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姜鸣

近代军事史学者,著有《天公不语对枯棋: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秋风宝剑孤臣泪:晚清的政局和人物续编》《龙旗飘扬的舰队: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中国近代海军史事日志》等书。

纪念赤瓜礁三一四海战三十周年

30年前的今天,他们誓死保卫祖国

导读

历史总要过得久远一点才能看得更加清楚,解决历史问题需要历史的契机。


我们从小就受到教育: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读大学后才知道,除了太平岛有台湾驻军之外,我们其实没有控制岛礁。

因为距离遥远,因为那时海空军不够强大,鞭长莫及。

随着南海发现蕴藏石油资源,周边国家开始抢占岛礁,南海局势开始日趋复杂。而中国,随着改革开放走向世界,也开始呼唤蔚蓝色的海洋。

三十年前的今天,爆发了赤瓜礁海战,特撰本文,以志纪念。

882工程

中国大陆实际控制南沙岛礁的历史机遇,始于1987年。

这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巴黎年会上,通过《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确定建立统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由各国负责在本国境内建站,所得观测资源各国共享。据此计划,我国负责建立五个海洋观测站,其中西沙、南沙各一个。海军司令员刘华清力主抓住机遇,进军南沙。海军会同国家海洋局两次派舰船(5月,向阳红5号;10月,海洋调查船350号)勘察选点。11月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同意在永暑礁建立海洋观测站,启动“882工程”。海军受命组织建站施工和和保卫任务。

南海岛礁形势(局部)南海岛礁形势(局部)

1988年1月14日,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副参谋长王世恩,率护卫舰一大队502、503舰出海,执行建站前的侦查巡逻。502、503舰均为65型火炮护卫舰,西方称为“江南”级,首舰1966年8月交付部队。满载排水量1250吨。限于当时工业水平,没有对空对海导弹。

502护卫舰502护卫舰

编队在西沙琛航岛停泊补给后,18日清晨抵达永暑礁。那时,永暑是块月牙形的珊瑚礁盘,长约26公里,宽约7公里,涨潮时露出海面的一块最大礁石只有桌子般大。此前,科考船在礁盘的干出部位已树立起主权碑。

502编队在永暑礁锚泊、巡弋后,于23日与552编队换防,回琛航岛补给,30日再返永暑礁值班。

1月31日,503舰发现两艘无旗无舷号载有器材的越南渔船,和502舰一起,对其拦截和驱离。2月2日,执行建站任务的929紫金山号登陆舰所带施工人员,用竹木材料在永暑礁上搭建起第一代高脚屋。

永暑礁最早的高脚屋永暑礁最早的高脚屋

5日晚,502舰启航,北上迎接从湛江驶来的“882施工船编队”。来自上海救捞局的重任一号半潜驳船(排水量12000吨), 装载两艘铲石船、两艘自航式平底驳船和一艘小型登陆艇,由德平号大马力拖船拖拽,缓缓航渡大海。同行的还有2500吨浮吊船大力号。6日双方会合,502舰加入护航队列。7日上午,“822编队”顺利抵达永暑礁锚地。

参加882工程的大力号浮吊参加882工程的大力号浮吊

8日上午,502编队完成了第一阶段巡逻和护航任务,顺利返航。10日驶入榆林码头。

竞争岛礁

争夺南沙群岛主权的斗争,越南是中国的主要对手。

越南上年对《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投了赞成票,但在其内部,却从本国利益出发,提出“保护长沙群岛和黄沙群岛”(即我南沙和西沙群岛)的任务,并部署部队抢占。1987年10月24日,长期资金短缺的越南海军获得拨款之后,下达作战命令,要求全体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保卫已控岛礁,“粉碎”外国舰艇挑衅阴谋。同时指示海军第125旅各舰艇准备搭载海军工兵第83团,抢占岛礁,并运输建筑物料,做到“随占随建随守”。28日,越海军146旅所部搭乘613运输舰,从金兰湾起航,抢占西礁。12月12日,海军125旅所属604运输船把增援部队和建筑物料送上礁石。

中方实施“882”工程,是为了落实《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越方此时启动的,是对南沙无人岛礁的全面争夺。两国间在同一个时点上,展开起激烈竞争。

越南军方于1988年1月22日发现中国海军在永暑礁活动。27日,越南611、712运输船由146旅副旅长松潘率领,前往永暑礁,遭拦截后退回中礁。这与中方记录的拦阻“渔船”可以相互印证。这是越南本轮争夺岛礁行动遭遇的第一次失败。

2月4日,越南海军召开党委常委会,认为中国海军竟然在其眼皮下“占领并驻军”永暑礁,是一种公然挑衅。会议决定要迅速抢占岛礁。越方记载形容:“当时的越南人民海军在长沙群岛的(夺岛)任务可谓紧张而急迫。”

2月18日, 我162驱逐舰和508编队护送南拖147船到达华阳礁巡逻勘察,正当我方人员准备登礁时,发现越南扫雷舰和运输船各一艘,在华阳礁抛锚。147船立即派出九人突击队乘小艇登礁,与越方登礁人员直接端枪对峙,双方相距15米。经过三个小时的坚持,将越军逼退回船。然后我方冒着突然袭来的风雨,加紧搭建起高脚屋,为守礁创造了初步的条件。

亦在同日,越南海军再次开会,海军司令甲文纲中将提出,“必须坚决行动起来,按计划迅速抢占长沙群岛未控岛礁。如有必要,应迅速采取舰艇直接抢滩方式,务必阻止外国进一步扩大控制区。”此后,越军加速夺礁,截至3月初,完成在日积礁、东礁、六门礁、无乜礁和大礁的登陆,使其控制的岛礁增加到16个,严重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五不一赶”

1988年1月,榆林基地参谋长陈伟文参加广州军区的会议,听到军区司令部情报部长的情况通报:有迹象表明,越南海军将会破坏我正在建设的海洋观测站。这个通报,引起了陈伟文的警觉和思考。

陈伟文1961年毕业于大连舰艇学院航海系,在榆林基地和西沙水警区工作了二十年,参加过五次海上作战,尤其是1974年西沙海战收复珊瑚岛作战,和1979年在中建岛指挥击退越军入侵,生擒俘虏24人的战斗。中建岛之战,他荣立了二等功。而后,他调广州舰院,从教员干到训练部副部长。半年前他获提级,返回榆林基地出任参谋长(副军职)。他是个阅历丰富、文武双全的军事干部。

陈伟文回到基地时,正逢502编队首次返航,准备春节后第二次出海。他获悉编队指挥员内定为基地某副司令员,就找司令员杨玉书请战,组织上批准了陈伟文的要求,使得后来那场关系南沙命运的战斗,得到一位最合适的指挥人选。

编队指挥组的成员还有:护卫舰一大队大队长陈大厚,基地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亓传新,通信处副处长傅世寅,机要处参谋周希新,政治部组织处副处长聂守礼,一大队政治处主任朱绍云等。陈大厚为副指挥员。

编队出发前,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前来检查工作。他告诉陈伟文,为确保永暑礁海洋观测站的建成,还必须控制周边四至六个礁盘以作拱卫。陈伟文请示,如果越军来搞破坏怎么办 ,刘喜中向陈伟文出示了一位中央首长的讲话记录,其中要点,后来被概括成著名的 “五不一赶”原则:

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如敌占我岛屿,要强行将其赶走。

指示具有很强的原则性,可以从多方位来理解,关键要看指挥员如何把控战场局势予以实施,这是对指挥员政策水平和军事素养的严峻考验。

巡弋岛礁

2月22日是农历正月初六,502编队于傍晚再次出航永暑礁。

海军陆战一旅组建的第一特遣组九人搭乘503舰24日中午到达永暑礁,他们换乘553舰,次日抵达华阳礁。登上高脚屋后,邵建民成为首任礁长。建礁初期的高脚屋都有舰艇水兵守卫,而后向陆战旅移交,这个传统,后来发展成专门的守礁部队。

陆战一旅派出的第一支守礁特遣组登上华阳礁,左一为邵建民陆战一旅派出的第一支守礁特遣组登上华阳礁,左一为邵建民

502舰24日夜间到达永暑礁。随即与南海舰队162驱护编队(由162驱逐舰、553、556护卫舰组成)交接指挥权。在永暑礁锚地还有东海舰队的508编队(由508、531护卫舰组成)。

根据预案,中国军舰以永暑礁为中心,下一步深入到郑和群礁和九章群礁。25日,502编队起锚,驶往郑和群礁西南端的南熏礁考察,当天下午到达。此时得到通报,有越南护卫舰正在驶近。舰队指示,明晨要抢在越舰之前,登礁插旗。26日清晨6时,工程八处林书明率队乘小艇登礁,搭建高脚屋。此时海上风力6至7级,浪高2至3米,施工非常艰难。27日,高脚屋建成,插上了五星红旗,503舰派人武装驻守。

28日,502舰单舰赴东门礁侦查。东门礁位于九章群礁环礁北缘,距离越南控制的染青沙洲4海里,用望远镜可将岛上工事、武备和任务活动看得十分清楚。502舰在东门礁值守至3月7日,553舰前来交接,返回南熏礁,与503舰会合。

出航已经半月,对于自给力只有10天的65型护卫舰来说,淡水供应成为严重问题。由于浪涌摇摆很大,水舱抽不上水,只能打开第三水兵舱内的水舱盖,下水舱打上几桶带着红泥的存水,交炊事班做饭,生活非常艰苦。

10日上午,929登陆舰在永暑礁锚地对502舰进行补给,共计补水43吨,大米500斤,面粉300斤。补给时,在前甲板架起水龙,全舰官兵脱光冲澡,一洗出航以来身上的积垢。当日,编队重返南熏礁。

12 日下午,海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于正江乘南标463船与502编队相会。因永暑礁建站中遭遇越南武装船干扰,亦由于永暑礁施工中礁石坚硬,炸礁出现困难,海军首长派他到现场了解情况、看望部队,帮助解决问题。于正江登舰不久,编队接到舰队指示,要求各舰船立即进抵预定岛礁,加强巡逻,搭设高脚屋。502舰于5月13日12时前抵达赤瓜礁,对该礁勘测、看守。根据情报,越南苏制里加级护卫舰在海区附近活动(65型护卫舰系参考仿制里加级),这个消息加剧了备战气氛。陈伟文请于留舰参与指挥。于正江表示陈是编队指挥员,职务也比他高,如果打起来,指挥以陈伟文为主,他留舰协助。

编指遂召集舰艇长开会,传达上级指示,部署各舰任务。确定各舰当日起航,503舰位安达礁,南标463位南熏礁,南渔811位东门礁,南渔813位牛轭礁。此外,556舰位奈罗礁,553舰位渚碧礁, 510舰位华阳礁,531舰和6艘施工船位永暑礁。

会议明确不主动开火。如敌舰、机对外我开火,我即还击。遭敌岛礁火力射击时,以保证安全为前提进行机动航行。如发现敌侵占我岛礁时,强制驱离。如敌开火,坚决还击。

战前准备

3月13日6时,502舰护送南渔813去牛轭礁,然后转琼礁考察。途中,政委李楚群作了战前动员,要求官兵准备为捍卫祖国的南沙主权而战。14时30分,502舰到达赤瓜礁抛锚。李楚群、随于正江同来的岳处长带着六名战士乘小艇上礁巡视。他们淌水行走,对礁盘的水深进行测量,发现礁盘上有一条木船的残骸。

16时25分,502舰雷达发现有两个海上目标正从赤瓜礁西北10海里处驶来。舰长立即招回礁上人员,并迅速起锚,向前迎去。抵近目标400米处,发现是越南505登陆舰和武装运输船HQ604,航向东南,航速9节,载有大量施工器材。502舰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跟踪监视其行驶,并将情况报告舰队。17时20分,505舰在西北侧鬼喊礁抛锚。17时45分,604船在赤瓜礁抛锚。不久又发现,越武装运输船HQ605号抵近东侧琼礁抛锚。

陈伟文命令群联处干事、越语翻译林勇用高音喇叭向越军喊话:

“这中国领海,你们立即离开!”

“你侵犯我主权,不离开后果自负!”

越军舰对我喊话不理不睬,有人吃饭,有人钓鱼。林勇喊话持续近两个小时。

越南505舰是美国二战时期建造的坦克登陆舰,美军编号为LST509, 排水量空载为1,625吨,满载为4,080 吨。武器系统是8门40mm炮和12门单管20mm高射炮。该舰1944年1月20日入役,至此已满四十四年舰龄。曾经参加过诺曼底登陆,获得过战斗之星勋章。1970年租借给南越,此时是越南海军排水量最大的军舰,但作战能力并不强大。HQ604、605是中国赠送越南的小型运输船,排水量600余吨。

编指分析,越军可能同时抢占三座岛礁。虽然越舰不具备强大作战能力,但我方在现场仅有一舰,可抽出登礁的人员不多,遂向舰队求援。同时决定,当晚派小分队上岛,插上国旗。

第一批上岛小分队的带队是见习副水雷长王正利,队员有王立峰、袁德义、姚改名、柳长琪。由辅机班长陈冲驾驶小艇。每人配发冲锋枪和4夹子弹(120发),戴钢盔。为了准备短兵相接,还带上了步枪刺刀。

我在访谈中获知,王正利是大连舰院83级学生,因参加1984年天安门国庆阅兵,毕业时间从1987年7月延迟至年底。他是浙江台州人,离校后回老家休息几天,1988年1月5日离家,乘长途车到宁波,再换火车经杭州、株洲转至湛江。8日,舰队将他分配到榆林基地,10日,他来到1大队报到,14日就赶上第一次出海,2月22日是第二次。我说,政委还真敢用你。王正利说,我读军校前在岱山当过兵,军事素质是优秀的。

队员宣誓,朱绍云(左二)领誓,李楚群(左一)监誓队员宣誓,朱绍云(左二)领誓,李楚群(左一)监誓

下舰前,朱绍云主任组织全体人员庄严宣誓。他领誓,政委李楚群监誓。誓词是朱绍云起草的:

我向祖国和人民宣誓,为保卫南沙主权,不怕牺牲,不畏劳苦。有我们在,就有礁盘在,就有国旗在,誓与礁盘共存亡!

半夜登礁

21点15分,第一分队下舰。这天是农历二月廿六,上半夜无月光,伸手不见五指。登礁小艇没有导航设备,离舰后无法辨别方向。舰上指导他们将小艇与航桅灯、目标对成一条直线,雷达兵更用登礁战士的钢盔回波向指挥员报告方向。登礁时正逢涨潮,礁盘情形也不清楚,队员们跳下小艇,在齐腰深的海水中向东南方向摸索前行,用了两个半小时,终于找到沉船位置。23时50分,分队报告插旗完成。舰指聂守礼副处长接过步话机话筒喊道:“祖国感谢你们!”陈冲回答:“谢谢祖国和人民的信任!”

黑暗中,六个战士扶着国旗旗杆,在齐腰深的海水中等待太阳升起。

第一分队出发后,李楚群开始组织第二分队。带队为见习副枪炮长杨志亮(杨与王正利同届同学,1987年7月毕业后上舰),队员有蒋红卫、洪家柱、黄国平、程保全,由关广坚驾驶小艇。22时,第二分队举行宣誓。朱绍云修改了誓词,他念一句,大家铿锵有力地复述一句,依然是李楚群监誓:

我是祖国的儿子,是南海的守卫者,我向国旗庄严宣誓: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不受屈辱,我们要和敌人血战到底。人在旗在礁盘在,誓与礁石共存亡!

第二批队员宣誓,右一位杨志亮(荣立一等功)第二批队员宣誓,右一位杨志亮(荣立一等功)

宣誓完毕,杨志亮表态:“坚决完成任务!”

待命时间里,杨志亮回到舱室,换上新的裤子和鞋袜。他说,我是准备牺牲的,死了也要让自己有个好的军容。

14日零时50分,海军根据502编指和南海舰队的请示,批准位永暑礁的531舰和位奈罗礁的556舰立即起航至赤瓜礁支援502舰队守礁行动。舰队命令两舰必须在7时前抵达。两舰当即高速驶向赤瓜礁海区。

火线对峙

天渐渐亮了。可以看清,退潮后干出较多的礁盘正在HQ604抛锚的附近,502舰位于赤瓜礁的西南方,与越舰相距600米。而我插旗守礁人员的位置,在礁盘的东南方。

6时,HQ604派人携带绳索,游泳登礁。越船放下浮排,将浮排一头固定在母船上,一头由上礁人员拉紧,构成绳索桥,使大批人员、武器和架设高脚屋的器材物资得以迅速上礁。

6时30分,531舰赶到。

6时42分,502舰右舷放下小艇,第二分队出发.

6时45分,556舰赶到。舰队指令,现场由502编指陈伟文统一指挥。

陈伟文下令556舰驶向琼礁,盯住HQ605,视情形登礁插旗。命531舰迅速放艇派人登赤瓜礁,支援502登礁队员。

7时25分,关广坚驾小艇回舰,李克贵率502舰第三分队下礁。此时,越南在礁上的施工也越来越急迫,并用竹竿插上两面国旗,出现了越南在礁上边建设边与我军相对峙的严峻局势。

陈伟文坐在驾驶室右舷窗前的指挥椅上观察思索。他叫来李楚群,下令说:“你下去,礁上人员归你指挥!”又说:“他们从船上拉根绳子上礁盘,运东西上去。现在不停施工,我们上了三批人都没有采取行动。你下去好好组织,从炊事班带把刀先把绳子砍断,再把他们的旗拔掉。有可能就把他们赶走!”

“如果他们开枪打起来,我还击压制,然后怎么办?”李楚群问。

“他打,你压制。他后撤回,我用炮打他!”陈伟文部署说。

李楚群到伙房找了把海南人用来砍柴的大砍刀——炊事员平时就用它来劈冻猪爿的,然后到后甲板去召集第四上礁分队。经过中主炮时,他往自己头上套了钢盔,朱益飞副长赶来给他递上两夹手枪子弹。他心里明白,条令规定,跳帮和小分队出击是副舰长的职责,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舰政委上阵,是临危授命。

7时35分,李楚群带着越语翻译林勇和胡丕银、吴金海、龙田山、邱磊,乘上陈冲驾驶的小艇登上礁盘,向531舰副政委王永兵和干部传达了陈伟文的指令,布置战士三人一组互为依托压向敌军,掩护他带人前去砍绳。

为了祖国的尊严,中国军人的表现实在令人感动。李楚群指挥陈冲驾艇驶向HQ406,迎着越军的枪口,龙田山用刀砍断了缆绳。礁盘上的战士三人一组持刺刀向越军逼近,各组之间保持3米至5米距离。双方接近到30米时,我方停下来向越方喊话,要他们离开。越军也举着国旗迎上前来。531舰反潜班长杜祥厚大步跨前,拔掉越旗,越军护旗人员挥拳向杜祥厚打去。由于动作太大,身体前倾,被杜顺势卡住脖子按进水中。双方人员扭打过程中,有一越军举枪瞄准杜祥厚,杨志亮勇猛跨前,用左手将枪管向上托举,子弹打伤杨志亮的左臂,此时为1988年3月14日8时47分10秒。越军打响了第一枪。

531舰突击队员杜祥厚(战后立二等功)531舰突击队员杜祥厚(战后立二等功)

海战胜利

枪声响起,我礁上人员立即反击。HQ604以机枪和40火箭筒向礁上和502舰扫射,陈伟文下令502、531舰反击。502舰14.5毫米机枪首先射击,压制HQ604舱面火力。接着两舰副炮、主炮相继开火。此时,502视敌方位143度,距离3链;531视敌方位100度,距离5链。

8时53分,越登陆舰HQ505的40炮开火,陈伟文下令531舰反击。9时,HQ604在502舰主炮轰击下沉没。中方集中火力攻击登陆舰。

同时,556舰在琼礁方向,发现HQ605船派人登礁侵占。9时15分,陈伟文下令开火,556舰向HQ605船攻击。9时37分,HQ605中弹倾斜,指挥台被打掉。当晚在琼礁附近沉没。

9时42分,556舰奉命转向支援反击越南登陆舰。9时58分,556舰视HQ505舰范围280度,距离71链,向其射击。至此,三艘中国护卫舰齐向HQ505开火。10时7分,越舰多处中弹起火,驶至在鬼喊礁西北处抢滩搁浅,10时23分,我舰停止射击,撤出战斗。

双方开火之际,李楚群的小艇仍在HQ604船附近。越船上的士兵立即向小艇射击,子弹从头上呼呼地飞过。李楚群猛喊道:“打啦,打!还击!”小艇上的战士从两舷别向礁盘边缘和运输船上的越军还击。陈冲勇敢地驾驶小艇冲入礁盘,并招呼停在礁盘边上的531舰小艇也一起跟进。李楚群在艇上高呼:“604船起火完蛋啦!”“有伤员快送上艇上来!”这时,洪家柱涉水将负伤的杨志亮背上艇来。李楚群事后总结,上礁后制定的三人小组战术显然有效,保障了进攻和防御时的全方位管制,也能及时救护受伤战友。杨志亮抢枪、还击、倒下,得到同组洪家柱救护和李克贵掩护,战术行动是正确的。须知海军是技术兵种,每个人在军舰上都有自己的战位。他们不是陆战队员,临时抽调登礁作战,能够这样英勇善战,真是难能可贵。

双方交火后,李楚群的小艇在战火中冲向赤瓜礁双方交火后,李楚群的小艇在战火中冲向赤瓜礁

李楚群下礁后,502舰再次组织第五批分队,由朱益飞副长带领下艇,从西南方向登礁,与前批次东南方向的登礁的分队形成两面夹击越军之势。他们还未登礁,战斗已经打响,他们在艇上射击,最后在岛礁上会合。

10时10分,502舰用小艇撤回第一批队员。11时42分,李楚群最后一个回舰。11时33分,531舰25位上礁人员也安全撤回。

此战,击沉越南运输船2艘,重创登陆舰1艘。俘敌9人,毙敌270余人。

4月10日,531舰返回舟山基地4月10日,531舰返回舟山基地

功在千秋

赤瓜礁之战是海军舰艇部队与越军舰船首次在远离陆地且在无设防礁区进行的一场海战。战前的“五不一赶”,是政策方向也是“紧箍咒”,陈伟文在刀尖上跳舞,拿捏得恰到好处。战斗爆发前夕,他数次电报情况,请求还击,未接答复,战斗已经打响。他决心明确,指挥得当,待收到“不要主动拔越国旗,不主动动武。如越火炮未向我开火,对我构成直接威胁,我不得开火”的回电,胜局已经奠定。越南打了第一枪,就不让他有机会打第二枪。我们后发制人,却掌握住战场的主动,这些道理在会议室做报告说说容易,操作起来却极为艰难,需要前线将士用生命和智慧去争取。

所幸,陈伟文承担住巨大压力;所幸,官兵们表现神勇,无懈可击。终于抓住了赤瓜礁稍纵即逝的战机,震撼越军,保证了工程建设。这年8月,882工程胜利竣工。

永暑礁海洋观测站落成典礼永暑礁海洋观测站落成典礼

现在想来,822工程是进军南沙的难得机遇。国家在南海集中了大量军力和资源,形成战略上的优势。而拘泥于永暑礁建站和增添四到六个礁盘以作拱卫的预案,恐怕就是见好收兵的主要原因。1988年,中越陆地边界上正在“两山轮战”,海洋方向上国家决策究竟如何考虑,迄今未见材料公布。班师回朝时,打得风生水起的李楚群,曾有“征战南沙志正雄”“宜将乘势全收复”的豪情,亦有“军令如山向谁诉”“何日群礁唱大风”的喟叹。

历史总要过得久远一点才能看得更加清楚。解决历史问题需要历史的契机。1988年,我们抓住了难得的契机,我们也放过了难得的契机。

如今南海建设的全部空间,都是在陈伟文和他的战友们留下的宝贵资产上进行的。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以及赤瓜礁、华阳礁、南熏礁、东门礁,如今已经成为我们在南海前沿不可或缺的战略支点。

这几天,我和陈伟文、杨志亮、李楚群、王正利、邵建民交流,也在自媒体上阅读其他老兵的回忆。他们当年的热血,他们为了国家贡献了自己的芳华,许多事迹至今罕为人知。

今天早晨,朋友们给陈伟文夫妇送去鲜花今天早晨,朋友们给陈伟文夫妇送去鲜花

最后再说一个故事。

赤瓜礁海战后,编指决定在礁上建立临时哨位。战士们用三个空油桶绑上三块小跳板,上面再加黑板大小的厨房菜板,做成一个浮排,用舢板送到沉船的残骸处,在浮排上用竹竿和帆布搭成窝棚。又在船头龙骨处,竖起一杆国旗。

李楚群告诉我,“又派王正利当队长,带着六个战士去驻守,看着他们根本无法轮睡,我忍着热泪离去。王正利也应该评一等功啊,实在是名额太少!”

正是立功名额太少,李楚群把自己的荣誉也让掉了。

作者拜访李楚群作者拜访李楚群
作者拜访王正利(荣立二等功)作者拜访王正利(荣立二等功)

三十年前的往事不算遥远,但老兵们已经步入暮年。国家应当对他们照顾得更好些,应当给他们颁发八一勋章。

记得在永暑礁上有一幅对联,应当是后来守礁官兵所撰,但用来纪念他们的前辈,也是恰如其分的:

炼一身古铜,纳民族大业,天涯须眉潇潇洒洒,烟波浩渺中审潮涨潮落,真如壮丽人生,留一朝豪气生成千古风流;

铸一幅铁骨,承祖国重任,军营男儿轰轰烈烈,云海变幻处看日出日落,都是锦绣山河,送一日时光化作万载辉煌。

今日永暑礁今日永暑礁

(本文原标题《风中的老兵》)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