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凌岚

本名谢凌岚,1991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1997年纽约市立大学MBA毕业,1997年起就职于纽约的对冲基金和能源产品交易公司,从事大宗商品市场分析;现居美国东北岸;写字是一生的爱好。

大学正变成穷人的陷阱

导读

高等教育不仅没有改善人生,增加收入,反而给他们和父母带来还不起的负载,大学变成穷人的陷阱。这种恶性循环一般发生在美国底层,尤其是黑人中间。

美国大学生的学费贷款问题,跟中文媒体最近广泛报道的国内大学“校园贷”、学生“微商贷”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也不完全因为高利贷和诈骗,但是它遗祸很广,尤其是现今十年来美国的贫富分化加剧后,学生贷款成为压垮中下层年轻一代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大学院校的学生贷款困境,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加剧,历经十年,三届总统任期(奥巴马和川普)都没有解决。数量之巨,13000亿美元($1.3 trillion),负担大学贷款的人数达4300万,可以说关系“国计民生”,以至于总统大选时两大党候选人都打减免学生债务的牌,民主党大个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和希拉里在这个问题少有得一致:都主张美国公立大学对中产阶级和低收入者实行免费入学,不仅免学费,还要发生活费助学金。

远的不说,就说纽约州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四年大学后,平均每个学生欠下学贷总额32000美元。这个数字怎么算出呢?纽约州内的公立大学,其中包括纽约大学、康奈尔大学这样的名校,州内学费是6500美元一年,四年累计学费26000美元,再加6000美元的杂费。这是“美联社”帮纽约州大学生算的账。这个学贷数字公布后,在我的纽约校友微信群引起哗然,你想啊,一个土生土长的纽约州家庭,每年拿不出6000多块美金给孩子交学费而必须求助于贷款?!这个学贷数字是伴随纽约州长的教育动议而出的:安德鲁·库蒙州长宣布纽约成为美国第一个实行州立大学免费的州,从今年9月秋季入学就开始。

如果你想享受免费的红利,第一你必须是纽约州居民,第二你的家庭收入不能超过一个“天花板”:2017年—2018年,家庭总收入的天花板是10万美元,低于10万美元收入的家庭可以免费读大学;2018年—2019年,“天花板”是11万美元;2019年—2020年,“天花板”是12.5万美元。以此标准,纽约州估计有94万居民可以享受这个免费教育红利。保守估计,这个免费上大学给纽约州未来三年的财税负担是1.63亿美元($163 million)。

免学费的大礼包,是在纽约州现有的大学助学金项目以外的馅饼。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纽约州过去已有的大学助学金项目,每年财税花费是10亿美元,每个大学生每年最多可获得5156美元的助学金。库蒙州长这项动议立刻被批评“搞社会主义”。

我在密西根的好朋友,一位老留学生,几年前她的老父老母在国内去世,她们姐妹几个把旧居脱手,各分了一些遗产。这位朋友把分到的20几万美金大半给了在美国出生的女儿,结果女儿转手就用这笔钱帮未婚夫还了学贷,还完学贷他们就结婚了。这个洋女婿在密西根大学读的本科和法学院,欠了十几万美元的贷款。这笔巨额负载,一直重压着这个年轻律师。

像朋友的女婿这样因为巨额学贷而延迟成家、不愿也没有能力买房置产的年轻人,在美国“90后”、“千禧代”中非常普遍。包括我们小公司刚建立时雇的第一个职员,也是大学毕业后因“金融危机”找不到工作。他再接再励去读了一个法学士,读完还是找不到工作,就在一家对冲基金里做实习生,实际上也就是打杂。一年后结果这家对冲基金因业绩不佳被收购,原来承诺给他的实习后的全职工作也泡汤了。我们承租办公室和设备,顺带也就收了这个实习生,在我们这里他得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他拿到薪水的第一个月就从父母家搬了出来,自己找了公寓住,爽啊!自立门户,离他2008年本科毕业已经过去了6年!想想多么坎坷。

对美国学贷的各种研究表明,在背负学贷的年轻人中,真正前途渺茫的并不是那些背负十几万美元巨款的负债人,负债越高说明学历越高,在经济好转情况下找到高薪工作的可能性越大,也就是经济学里说的预期收入高。前面提到这两个读法学院的小伙子的案例,也证明了这种高学历飞快咸鱼翻生的说法:第一个当然是因为女方陪嫁引进了中国资本,第二个纯是他自己的不懈努力,让薪水的大幅增长。

美国学生贷款的最大受害者,不是这些读了法学院、医学院或者商学院MBA的高学历专业人士。相反,欠债不还的反而是只有几千美元小额贷款。这些欠下小额贷款的学生基本都来自底层,经济上接近于或者略好于赤贫,风险承受力极低。一旦有个闪失就不能继续学业,当然就不可能偿还贷款,哪怕这笔贷款只有三五千美元。最可怕的是,这些人辍学后完成学位无望,几年的教育投资都打水漂,原来的经济地位不仅不能改善,还因为欠下学贷而更糟。

这种恶性循环一般发生在美国底层,尤其是黑人中间。高等教育不仅没有改善人生途径,增加经济收入,反而给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带来还不起的负载,大学变成穷人的陷阱。翠西·麦克米伦·考腾的书《降级教育》(Lower Ed by Tressie McMillan Cottom)说的就是美国黑人底层大学生是怎么落进这种大学的陷阱的。

考腾和她的书《降级教育》考腾和她的书《降级教育》

考腾的书讲述这种祸害穷人的赢利性“高等教育”,是近十年来美国的高等教育市场化的潮流之一,与传统概念中的非赢利大学不同,这些大学以帮学生找工作为办学目的,周期短,不需要四年时间,两年就可以毕业上市场找工。这是美国式的蓝翔技校,但它收取高额学费, 比一般大学还贵。简单说,就是人力市场上什么工作热门就设置什么课程,热门工作无非是文秘、保安,医疗护理这三大类。这些赢利性大学给学生画一个光明的就业前景,让本来就没有任何积蓄的高中毕业生借靠贷款来付费读书。

这种赢利性质的教育公司,原来是小型化、地区性的,在美国一直存在。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因为工作机会减少,技能培训需求让赢利性大学看到商机了,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比如曾经最大的赢利性连锁大学“克林西安学院”(Corinthian Colleges and Schools),在美国与加拿大拥有十万学生,旗下的学院品牌有Everest、Heald、WyoTech等。克林西安学院赚钱办法,一是靠收取学费,它的学费比一般的非赢利大学要高30%—40%;另一方面是忽悠学生大量借它的高利息贷款。

美国大学的学费贷款,一般是低息或近于无息贷款,借出钱的甲方是美国教育部。学贷市场的一小部分是赢利性贷款,借贷方是私人公司,借贷年利率高达20%。联邦政府借出的学贷,学生毕业后有各种办法免于偿还,比如做公务员为政府部门打工(美国大学毕业生中只有百分之十的人愿意当公务员),或者签订按每月工资比例偿还的合同,每个月还上几十美元。如果是借联邦政府的学贷,学生真赖了,政府很难追究学生。但私营贷款就不同了,克林西安学院给学生的贷款赖不掉,克林西安学院专门雇了催债公司来骚扰借钱不还的学生。放高利息学生贷款、骚扰学生、恶性催债,是加州和麻州教育部门联合控告克林西安学院的几宗罪,最后这家教育公司被证监会调查,在纳斯达克摘牌。

克林西安学院旗下密西根州的一个学院,2013年一个女学生借钱主修医疗护理专业,她主要通过学贷来交学费,所以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积累了一万美元的联邦学贷和一万多美元的私营借贷。为偿还高额私营借贷,她卖血浆。即使这么挣扎,她也只读了一年多的书,从2013年起“克林西安”开始陷于财务困难,许多教师下岗,这个女生所选的课竟然都没有老师来教课。2015年,克林西安宣布破产,密西根州校园分部关闭。虽然她第二年没上什么课,最后学校居然还是给她颁发了学位,但在找工作时,她发现这个克林西安的文凭口碑很低,“近于垃圾”。

对于这种学院乱象,穷学生被忽悠了,没有学到什么工作技能又欠下巨债,气急之下这个女生跟十四个同样遭遇的同学一起宣布“罢贷”(Debt Strike),跟罢工、罢市类似,“罢贷”就是公开拒绝偿还贷款的本金和利息。“罢贷”事件不仅惊动了媒体,还惊动联邦政府教育部,后来“罢贷”成为“占领华尔街”青年抗议活动的一部分。这样美国大学生的欠贷问题正式浮出水面。

“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标语“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标语

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率先跟当时奥巴马内阁的教育部发难,指责他们监管失责,要求他们立刻取消“克林西安学院”几千学生的学贷,认为教育部有权豁免学生的贷款,理由是“大学没有尽到基本教育职能”。问题是私营借贷机构放的高利贷款,联邦教育部无权豁免。同时,克林西安学院这种连锁化机构,跨越美加两国,它在美国的学生每年光向联邦政府借贷就高达10亿美元!这么数额巨大的贷款,光是审查所有借贷就是庞大的工程。再说豁免克林西安学院学生的贷款,牵一发动全身,其他类似情况的学生是否应该一视同仁?

自从2010年开始,美国学生贷款已经取代汽车贷款和信用卡债务,排在民间借贷的第二位,仅次于房地产按揭。克林西安学院于2015年5月正式宣布破产,但是其学生的学贷问题并没有解决,即使教育部口头宣布豁免几千个学生的贷款,但其审理过程依旧漫长,同时还要防备浑水摸鱼假冒受害者的骗子。

“克林西安”学院现在彻底倒掉,它给学生遗留的高利息借贷,还一直在几方扯皮中,并没有彻底清算,美国教育市场上还存在大约6%的赢利性大学。大学教育是突破贫困的捷径,这种教育福音,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都被绝大部分人执信。这种执信,对赢利性教育机构是有利可图的信号, 尤其是在经济下行,工作机会稀缺的年代,“画饼充饥”的种种忽悠,对资讯不发达的美国底层,特别容易中招。同样道理,高利率的私营学贷也是主要向底层人下手。《降低教育》这本书的作者自己是出生佐治亚州的黑人,她用这本书对美国黑人的教育选择发出警告:不要被忽悠,不要因为找工作的近利落入教育陷阱!

【责任编辑:陈编辑】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