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唐辛子

唐辛子:旅日华人作家,出版有随笔集《唐辛子in日本--有关教育、饮食和男女》、人物传记《日本女人的爱情武士道》。自我介绍为——“唐辛子,在日文中就是“辣椒”的意思,唐辛子就是“糖辣椒 ”,一个既甜且辣的人”。

校园欺凌,在日本最终也得靠孩子自己解决

导读

欺凌与被欺凌,是所有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这当中并不存在任何正义,也毫无真理可言。但它可以帮助孩子收获宝贵的人生经验。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故事值得与大家分享。

早起看微信,发生在北京中关村二小的欺凌事件,几乎刷爆了我的朋友圈。这所学校一位刚满十岁的四年级同学,在厕所如厕时,被两名同学堵住厕所门,并被其中一名同学扔厕纸筐。“正砸在儿子的头上,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那两个男生见状,哈哈哈一阵嘲笑跑走了,全程不到一分钟。”被欺负同学的母亲在网络撰文写道。这位母亲曾经寄希望于学校,希望学校处罚欺负人的两位同学,校方最开始表示要认真对待此事,但最后这位母亲得到的回复却是“就是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

这只是一个过分的玩笑吗?我不清楚国内的学校是如何定义“欺凌”二字的。但日本文部省对“欺凌”二字的定义十分明确:“所谓欺凌,就是当事儿童在读期间,与其有一定人际关系的其他儿童的言行举止,带给当事儿童心理上或是物理上的影响,并令当事儿童感觉到身心痛苦。”

换言之,这件事如果发生在日本,显而易见就是一起欺凌事件,而绝非什么“过分的玩笑”。只要当事儿童感觉到了身心痛苦,无论程度大小如何,都可以视为欺凌。也因此日本的校园欺凌事件近年来显得越来越多。因为无论是家庭还是校园,这个社会令人感觉身心痛苦的事,实在太多了。尽管日本政府为了预防校园欺凌,制定了例如“欺凌防止对策推进法”等在内的各种制度与对策,包括充实儿童的道德教育、早期发现对策措施、设置校园心理咨询,等等。但这一切并无法根绝校园欺凌事件发生。

因为在欺凌这件事上,无论多么好的社会环境,也无论多么细致详尽的法规对策,都只能起到缓解作用。真正要从根本上消除欺凌与被欺凌的问题,还在于当事儿童本人。可以说,欺凌与被欺凌,是所有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这当中并不存在任何正义,也毫无真理可言。它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灰色地带。这片灰色地带,既可以拿来扼杀——像带毒的雾霾一样扼杀孩子的身心健康。但也可以拿来利用——利用它帮助孩子收获宝贵的人生经验,令他们懂得离开家和父母之后,如何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相处。这样的人生经验,将为他们在未来成长为具备良好心理素质的大人打下扎实的基础。

例如日本的漫画家手冢治虫,就是这样一个在欺凌中成长起来的人。如果我说手冢治虫能成为日本战后最具影响力的漫画之神,与他童年时遭受欺凌有关,也许会令许多人大吃一惊。但事实的确如此。

青年手冢治虫自画像青年手冢治虫自画像

小学时代的手冢治虫非常瘦小,头发有些天然卷,看起来乱哄哄的,加上视力不好,从小就戴眼镜——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戴眼镜的孩子还非常少,大家对戴眼镜的手冢治虫特别好奇,凑过来问“戴上眼镜能看多远?”手冢治虫自己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就胡乱回答说“只能看六十米远。”于是大家一阵哄笑,当即给手冢治虫取了个小名叫“六十米远的眼镜”,并且还特意编了个顺口溜取笑他:

“乱哄哄的脑袋甩一甩

今天又戴眼镜上学来啦

看见啦看见啦看见啦

看见六十米远的眼镜啦”

每天早晨都有一伙同学故意等在学校门口等着手冢治虫现身,只要他的身影一出现在学校门口,就马上起哄唱这首顺口溜。下课回家,这一伙人也会故意尾随手冢治虫,等着和他乘坐同一节电车车厢,嘲笑他的“六十米远的眼镜”。甚至还曾被十多名同学围堵,扒光衣服,被逼着玩“解剖游戏”。学生时代的手冢治虫因此老是被同学们惹哭。在手冢治虫的回忆录《我的漫画人生》里,曾这样写道:

“每次回到家,等待着我的母亲就会问:‘今天在学校又被惹哭了多少次啊?’

于是我就扳着手指头数:‘一次二次三次……一共哭了八次。’”

而每次母亲都简短地回答我说:‘要忍耐。’”

“这就是我的日常。”回忆起童年,手冢治虫这样写道。

好在手冢治虫有一位特别要好的亲友“石原君”——石原君是手冢治虫小学时代的同班同学,钟表店老板的儿子,住在一座庄园式的大宅子里,离学校非常近。每次手冢一遇到堵在放学路上想欺负自己的同学,就飞快地逃到石原家的大宅子里去。手冢治虫为此因祸得福,石原君家里像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库,收藏了不少图书。童年时代的手冢治虫在石原君家看了大量科学图鉴。因为结识了石原君这样的好朋友,手冢治虫除漫画之外,还开始对天文学充满了兴趣,并热衷于研究各种昆虫——“手冢治虫”这个笔名,就是因为这样的缘由而诞生的。

老是被人欺负的手冢治虫下决心要采取措施,来改变自己的处境。手冢治虫缺乏运动神经,论体力显然不是那群顽皮孩子的对手,而至于会做数学题、成绩比别人好之类,手冢治虫认为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最好的办法,是能会一样别人不会、而只有自己特别拿手的绝活,那才能够让人心服口服、刮目相看。那样的话,说不定就再也不会受人欺负了吧?

手冢治虫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最拿得出手的“绝活”,就是画漫画——因为他不仅可以将看过的漫画连着台词一起,凭记忆毫无差错地画出来,还开始模仿着自己编漫画故事了。手冢治虫本身就喜欢画画,加上决定要给欺负自己的同学一点“颜色”看看,因此在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漫画练习得非常努力,父母亲买回家的漫画书,他几乎都临摹了一遍。升学到五年级的时候,手冢治虫已经有了厚厚一本自己动手绘制的漫画册了。

这本自制的手绘漫画册,果然改变了手冢治虫老受欺凌的人生困境——漫画册在同学们之间互相传阅,班级里的同学都对他刮目相看,连以前欺负他的那些同学们,果然也对他友好起来,不仅不再嘲笑他了,甚至还主动来跟他打招呼,挠着头特别不好意思地问:“手冢君,什么时候去你家看漫画啊?”

手冢治虫用漫画征服了欺凌他的同学。并在成年之后,用漫画征服了整个日本。

成为大师的手冢治虫成为大师的手冢治虫

孩子受到欺凌时,该怎么办呢?

忍耐,肯定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以暴制暴,恐怕也并非最佳良策。因为对于孩子的精神健康和自信心培养并无帮助,且很可能培养出一名暴力爱好者——既然可以依赖暴力解决问题,就无须思想,也不必文明。

倒是像手冢治虫这样的对应方式,我以为十分值得参考借鉴。

因为,基本上小时候在学校受欺凌的孩子,都相对力气小、身体瘦弱。但通常这类孩子,一般也会具备其他方面的特长或潜质。避重就轻,依据孩子的潜质顺势而为,让孩子拥有一项其他同龄孩子所不具备的特长与能力,可以令孩子在班级里获得其他同学的敬意与关注,帮助孩子获得友谊。只有当孩子在收获到同龄伙伴的友情时,才会真正的开始强大——因为这意味着在父母视线无法所及的另一次元空间,孩子靠自己的能力获得了一片天地。意味着孩子学会如何挣脱父母爱的庇护,靠自己的能力,开始独立飞翔。这样的孩子,没有人敢再欺负他。

【责任编辑:郭墨墨】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