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侯虹斌

侯虹斌,历史小说作者,专栏作家,媒体从业者

普通工薪族女人谁敢像张雨绮这样对待婚姻

导读

每个人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很难理解另一个世界的状态。

27日,张雨绮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在路边开心大笑的照片,再配上一段话:“一个单身女人是可以接受全世界单身男人的追求的,包括她的前夫。”

这是张雨绮对近来网络频传她与前夫复合消息的一个回应,她干脆宣布复合了。顿时,惊呆了一溜儿的吃瓜群众。因为他们两个月前才大闹离婚呢,这算怎么回事?

当时,张雨绮与袁巴元闪婚,生下一对双胞胎;结果今年9月26日,还没到两年呢,就传出袁巴元报警称张雨绮家暴他,号称他被砍了1厘米的伤口。警察并未发现刀具,没有采信,此事不了了之。但媒体传开后,27日,张雨绮的经纪人马上宣布,两人离婚。

舆论总体还是赞美为主的。之前就爆出袁巴元有经济问题,有骗婚嫌疑,具体内情当事人没有多说,但是张雨绮一旦发现婚姻有问题,马上就协议离婚,一点都不含糊,十分酸爽。

回想张雨绮的第一次婚姻,与导演王全安也是闪婚。结果王全安因不名誉的事被捕,她发声明,友好分手,把他变成了前夫,同样干脆利落。

比起贵圈的女明星们,哪怕丈夫不忠、破产、骗婚,一个个为了“贤惠”人设和维护“婚姻美满”或“同甘共苦”的好妻子形象,总是打掉牙齿和血吞;张雨绮的敢爱敢恨,敢撕破脸走人,没有明星包袱,也是卓尔不群了。难怪,在第二次离婚之后,张雨绮被夸为“独立女性”的典范。

正像张雨绮在《吐槽大会》上吐槽的:“我挑男人的眼光不行。但我自己很行。”这个姿态,也确实说明问题:虽然我屡屡遇人不淑,但我不靠男人我也自己也能过得很好啊,结婚离婚我都无所谓畏惧。这也给她带来不少路人粉。

结果,话音未落,张雨绮又宣布与她刚离婚的前夫复合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往下夸呢?敢爱敢恨?记吃不记打?没有男人不行?脑子不好使?

这个话题与女权什么的没有关系,张雨绮基本上都是遵从着她的个人感受,她有分的自由,也有合的自由,并不存在着别种社会压力,尤其以她那么“虎”的性格而言;这里,更多的是一种个人感情与人生规划的问题。

爱就爱得轰轰烈烈,分就分得惊天动地,心情一好又重新复合了——这种全凭感情用事、一惊一乍的处事方式,有没有参考价值?换一句话来说,这是“真爱至上”,完全自我、自由,算不是个性解放的一种?

依我来看,也算;但是,是否值得效仿,就得打多几个问号了。

张雨绮的个人条件非常优越,又美又有钱又有名。她付得起这个代价,付得起一次两次三次婚姻失败的代价。加上她的个性,她就随便作吧。

但她并没有认真地规划自己的感情:而是轻率和任性地进入婚姻,两次都是闪婚,都对对方了解很有限。当然,她觉得不妥了,果断止损是对的,但她也为离婚付出了不小的经济代价。结果,下一次,她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并且,马上就生下了孩子,两个。

这对女明星的事业来说,也有很大的影响。

虽说,因为有钱,并不会导致她的生活水准明显下降。她进入了高阶层了,跌倒十次才会跌出这个阶层,她瞎玩也没事儿;但普通女人,跌倒一次两次就game over了。很简单,一个普通的工薪族女人,离婚了,想一边抚养两个幼童,还要上班,还要供房,不死也得脱层皮;经济水平和生活舒适度都只能极大地下滑。还敢离两次?

当然,哪个时代都不乏坚强的女人,能被男性和社会剐过几层皮之后,还能顽强地活下来,还能养大孩子;但何必呢?如果原本有可能规划得更好的人生?

即便在女明星当中,张雨绮也是一个“非典型”吧:注重感受,不计后果。大多数的明星,不管男女,如今都普遍选择了同行,而且是势均力敌的同行,作为婚配对象;明星夫妻强强联手,商业价值提升,再多上一些真人秀与商业站台,名气与地位双双上扬;如果再生一两个可爱的宝宝,那就赚钱更多了。

说的是明星,实际上,较高社会阶层的婚姻往往伴随着这种计算。因为,他们通过婚姻获利,可不是增加个生活费的问题,是倍增的,动不支就赚个数以百万、千万计,更有后续数不清的非直接利益。比如说,林志颖、张亮、应采儿、程莉莎等明星,他们靠着上真人秀谈婚姻和孩子,身价番了几倍几十倍吧?

阶层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它的奥义不在于具体收入和资产的数字,而在于抗风险能力,在于你能承担多大的动荡。如今的中国社会已发生了很多变化,阶层不再是薄薄一层,厚度大大增加;这意味着,人们很少会突破阶层联姻,因为光是在他们阶层当中,选择就已相当丰富了(虽然仍然略有高低);同时,靠着个人奋斗,想飞跃阶层很难;因为个人失败,跌落阶层也不那么容易。

这近乎是一种铜墙铁壁。

我忽然想起洪晃刚刚出版的小说《张大小姐》,最近的一本畅销书。这本书写的是一个悬疑故事,不过,故事本身不重要,大家关注的是,里面写了中国上流社会的琳琅满目的价值观与婚姻观,当然,还有具体的运作手法。女主角也姓张,人称张大小姐,母亲是高干中的高干。出身上流社会的她,在婚恋上任性地干过几件事情:

一次是在美国读大学时,未毕业,就不顾母亲的反对与一个贫困的艺术家未婚先孕;

一次是与自己看不上的商人结婚,在怀着别人的孩子的时候;

一次是与前来调查与自己有关的凶杀案的警察婚外恋,并公开带着他去纽约调查涉及自己前情人和现老公的案件……

至于大大小小的不靠谱,就更数不胜数了。而且,她被牵扯进多桩大案要案当中,跟她关系密切的几个人,都被人杀死了,她的丈夫估计也得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了。但是,这位张大小姐,仍然秋毫无损。

《北京人在纽约》剧照《北京人在纽约》剧照

洪晃本人就是这个圈层里面玩儿的,她对这些男男女女了解,笔下都充满了揶揄。别的不多说,但我感受就是:看到没,这些人,真的不会因为一次两次三次的作死,就能把自己“作”死掉,不会的,他们下面有十八层大网兜底,犯再多错,再凶险,他们还能稳稳当当地站立着。

但是,红二代的张大小姐与收垃圾起家的巨富党小明的婚姻结合,本来就是一场政治经济联盟;钱与权的结合,有钱的更有权,有权的更有钱,两人之间的利益是指数形式倍增的(当然,即便他们选择别的人,也同样是类似的联盟)。虽然两人早就约定了各玩各的,周围的人也都知道他们各玩各的;张大小姐还要求党小明每个月提交一次身体健康报告,以防艾滋病——但是,出了事的时候,夫妻之间还是要互相维护的。

假如这种婚姻,还去谈“忠贞”,是不是很搞笑?

但是,与张大小姐几度春风的小警察,他就没有人保护;他做了错误的选择一次,就被开除,两次,就丢命。普通人,经不起失误,经不起失败啊。甚至连张大小姐的同性恋好友,也因为爱错了人,受了重伤,差点歇菜(幸好他家在美国也是高阶层,可以与中国这圈乱七八糟的人一刀两断,否则他也性命难保)。

本来我想写的是婚姻,不知不觉就写到了阶层了。对于城市中的普通人来说,多数都是中产偏下层,往上走很难很难,但是往下滑,却很容易;一次糟糕的婚姻,一场家人的大病,一次不靠谱的事业决策或失败投资,或者是大公司裁员,就能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抗风险系数,比净资产值,更能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

作为一个长期写两性关系文章的作者,免不了需要考虑一个问题:婚姻的实质是什么?

早在18世纪时的欧洲,就已很明确意识到这点了。“订婚有何重要性?除了性需要和社会带来的压力,是什么促使男人结婚(当时女性很少有婚姻选择权)?回答是,对商人等专业阶层来说,婚姻是步入社交、经济和政治成年期的钥匙。”([加]伊丽莎白·阿伯特《婚姻史》p.45)

婚姻是家庭和社会的总开关,婚姻会涉及到经济、人事等多种问题。《婚姻法》的总则第二条,就是“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合法权益”。为什么说“权益”,就是包括财产在内的权利和利益;从《婚姻法》的第三章开始,大部分的篇幅,都在讲财产如何分配的问题。法律从来都不保护婚姻当中的“感情和爱情”,也不保护婚姻当中的“性独占权”。

普通百姓嘛,政治地位或者经济地位都比较低,哪有什么强强联手,只能算是共同生活、共同过日子,增收节支,合配分配收入和劳动力;谈不上因为婚姻而提升地位。只求对方不给你带来负面影响,不拖低你的生活水准,就谢天谢地了。

拥有的东西太少,就会对能把握的东西特别在意,比如说忠诚与否。

但用爱情和忠贞作为钥匙,是无法解开这个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密码的。比如说,我们看明星的婚姻,看到了一些绯闻和爆料,会忍不住按我们的价值观,大骂渣男或荡妇——实际上,当事人很可能完全不在意。因为我们的婚姻观是相依为命,人家的婚姻观是经济联盟;我们的核心利益,跟他们的核心利益不是一回事。

就算美国,就算政治人物,也颇有类似之处。比如说,三年前,希拉里的心腹、总统竞选团副主席胡马,她那联邦众议员的丈夫韦纳,就曾经三次爆出给年轻女性发艳照,以及暧昧短信;前两次,胡马都原谅他,说还爱他,还助他参选纽约市长;但第三次,韦纳精神出轨的女孩是川普粉,而且此时正当希拉里当选的最紧要关头,胡马才不得不跟韦纳离婚。

这就是政治联姻的最佳诠释。唯一要分开的理由,不是因为没有感情了,不是因为出轨了,而是婚姻成了负资产了,拖累一方了,大家只能分割好利益。

我想起了我曾经看过的一出话剧,诺贝尔奖得主、英国作家哈罗德·品特的小剧场作品《背叛》。从新婚的第一天起,丈夫的好友就追求他的新婚妻子;偶然的机会,丈夫发现了妻子与好友的秘密,妻子不得不和盘托出。但是,丈夫并不那么在意,他对于妻子与好友的“背叛”,发自内心地无动于衷。

《背叛》剧照《背叛》剧照

友好的婚姻,婚外情,以及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不动声色地同时维持多年。三位都是出身于剑桥与牛津大学的艺术经纪人和出版商,在上世纪70年代,妥妥的都是贵族出身的高知阶层了。作为普通人看来,丈夫的不在乎,似乎匪夷所思;但他说,友谊和合作更重要。换句话来说,利益和合作伙伴的关系,比忠贞更重要。他在婚姻当中始终是主导方,妻子的忠贞与否,无损他的利益。何必为枝节小事而破坏平衡?

有时,我们对另一阶层的理解,是有各种难以逾越的隔阂的。我们拥有的太少,无法想象自己视为珍宝的东西,在另一次元里,却没啥重要价值,可以随时放弃。

注意,我并不是说这就是对的,只是觉得,每个人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很难理解另一个世界的状态。

这么一想,张雨绮的吃回头草也不是不可理喻啊。得了,我以后也少骂明星了,感情的事,大家的运行逻辑本来就不一样啊。

(本文原标题:《张雨绮、<张大小姐>和不同阶层婚姻的奥义》)

【责任编辑:肖肖】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