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苏更生

书评人,媒体人,业余也写专栏。

假如我是刘鑫,假如我是刘鑫的妈妈,假如……

导读

我甚至还设想了一个场景。如果我是个母亲,我的女儿打电话告诉我,外面有杀人犯,自己的好友可能出事了,我能毫不犹豫地告诉她,打开门,去帮助别人。我能吗?

设想一个场景,假如在日本留学生江歌在被闺密刘鑫的前男友杀死的第二天,刘鑫立即通知江歌的母亲,协助指认凶手安抚好友家属的情绪,再诚心地追念和忏悔,由于自己的感情纠纷,让好友失去了生命,自己将终生赡养江歌的妈妈,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养老送终。

那她现在会被骂得这么惨吗?——我想不会。原因很简单,如果她这么做了,那是因为她怀有失去好友的痛苦,没能及时救助的羞愧,与体恤他人痛苦的同情心。虽然这么做,可能对既成事实没有任何改变,江歌也不可能活过来。

可下来的走向却让人愤怒,她拉黑好友的母亲,威胁不协助调查,其父母咒骂江歌的妈妈。

从目前已有的信息里,无法确认刘鑫是否主动反锁门,是否知道江歌正在门外被自己前男友砍死。她用胆小、害怕,形容自己当时的反应。有人义愤填膺,质问此刻难道不应该是出门救人吗?——坦白说,能问出这句话的人,都很天真又善良。

编注:刘鑫与江歌母亲的对话。值得注意的是,她换过一次头像。编注:刘鑫与江歌母亲的对话。值得注意的是,她换过一次头像。

我设想过这个场景。假如我是刘鑫,我会怎么做?——坦白说,我不知道。无论我看过多少次《拯救大兵瑞恩》,正义的热血多么沸腾,无论我有多希望自己是个盖世英雄,毕竟我没有身处过这种极端环境之下。对刘鑫来说,可能只有十几分钟,可能就在一念之间,她的举动可能让自己失去生命,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压力和恐惧,任何没有置身其中的人都难以体会。

我甚至还设想了一个场景。如果我是个母亲,我的女儿打电话告诉我,外面有杀人犯,自己的好友可能出事了,我能毫不犹豫地告诉她,打开门,去帮助别人。我能吗?——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出于保护自己孩子的本能,告诉她,你赶紧把门关紧,警察不来别开门。

这些我都不知道。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是刘鑫,案发之后,我不会拉黑江歌妈妈,我会尽力帮助她。在脱离了极端环境后,回到日常生活里,在自己有限的能力里,尽力帮助因为自己失去生命的好友的妈妈,并非多么困难的事。

但是刘鑫没有,甚至可以说,如果她聪明一点,演也要演得想那么回事——可是她没有。她展现的是完全的自私、懦弱和逃避,这几乎让所有人本能的愤怒了,精确地戳到了大众的痛点——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自私的人?

大众之所以讨厌自私懦弱的人,咒骂刘鑫多过真正的凶手陈世峰,不仅因为杀人凶手有法律制裁,更因为大众很少能接触到杀人凶手而自私的人,几乎人人都见过,也被恶心过。

我再假设一个场景,假如我是刘鑫的朋友,在此事在网上发酵得铺天盖地之时,我会怎么做?我会在朋友圈对她破口大骂,然后拉黑她,诅咒她后半生不得安宁——虽然我不是她的朋友,我也在朋友圈骂她了。我的反应肯定和大多数网友一样,本能地对这种自私的害人精避而远之,口刃而后快。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正是刘鑫的自私,让她保住了自己的生命,让她的父母不至于像江歌的妈妈一样痛苦——这句话说得很残忍,但这是事实。

趋利避害,是生而为人的本能,自私就是自我保护最有效的方法。

自私并没有什么错,特别是在命悬一线的时刻。可是自私的边界在哪里呢?

刘鑫在案发后的表现,不再有生命危险,但她仍然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平静生活,拉黑江歌的妈妈。我并不同意有人说,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只是满足了自己廉价的道德感。

不,并不是这样——八卦是制裁道德利器,这是古人的智慧。

骂刘鑫也是因为对善良、勇敢、正义怀有期待。再回想以上的种种假设。无论我多希望自己是个盖世英雄,但我终究只是个普通人,整天点赞转发哈哈哈哈,在新闻热点过后又忙着消费升级。我无法确认我在命悬一线时是勇敢的、正义的,而不是自私地关上了门。

当然,我最希望的当然是我永远幸运,不置身与如此极端的情景之下。我们如此急迫地诅咒他人自私,也不过是因为这些美好的品质是罕见的,稀缺的,可能在我们自己身上都不确定它们是存在的。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