产只剩下20万元,在北京买一辆网约车配置的新车都捉襟见肘。

说实话,这不奇怪。罗永浩与他所创立的“锤子手机”陷入这样的窘境算是正常的市场结果。从一开始,不专业的罗永浩要跨界入行创业手机企业,其初衷就在于作为消费者他敏锐地发现了市场上业已售卖的各款手机产品存在的种种问题,特别是他的偶像乔布斯的苹果手机。

作为任何消费者,要发现他使用的消费品存在的种种问题本就稀松平常。产品不是针对某一消费者,而是市场上整个目标消费群体来设计的;任何消费个体感知到产品的“问题”都不足为奇。罗永浩能够敏锐地感知并系统地发现一大堆“问题”,这仰赖于他某些杰出的个人能特质。客观而论,锤子科技所设计的产品也最大程度和限度地克服了他发现的“问题”。

可是,再卓越的设计,那也只是手机产品的一个环节而已。踌躇满志的罗永浩在产品设计中一切都使用所有供应商中业界最好的,从高通骁龙的芯片到索尼的摄像头,德州仪器的耳放芯片,OEM代工厂也选择业界最好的大牌供应商富士康。工业设计师甚至还请来了前苹果的工业设计总监Robert Brunner。

过于倚重设计,而忽略制造是锤子手机面临的第一个滑铁卢。首款锤子手机T1在试生产阶段就发现DFM(Design for manufacturability)没有衔接好,卓越的设计缺乏可制造性,制造商的工艺水平无法满足设计的要求,导致第一次合格率就不足10%,几乎所有产品都要返工。而发布之后的零部件供应不稳定,导致整个生产线跟不上。

通览两年来罗永浩与他的锤子科技在诸如工艺设计、质量管控、供应链管理、营销战略等诸多环节中的种种做法,真的是形同儿戏。作为创业者,他只能看到产品表面上的“问题”,却对产品背后的种种专业壁垒视而不见。

要知道,苹果在出货季光派驻在代工厂监督质量管控的员工就数以百计;而苹果提供给制造工厂的工艺质量标准更是千锤百炼,极为细致。当代工厂制造的产品出现质量瑕疵,像苹果这样的海外客户对不良品的惯常的做法是代工厂负责人、客户代表、海关三方列席,核对不良品的编号数量种类,然后共同见证对不良品的彻底销毁。像富士康的做法是用压路机来回碾压,并在三方的共同见证下将残骸送进焚烧炉进一步销毁。

这就是专业性。罗永浩自诩的“工匠精神”,应该首先反映在这样最基本的专业性上,一本千锤百炼的工艺和质量标准手册就是反映了专业性的“工匠精神”的体现。罔顾专业性,只鼓吹情怀的“工匠精神”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

从善意的角度,我倒是希望昨天锤子科技发布的M1手机能够令危机重重的锤子手机咸鱼翻身。至少,两年多的教训如果能令罗永浩在产品的工艺制造、质量管控、供应链管理以及营销策划等环节也能像重视工业设计一样地意识到专业性的重要,那么咸鱼翻身的锤子手机也不失为一个可以推荐给学生分析的先抑后扬的积极案例。

【责任编辑:赵琼】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