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鞠白玉

编剧,非营利艺术空间创办人,现为香港《信报·财经》艺评作者。

如果凤姐骗到了你,我只能说活该

导读

你为之激情澎湃的到底是那个利用罗玉凤的团队呢,还是罗玉凤本人?所以你对罗玉凤的认同不是真的,你只是在认同所有人和你一起塑造的你内心想看到的罗玉凤。

几年前看罗玉凤参加活动,被一个男青年在头上磕破一枚鸡蛋,满头满脸都是蛋液,不堪其辱当场痛哭。当时看得心里触动,犯什么错了,碍着谁了?不管是谁,做了什么样的事,说了什么样的话,她没伤害到谁,旁人并没有资格这样审判她。

后来看她去了美国,微博里描述些孤独的处境,慢慢文风开始变得励志。但在美国罗玉凤并不参加电视台的公开征婚,也没有机会对美国观众侃侃而谈自己的征婚条件,吹嘘自己的文学素养。她面对的还是中国的“观众”,也要时常分享一下自己的相亲经历,只是她退回到自己一个安全的私人生活里去了。至于人们怎么评判她,或是在大街上有华人能拍到她的身影,嘲笑她或可怜她,总之她不会再受那样的身体攻击了。

但假设罗玉凤在美国大肆重演在中国的噱头呢,估计凭美国人嘴上的刻薄,她也不会少捱挤兑。一是她因为语言问题没机会尝试,美国社会没给她这个机会,二是她既然跑那么远去谋生,也不想重蹈覆辙了吧。

资料图:2010年,凤姐受邀做客征婚节目,CFP供图资料图:2010年,凤姐受邀做客征婚节目,CFP供图

罗玉凤当时避走他乡是为了追求一个相对好一点的生活,这是一个很朴素的道理,不知为什么会被放大,她也颇是籍由一些所谓不正当的手段,比如申请政治避难,说自己受媒体和网民的诋毁攻击,但这和民权并无关系。不管是她自己的主意还是背后有团队支招,这个方式都不是什么好借鉴的“成功”方式,况且罗玉凤从头至尾除了收获口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当时她受到的很大一部分非议,不是因为她开出的征婚条件,而是因为谎言,并且她的自我评价超出了客观现实,这一点不是因为她的出身,而是因为她的言语方式。但非议并非群体攻击,亦非判决,没有人有这个权利,所以罗玉凤不是在中国没有生存之路。

况且她到美国不是去上大学或做金领,只是在指甲店做小工,还是住在地下室,收入比国内的指甲店员工并没有高到哪去,不知这种逆袭励志从何说起,从根本上来说她也没有什么改变命运的奇迹发生,仍然是一个在社会夹缝中生存的人。如果她在美国明白了靠勤奋和踏实就能获取尊严,在中国社会里的逻辑其实是同样的。

罗玉凤不是怀才不遇的人,她和中国千万个在贫瘠家庭出生的女孩一样因为经济条件和封闭观念受限,从家庭中到社会里都受过歧视,从教育资源上就比很多人落后了一截, 所以用有限资源想去获取更大回报,这在哪个国家哪个社会里也没有机会,当然这不是罗玉凤的错,这是一个残酷的社会现实。这也是为什么在七年前罗玉凤采取了一种铤而走险的方式,只是她没有想到不但没回报,伤害却是巨大的。可是她的委屈是什么呢?她已经有机会展示自己了,但公众始终没有机会了解她具体有什么才能,有什么素养,人们有什么义务非得接受她呢,只是因为她所抱怨的出身吗。都是社会消费的话题人物,可就连芙蓉姐姐和庞麦郎也在拼命努力地想展示自己认可的才华啊。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很多贫困家庭出来的女生相比,她已经读到了师范,只是她始终没有接受她所能得到的工作,她把个人的懒惰和脆弱带来的后果一股脑地推给了社会,想让公众自我批评反思,这是没有可能的。

纽约时代广场一景纽约时代广场一景

但为什么罗玉凤十几岁背井离乡一无所获,到了异国就成了励志人物了呢,还是因为在美国的地标上发微博就更高级更有人文精神了?常有人转发赞美罗玉凤在微博上的“至理名言”,当然也有人说:只许公知大放厥词,不许草根点评社会?当然可以,其实有些热点事件,罗玉凤发出的质朴的话语更动人,但是把罗玉凤的微博当作人生指南,甚至喜不喜欢罗玉凤都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就算在网络语境里也是不是过于荒唐了?

如果真如罗玉凤所渴望的,自己想在正常的社会里做正常的人,那么人们能不能既不侮辱她也不捧杀她?如果罗玉凤不想成为话题人物被消费,那么她自己知道怎么回避,如果一个人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并不难,难的在于又想被注目又想被理解。

凤凰网端签了罗玉凤做主笔本来是令人讶异的,这在于新媒体的风潮下到底有没有一个新闻和思维能够提供的价值,当然凤凰网端和罗玉凤都是自由的,但是人们选不选择去接受也是自由,奇异的事情是人们慢慢接受了,哪怕很明显的代笔,也能引发出一个个传阅的高潮,人们到底是想阅读罗玉凤,还是想阅读自己内心深处的对所谓成功和逆袭的渴望呢,如果有这样的渴望,是不是已经自动过滤掉了罗玉凤本身所在的真实处境——她并没有改变命运,她以前平凡,现在仍旧,她不再贫穷了但也谈不上有什么身家,更谈不上是崛起。

那些曾在电视里公开的愿望,其实一个也没有实现,在美国所获得的平静,是因为她不再参与炒作了,至于公号里的美文,那不是她的笔触,甚至不是她的原意,人们的善解人意有多少做作的成份,就连罗玉凤自己都已经厌倦了被人利用和操弄,怎么公众们永不厌倦呢。

截图:1月11日,凤姐发布题为《求祝福,求鼓励》的公号文章。截图:1月11日,凤姐发布题为《求祝福,求鼓励》的公号文章。
“我就是凤姐”公号已被封禁“我就是凤姐”公号已被封禁

公号的团队利用的是罗玉凤的一个现象级的名字,它操控了人们的好奇心和同情心,虽然那好奇有窥视的嫌疑,同情心也很廉价,但是它成功地让公众暴露了一种智性上的缺失,我们是有多么缺社会偶像才能将罗玉凤视作偶像,换句话说,我们是有多么渴望成功,哪怕是一种不明不白的成功?成功的标准和价值是什么,仅仅是一张美国的绿卡吗。就连罗玉凤自己都觉得公号文章矫情,马上跳出来撇清, 怎么一众路人都为这个“求鼓励”欢欣鼓舞。

有人说,我知道是公号代笔,但我就是喜欢这种正能量。那么你为之激情澎湃的到底是那个利用罗玉凤的团队呢,还是罗玉凤本人?所以你对罗玉凤的认同不是真的,你只是在认同所有人和你一起塑造的你内心想看到的罗玉凤。那么你的祝福和鼓励活该被愚弄,凡是个拙劣的公号,投机的团队,苦心经营一篇煽情文,就能有成千上万的人去买单,这也是为什么无数团队操作的公号总有土壤生存。

只是你的赤诚和善意其实是在一个娱乐时代的虚幻的语境里,它并不被珍视不被尊重,你觉得自己是精英俯瞰底层,带着时髦的使命感,优越心之下的责任感,其实只是为娱乐时代添砖加瓦,倒不如将同情心实际地直接指向罗玉凤本人,众筹让她在美国得到一个读书的机会,这才是改变命运的捷径。但是罗玉凤现在经常表示已经很在意尊严问题了,很可能会谢谢大家的好意。

2010年7月10日,上海,某洗发水举行的选秀活动。CFP供图2010年7月10日,上海,某洗发水举行的选秀活动。CFP供图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