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Img 杨渡

台湾诗人、作家。

台湾小调的故事

一首歌的变形记

导读

有趣的是,一首曲子如此通俗受欢迎,在数十年之内,发展出七八种版本的歌词,而每一种歌词,都有其内容。无论爱情、相思、政治,各自承载其内容。

2016年,我在四川和大陆著名小说家胡发云闲聊时,他唱起一首《我爱我的台湾》,歌词中有“我爱我的台湾岛”几句,问我台湾是不是有这曲子。我听完大感讶异,想来想去,只记得听过“我爱我的妹妹呀,哥哥我爱你”,好像在电影《海角七号》里茂伯也这么唱。他大感讶异,说原来大陆人最熟悉的这一首台湾歌,原唱是如此。

我回到台湾一查,才知道原来它不是民谣,许石才是最初的创作者。这小小曲子真厉害,在华人世界,竟有如此多的版本,历经几度沧桑,还流行至今。这一首歌是传奇,作曲者许石更是一则传奇。

许石许石
许石在台南市中西区慈圣街的故居许石在台南市中西区慈圣街的故居

1946年2月,28岁的许石在东京接到母亲病逝的消息,决定放下在日本的工作,回到台湾,距离1936年和哥哥许山龙一起离开台南家乡,搭船去日本学音乐,已经整整十年。

许石是一个勤奋的孩子,家境小康,但不足以供应他在日本的学费和生活所需,必须半工半读。他起早赶晚,送报兼差,甚至趁假期远赴北海道打工。他在“日本歌谣学院”唸书,接受日本当时的知名作曲家秋月、大村能章和吉田恭章亲自教导,研习理论作曲、声乐与演歌。为了唱歌需要增强肺活量,他每天早晨起来跑步几公里。完成学业后,在当时有名的东京红风车剧座和东宾歌舞团担任专属歌手。这为他的演出经验,打下很好的基础。

1945年他躲过了二战时美军大轰炸,也经历了战后美军占领的艰难,在东京存活了下来。直到母亲病逝的消息传来,他知道返乡的时间到了。

怀着对家乡的热情和青年的热血,他一回到台湾就谱写了一首曲子:《新台湾建设歌》,由薛光华作词。

《新台湾建设歌》

我爱我的美丽岛,耕作本无忧,

忆当时茶糖盐米,生产足需求,

请农工依然奋勇,建设真自由,

请农工依然奋勇,建设真自由。

我爱我的常夏岛,衣食本无忧,

见如今米珠薪桂,生活竟难求,

愿官民同心协力,建设真自由,

愿官民同心协力,建设真自由。

我爱我的天惠岛,安住本无忧,

望将来年丰物富,康乐应吾求,

……

这一首歌有很强的写实成份,既写出台湾米糖茶盐的富足,也点出“见如今米珠薪桂,生活竟难求”的百姓艰辛;最重要的是寄托着他对家乡的期望:“愿农工依然奋勇,建设真自由”“愿官民同心协力,建设真自由”“愿国家和平奠定,建设真自由”。

对一个饱受殖民地歧视之苦的孩子,他深深了解台湾人想建设一个“真自由”的社会,是内心里最真摰的愿望。

这一首歌的曲子有点像1945年日本流行的《苹果之歌》。《苹果之歌》是1945年10月10日发行的电影《柔和的风》的主题曲。日本在8月15日投降,而电影可能早已拍好了,才能在战后的破败中迅速发行。此时许石正在日本东京,应是受到它很大的影响。

曾有作曲家加以比对,发现曲子的调子有相当大的相似成分。不过,曲调虽然相像,结构并不一样,许石在曲子中间取掉了两句,而形成像台湾民谣《望春风》那种七句/五句的结构。而更加显得轻快,激励人心。应该说,《苹果之歌》对许石谱写《新台湾建设歌》有相当大的影响,这是确定的。

然而,由于这一首歌里有着“见如今米珠薪桂,生活竟难求”批判的味道颇浓,他这一首歌不曾发表。世人也未听到过。是直到他过世以后,他唯一的儿子许朝钦整理他的遗物,才发现这首歌的手写稿。由于严格的训练,他是台湾少数以五线谱来写歌的作曲家,词曲俱在,连“作词/薛光华”都写得好好的。许朝钦于是请音乐家将它重唱,并在2016年,举办许石返台创作七十周年纪念音乐会,将这首曲子发表出来。而距离他创作这首歌已经过了七十年。

1946年2月返台的许石开始全台巡演,这首歌改用许志峰写的词,变成一首轻快的小调《南都之夜》。随着他在台湾巡回演唱,这一首歌也传遍了全台湾。

《南都之夜》

(男)我爱我的妹妹啊,害我空悲哀。

彼当时在公园内,按怎妳甘知。

看见月亮渐渐光,有话想要问。

请妹妹妳想看觅,甘苦妳甘知。

(女)我爱我的哥哥啊,相招来七桃。

黄昏时在爱河边,想起彼当时。

双人对天有立誓,阮即不敢嫁。

亲像风雨浇好花,何时再相会。

(男)妹妹啊我真爱你,(女)哥哥我爱你。

(合唱)坐在小船赏月圆,心内暗欢喜。

亲像牛郎和织女,相好在河边。

谁人会知咱快活,合唱恋爱歌。

这一首歌流传太广了,传遍大街小巷,几乎每个台湾人都听过。特别是开头的两句,常常被唱成“我爱我的妹妹呀,哥哥我爱你”,人们总是用一种小调式的暧昧调情的口吻来唱,人人都会哼这两句。到最后,已经没人知道这是谁谱写的曲子,而以为是台湾本来就有的民谣了。

在时光的流转中,在民众传唱的过程里,每一首曲子都有自己生命,它会随着每一个时代的需要,而改变一种唱法,改编歌词内容,甚至每一个地方依各自需要,传唱着不同的心声。这是孔子时代,删订《诗三百》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的事实了。

《南都之夜》也一样。

最先改编的是大陆泉州人,一个叫潘玉仁的先生。潘玉仁在1946年之后,即在泉州石狮市爱群小学担任音乐老师,后来还担任过校长。抗战胜利后他和先后组织了七支宣传队伍去巡回演出,前后编演了《侨家》《防疫进行曲》《爱与仇》等歌唱话剧,还举办过《黄河大合唱》《吕梁山大合唱》等音乐会,设立街头教歌站,举行过两千人的歌咏大游行。

1950年代他听过台湾小调的曲子,为台湾人抱不平,于是用闽南语改写为《台湾谣》:

《台湾谣》

我爱我的台湾啊,台湾是咱家乡,

日本时代真不自由,现今加愁苦,

看见狗去肥猪来,目屎在腹内,

咱同胞要按怎,何时来报仇?

潘玉仁的认知里,这是一首流传在台湾民间的民谣。他填上词,以表达台湾人反抗的心声。一九五四年,他曾把这一首歌词改成《我爱我的台湾》,寄给《厦门日报》只是改了几个词,署名改词者是杨扬,而不是潘玉仁。

又过不知多久,歌词再改:

我爱我的台湾啊,台湾是我家乡

过去的日子不自由,如今更苦愁

我们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兄弟们啊姐妹们,不能再等待

兄弟们啊姐妹们,不能再等待

这也就是后来大陆传唱最广的版本了。有人叫它《台湾谣》,也有人叫它《我爱我的台湾》。1960年代的时候,大陆正风行着“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政策,于是有人又加上一段政治的宣传:

兄弟啊,姐妹啊,可免空悲哀,

彼当时在地狱内,痛苦无人知。

现今是人民解放军,要救咱子孙。

请同胞着合起来,消灭启动派。

然而在台湾,这曲子却走了另外一条路。一般民间传唱最多的还是《南都之夜》这种调情小调。但1959年,香港的国泰影业公司拍了一部电影《空中小姐》,邀请葛兰担任女主角,她随着飞机到亚洲各地去旅行观光,电影也拍了各地风光。到台湾转了一圈之后,就有人请葛兰说一说对台湾的感想,于是她唱了这一首歌曲。当时也并没有署名作曲者,只写是台湾民谣,而作词人是易文。

《空中小姐》电影截屏《空中小姐》电影截屏

《台湾小调》

我爱台湾同胞呀,唱个台湾调。

海岸线长山又高,处处港口都险要。

四通八达有公路,南北是铁道。

太平洋上最前哨,台湾称宝岛。

四季丰收蓬莱稻,农村多欢笑。

白糖茶叶买卖好,家家户户吃得饱。

凤梨西瓜和香蕉,特产数不了。

不管长住和初到,同声齐夸耀。

阿里山峰入云霄,西螺建大桥。

乌来瀑布十丈高,碧潭水上有情调。

这也妙来那也好,什么最可骄。

还是人情浓如胶,大家心一条。

这曲子读者应该很熟悉,邓丽君年轻时也曾唱过。但它的内容却变成了某一种鼓励本省人与外省人融合的“无论长住和初到,大家一条心”的内容。

也许因为曲调轻松易学,后来台湾小学课本也加入了这一首民谣,但改名为《我爱台湾》,歌词改为由萧而化填的词。

《我爱台湾》

我爱台湾风光好,唱个台湾调。

台湾调里多好音,传来很古老。

祖父唱过爸爸唱,接代不用教。

诸事相传皆余物,歌声纔是宝。

我爱台湾风光好,唱个台湾调。

台湾调里多清音,传来很古老。

一唱百声都来和,千人同一调。

唱到会心得意处,相视一微笑。

1961年香港词人周聪以粤语改歌词为《星星爱月亮》,以及1980年代作家庞秋华新填的粤语歌词《旧欢如梦》,都轰动一时。

有趣的是,一首曲子如此通俗受欢迎,在数十年之内,发展出七八种版本的歌词,而每一种歌词,都有其内容。无论爱情、相思、政治,各自承载其内容。

回头说一下许石吧。他在1946年巡回演出后,即对采集台湾民谣感到兴趣。据有“台语歌王”之称的文夏说,他十七岁那一年,也就是1947年左右,许石就带着他到处去采集民谣,曾到过恒春探访陈达,采集了“思想起”那古老的调子,也曾到一些老乐人的家中去访问。许石会把采集回来的曲子,用五线谱记下来,再请一些作词人来补上一些词,因为有些歌唱者只有声音,要用什么文字来记录,也确实有些难处,有时就得靠写词的文人雅士来帮忙。

许石一生采集到的台湾民谣不计其数,已制作成黑胶唱片的就有四十几首。

他创作的曲子也非常著名,《安平追想曲》《锣声若响》至今传唱不辍。

不过,最传奇的仍是《南都之夜》这样一首小调创作曲,变成了政治上各自表述的宣传歌,这也是一个最有趣的印记吧。

【责任编辑:代金凤】
show