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老猫

老猫,本名程赤兵,著名作家、媒体人。出版有作品《我的故乡在1980》《喵了个咪》《风月有痕》等。

春节后在北京换房,遇见的都是大神

导读

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家都眼红的世界里,生活在游戏规则总变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人算不如天算的世界里。要陪着大老板们玩儿,除了殚精竭虑,剩下的恐怕也就是自求多福了。

春节之后这一个月,关于房价涨跌的讨论再起,有唱空的,有唱多的,全都振振有词。而我,在默默换房子。

换房子这事,缘起于五年前。当时,我在郊区住的房子旧了,需要重新装修。我这个人怕装修,四处一转,看上了马路对面的刚建成没几年的新小区,干脆决定,把旧房卖掉,贷点款,买一个新小区的二手房住。计划妥当,旧房卖掉,结果在买新房的时候出了问题——买房卖房的过程中,出了调控政策,开始对二手房收个税了。要按照原计划进行,我要替卖家出二三十万的个税。这对我来说太吃力了。

可是旧房已经卖了啊,钱搁在手里烫手,那可是2012年啊,耗的时间长了,就再买不起房了。情急生智,我麻溜进了城,在三环路边上一口气买了俩一居室,然后再把它们出租出去——它们是不适合我住的。我有四只猫,六个书柜的书,一居室塞不进去。我执意去住我看中的那个新小区,靠着俩小房的租金,我租下了原本想买的新小区的房子,一直住到现在,算了下还是合算的,几年下来花的租金,也就是买房的个税钱。

今年下半年,租期就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房东一直没明确今后是否续租。也许是在观望政策,也许是觉得现在说这事太早。但我已经等不了了。我觉得等太被动,还是把小房子卖掉,买个自己的房子住吧。

我的原计划是,卖掉一个小房子,在郊区买个便宜的商住房,离地铁近一点,我图清净,媳妇图上班有地铁坐。这个计划获得了媳妇的赞成。于是一过春节,我们就在中介挂出了一个一居室,然后开始大肆看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以为价格要相对便宜一些的商住,因为不限购,被炒得天翻地覆的。比如我们看的一个小区,环境和房子都不错,就是价格,已经接近普通住宅的一多半了。带我们看房的中介小伙说,您要是喜欢住顶层的话,3月份有个业主回来,有朝南的房子,全是毛坯。我问了句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年还毛坯?小伙说,业主在开盘的时候,把整层的毛坯房买下来了,现在打算出售。去年已经卖掉了一排朝北的,今年打算卖朝南的。

我估算了一下,买整层的房子,二十套上下,就算商住,也得动用上亿的资金吧。

这还不是最极端的。最极端的是去年9月开盘的一个商住小区。由于离地铁近,又是精装交房,还带新风系统,整体是个国际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所以一开盘就遭遇疯抢,几乎是瞬间清盘。而几个月之后的现在,已经有二手房在开卖了。去年开盘价是两万九一平米,现在卖二手,接近五万,吓人。这是怎样的房子啊?楼还在盖,年底才交房,房本什么也都没有,卖的就是个合同,这不是玩呢么?要这种也能卖,谁还上班啊?

据没核实的传言,开盘的时候,有人一口气买了三十多套。

这也太凶了。在看楼的时候,中介向我们推介一套房子,说这是个老爷子折腾买的,一共买了四套,准备给他俩儿子结婚用,现在看上了一套更好的,但手里已经没钱了,于是决定卖一套,再买一套。折腾不怕累我还理解,可俩儿子结婚,要四套房干啥?

也不是就没有一手新盘了,但要么是比较远,要么是交房时间是明年,不解决租期到了的问题。而且,新房的开盘价格,已经在一平米四万上下了。这个价格,几乎和同地域的二手普通住宅相当,买着有点心中不甘。后来和媳妇一商量,不趟商住的浑水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两套一居都卖掉,买个正经房子得了。

年后挂出的一个一居室,不到一周就成交了,快得令人发指,我又进入了“钱烫手”的状态。但这回,与上一次又有不同。

从去年年底开始,实行了二手房资金监管制度。就是说,买家给多少首付,给多少余款,这款项虽然搁在银行卡上,却被建委监管,无法使用,必须到房子过户三个工作日之后才解冻。这个政策的本意,是为了规避买家的风险,因为房价涨得太快,有许多卖家觉得自己卖房便宜了,不惜毁约,弄得买家鸡飞蛋打损失惨重,把钱要回来还得打官司。干脆,就来个监管得了。

这一监管,可把我这种换房的人折腾惨了。从成交签约到过户,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走,房屋核验、网签、交税、过户什么什么的,怎么也得一个半月。也就是说,这一个半月,钱再烫也得攥着,根本无法脱手。就是想付新买房子的首付也不行。一个半月,是机会也是风险,要是一个半月后房价跌了,那拿着这钱就赚了,可要是房价涨了呢?那就彻底瞎了。

你说一个半月后北京的房价是跌还是涨?

最糟糕的是,有些人原有的房屋还有贷款呢,本来都指着靠买家的首付去还贷解抵押,这下也不行了,必须自己筹款借钱了。

从客观上来说,这么干加大了交易风险,减缓了交易节奏,确实能给交易降温。但真的交易的话,太让人着急上火了。

比如我看上的一套房子,什么价格付款方式都谈好了,我在合同上也签字了,最后对方老公去找老婆签字,俩小时还没签回来,说破大天也没有用,原因就是老婆认为这样太冒险,必须买下新房子再卖旧房子。最后白玩,交易告吹。再比如我又看上了一套房子,卖家更干脆:你能在两周内让我拿到三百万现金么?能,我降价卖给你,不能,到了那个点我就不着急用钱了,我还涨价呢。

我到哪儿给他变三百万现金去啊?

看着这一带新挂出的房子价格越来越高,我心虚啊。最终,还是几经周折签下了我看上的第三套房子。不能再跑了。

说是签约,交了定金,但也只能说是:我理论上买到了房子。买卖房子这事,还真是麻杆打狼两头怕。卖家担心这半道要是房价大跌,弄不好我得毁约,赔人家定金也就赔了,因为买家能买到更便宜更好的房子。要是房价涨了呢?就算有资金监管,卖家依旧也能毁约,大不了翻倍赔偿定金,再把监管的钱还给你,因为房子溢价远超这个损失。

现在最操心的,是如何把第二套一居尽快卖掉、过户,以便能按时付款。

买卖交织,殚精竭虑,这一段我几乎没心情干别的。网上时不常出现那些唱空唱多的专家文章,看着忽冷忽热。我是一会儿希望空,一会儿希望多,情绪起伏也大了,一会儿亢奋,一会儿低落,屁股往左挪挪茶饭不思,往右挪挪又想暴饮暴食。所以说,稳定重要啊,我还真的衷心期盼,至少这小半年交易时间,别闹太大的动静。

另外,我还真心觉得那些几十上百套炒房的人心理素质好,不像我这种没见过大钱的,换个房都心惊肉跳。

这次帮我找房子的中介,已经认识多年,不过他们公司的主业,现在已经不在卖楼房上了,而是主卖别墅。我们这一片别墅多,不便宜,动辄一两千万。我看他没几年,车已经比我的好了,估计房子也快比我的好了,就跟他聊:竟然这么多人买别墅,火啊。

他说那当然了。许多人前些年买了学区房,现在孩子长大了,不需要了,把城里四五十平米的学区房一卖,千把万到手,就出来买别墅了。而有别墅的人,因为家里有小孩要上学,会卖掉别墅去买学区房,双方一折腾,就啥都有了。

这真是……感谢政策好。

其实,不卖房买房,光看那些渲染的文章,永远也不知道这个市场有多热闹。一旦进入交易,那些争分夺秒眼红耳热的感觉就全出来了。老实说,我真的特别痛恨加嫉妒那些大宗买房卖房的家伙们,他们造成的市场短缺、价格暴涨和由此带来的政策金融风险,都得要其他人去承担。但真要是手里有资金,又有哪个不愿意加入呢?毕竟,这么玩几把,暴利即至,干什么都不如这个快,诱惑力实在是太强了。

不换房不知道钱如纸。大家都在唾弃那些炒房的人,可想过没有,诸位芸芸众生,初衷只是想着办法,让自己住得好一点,过得舒适一些,别让辛苦积累的财富变水漂。结果如我,一动念头,被裹挟进这个漩涡里,跌跌撞撞,各种操心,为房产热加着温。这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身不由己。

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家都眼红的世界里,生活在游戏规则总变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人算不如天算的世界里。要陪着大老板们玩儿,除了殚精竭虑,剩下的恐怕也就是自求多福了。

【责任编辑:陈小远】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