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十一贝子

原名贾珺,工学博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建筑史》丛刊主编。

长期租房的鲁迅,在北京置办过两座四合院

导读

鲁迅先生一生住过许多地方,只有北京的两座四合院是自购的房产。

八道湾鲁迅故居建筑模型八道湾鲁迅故居建筑模型

1.足迹

中国现代最著名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鲁迅先生一辈子在不同地方生活过,故居有十余处之多。

1881年他在浙江绍兴城内都昌坊口新台门周家大院出生,一直长到十七岁,其间经常随母亲鲁瑞到离城三十多里的乡间外祖母家住些日子。鲁迅后来所作《阿长与<山海经>》、《故乡》、《社戏》等名篇分别以这两个住处为背景,周作人晚年所写《鲁迅的故家》有更细致的记述。

1898年5月鲁迅离开故乡,去南京求学,先考入江南水师学堂,半年后改入矿务铁路学堂,在南京的校舍住了三年多。

1902年鲁迅从矿务铁路学堂毕业,3月24日登上大贞丸号轮船,远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学习日语和基础课。两年后毕业,进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遇到藤野先生。在仙台其期间,先住在监狱旁边一家名叫“佐藤屋”的客店中,伙食不错,就是蚊子太多。后来在学校职员的关照下,搬到宫川信哉家所办的公寓,与几位中国留学生同住。

东京伍舍东京伍舍

1906年3月,鲁迅弃医从文,回到东京,与友人一起创办杂志,翻译文学作品。在东京时他一度与许寿裳等四人共同租住文京区西片町的一个寓所,取名“伍舍”。据说日本近代著名作家森鸥外和夏目漱石也在此宅住过。

1908年8月鲁迅回国,三年中辗转于杭州、绍兴和南京等地,亲身经历辛亥革命的爆发。

北京绍兴会馆大门现状北京绍兴会馆大门现状

1912年5月,鲁迅来到北京,在教育部任职,长住外城南半截胡同的绍兴会馆,先后所居的两处卧室分别名为藤花别馆和补树书屋。鲁迅在这里抄写古碑、校录古籍,并写出了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作为同乡,住会馆可以免交或少交房租,但条件比较差,而且规定不得携带家眷。1917年鲁迅引荐二弟周作人进北大任教,还在绍兴会馆旁边帮他租房居住。

1919年11月,鲁迅买下了西城八道湾11号的一处宅院,与周作人一家搬入,年底从老家把母亲、夫人朱安和三弟周建人一家接来同住。

1923年,鲁迅与周作人兄弟失和,8月2日搬出八道湾,在西四砖塔胡同61号租屋暂住。

1924年5月,鲁迅与母亲、夫人搬入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新买下的宅子,在这里住了两年多。

1926年8月26日,鲁迅离开生活了十四年的古都,与许广平一起南下。他先后在厦门大学和中山大学任教,分别住过厦门大学校园中的国学院、集美楼和广州白云路上的西式洋房白云楼。

1927年10月,鲁迅与许广平来到上海,临时住共和旅馆,后在三弟周建人所住的虹口区横滨路景云里租下一套房子。1933年4月搬入施高塔路(今山阴路)大陆新村9号新式里弄洋房,直至1936年10月19日逝世。

2.四合院

绍兴、仙台、北京、厦门、广州、上海等地鲁迅居住过的建筑现在大都被辟为鲁迅故居、纪念馆,或者竖立纪念标志,以供后人瞻仰凭吊。所有这些住所中,惟有北京八道湾和西三条两处宅子是鲁迅个人置办的资产,其余或是祖屋,或是借住,或是租寓,性质大不相同。

绍兴鲁迅故居绍兴鲁迅故居

中国传统民居大多采用合院形式。鲁迅绍兴老家旧居原是一座六进的大宅院,覆盆桥周氏六个房族在此聚居,而鲁迅在北京买下的两处宅子都是独门独户的四合院。

四合院是北京最典型的住宅形式,由大门、倒座房、垂花门、正房、厢房、后罩房等不同房屋组成围合的院落空间,并且根据主人的身份和住宅的规模可以演变出各种繁简不同的组合形式。

元明清三代的北京城中,上至文臣武将,下至普通百姓,都住在大大小小的四合院中。到了民国时期,北京很少出现上海、广州、武汉等地流行的西式洋房,无论遗老遗少还是新派人士,大多仍沿用清朝流传下来的四合院,但或多或少会进行一些局部的改建和调整,比如把前面的倒座房改为汽车库,增设现代卫生间,室内采用新式家具,甚至在院子一侧加建一座小洋楼,但基本格局无大的变化。

曾经担任北洋政府总统的政要黎元洪宅邸位于东城东厂胡同,其前身是清代大学士瑞麟和荣禄的旧宅,分为东、中、西三路,中路共有七进院落,规模宏阔,几乎可以与王府相媲美。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祖居位于外城铁树斜街,是一个两进的小院,空间十分紧凑。梅先生成名后,在东城无量大人胡同置下一所大宅,主院分为三进,东院辟为花园,院北有一座二层洋楼。

曹禺先生的著名话剧《北京人》中的曾家三代人住在一座四合院中,辈分最高的家长老太爷、老太太住北房,下一代的大爷、大奶奶住西厢房,东厢房留给保姆、奶妈带着小孩住。这是民国时期北京四合院的常见情况。

明清时期北京外城很多会馆也由四合院改建而来,格局相似,但往往显得更加灵活。鲁迅住过的绍兴会馆具有明显的南城四合院特色,由东、西、南三部分组成,南院呈东西朝向,最西侧的五间房就是鲁迅当年所居的“补树书屋”。

1923年8月至次年5月,鲁迅短暂租住砖塔胡同一个四合院的北屋,只有小小三间房,庭院狭窄,实际上属于大杂院性质。

相比而言,鲁迅在八道湾和西三条购置的两处四合院都比较完整,也更为宜居。

3.八道湾

1919年鲁迅已经三十八岁,虽然在北京住了七年半,却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

当年年初,周家六个房族商定,将绍兴新台门旧宅以两万多块大洋的价格卖给邻居朱家,鲁迅决定将原本留在故乡的母亲、妻子和三弟周建人一家接到北京来。二弟周作人携妻儿已经于两年前定居北京,也没有自己的房子,兄弟俩商定需在北京购买一座独立的宅子,以安顿全家生活。

鲁迅与周作人像鲁迅与周作人像

由《鲁迅日记》判断,从这一年的2月开始,鲁迅就忙于四处看房,先后看了十几处,最后才选定八道湾胡同11号罗家的一处宅院。房款共3500块银元,分三次付清,另付保人酬金175元,再加上添置家具的600元,前后花了4250元。这笔钱包含出售老家旧宅分得的款项,其余部分主要来自鲁迅个人的积蓄。

当时鲁迅在教育部做佥事,每月工资300元,属于高薪公务员阶层,但政府常常拖欠薪水,实际上拿不到这么多。鲁迅平时另有一些讲课的报酬和不菲的稿费收入,经济情况远胜普通人,但要买这样一所宅子仍需倾尽所有。房子买下后,鲁迅特意又请人作保立下契约,确认这座宅院的产权由兄弟三人和老母亲共同拥有。

这是一座相当规整的四合院,分为前后三个院子,很适合一个中上层的大家庭居住生活。

八道湾鲁迅故居平面图八道湾鲁迅故居平面图

整座宅子坐北朝南,最外侧并没有设置倒座房,仅在东南位置建有一座门楼,进门迎面是一面影壁。

前院是个长方形的院落,不设厢房,北侧有九间正房,其中东侧第三间被辟作通向后院的穿堂过道,西侧三间被鲁迅用作卧室兼书房,中央三间用作会客厅。

八道湾鲁迅故居中门八道湾鲁迅故居中门

二进院是主院,南侧隔墙正中设有一道门洞。院北为三间正房,明间用作堂屋,全家平时吃饭、待客均在此。堂屋后侧设有木炕,比较暖和,冬天时鲁迅也在睡在这里;正房西次间是鲁迅原配朱安夫人卧室,东次间是鲁母卧室;院中东西各有厢房三间,东厢房用作厨房、储藏室等辅助房屋,西厢房也曾经用作鲁迅卧室。院中央曾有过一个小小的荷花池,大约3米长,2米宽。

三进院北面建有一排九间后罩房,西侧三间住着周作人一家,中间三间住周建人一家,东侧三间是内客房,用来接待客人临时住宿,其中最东一间曾住过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爱罗先珂还在门前的积水中养过蝌蚪。此外家中还住着几个佣人。

鲁迅与夫人朱安感情很隔膜,没有子女。当时周作人有三个孩子,周建人有两个孩子,鲁迅之所以看中这所宅院,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的院子比较宽阔,有足够的空地供给小孩子游戏,来作客的朋友许寿裳开玩笑说甚至可以开运动会。

周氏兄弟曾经在日本留学,周作人的夫人羽太信子和周建人夫人羽太芳子是日本人,而且是亲姐妹,还保持一些日本的生活习惯,因此将部分房间的隔断改成日本式的“障子”,也就是糊纸的木推拉门。

这座四合院是鲁迅写作《阿Q正传》等名著的地方,周氏兄弟和当时的不少作家也都在散文中描写过这里。

鲁迅对母亲非常孝顺,同时极有长兄风范,对两个弟弟一向照顾有加。他费心竭力置办宅院,是希望能够兄弟同居,怡怡敦睦,一起更好地奉养老母。但长期合居,难免产生各种家庭矛盾。1923年7月,鲁迅与周作人夫妇发生激烈冲突,兄弟从此决裂,鲁迅于8月2日搬出八道湾,随后将母亲和妻子接出。

这次兄弟失和事件是现代文学史上一大悬案,具体原因众说纷纭,难以评判。同年周建人离开北京去上海任教,八道湾11号只剩下周作人一家和芳子母子。第二进院的西厢房被周作人改作了书房,取名“苦雨斋”。

抗战期间周作人“落水”附逆,手头阔绰,曾经对这座宅院作过一些扩建,并收买邻宅,俨然大户人家。

4.老虎尾巴

鲁迅搬出八道湾后大病一场。在砖塔胡同租下的房子太过简陋,无法久住,他只好拖着病体再次四处找房,于1924年年初选定阜成门内宫门口西三条胡同21号(现宫门口二条胡同19号)的一处宅院。

买下房子后,鲁迅亲自画出设计草图,主持施工,对全院进行改造翻修。当年5月,鲁迅带着母亲和妻子迁入新宅。

鲁迅亲笔所绘住宅改建设计平面图鲁迅亲笔所绘住宅改建设计平面图

西三条临近北京西城墙,地势偏低,雨天容易积水,环境比八道湾要差得多,周围住户多为下层苦力。鲁迅在这里买房,主要是因为价格便宜,仅需800元。但鲁迅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存款,从两位朋友那里各借了400元,直到两年之后才还清欠账。

这座四合院比八道湾的宅子要小得多,前后两进院落都比较局促。

西三条鲁迅故居平面图西三条鲁迅故居平面图
西三条鲁迅故居宅门西三条鲁迅故居宅门

前院为主院,院南临胡同一侧建了一排五间倒座房,最东侧一间开设了一个砖砌的拱门作入口,并无独立的门屋门楼之设。

前院庭中对称种植了白丁香和紫丁香各一株,倒座房辟为客厅,两间东厢房为女佣用房,两间西厢房用作厨房。

西三条鲁迅故居正房西三条鲁迅故居正房

正房三间,明间为堂屋,东西次间仍分别为鲁母和朱安夫人卧室。特别之处在于正房的北侧专门接出一间平顶小屋,被鲁迅称为“老虎尾巴”,面积只有9平方米,却是鲁迅的书房兼卧室。一家三口分居三室,环绕中厅。

“老虎尾巴”内景“老虎尾巴”内景

类似“老虎尾巴”这种凸起的房间在古代建筑中称作“抱厦”,大多设于屋子的南侧。鲁迅特意在北面加建这个房间,是考虑到朝北光线柔和,适合读书写作,而且抬头就可以看见后院的草木。

后院其实是一个小园子,长了很多杂草,还有一些树木,颇有一些野趣。鲁迅的故乡绍兴故宅中有一个花园叫做“百草园”,是他童年时期的乐园,后来在散文名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做过很生动的描写。鲁迅第二次置业时特意在北京的这座宅子里开辟一个小小的后园,含有纪念故乡百草园的意思。1924年9月他写下散文《秋夜》,开头说:“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指的就是这里。

按照鲁迅画的设计图,原本还打算在后园北侧再建三间房,但后来放弃了。原因可能是财力不足,也可能是考虑到全家人口不多,不需要了。

鲁迅在这个小宅院中平静地生活了两年多,并撰写《华盖集》、《续编华盖集》、《坟》、《野草》、《彷徨》等大量作品,同时还主持编辑了《语丝》、《莽原》等周刊杂志。

1926年8月鲁迅离开北京后,鲁母和朱安夫人仍一直住在这里,直至逝世。其间鲁迅回京探望母亲,也仍然住在这里。

5.余话

新中国成立后,鲁迅当年置办的两所宅子命运迥异。

西三条胡同的宅院被定为鲁迅博物馆,1956年10月正式开馆,2006年被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保存了许多鲁迅遗物、遗著和相关资料,成为纪念鲁迅和研究鲁迅最重要的场所。

八道湾的宅院后来实际上变成周作人故居。除了1946至1949年入狱服刑和暂住上海之外,周作人一直在此居住。解放后此宅被没收充公,陆续搬入许多新住户,变成一个混乱破败的大宅院,周作人全家挤住其中几间,每月需交租金。1967年文革爆发后,周作人惨遭红卫兵抄家、殴打,平时只能睡在厨房的地上,不久离世。

有关部门曾经想把八道湾旧宅也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但引发很大的争议,鲁迅之子周海婴先生就表示强烈反对,他说:“前一阵有人提议要保留八道湾的鲁迅故居,我感谢爱护父亲遗迹的好意,但我和建人叔叔的后人都以为大可不必。……保护八道湾实际等于保护周作人的苦雨斋。那么,汉奸的旧居难道是值得国家保护的吗?”

所幸后来这处宅子没有被拆除,纳入北京第35中学的校园范围,近年也得到整修。

从建筑角度来说,鲁迅当年置办的这两处四合院其实都很平常,但作为近代文化名人生活的场所,历史价值极高。斯人虽逝,旧日的气息与沧桑往事仍铭刻在一砖一瓦之上,足以令后人感慨万端,不胜唏嘘。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