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荆歌

荆歌,苏州人。出版有长篇小说《鼠药》等十部,中短篇小说集《爱与肾》等多部,以及收藏文化随笔集《文玩杂说》、《闻香识人》和书法集《荆歌写字》。曾在苏州、杭州多地举办个人书画展。

你手上戴的珠串,可能与沉香不沾边

导读

许多所谓的沉香手钏,其实是其他竹木,比如椰子木、棕竹,在香气类似沉香的药液中浸泡,便以沉香堂皇欺世了。

贵重木材的雕刻,在竹木牙角雕工艺品中是一大宗。紫檀、黄花梨、黄杨、酸枝、铁力、鸡翅,等等,无一不是能工巧匠们舞刀弄枪施展才华的舞台。

沉香木当然也不例外。但是,由于沉香在视觉上,肌理似乎不够细腻,尽管许多时候其实它的质地是非常坚硬的,但它细密分布的油线,让它看上去有一种粗砺之感。因此精雕细刻的沉香工艺品,似乎并不多见。

我所见到的最为精美的一件,是已故好友王则徐兄所藏的清宫沉香牌。则徐藏品颇丰,且品位极高。尤其是明清以来的精美牙雕,包括民国精品和解放后的工艺厂精品,收藏蔚为大观,又美品迭出,在江湖上被称为“牙科大夫”。

则徐一度还担任着雅昌艺术网的管理员和杂项版的版主,是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年轻一代的代表性收藏家。可惜天妒英才,不幸于突发脑溢血而逝,年仅43。令人痛惜!他的那方沉香牌,雕暗八仙,嵌银珠,双面工,着实令人垂涎。

山西藏家贾天明,则藏有一只明代沉香笔筒。工谈不上精细,但气息高雅脱俗,造型古朴,堪称沉香雕刻中的妙品。

贾天明收藏的沉香笔筒贾天明收藏的沉香笔筒

苏州博物馆藏有两件沉香手钏。它与现在一些人套在腕上的沉香珠子不可同日而语。老沉香珠子,即使光素无工,也难能可贵,贵过黄金不知多少倍。苏博所藏沉香手钏,每颗皆以金珠嵌出团寿纹,当为清宫之物。这样的极品,市场上是根本无法看到的。

以沉香制成珠串,如今似乎已然时尚。但是许多人手上戴的,其实可疑。沉香这东西,要看懂它委实不易。许多所谓的沉香手钏,其实是其他竹木,比如椰子木、棕竹,在香气类似沉香的药液中浸泡,便以沉香堂皇欺世了。还美其名曰“药沉”。沉香中没有药沉一说,药沉就是假沉香,与沉香不沾半点儿边。即便是真的沉香木,其中也是千差万别,好坏优劣,产地,品质,含油多寡,生结熟结,天然人工,新采还是旧物,估计真正内行的人,实在寥寥。

嵌金珠的沉香手串嵌金珠的沉香手串

今天沉香雕刻的艺术品并不少见。就像我们所到之处,总有和田白玉向我们挤眉弄眼。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和田玉啊!各种假冒的白玉,早已充斥市场,令行家都为之茫然。沉香的情况,也大抵仿佛。

我以前听说,许多沉香,其实已经没了灵魂,虽然被雕成佛像念珠、笔筒把件,但其中的沉香油,已经被抽走。香是沉香的灵魂和生命,摄去其油,它便成了躯壳。但后来经与多位专家探讨,抽油一说,其实并不成立。现在的技术,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荆歌收藏的沉香木柄琴扫,其上刻:古无弦,今有拂;古今人,不相及。荆歌收藏的沉香木柄琴扫,其上刻:古无弦,今有拂;古今人,不相及。

要提取沉香中的油,非得以沉香木碾碎浸泡为前提。市场上那众多的雕刻件,闻之有香,也确实是沉香木,但是,那都是一些劣等的材料而已。我们知道,沉香并非一种木材,而是莞香树之类的芳香植物上某些特殊的部位。这些部位,因为受伤,所以整个树开始分泌油脂修复创口。与此同时,微生物也入侵树创。如此经过漫长的岁月,方能结出沉香。只有油脂最集中的地方,才是好香。而只有少量或者根本没有结油的地方,只是普通木头而已。因此大量的所谓沉香,其实只是白木香。

贾天明兄还藏有一枚沉香扳指。材料是极珍贵的棋楠香。扳指在汉代,有引弓搭箭的实际意义。但到明清,已完全异化为帝王将相文人闲士的雅玩之物。白玉、翡翠、象牙、犀角的扳指多见,但以棋楠制成,实属罕见。天明兄的沉香扳指,不光材质稀罕,包浆莹润,而且还浅刻“得其环中”四字。其清雅精妙,实在不可多得。

贾天明收藏的沉香扳指,刻司空徒《诗品》中“得其环中”四字。贾天明收藏的沉香扳指,刻司空徒《诗品》中“得其环中”四字。

【注】本文原标题为《沉香雕刻》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