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经济之声《财经名人堂》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

网络文学是未来中国文学的希望吗?

导读

对于中国文学创造而言,文学所创造的价值,在被放入影视与舆论中后,受众会变得更多,盈利模式更加多变,其IP价值也被急剧放大,然后,可以反过来反哺文学与创作。

118这个好彩头似乎真有作用,11月8日,阅文在香港上市,开市不到10分就涨到99港元,15分钟就突破100元大关,更一度飙升至110元,最终股价暴涨63.64%,报价90港元,市值达816亿港元。上市即暴涨,其实早有迹象。发售之前,阅文冻结资金近3000亿港元,这一数字,超越了早前众安在线冻结资金约2000亿港元。

投资者热捧阅文股票,在于当下整个娱乐产业与IP的密切关联。

IP是当下创业、投资的一个热门风口,创业者、资本这么做,自然是因为“钱景”。哈利波特系列是IP皇冠上的明珠。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是世界上最畅销的小说,它被翻译成73种语言,截至2015年,所有版本的总销售量超过4.5亿本。美国华纳兄弟电影公司把这7集小说改拍成8部电影,前6集各一部,而第七集分成上下两部,成为了全球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系列,总票房收入达78亿美元。

不仅如此,哈利波特系列的神奇、有趣的世界观,还构造出一个宏大的世界。这个世界,在哈利波特系列完结之后,仍在持续输出更多的故事。2016年J·K·罗琳担任编剧,华纳公司拍摄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映,在中国内地累计票房为5亿人民币,全球累计票房8.14亿美元。这仅仅是哈利波特系列之后的一个新开始,甚至有可能,再过几十年,我们会发现,在这个世界中,出现了比哈利波特更红的人物。

哈利波特电影工厂,成为著名旅游景点哈利波特电影工厂,成为著名旅游景点

这样的创作中国也有,类似的IP系列,以民间创作的形式,散落在中国历史中。以白蛇传为例,最初的白蛇故事出自唐代谷神子的《博异志》,此时男主角是陇西男子李黄,故事单薄简陋。流传到宋元时期,话本《西湖三塔记》中,故事的主角变为了临安府官宦子弟奚宣赞,而白娘子还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吃人蛇妖。明朝冯梦龙的《三言二拍》吸取民间白蛇故事,在《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塑造了许宣与白娘子坚贞的爱情故事,呈现出与前代完全不同的特质。

当代白蛇故事最具颠覆性的 是香港作家李碧华的《青蛇》,虽仍以传统的白蛇故事为底本,但白蛇退居次位,青蛇成为主角,周旋在许仙与法海之间。某种程度上,由于缺乏成熟的技术与社会条件来发展版权,中国民间的创作,缺乏良性的商业互动,被抑制了,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些民间创作星星点点,延续千年,缓慢流变。

相比之下,比起那些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民间说书人,生活在现代的金庸是幸运的,他生活在一个有了版权保护的时代,其创作输出的IP,至今仍在持续的创造价值。金庸将自己所创作的长篇小说名称首字联成的一幅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统共14个字,代表了金庸至今所创作的14部武侠小说IP。《书剑恩仇录》、《倚天屠龙记》被改变电视剧、影视剧11次;《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为10次;《鹿鼎记》9次,《天龙八部》为8次,14部小说,总计被89次拍成电影与电视剧。此外还要相关的游戏、手游。目前,金庸的IP价值高达几十亿。其最新的增值,则来源于腾讯动漫与凤凰娱乐将联合推出金庸全部经典武侠小说的改编漫画,其中,《天龙八部》、《鹿鼎记》、《笑傲江湖》和《侠客行》四部作品的改编将于今年年内上线。

金庸的作品,最初连载于报纸。当时金庸的武侠在《商报》上连载已拥有大量读者。倪匡曾说:“《明报》不倒闭,全靠金庸的武侠小说。”许多人为了看金庸武侠,开始关注《明报》。随着商业社会的发展,特别是技术的进步,相比金庸时代的报纸连载,现在有了更好的阅读形式,创作也有了更好的呈现平台。以网络为平台的阅读,不仅受众阅读更加方便,创作者的知识产权也得到了更好的发展,由此,反过来刺激网络文学迅速发展与繁荣,进而促进了中国人的文学创造。

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受数字媒介迅猛发展的影响,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Pad阅读等)达到68.2%,较2015年的64.0%上升了4.2个百分点。这其中,就手机阅读花费来看,手机阅读群体中有25.2%的人能够接受付费阅读。2016年,手机阅读接触群体人均花费在手机阅读上的费用为16.95元,较2015年的11.19元有所上升。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网络文学已然成为增长速度最快速产业,自2016年以来,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为人民币46亿元,占中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11.4%,该百分比预期于2020年会增至22.7%,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长中。

正是由于数字阅读以及付费阅读的逐步普及,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榕树下、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等多个知名网络文学平台,从商业模式上支持原创作者,不断产生受众巨大的作品。《步步惊心》、《致青春》、《鬼吹灯》、《盗墓笔记》、《花千骨》、《琅琊榜》。这些黄金IP源源不绝,成为中国,最明显、最活跃的IP源头。

网络文学成为输出IP的源头,这是符合经济规律的。

IP的打造,并不是一蹴而就,并不是有资金、资源就一定能够成功的,而是需要与社会、受众互动,经过市场的选择。这是一个极其不确定的过程。以游戏领域为例,做火一款游戏的顶级制作人,转战制作另一款游戏,并不一定能火,仍然充满风险。与此同时,电影、游戏是高成本的,需要数千万、数亿的资金。所以,由影视、游戏直接打造IP是一个高风险的方式。相比之下,文学,特别是现在的网络文学,可以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逐步建立。文学,始终是一个丰富且庞大的IP源头,成功的作品,在一个IP开发之初可能就已经证明自己的人气和受众圈层。为后续开发提供了保障,降低了风险。

但是,网络文学本身,利润空间其实始终受限,毕竟,依靠版权,收费阅读,盈利有限,始终不如电影、电视剧、游戏那般具有盈利能力。另一个角度看,所谓“纸上谈兵终觉浅”,电影、影视剧、游戏,更真实、更刺激、更互动的娱乐形式,也从多维度赋予IP更多的内涵与外延,带来更加旺盛的生命力。西游记作为中国传统的IP,从80年代的电视剧开始,到如今的电影、动画,其内涵得到了不断的丰富,当然,同时也产生出更大的价值。

所以,网络文学,是检验作品人气,为其他转化开发提供便利的好开头,但进一步的,在现代社会,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需要、也应该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形式相互促进,在其他娱乐板块的综合塑造下,矩阵式驱动,并在社交媒体的加持下获得发展,进一步拓展其利润空间。这就形成了泛娱乐的概念。这种形式其实一直存在,从上世纪60年代的星球大战、金庸武侠到哈利波特都是如此。只不过,如今的商业模式、逻辑,在技术的推动下变得更加清晰。

当下阅文集团拥有1000万作品总数、600万创作者队伍、覆盖200余种内容品类,触达数亿粉丝,一直是业界最大的IP输出源头。这个IP输出后,紧密的被腾讯泛娱乐矩阵中的影视、游戏、动漫等形式承接,阅文的价值就能得到最大化的放大。这正是阅文上市,受到热捧的最根本的商业逻辑:即IP与泛娱乐的结合。

从这个角度,当初盛大遭遇资本市场冷遇,到如今阅文受到投资者热捧,天壤之别的遭遇,除了资本周期之外,还在于腾讯的泛娱乐矩阵既可以给阅文的IP带来更大的价值,也可多维度、多形式的丰富阅文IP的内涵与外延。

对于中国文学创造而言,文学所创造的价值,在被放入影视与舆论中后,受众会变得更多,盈利模式更加多变,其IP价值也被急剧放大,然后,可以反过来反哺文学与创作。哈利波特系列、金庸系列、乃至星球大战系列,都是如此。可以说是电影支撑了后续的创作,由此衍生出后哈利波特系列,星球大战的前传与新系列。美国专利局大门上有这样一句话,“专利,就是给天才之火,浇上利益之油”。如今,中国最优秀的文学创作,也能被浇上一瓢油,烧得更旺。

所以,文学、泛娱乐的这种循环与互动,不但是以IP为基础的泛娱乐的根本商业逻辑,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看做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泛娱乐文化正在为中国文化提供的新竞争力和创新模式。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