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沈雷

沈雷,上海文汇报体育版主编。

烧了道符兑进水,喝上一碗可祛病

导读

大部分圈内人都明白,“国字号进联赛”计划很可能将动摇职业联赛的根基——职业俱乐部最重要的“资产”正是球员,失去对“资产”的使用权和处置权,俱乐部就失去了存在的法理依据,同时一并消亡的自然是由俱乐部们搭建起的联赛体系。

55名球员,涉及全部16支中超队以及5支中甲队;

终止联赛任务,进行为期80天左右的长期集训;

据传集训地点可能是拉萨……

仅凭前两点,这份中国足协(2018)684号文件就足以成为关于中国足球的新一个舆论爆点。

颇值得回味的是,这份文件10月2日晚间由媒体捅出,立即掀起轩然大波,但中国足协官方对此没有任何表态,虽然其官网10月2日、10月3日均处于工作状态,宣布了多项通知与处罚决定;而(2018)683号文件也早于9月30日就正式公布——如今不难发现,683号文恰恰是684号文的补丁,其主体内容正是对于被征调球员的俱乐部的“补偿政策”;683号文中并列出现的“男足国家队”和“男足国家集训训练营”曾让人有些看不懂,现在也能豁然开朗,所谓男足国家集训训练营”并非多此一举的称呼,而正是684号文中由55名球员组成的团体

以国字号的名义进行长期集训,对于现下的中国足球已经相当陌生,上一次要追溯到北京奥运会前的特殊时期。

在职业化初期,长期集训曾是备战大赛的常态,但中国足球从中收获的几乎只有教训。20多年前,中国足球“黄金一代”折戟1998年世界杯预赛,事后多位国足主力都曾将赛前长期封闭集训视为失败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而自2000年米卢蒂诺维奇执教以来,中国男足已经完全适合了赛前飞行集训的国际通用模式,仅部分非成年国字号仍偶尔起用长期集训。

米卢时代的国足曾经备受球迷拥护米卢时代的国足曾经备受球迷拥护

关于684号文的技术分析已有许多,长期集训的负面作用只是其一,传言中的高原集训也在国际足球圈内缺乏理论支撑(不然玻利维亚可能是世界顶级球队),当然,更多的是关于球员选择的讨论。

这是一份“有趣”的名单——以年轻球员为主,却有部分人已是不再“年轻”的二十四五岁,不属于联赛强行实施优惠政策的U23之列;不少人已能在俱乐部打上主力或者半主力,如何超、韦世豪这样多次入选国足名单的潜力明星,但又有刘奕鸣、高准翼等既有国字号经历、也符合U23条件的“落网之鱼”,还有一分钟联赛都没打过的“菜鸟”;而属于东京奥运会适龄的1997年及以下的U21球员,能在职业联赛打上比赛者,绝大部分未能入选——这份名单既没有明确的年龄限制,也不具备特定的实力准入条件。没有客观标准,即意味着选择时存在主观“好恶”,而这一念间的选择与否,对于球员所在的俱乐部队而言却意味着巨大的差别,毕竟这些入选球员自国庆节后就将被集中,错过六分之一的联赛赛季。

而真正令人困惑的不是684号文所体现出的诸多技术层面负面元素,而是该文件所隐含的目的

这场为期长达两个半月的“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训练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惜将职业联赛搅乱,似乎不可能只是为了让一群球员上高原拉练。而这支在文件中已然成立的“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它与里皮执教的国足是一种怎样的关系?是上下级梯队?恐怕不是。

近七八年来在职业联赛执教并不成功的老好人沈祥福已被任命为主教练,显然他与里皮没有任何技战术层面的关联度,而除了何超、韦世豪等极少数人,名单所列球员都没有资格参加明年1月举行的亚洲杯。

沈祥福沈祥福
多年前,沈祥福曾经是国足主教练米卢的膀臂多年前,沈祥福曾经是国足主教练米卢的膀臂

从某种意义而言,这支突然出现的“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是里皮即将离任的又一个信号。早先一个月,希丁克执教中国U21队则是前一个信号

在聘请里皮之初,中国足协曾有过“大国家队”的设想,并由里皮进行技术层面的统筹。在设想中,里皮扮演的角色远超过国家队主帅,而近似于当年中国乒乓队总教练的角色,既可以直接在最重要的第一线指挥,又负责把控整个国字号体系队伍的技术发展方向。这一设想来自于时任中国足协最高层的蔡振华

里皮团队兼顾国足和U23队并不算成功,“大国家队”终究只是一个无法落实的概念。而随着希丁克执教U21队(即下一支U23队),前任足协当家人所设想的“大国家队”已经破产,这支全新的“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是分散权力的又一层架构,里皮彻底失去了设想中的重要性,离任已经进入倒计时。

这一组合,已经雨打风吹去这一组合,已经雨打风吹去

当然,设立“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肯定不是为了赶走里皮,就其水平而言,也不可能在里皮离开后翻身成为正牌国足。这个看起来将长期存在的番号,必然需要一个战场——如果没有意外,它将成为未来联赛的一支参赛队

国字号球队直接参加联赛的风声早在一年前就已传出,理所当然遭到了舆论的批驳。从这个尚在内部讨论阶段的消息突然泄露风声的事件本身,也可以感觉出技术操作者这一层面同样非常排斥该计划。国字号球队直接参加职业联赛,是一个比“长期集训”更无法讨论的提案,因为漏洞百出到无需讨论。但终究,这一层面的抗议与挣扎是无效的。

684号文宣布了“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的成立,也几乎宣告“国字号进联赛”计划进入了准备实施阶段。“组建国家集训队重回举国体制雄文一出,可以宣告中国足球第一次职业化改革结束。”央视著名足球解说员贺炜在社交媒体的评论,并非杞人忧天。

大部分圈内人都明白,“国字号进联赛”计划很可能将动摇职业联赛的根基——职业俱乐部最重要的“资产”正是球员,失去对“资产”的使用权和处置权,俱乐部就失去了存在的法理依据,同时一并消亡的自然是由俱乐部们搭建起的联赛体系。

国字号体系与俱乐部体系之间始终存在一定的冲突,但国际足联通过制定规则建立了平衡,俱乐部有权拒绝非国际比赛日期间国字号球队征调球员,而在国际比赛日则有义务让球员接受征召。但在中国足球的大背景下,绝大部分职业俱乐部们没有拒绝的勇气,毕竟中国足协既是国字号的掌管者,也是联赛的决策人。资源向国字号倾斜是中国体育系统一贯的方针,而即使是中国体育中最早也是最彻底职业化的足球,也无法独自挑战这个政治正确。

其实中国足球决策者所设想的“国字号进联赛”计划并不新鲜。即使是在举国体制时期执行同样的政策,也没有收获过多少成功经验。在中国专业足球最后的年代中,徐根宝率领“国二队”和“国奥队”出战联赛,并没有带来实质性提高。而就在这支国奥队冲击巴塞罗那奥运会资格失败的数个月后,标志着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起点的红山口会议召开了。

也许,这次只是中国足球落入了又一个轮回而已。又或者,当眼前这位绝症患者试尽了各种西医手段依然无力回天,喝一碗道符灰调和的水,也可以起到心理安慰剂的作用。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