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李多钰

李多钰,电影观察家、作家、知名媒体人。

论教导主任如何避免自己成为拦高铁的怪物

导读

学校里的主任们,面对的是人,而且是一个家庭的未来和希望,孩子们。他们的学业、成长基本都是不可逆的。家长或学生找到他们,办的不是事,办的是人。

合肥某小学的教导处副主任以身拦高铁造成延误的“伟大事迹”是最近的一桩奇谈。奇谈发生后,大部分人关心的是规则问题:一个教导主任竟然为达目的完全不理会规则,这样的人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很多网友在新闻后面的留言都带着这样的担忧和愤怒。

不过,在中国,规则问题其实不是根本问题,问题是潜规则,大部分规则的违犯,是在私下里完成的。涉及公共秩序,什么样的事情可以商量和通融,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商量和通融,普通中国公民基本上还是有共识的,而且以低调、讲面子的居多。

拦高铁事件比较出奇的地方在于它当众违犯规则,而且是基本所有人都认为完全不可能通融的规则,其不可理喻到了的肆无忌惮的地步。一般而言,在中国人的概念里,大概只有文盲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这位小学教导处副主任却认为她可以做,而且所有人都应该听她的完成这样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让高铁等她丈夫的任务呢?

1、《外科风云》里的女主任范例

这让我想起电视剧《外科风云》里的一个反面人物,这个反面人物是某学校学生处的主任,虽然是一部剧,不过这个人物的职业设定却显然有现实的影子,因为这位女主任的行为风格与拦火车的女主任如出一辙。

因为咳痰带血,女主任到医院挂了呼吸科主任的号,一番检查之后,呼吸科主任告诉她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咳嗽多了嗓子毛细血管充血。听到这个好消息,她的反应居然是“怎么可能呢,我都咯血了”,坚持要求“更好的”医生再次诊断。

呼吸科主任只好说要不你就去胸外科看看。胸外科的陆晨曦大夫给她检查了以后,得出的结论也跟呼吸科主任一样,没什么事,就是嗓子毛细血管充血了。这位女主任立刻发飙了,用一种训斥手下和学生的口吻,“不可能吧”、“怎么会这样”、“你也太敷衍了吧”、“你什么态度”……最后她闹到陆晨曦的主任那里,让陆晨曦受到处分才甘休。

这位学生处的女主任为什么这么执拗,这么凶,这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直到把一个医学专业的问题闹到用行政手段来解决?因为这就是她获得权力的一种方式

在看病的过程中,她不断接到办公室下属的电话,征求她的意见,要不要盖章,她一边假装大度地说,“你们看着处理吧,学生处那么多人,怎么离了我就不行了”,一边却又坚决地指示,不能盖那个章,必须让办事的人把证件交齐了。

不难猜测,学生处管理的两大项——学籍和毕业证——那个要办事的人,要么是办学籍,要么是办毕业证,都是不能不办的事情。而女主任恰好掐着这个权力的咽喉要道,她只有死死地、毫无人性地坚持非经过她不可的盖章权,才能够获得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

而事实上,所谓盖章的权力,本身应该有制度程序,是只要符合条件,就必须提供的一种专业行政服务,本不是属于哪个个人的权力。但是女主任通过必须经过自己认可才能盖章这样一种概念偷换,成功把专业程序可以解决的问题变为她个人的行政权力。

她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显然也习惯了这种通过偷换概念来获得以自己为中心的绝对话语权的思维方式。一方面她确实依靠独占话语权获得了绝对的生杀大权,另一方面,她也被权力所异化,成为一个唯我独尊的人。不管做什么,她都习惯于抓住鸡毛当令箭,即使作为一个病人,接受医生们提供的专业医疗服务,她也能把一个病人的“权力”用尽,把病人这样一种面对医生本该处于专业弱势的身份,借助一种颠扑不破的行政逻辑,扭转为强势地位,从一个被服务者变成掌握医生们的生杀大权的人。

《外科风云》里的这位学生处主任,实际上示范了,在一所学校里,一个主任有可能练就什么样的把专业秩序变为个人权力的霸道功夫。

2、学校里的主任们凭什么霸道

为什么说,这样的霸道主任更容易在学校里炼成呢?

因为其他的商业机构、政府机构,基本上面对的是事,人们是为了办事来找那些握有实权的人物,掌握实权的主任们也知道人们求他办的是事,所以如果有所谓权力寻租,也更像商业行为,有付出有收获,就两清了。掌握权力的人也可能嚣张,但是不至于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也基本上能保持正常人心态

但是学校里的主任们,面对的是人,而且是一个家庭的未来和希望,孩子们。他们的学业、成长基本都是不可逆的。家长或学生找到他们,办的不是事,办的是人。再加上任何一个行业的人的孩子都需要上学,学校里掌权的主任们什么领域的家长没见过,他们确实有底气在任何行业的家长们面前保持自己一意孤行的“霸道”本色。

本来,如果教育资源足够,家长和学校之间这种权力不对等的关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突出。但是,教育资源的日益稀缺打破了家校之间的权力平衡,让很多家长彻底被学校牵住了鼻子,无法帮助学生制止学校领导不公正的训导。

更为糟糕的是,中小学校这个办人的机构,办的基本都是未成年人。学生和老师之间,并没有平等的人格尊严,也缺少起码的自治权力,除了学习的义务,学生们对于学校的治理基本上没有什么发言权,小到校服设计、课余活动、春游秋游,大到课程安排、教学比赛,都要听学校的。如果违背了学校的意志,轻则受到班主任威胁,重则学生、家长、班主任都要接受教导主任的训导。

这种训导如果有法可依也好,问题在于,中国学校的学生守则基本上都是笼统的,政治思想方向的,缺乏实际的指针,模糊性太强,解释权就变得至关重要,随意裁量权也变得极大。

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他孩子的班级本来要秋游了,孩子们都很期待,但是因为一个值日的孩子午休的时候没有帮老师擦黑板,结果班主任一怒之下就宣布秋游取消了。那个忘记做值日的孩子难过得要撞墙,因为一个班级的同学都埋怨他。这种个人犯错集体承担就是典型的随意使用裁量权。

还有一个朋友,他的孩子参加学校文艺演出,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在舞台上跳舞,学生们一片欢腾。不过,因为舞蹈裙子比较短一些,学校的教导主任在台下看了很不舒服,结果,没等演出结束,她就走上台去,对着麦克风就说,“中学生要有中学生的样子,要注意衣着得体”等等等等。朋友孩子穿着短裙,就站在台下,全校学生都看着她,她简直都想找地缝钻进去。

那位教导主任估计不会顾及到,就算不讨论裙子的长短代不代表“得体”,她此时此地完全不顾学生颜面的做法,本身就是不“得体”的,不仅违背东方的传统,也违背西方的礼仪。而这位教导主任以及很多像她一样的教导主任,却将自己不得体的做法奉为不可违背的法度,每天用有色的眼睛盯着孩子们的问题,衡量孩子们美丽的青春。长此以往,她们的心灵就这样被自己以为的正确所蒙蔽,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执拗的、完全不顾他人的、自我中心的、认为高铁应该等待自己丈夫的人。

3、如何避免自己成为一个拦火车的怪物

社会在进步,社会公序良俗的标准也在发生变化,一个具有创新教育理念的学校,理应制定更具办学特色也更具执行标准的校风校纪,这样才能避免校风校纪被某个主任个人的道德标准所绑架。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学生荣誉守则,在国内的学校里还很难做到。

由于思想政治工作在教育系统里日益重要,大部分学校为免麻烦,还是按照教育部门下发的学生守则来颁布。如果你问学生们他们知不知道学生守则是什么?他们恐怕很难回答上来。那些守则的内容跟核心价值观没有太大区别。

在这种情况下,负责校风校纪的教导主任的自由裁量权只会越来越大。他们在自以为正确的道路上也只会越走越远。很多小学学校的领导根本不知道,甚至连他们的孩子也很烦他们每天讲的那些大道理。而他们却把自己活成了“道理”。

我朋友的一位实习生,妈妈做过北京一个很有名的小学的校长,他说,他从小就特别害怕听妈妈说话,因为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大道理,让人不寒而栗。

这位校长妈妈如果知道孩子的真实想法,会对自己一生奉行的把教育的“育人”偷换概念为“管人”的理念有所触动吗?她和她的教导主任同事们,会质疑自己的一生吗?

教育本是一件跟成长有关的事情,成长不是被小本本管出来的,是靠孩子自己萌生的动力激发的。而教育,应该是这种成长的推手,以及守护者。

请爱我们的孩子,帮助他们成长,请不要让自己变成无比正确的拦高铁的怪物。

【责任编辑:贾嘉】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